第二十期首頁

向左轉還是向右轉?

論“中共左右搖擺停擺日,就是中共滅亡時”
 

桓祐

 

編者按﹕這篇文章對中共和今日中國大陸社會的剖析,深刻準確,頗不多見,敬請閱讀。

 

"向左轉還是向右轉"爭論端起

 

二○○六年十二月初,一篇題為《鄧朴方稱文革給中華民族帶來災難,擁護以人為本》的文章在網上熱傳,引起了文革餘孽及"共腦奴"(滿腦是中共灌輸之意識者)們網上的強烈反擊,較有代表的話是﹕"衷心感激朴方的老爺子為我們少數人暴富開創了新時代。""毛澤東時代,百姓衣、食、住、行、醫、教、就業無憂。""要說災難,人們為錢變得沒有良心和道德,才是真正無可挽回的災難。無論什麼時代,當一個社會遠離公正、公開、公平時,就是這個民族的最大災難。""文革倒是讓當權者收斂。給腐敗成員帶來嚴重災難,現在的種種現象說明文革是正確的,不搞是不行的。文革的正確與否讓後人去評價,現在胡說八道為時過早!""有些人正在製造更大的災難――腐敗,毛澤東帶來的是老百姓的幸福,製造腐敗的人帶來的是災難。全國老百姓深惡痛絕!而那些先富起來了的和在享受特權的腐敗分子必然恨毛澤東。""毛主席的話。現在都驗證了。真是英明偉大!"

這類糊塗、虛假、罔顧事實而不辨是非的言論,其實一直在網上傳播,由毛派文革餘孽極力散佈,但常遭已覺醒線民們的猛烈抵制,基本上形不成氣候。不過由於這次是鄧朴方這樣特殊身份的知名人物說出了如此"右傾之語",並受到網上的熱捧,把文革餘孽及"共腦奴"們給逼急了,同時又因不少網站論壇審查時,拒登或刪除了批毛或反文革的回帖,對為文革招魂的帖卻大開綠燈放行,故一時竟形成一片為文革張目的極左言論潮(編者按﹕難怪海外一片歌頌文革聲!),有人警覺到這是一股想把中國社會拉向左去的勢頭,在網上發表了《中國社會左轉預警》文,作者認為﹕"由於當今中國兩極分化日益突出,腐敗已經導致嚴重的社會不公,加上法治的缺失,政治體制改革遲遲未動,造成一方面是權錢交易將一部分人推上暴富的階層,一方面是廣大人民的生活水平仍然停滯不前,而且朝不保夕。在此情況下,懷念文革的思潮毫不奇怪,既然民主法制建設令人失望,那麼人們只好盼望以那種疾風驟雨式的群眾運動來洗滌社會的弊端了……"針對作者的擔憂,網上有相近的附議﹕"政府中的當權派帶領先富起來的集團打了一個右滿舵;弱勢群體和底層百姓打左滿舵,中國這艘大船命運難料啊﹕成功右轉?成功左轉?左右分崩?相互妥協?"

這是比較典型的"中立派"看法,他們反對毛左派,但由於資訊、認識還未能擺脫中共的控制,對問題的實質沒有清晰的把握,故產生這樣一種錯誤的憂慮,其中將底層百姓定位"",將中共及其政府定位"",把"向左",說成是底層百姓的要求,就尤其錯,他們沒有考慮到被中共長期強化洗腦的底層百姓,早已"無腦"可言——所謂"頭腦"已然成為"中共意識反映器"

倒是在天涯網站《關天茶舍》論壇的《中國社會左轉預警》帖下,有不少透徹清醒的看法﹕"有一種掩蓋更無恥﹕1966516日,“5.16通知”下發,標誌著文化大革命的開始,從此國家和民族陷入了一場空前的大劫難。冤域遍地,武鬥升級,骨肉相殘,破壞文物,毀滅文化,摧殘教育,人性失缺,道德淪喪,百業凋敝,民不聊生,經濟崩潰,內外交困,後來中共中央決議也稱文化大革命是十年浩劫。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文革對中華民族造成的傷害絲毫不亞於法西斯暴行,甚至比法西斯暴行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對於這場禍國殃民的政治運動,我們的反思遠遠不夠,我們的教科書更是忌諱莫深,以致罪魁未被審判,罪行未被清算,許多內幕未被徹底揭露,許多冤魂不得伸張正義,許多青年甚至不知道文革為何物?人類的財富包括教訓,血淚可以擦亮眼睛,痛定思痛,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把文革真相公之與眾,讓更多的人知道文革血腥罪惡,防止文革的悲劇重演。""文革本質上講是宗教運動,誘因是毛太祖想當世界精神領袖,邊際效應是鞏固個人權力打擊異己分子,結果是dd滅了,個人感覺向右的可能性更大。十七大見分曉.""對於頑固不化的毛左餘孽,最好發明一個時空機器,全部把它們送回毛時代享福去!也好有效減少中國人口提高民族素質。在時空機器發明之前,應該在和朝鮮談援助時簽訂一條﹕向朝鮮援助多少噸糧食,再搭配多少個毛左餘孽,讓這些不知好歹不分香臭的東西到朝鮮餓肚子喊萬歲去!"

這樣的言論是發表在中共嚴密控制的網上,故只能局限於文革的議題,但其露骨的反共反毛內涵,鋒芒畢露的針對,既屬不易,亦現人心,而許多更深入的真知灼見則無法發表出來。

以上左、中、右三類看法,基本上概括了網上對中共"向左轉還是向右轉"問題熱議的主要觀點。這一問題之所以會成為網上熱點,除了上述原因之外,還因為自胡錦濤上臺以後,漸顯一條向毛左路線回歸的勢頭來,由於這關係到中國及中國人的整體命運——人們害怕重回左路,重陷文革災難,所以遭到了許多人的反對。但新聞媒體作為黨的喉舌,並沒有將之真實反映,故人們只能把擔憂與反對表述到網上。然觀察這些反對意見,可以發現大多數人的認識還是不太清晰的,黨邪教灌輸的意識與思維痕跡仍然很深,思考僅停留在表面現象上,所以縱深的問題就無法揭示出來。

表面上看,"向左轉還是向右轉",似乎是中共選擇走哪條路的一種可以自主的決策,但實際上卻是目前中共所面臨的非常緊迫的最大抉擇——有關中共生死存亡的關鍵抉擇,其潛臺詞應該是﹕(中共)是向左轉活?還是向右轉活?然而問題是,今天的中共真的是站在既不左又不右的十字路口,彷徨著"向左轉還是向右轉"嗎?顯然不是——中共一直站在左的地方,什麼時候不左過?正如一毛左分子敏感察覺到的﹕讓人警惕""是有人想往""。這確實是一針見血!換言之,徹底放棄""的共產黨,還是共產黨嗎?可見這其實是個只看表面不究本質的偽問題,就類似於"當今好還是毛文革時代好"是二元選擇詭論的偽命題一樣。對此類問題,後者,應該跳出詭論陷阱來回答﹕"都不好";而前者,就應該直搗本質去認識﹕"共產黨就是左!"

既然"共產黨就是左!",那麼,我們今天真正需要明確的問題應該是﹕站在""地而被世界民主大潮裹挾著往""去的今日中共,還有可以逆向左轉乃至重演文革的資本與能量嗎?

這是個最值得探究卻被人們嚴重忽視了的問題。

 

中共已江河日下,極左之路已無力再行

 

為了能清楚地闡述這一問題,我們首先需要搞明白﹕何為左?何為右?

有人認為﹕主張全盤西化,徹底否定傳統文化的一定是左派,主張復興中華文化,學習吸收西方先進科學制度,自立自強的一定是右派;也有說﹕支持公有制的是左派,支持私有制的是右派。這些都有失簡單切分,不盡準確。

不過也有較明白的﹕左派和右派應該是民主憲政體制下的劃分,在專制制度下,無從談起。還沒有進化成人,不能談男女,只能談公母。現在勉強可以分為民主派和保皇派。專制制度沒有公平、自由的基礎,談左右有點不合時宜,至於國內的分類,那更加是可惡,被朝廷任意解釋,早已失去其本意。

確實,左右派起源於法國制憲會議,以後定型成與初始含義不相干的兩個集團,其中左派支持平等,強調建設福利國家,要求通過國家幹預手段幫助弱者;而右派比較強調自由,反對過高福利,支持競爭,反對國家幹預,強調建立""政府,反對對於強者的過多限制。但無論左派右派,對基本限度的平等與自由權利,均持有同樣的共識,區別只在於對平等與自由的偏重上﹕左派更偏重平等一點,右派則更偏重自由;左派希望成立"大政府",抵制自由競爭,認為那會損害大多數底層民眾的利益;右派希望建立"小政府",擁護自由競爭,認為那對經濟更有好處。簡而言之,認為公平大於效率的,屬於左;認為效率比公平重要的,屬於右。

顯然,這樣的左右之分與中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雖然中共在表面上似乎承繼了法國大革命時的觀念﹕"左派是激進的革命的勢力,右派是保守的勢力。"但其實這只是一種宣傳、欺誑與精神控制黨徒、民眾及世界的說詞,這種說詞直到今天還在迷惑世人,所以必須特別強調並非常明確指出﹕中共是一個騎在國家之上,強佔強暴並脅迫了整個國家的"邪教偽黨集團",它以整個國家與人民為其能量基地,為其圖霸全世界服務,美其名曰﹕解放全人類——以追逐一個虛擬目標"共產主義"之邪勁,行人間惡魔之真實,故其絕不是一個真正的正常的政黨——沒有一個正常的政黨是可以騎在國家之上任意驅使人民的;相應的,其左右的概念也非常邪乎﹕是党的邪教施展、強暴脅迫行為執行得極端還是不極端,是粗暴還是溫和的區別,是邪惡程度的指稱,而決不像西方那樣是各黨派政見的不同。它關注的焦點是﹕對党的生存及掌權來說,是極端有利還是不極端更有利?而決不像西方政黨那樣著眼於﹕如何才對國家與人民更有利?

因此,"政黨"只是中共的一個偽裝軀殼,也即,中共是個"偽政黨",那麼人們通常指責中共是"一黨專制統治",就不準確了,而將"一黨"比附為"帝王"就更不準確了。我們知道,即便是專制帝王,還須畏天敬祖重視民生,受制於人間道義與規則,決不敢淩駕於國家之上;而共產黨卻是無法無天,無任何束縛無任何敬畏地"騎在國家之上"榨取"養料"圖霸世界,故其實施的是更甚於"專制統治""邪教強暴霸控"——它不是"統治",而是"強暴霸控",它不是"一黨",而是"邪教偽黨集團",這些都要非常清晰地區分,總之,一切人類的正常描述都是無法加諸其身的,要認清中共,就必須有這樣清醒的認識。

由於向來錯誤地將中共定為"一黨",比作"帝王專制",故導致了許多判斷及行動的錯誤。好在目前能看透中共本質的人已越來越多,大陸有民主意識的知識份子的""""概念,也早已突破了中共邪教意識控制的限定與迷陣,給予一種新的內涵﹕左,是死抱住反人類反人性反文化的馬列邪說共產邪教強暴霸權不放,給人民、國家、人類與世界都帶來巨大災難甚至劫難的那條路;而右,則是走向民主、自由、人性、人權,給人民帶來福祉,讓人民恢復人性、理性、正氣、文化、禮儀,給社會帶來公平、公正、合理與真正的和諧,給國家帶來祥和、穩定、活力及真正的繁榮富強,給世界帶來安定、和平,並展現文明古國的文化風采之路。簡而言之,左是邪教強暴霸權,右是民主自由(本文以下也就按此概念分左右)。

以這個定義來區別,就可看清,共產黨的本質就是左,如果拋棄了左,真正走向了右,其也就不成其為共產黨了。也即,""是共產黨的命根子,所以共產黨只要存在一天,就一天不會拋棄"";而那些所謂的"",只是迫於形勢,"立足左地面向右,虛晃一招圖實利"的權宜之計,絕非真正地向右轉,更不是真心實意地向右走,換言之,""是中共的內核、中共的立場,而""是中共的偽裝與表像——為了混跡於世界民主大潮中。故有人詼諧而簡明地指出﹕哈D(黨)的為左,厭D的為右。

對中共來說,"向左轉還是向右轉"抉擇並不始自今日,而是已經左右搖擺足足進行了八十多年——只要一有實施強權的時機,就會兇相畢露,殺人如麻,絕不手軟,極左(極端)占上風;而一旦面臨極左的絕境時,就立刻會換一副溫和的面孔,披一件右的外衣,欺世誑人。不是曾幾何時中共將"民主"喊得比誰都響嗎?美國相信了,中國的老百姓相信了,結果呢?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大謊言與巨大災難——然而中共獲得了中國大陸,之後就是無法無天肆無忌憚地又大步向左!向左!再向極左!

不過時至今日,中共已沒有可以再向左轉的資本與能量了!這可從中共的起家說起,中共之所以能在中國得逞,有賴於以下三大支柱﹕

一、無產階級邪說。當時正處馬列邪說全盛時代,共產瘟疫蔓延半個世界之際,在將馬列邪教推崇為最高絕對真理的強大攻勢與極富魅力的利益誘惑下,招攬組成了一個新的"民族"——無產階級,以淩駕於原有國家的國民實體——民族及其階層之上,實質上是以"虛擬民族"取代取消了"真實的國民",真實的國民就此被遮掩在一個隨時都可改變具體物件的"虛擬民族"後面,潛伏下真實的國民在似有若無狀態下可被霸控者任意宰割的後患;同時,以"階級鬥爭"分裂瓦解了全體國民,讓國民心中充滿仇恨地"生命不息,鬥爭不止",呈一盤散沙狀。

二、暴力占控中國。中共在蘇俄的強大武力與經濟、技術支援下,全面佔領了中國,使之成為蘇聯的兒子國、翻版國——即建立了一個在軍警特無所不至的恐怖暴力控制下,黨支部下伸至街道鄉村,黨團員幹部積極分子嚴密監控、資訊封鎖、輿論配合的共產邪教強暴霸控之偽國。

三、"共產主義天堂""偽民主"謊言。以解放人民、大救星自吹自擂,以虛擬的共產主義天堂,及民主政治、共和政體、人民掌權、工農地位最高等等許諾,騙取國人的信任乃至崇拜。那時候的中國民眾,既處於無法選擇的被脅迫境地,又處於受騙上當很相信中共甜言蜜語的蜜月期,"熱愛共產黨"竟強制性地成為所有人的"本能""衷心"

如此,邪說消彌實體、暴力霸控國家、謊言騙控人心,構成了中共對中國強暴霸控的最初三足鼎立,中共軟硬兼施地得以實現全面的極左霸權,至文革達到了巔峰。

然而,"十年文革"以無比的黑暗與邪惡,向國人展示了毛共好話說盡壞事幹絕的兇殘無比卻偽善的真面目,欲上天堂反下地獄的受騙國人,噩夢醒來,紛紛人心思變,人心思反,第三根支柱轟然倒塌;同時,極左思潮帶來的巨大災難,也使中共強暴霸控下的中國,國力耗盡,國家墜入絕境,第二根支柱也搖搖欲墜;而對極左災難的深入反思,第一根支柱也漸漸動搖……

在中共反人民的真實面目已昭然暴露,人民怨怒沖天地醞釀著推翻共產黨的情況下,鄧小平不得不選擇了"溫和",選擇了"向右轉"。但其“右”,是由於文革登峰造極的慘烈極左禍害,已徹底宣告了中共極左的"共產之路"不通﹕極左是自殺,極左必定速死,為了挽救中共,不得不作出的一些讓步和調整——這不是中共的慈悲心懷與良心發現,而是迫不得已求活命的向右轉,一旦喘過氣來,站穩腳跟,中共就又會向左轉——這也就是中共建黨以來不斷左右搖擺的根本原因。

實際上鄧小平實施的是形右實左的"保黨術",故其"",僅僅是政治經濟上的部分之右,而非政治上的全面之右,其根本目的是"以經濟發展來保黨",而非為了人民的福祉發展經濟,所以其在"為党求生存"的目的下改善黨群關係、收撫人心、在經濟改革中不得不作出相應的政策讓步時,提出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極左政治底線。也即""是為""服務的,正因如此,才會有"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黨命"的堅決與人民為敵的六四大屠殺極左行為。

中共自極左的文革失敗以後,其左的能量已基本耗盡,中共當時已奄奄一息,本該謝罪退世,但由於其是騎在國家之上吸整個國家精血以存活的邪魔,而非正常政黨,故其是絕不肯退出歷史舞臺,也絕不肯交出強佔的國家權力的。但迫於世界浩浩蕩蕩的民主大潮,迫於國內民眾越來越認清其真面目,日益覺醒,反共反左力量不斷高漲,迫於黨內體制內也日益高漲起民主自由的呼聲,迫於現實中已現原形的中共再也無法騙、煽人民隨其共舞——中共實際上已沒有實施左的資本與能量了,也無法再回頭"向左轉"了,於是,就類似硬要參加女性聚會的男子塗脂抹粉假扮女人騙入一樣,中共只能將"民主""人道"等當脂粉塗抹,騙取繼續存活的通行證,儘管極不情願,但不得不變換花樣進行假右實左忽左忽右的左右衝突,與世界民主力量周旋,以圖繼續頑固生存下去,企圖待此危機過去,再還黨天下極左霸權。

由於中共可以回頭向左的資源與能量已越來越少,故其可周旋的空間也越來越小,其左右搖擺的幅度也隨之越來越小——可以預期,當中共無法再左右搖擺時,就是其徹底崩潰的滅亡之刻!

 

名實不符的中共正在全面崩潰

 

中共的崩潰早已開始﹕極左瘋狂的文革,是中共上升與下降的分水嶺,也是中共崩潰開始的標誌;而慘絕人寰的“六四”大屠殺,則是中共全面崩潰的醒目告示。

文革之後,中共一路下滑,儘管多次試圖往極左回頭,如摧毀"民主牆"、清除精神污染、反對自由化等,但在廣大民眾人心不再的情況下,在黨內外民主人士的抵抗下,在國內外民主潮流的大趨勢下,中共沒能得逞。

六四大屠殺是中共面臨人民要求進一步民主,再往後退(其實是進步,中共的一切都是反的)就有可能要亡黨時,悍然強行的一次大幅度的向極左擺動,這使得中共將所剩無幾的"左能量"幾乎全部耗盡,不得不赤裸裸顯出其惡魔原形,讓全世界人民在震驚之際更進一步認清中共真面目,紛紛棄共反共;蘇聯等共產主義國家也因之紛紛垮臺,進一步宣告了在世界範圍內共產主義實驗的徹底失敗,中共的非法性立即顯現出來。為了党的生存並掌權,中共不得不又相應幅度地向右擺動,用"一個春天的故事"掩蓋血腥,遮擋惡魔形象,在"深化改革開放""與時俱進"等口號下,偷樑換柱地迎來了"黨權資本主義",拋棄了"無產階級",從而改頭換面,變成了一個名實不符的不倫不類的黨。雖然曲線救了黨,但"無產階級"這一支柱也就轟然倒塌……中共明顯成為一個有名無實的黨,已無任何存在下去的理由——它還有什麼理由宣稱自己是"無產階級政黨""人類的解放者",霸佔住中國並欲侵吞全世界呢?

當然,中共從來就不是一個政黨,事實上也從未真正為無產階級謀利過,然而它畢竟是以此自我標榜並號召天下的,聲稱是以此作為其立黨之本的——雖然那不過是它欺騙"黨徒(其實是邪教徒)"與民眾的偽裝,但正是這一偽裝讓它"合法"地得到了中國大陸,並"合法"地擁有了"騎在國家與人民身上"的強暴霸權,也即,中共權力的合法性,來源於無產階級邪說及自稱是一個無產階級政黨,因此,維護好這一偽裝,向來是中共的第一要務,故中共曾大肆做這方面的秀,確實矇騙住了無數人。然而面對"八九民運"全國範圍民眾空前一致地要求民主的情況下,其偽裝已無法繼續下去,只能依靠赤裸裸的暴力來鎮壓——這就是中共的真面目與實質﹕以暴力的手段奪取並保衛其邪教集團霸權!為此可以不顧一切!沒有任何的人類道德底線(用它的話叫"不惜一切代價")!

同樣,只要邪教集團能生存並繼續掌權,為了緩解國際制裁及騙取國際滋養,中共也是任何事都做得出來——既然共產主義與無產階級邪說已在世界範圍遭到失敗、唾棄,聲名狼藉,那就拋棄吧,換一個時尚偽裝﹕市場經濟、政治改革、人權、民主等等,西方要什麼,我就披什麼偽裝吧,這有什麼不容易的?只要不下臺!然而這樣一來,中共掌權的合法性問題就突顯出來——它還是一個信奉馬列邪教的"無產階級政黨"嗎?如果是,那就應該向左轉,如果不是,那就應該下臺!今日中共就這樣陷於左右不是的境地中,中共內部那句名言,"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就深刻地反映了這一窘境。

而網上極左派對當今中共路線的質疑,以及關於究竟是改革前好還是改革後好的爭論,正折射出中共"偽經濟改革"後,名實不符的尷尬狀況﹕"無產階級"這一虛擬民族已被中共徹底拋棄,中共賴以立足的第一根支柱已經倒塌。為了掩人耳目,中共虛虛實實地祭起了"民族主義"大旗——似乎悄然搖身一變為"中華民族政黨",但又遮遮掩掩模糊隱約在"共產黨"的招牌後面,說穿了,無非是企圖以偷換概念的方法重找立足點,擁有繼續執政的"合法性"

取而代之"無產階級"的,是面目不清的有權有錢有勢的"党商利益階層"——他們不是真實的階層,而是邪教黨權下的經濟泡沫,只要中共一句話,即便是億萬富翁,也都可在頃刻之間被褫奪一切,因此,在中共偽國,其實只有一個真正的存在實體,那就是中共邪教集團!自它強佔中國大陸以來,就一直騎在整個國家身上為所欲為,它享盡了古今中外前所未有的無任何約束的專橫跋扈——除它之外,一切都是虛擬的,都可由它任意取消或虛擬生存,乃至虛妄捧紅——即所謂"党的利益高於一切!"

當虛擬民族存在並被捧紅時,愚民們會有一種畫餅充饑似的自慰——窮人、工農、無產階級的政權——即使一無所有,溫飽難求,甚至面臨死亡,他們有沉醉於這種鏡花水月精神依靠的愉悅,如今,徹底幻滅了!有一部分人覺醒了,他們想反抗,可是找不到武器,只好拿起子之矛以攻子之盾——可是,他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昨天與今天的苦難,正是這"無產階級"邪說的結果,唯有跳出這一邪說,才有得救之路;而更愚昧糊塗的,就只會冥頑不靈地向後望,口口聲聲嚷嚷著﹕"還是過去好"——據筆者觀察,那只是很少一部分人,而嚷嚷得最厲害的,基本上是一些對現實不滿而又不瞭解過去的缺乏人文思想的中青年"知識包"們,他們在中共的意識形態控制下思維,還假稱是老工人老農民之語;而大多數可劃入窮人、工農、無產階級的人,基本上是渾渾噩噩呈動植物狀態生存,即便有所謂"頭腦",也早已麻木不仁地成為條件反射式的"中共意識反映器",故"無頭腦有觀點"之怪誕盛產中共偽國,就連小學生都一張口就"中共話語"滾滾而出,這是一種悲哀的狀態,一種唯有在共產國家才大量存在的"畸形人類"

現在中共最奇特的景象是,由於不斷塗抹""的脂粉並作出相應身段,致使其外貌左右摻雜,色彩斑斕,莫衷一是,雖然其內核、立場,依然是頑固堅持"將整個國家及人民異化為馬來任其驅使"的邪教強暴霸控(美其名曰"人民民主專政")的極左原則,故無論向左向右,其本質傾向都是極左的,但迫於現實,迫於其執政的非法性日益顯現,為了能生存並繼續掌權,中共不得不放棄一些不得人心的極左邪說與邪事,在這同時,腳步也就不得漸漸移向了右……這樣一種扭曲分裂狀態,無疑使中共已不再是一個原教旨主義的共產黨,而是一個四不象六樣生的怪物,這個怪物已無力再重拾極左之實——不僅那是死路一條,而且其也早已失去再興極左之實的當年支柱——其三大支柱基本上只剩搖搖欲墜的第二根支柱了,且軍隊國家化也呼聲日高。一九九九年鎮壓法輪功,就是欲止住"右滑",妄想重拾"極左",再興文革的瘋狂圖謀,結果無人響應,以失敗告終,就是明證;然而就如前述,中共不可能徹底放棄左,如果放棄左,就意味著徹底放棄共產黨——亦即亡黨;但若不向右,又面臨被推翻被世界潮流拋棄的危險,所以目前的中共,只能掙紮在忽左忽右的左右衝突絕境中,希冀逃避死亡繼續執政……

天下大勢,唯以正義為指向,順之者昌,逆之者亡!逆天道違人倫反正義的中共,如今真的是已走到了盡頭。自文革後三十年來的左沖右突,早已面目全非,淪為一個名實不符不倫不類的黨,常言道,實之不存,名又焉在?更何況共產黨的兇殘惡魔面目已在世界範圍內被人認清,"共產黨"三字已是殘暴、血腥、妖魔、邪教等最醜陋名詞的代名詞,共產黨可以欺騙世人的全盛時代已經不再,作為異人類力量的人間妖魔、邪教的共產黨,其控制人類的三大法寶就是邪教、謊言與暴力。現在,即使是在共產黨所控制的地方,馬列邪教也已被人嗤之以鼻,而謊言也基本戳穿,所剩下的就唯有暴力而已。而且即使在中國大陸,中共的暴力也已不敢明目張膽地實施了——它怕激怒民眾,一舉推翻它,所以,暴力黑社會化,是目前中共的暴力特徵——偽司法、黨軍警,也再不敢如毛時代那麼隨黨所欲了,故其政權的流氓化、黑社會化已成為末路中共的末世景象。

中共的末世景象比比皆是,由於其本質的反人類性,故其"霸控下"的國家已全面腐爛,幾乎是沒有一塊淨地,到處是邪氣壓倒正氣,假冒偽劣毒氾濫,正折射出中共的邪氣與假冒偽劣毒,一個好端端的中國,被中共折騰得慘不忍睹,國之不國,民之不民,中共官員烏煙瘴氣,各級機構名存實亡,顯示了名實不符的中共正在加劇崩潰並迅速走向滅亡!不少人都已敏感到了,有網友說﹕這個發生之日的來臨已經很近,就在經濟高速發展停滯或者經濟發展出現衰退之時!此話雖然不盡準確,但尤如地震前的動物感應一樣,應視為一個信號!。

近來,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當局不斷釋放出"向右"的信號﹕在鄧朴方"右論"之後,又一篇題為《民主是個好東西》的評論文章在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首發兩個月後,突然於二○○六年十二月底,在中央黨校《學習時報》、人民網、新華網等各大官方媒體上高調轉載。據稱此文出自有"胡錦濤文膽"之稱的大陸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之手,勾勒出胡、溫主導下的政治改革藍圖,闡述了胡錦濤最近有關《沒有民主,就沒有現代化的講話》﹕"中國政治改革的終極目的是實現民主制度,但中國的民主化過程既要充分吸收人類政治文明的優秀成果,又要結合中國的歷史文化和社會現實條件,不能一蹴而就。"而《瞭望東方週刊》新年特刊,由上海社科院當代中國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劉傑主編的《2006年中國政治發展報告》指出﹕20061011日,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解決》將構建和諧社會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社會和諧"被界定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和諧不僅意味著中國共產黨以"鬥爭"為核心的政治哲學發生改變,也意味著中國的政治民主建設進入新的發展時期。

這是中共黨魁胡錦濤在"仿毛向左"小幅擺動碰壁後,再次"向右擺動"的姿態,是中共已無"向左轉"的資源與能量的又一實例明證。至於這次是真誠的實質性"向右"?還是緩兵之計騙人之招?有待進一步觀察。不過從中可以看出中共的邪教正在土崩瓦解中。我們當然希望胡錦濤能認清形勢,改邪歸正,讓中國大陸和平過渡到民主國家——黨與黨魁畢竟是兩個概念,所以黨魁可以選擇民主之路,而反人類反民主的共產黨,就不可能向右而存活下來!除非共產黨徹底改造成一個在國家之下的正常政黨,那麼,一個騎在國家之上的惡魔邪教共產黨,也就徹底完蛋了。

仔細觀察就可發現,把整個國家和人民當""騎與欺的中共邪教偽黨,無論如何左右搖擺,有一條根本的底線,就是絕不從""身上下來。所謂"四個堅持",其實是掩人耳目的謊招,其根本核心就是為"絕不從馬身上下來"作盾牌;而"三個代表",就更是為了賴在""身上不下來的厚顏無恥自吹自擂的強詞奪理;今天,胡錦濤的"和諧社會"雖然收斂了不少,但至今只聞其聲,不見有實質性舉動。"和諧社會"的前提是民主,如果真有誠心,那麼,首先就應該先"從馬身上下來"——還國家為國家,還人民為人民,國家和人民不是馬,不能任魔驅使!國家有國家的尊嚴!人民有選擇政府的自由!不是給人民民主,而是還人民民主,僅僅在馬背上作一些"許諾民主"的騙術,人民已經不信,""也已經不再馴服,妖魔正在被顛甩下去!

看,中共左右擺動的幅度已小到幾近停擺了,換句話說,中共滅亡的日子已近在眼前了!儘管有一股惡勢力始終想把中國拉回極左去,甚至不惜以歇斯底里的方式,如核威脅等,但是,這只是喪心病狂的叫囂與發瘋而已,這股惡勢力是無法得逞的——瘋狂只會使其滅亡得更快!

聽,喪鐘已經敲響!喪鐘為誰敲響?喪鐘為中共敲響!

第二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