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民主要實現 關鍵在立黨

中國人民民主黨發起人及召集人:照天明

 

女士們,先生們,

朋友們,同志們:

首先鄭重聲明一下,這裡所稱的「同志」既不是老毛的同志,更不是老馬的同志,而是中山先生所說的「同志仍須努力」的那個同志,是三民主義的同志。

今天我們大家一起來探討這樣一個嚴肅而重大的問題:中國如何才能實現民主?其關鍵是什麼?我們的答案是:民主要實現,關鍵在立黨!

首先,民主是個好東西,是無價之寶!為什麼這麼說呢?民主的優越性很多、很突出,也很特別,這些優越的普世價值已為世界幾百年的民主發展史所證實,根本不容質疑,勿需爭辯,亦不必討論,在這裡我也不必一一把它們列舉出來。但是我要在這裡特別強調:民主的真諦,簡而言之概括地講,就是能給一個國家、一個社會的各個領域、各個層面帶來競爭和監督,上至國家權力,下至百姓生活。民主能讓人民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裡有選擇地生活。沒有比較就沒有選擇,沒有競爭就沒有進步,沒有監督就沒有公正。所以中山先生說:大凡一國政治,有黨爭始有進步,我要在這句話後邊再加一句:有監督才有公正。因此,如果我們不立黨,我們的國家不及時培育兩個以上有執政能力的民主政黨,讓專制政黨一黨專政,一黨獨大,黨爭從何而來?進步從何而來?清明從何而來?公正從何而來?所以我們要大聲地說:民主要實現,關鍵在立黨。

鄧小平在「89-6.4」事件後接見軍以上領導幹部會議上說:當今中國,除了共產黨以外,還有哪個黨能夠領導中國的現代化建設?不知各位對此如何理解?作何感想?同志們,這句話意味深長啊。我個人對此的理解是:借句俗語說,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明明是共產黨要搞一黨專政,搞獨裁,排斥、打擊、壓制、鎮壓其他黨派,不讓民主黨派發展,不許民主黨派抬頭,自己一黨獨大,而又要打著民主的旗號,到了人民真向他要民主時,他又說:當今中國,舍我其誰?並對民主運動進行無情的鐵血鎮壓,這就叫「打著民主反民主」。所以我說民主是個好東西,好得連專制獨裁者都要拿它當面具,當外衣,貴得誰都想沾它的光,想和它拉關係。

同志們,難道事實不是這樣的嗎?原來有個國民黨,本來是主張民主憲政的,共產黨號召窮人起來鬧共產主義革命,得勢後非要將其趕盡殺絕,否則不解其恨,不罷其休,不甘其心。而國民黨中那些鬼迷心竅、背叛民主、倒向共產黨的糊塗蟲,反而美其名曰:民主革命委員會。我倒要請問他們,他們要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民主?他們要搞的又是一種什麼樣的革命?我看他們是在革民主的命,是民主的反革命。也許只能這樣來原諒他們,他們的意志不是被共產主義誘姦了,就是被共產主義強姦了。

當然,我相信作為共產黨的革命家,他們的出發點可能是尋求真理,他們是在尋找德先生和賽先生。可是我要不得不嚴正指出的是:他們一開始就錯了!為什麼?因為他們所信奉的馬列主義本來就是反民主、反科學、反人性、反人類的專制獨裁主義理論。不是嗎?馬列主義硬是把人類劃分為兩個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打著德先生也就是民主的旗號,號召無產階級起來革命,徹底消滅資產階級,建立無產階級專政。同志們好好想一想,這叫革命嗎?這叫造反,而不叫革命。什麼叫專政?專政就是專制,「無產階級專政」就是統治階級專被統治階級的政,就是當官的專老百姓的政,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中山先生所說的革命是要徹底變革社會機制,是要將專制社會徹底改變為民主社會。而他們要搞的是建立無產階級專政,是要拿無產階級這個有著巨大迷惑性的擋箭牌來建立一個永遠穩固的專制政權。我們想想看,如果按他們的理論推論下去,等他們的專制政權建立牢固了,天下都是他們的了,江山社稷都是他們的了,他們豈不是又成了靠掠奪起家的新的資產階級了嗎?那新的無產階級豈不是又要起來革他們的命?造他們的反?專他們的政?這樣迴旋下去,世界還有寧日嗎?國家和人民豈不要長期陷入暴力、掠奪、殺戮與戰亂的無邊苦難之中?這樣不就成了惡性循環了嗎?請問,這樣一套血腥的專制理論是不是反民主、反科學、反人性、反人類的?他們這種所謂的革命,是不是造反?是不是典型的封建意義上的造反?這樣的造反,對於人民來講,無異於趕走了豺狼,又來了虎豹,跟封建王朝改朝換代有什麼兩樣呢?這樣的造反,使國家陷於一次又一次的紛爭與戰亂中,爭什麼呢?爭統治權吶,爭當官做老爺吶。總而言之,為建立新「朝廷」而戰!政權這麼美好的東西為什麼不能通過體育競賽式的爭奪來決定勝負而非要訴諸武力呢?!

用暴力推翻一個專制政權,建立一個新的專制政權,這個專制政權只能更加專制。而專制就意味著強權、專橫、暴力、殺戮,而這些總是要導致官逼民反的。因此專制的東西總是命短的,因為它一開始就與人民為敵,主僕不分、本末倒置,違背事理、踐踏人性。只有民主政治應了「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的道理,才是萬古常青、永葆活力的。

什麼是民主?民主就是讓人民行使當家作主的權力。人民當誰的家?當自己的家。自己的家是什麼家?國家。是的,國家是全國人民之大家,所以這個家應交給全國人民來當。那麼國家這麼大,人民這麼多,事務這麼紛繁複雜,這個家怎麼來當呢?實現的具體形式是什麼?這個答案早已明白,早已不是探討的範疇。那就是國家要由一個專門管理公共事務、經營公共事業、維護公共秩序、保護公共權利和公眾權利的政府來掌管──就是執政。而國家不能由某一黨派或勢力集團利用暴力強行執政。國家應培育兩個以上的信仰民主自由的有執政競爭能力的成熟的民主政黨,由這些政黨通過定期公開競選,讓人民來決定由誰執掌政權,這樣,人民民主就巧妙地實現了,這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實現政黨政治。

而政黨政治的基本條件和首要條件就是首先要有兩個以上的真誠信仰民主的、有執政競爭能力的政黨存在,否則政黨政治將缺乏主體,民主將無所依託,無所憑據,無所承載。離開政黨政治,民主將沒有更好的實現途徑和有效方式。所以我們要再次大聲而響亮、堅決而果斷地說:民主要實現,關鍵在立黨。

說到這裡,有些人可能臉都要唰地變色了,心臟要突突地跳起來了,不光是自己聽起來害怕,也為我們擔憂,心想,共產黨現在那麼專橫,那麼強大,擁有那麼多軍隊、員警,怎麼能讓你在那兒立黨呢?難道你是吃了豹子膽了?我卻要說:各位同仁,各位同志,不要怕。共產黨他也是人,人心都是肉長的,追求真理是人的本性,他們之中也有大義凜然之士,也有不計較個人利益和眼前安危而願意為自由、為真理獻身的,請相信,請一定要相信,共產黨人並不都是自私自利的芸芸眾生。為一人之私、一黨之私而背棄真理、背離人民大眾的雖大有人在,而在浩浩蕩蕩的民主革命隊伍面前,他們畢竟是會被孤立的,畢竟是勢單力薄的,畢竟是非正義的,畢竟是渺小的。換句話說,只有他們膽怯的,哪有我們害怕的?因此說,我們從事民主革命的人民黨人不只是吃了豹子膽的問題,我們還要做虎膽英雄──為了中華民族的光明發達,為了子孫萬代的幸福快樂。誰要堅持專制,我們就要和誰鬥到底。任它是豺狼虎豹,任它是閻王老子,為正義而鬥爭,為真理而鬥爭,我們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們什麼也不怕。共產黨不是一直打著民主的旗號、喊著民主的口號嗎?他們現在搞的是什麼呢?搞專制,幹的是專制的勾當。這就是口是心非,說一套做一套,掛羊頭賣狗肉。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為什麼要自欺欺人呢?我估摸著大約有這麼幾條:一是他們所信奉的馬列主義本來就是純粹的專制理論──「無產階級」專政嘛。利用無產階級的號召欺騙和謀害了所有的世人;二是封建專制帝王思想的根深蒂固的影響,當官做老爺的思想;三是出於對既得的集團利益的貪戀,亦即自私自利的思想。其實他們都知道民主是個好東西,也一直拿民主作為漂亮的藉口和幌子打天下。可是一旦得天下後,天下就再也不是天下人的天下了,再也不是人民的天下了,而是「老子們」的天下了。所以他們對其他黨派進行拼命的擠兌、打壓、死控,直到將所有現存的所謂民主黨派都淪為他的花瓶、棋子和嘍羅,讓他們心悅誠服地成為他們的附庸和走狗,決不讓任何一個黨派有自己的政治主張和發展自由,更不允許新興的民主黨派誕生。對整個國家嚴控厲制。但是我們須知,任何一個專制政權,江山一旦穩固,很快就會陷入死水一潭,朽木一根,爛泥一攤的境地。世界上的一黨專制政權沒有超過74年的,不正是說明了這個問題嗎?

所以我們如果真的憂國憂民,真熱愛民主自由,真有歷史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真要使我國民主革命事業躍出實質性的進步,那麼擺在我們面前的首要任務:除了立黨,立黨,還是立黨。我們作為一個有良心的、有志氣的、負責任的中國人,一定要用大無畏的革命勇氣,改天換地的革命氣魄,以及不是專制壓倒民主就是民主戰勝專制的你死我活的革命鬥爭精神,來建立和培養民主革命政黨,發動真民主主義革命運動,開展真民主主義革命鬥爭,創立民主憲法,建立民主社會。

如果不立黨,民主就失去了先決條件,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民主不能成為無土之木,無木之果,無藤之瓜。政黨政治是實現人民民主的最巧妙、最簡明、最根本、亦是最有效的形式、途徑和手段。

如果不立黨,民主力量就永遠是分散的。所謂:閑煙散霧不凝雲,難成大氣雨傾盆。民主革命運動就永遠沒有力量,難成大事;如果不立黨,民主革命運動就會失去領導核心,就會失去主心骨,就會迷失方向;如果不立黨,民主就會長期淪為專制的道具,任專制裝腔作勢地玩弄把戲、欺騙世人、危害社會、辱沒歷史;如果不立黨,當今專制政黨就永遠沒有一個抗衡叫板的制約力量,專制就會繼續肆無忌憚、橫行霸道、恣意妄為;如果不立黨,民主革命運動就沒有一個開路先鋒;如果不立黨,民主就只能停留在聲嘶力竭的叫喊和有氣無力的乾嚎上;如果不立黨,「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就成了共產黨「假公營私」的專利了;如果不立黨,民主自由就根本沒有指望。

既然立黨如此關鍵,如此重要,那麼我們現在能立黨嗎?立黨的條件成熟嗎?我們的回答是:行,當然行,我們的條件好得很!為什麼這麼說呢?請同志們想一想國民黨立黨的背景和條件,再想一想共產黨當時立黨的背景和條件,大家就明白了,就不用我再多說了。我們現在立黨比國民黨立黨和共產黨立黨的條件好得多。好在哪裡呢?世界民主革命運動的歷史從啟蒙運動算起已有幾百年的歷史,即使從美國民主實踐的歷史算起也已有二百多年的歷史,中國從洋務運動開始算起,已受到民主自由思想的傳播與薰陶一百多年,孫中山先生開創的民主革命運動也有一個世紀之久。我國人民尤其是知識份子和青少年,特別在1979年以後,民主自由思想空前活躍,民主自由情緒空前高漲,民主自由願望空前強烈。共黨當局亦深知民主的價值,只是權迷心竅,不願與人分權,更不甘自動退出歷史舞台罷了。英國哲學家培根說:過份的權欲使天使墮落。共產黨醉心特權,踐踏民權,終究會使「天使」墜落的!就看是哪一天了。試想一想,要堵住人民的願望,就象堵住洪水巨浪一樣困難和危險。洪水只能越堵水越急、浪越大,風浪來得更加猛烈。「五、四」運動,「六、四」浪潮都是有力的例證。難道共產黨還要惹出比「五、四」、「六、四」猛烈得多的「七、四」風暴、「八、四」風暴嗎?!

現在立黨,已有深厚的歷史背景和強大的思想基礎。因為第一,德先生和賽先生已早為人們所認識、所嚮往、所敬重、所推崇。第二,幾百年的世界民主革命史和整個一個世紀的中國民主革命歷史雄辯地證明:民主是人類社會無可質疑、無可辯駁、無可否認的普世價值,它凝結了人類社會的高度政治智慧與機巧。現在全世界、全人類都看好民主,認為民主是個好東西,包括任何形式的專制者都是這樣。共產黨始終都是打著民主旗號的,不正是有力地說明了這個問題嗎?專制政府紛紛垮台,民主政府不斷建立。據統計,25年來,已有87個國家由專制走向了民主,包括共產主義老大哥──前蘇聯在內。現在,世界性的民主革命已到了一個關鍵時刻。第三,現在以美國為首的國際民主陣營越來越龐大,力量越來越強大,已初步控制了世界局勢和趨向,國際民主大勢已定,大器將成。因此我們現在立黨,民主的後台比當初共產黨的後台要強大得多。第四,台灣民主的實現,伊拉克、阿富汗的民主的實現,已將共產黨當局阻止民主進程的種種藉口(如國民素質低、中國文化不適合西方民主、有什麼樣的民眾就有什麼樣的制度等等不一而足)擊得粉碎。第五,共產黨慣常依靠的控制思想輿論的手段正被資訊時代的各種先進傳媒工具所擊破,一個個謊言正被戳穿,人類的知情權將得到越來越強勢的滿足。人們之間的思想溝通,交往聯絡均顯得遊刃有餘,運用自如,共產黨對人們思想和行動的封鎖和鉗制正在失控並將完全失控。第六,共產黨走投無路、迫不得已所進行的自救式改革開放,使中國人民長期受到壓抑的求生本能和創造熱情頓時迸發出來了,確實使中國在短短二十多年裡起到了很大的變化,但這種變化並不是共產黨的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所致,而是中國人民的勞動熱情和創造智慧奔放的結果。如果不是所謂的社會主義制度,而是完全按市場經濟規律辦事,國家的人力、物力、財力得到了更加合理的配置和有效利用,那我們的經濟形勢會更好,科學技術和生產力水平會得到更大的提高,人力、物力、財力的浪費將會大大地減少,腐敗現象亦將大幅減少,特權利益將降至最低限度。也就是說,社會主義並沒有制度優勢,其制度效益仍然是負數。社會主義制度在組織社會化生產方面強調特權利益,搞雙軌制,繼續控制微觀經濟等違背社會科學規律的做法,只能導致無謂浪費大量的社會勞動。但不管怎麼說,改革開放帶來了變化,這個變化一方面給共產黨延長了壽命,另一方面又為民主革命運動創造了良好的社會基礎和條件:經濟形勢的私有化成份愈來愈多,共產黨對人們的生存權控制愈來愈小,而這正是實現民主社會的社會基礎和條件。第七,共產黨貌似強大,其實是紙老虎,乍看起來,共產黨有7000萬黨徒,多少多少槍、多少多少炮。其實共產黨員早就不信共產主義了,心理空空蕩蕩的,沒有著落。有實權的大都陷於聲色犬馬、紙醉金迷,以此麻醉自己,打發人生;無實權的黨員早就名存實亡或心猿意馬。有少數仁人志士尤其是黨政軍裡的高層人士正和共產黨同床異夢,等待時機,尋求變天。所以不要看共產黨有那麼多槍,那麼多炮,那些槍炮說不定不是用來向民主開火的,一旦時機成熟,時局有變,那些槍炮可能掉過頭去指向專制堡壘,向非要與專制共存亡的那些死硬分子開槍開炮。這是完全可能的,蘇聯共產黨的那些槍炮怎麼樣?不是頃刻掉頭對準了專制嗎?此其一。其二,共產黨政府已欠下巨額債務,早已不堪重負,瀕臨破產。其三,國有銀行的呆帳死帳高達數萬億元,難以消化,其死板的機制更難敵外國銀行的競爭。其四,以國有企業(也就是政府)為主要股東的股市即將全面崩盤。其五,國有企業改革將宣告徹底失敗,大部分將面臨破產死亡的命運。其六,農業經濟的聯產承包責任制已完成歷史使命,走到了盡頭。其七,共產黨集團內部派系林立,利益衝突、利害衝突激烈,隨時都有四分五裂的可能。其八,共產黨經過爭奪江山的青年時代,瘋狂的文化大革命的中年時期,改革開放的壯年時期,現在已經進入了老年時期。長期以來,由於違反規律、違背人性的血腥統治,致使各種社會矛盾堆積如山,交相作用,已是積重難返,想通過無關痛癢的改良來解決問題,其實各種併發症就要爆發了,等待共產黨的將是百般痛苦和死亡。不過,我倒是想勸它一句,與其接受各種痛苦的折磨和煎熬,還不如自己趁機來個「安樂死」──一了百了。因為事到如今,再來採取其他任何救治措施都是為時已晚,只能徒勞無益了。

當然,凡事都有兩方面,有有利的一面,就有不利的一面。上面我們分析了立黨的有利條件。當然還要說說立黨的不利條件。我們立黨的最大攔路虎就是共產黨。共產黨為了保住其專制統治地位和特權利益,對新生的民主力量都將不擇手段地阻止、破壞甚至鎮壓。但是不管怎麼說,我們仍然要立黨。同志們,不要怕,堅決立黨──成立人民民主的政黨。其實冷靜地想一想,也就沒什麼可怕的了。國民黨要立黨反對專制,清朝政府和北洋軍閥不也要鎮壓嗎?他們照樣打倒清朝政府和北洋軍閥;共產黨要立黨背叛中華,國民黨不也是要鎮壓嗎?他們不也打倒國民黨了嗎?為什麼?因為他們「認為」真理在他們一邊。何況現在,世界民主革命歷史和中國民主革命歷史均雄辯地證明:真理確實在我們一方。民主自由就是真理,真正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難道我們就不能勝利嗎?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取得勝利?!專制政權是我們立黨的最大的最主要的客觀障礙。但是不要怕,不要為困難嚇倒,黨照立,命照革。它有什麼理由不讓我們立黨呢?它都敢說「立黨為公」,我們立黨就不是為公?它都敢說「執政為民」,我們執政就不是為民?如果只允許他們「立黨為公、執政為民」,那他們就是地地道道的「立黨為私、執政為己」。如果他們頑固堅持一黨專政,那我們進行民主革命就是天經地義。如果他們對民主革命鎮壓一分,他們將失去百分的道理由、千分的道義,而我們將增加千分的道理、萬分的道義!我們就有千條理由、萬條理由,理所當然地予以反擊!

他們要專我們的政,我們就要革他們的命!

現在,專制當局想要阻止革命的潮流,無異於水已淹到膝蓋了,還在下令不許潮水到來,可能嗎?!

共產黨越是到了崩潰的邊緣,越是緊張,越是要採取緊縮緊控政策,這就好比箍桶一樣,看到桶裂縫了,出現口子了,就使勁地箍,一錘子下去,緊了一點,又一錘子下去,又緊了一點,可是仍然裂著縫,於是再一錘子,又一錘子……,突然砰的一聲,桶還沒箍緊,箍卻爆了,桶卻炸了。我們已清楚而敏感地意識到:共產黨愈加緊對人民和社會的控制,政權欲崩潰得快,只是不知道這破桶會爆在哪一天了。

除了以上外在的客觀條件,我們立黨還有兩個不利條件。一是精神麻醉:人們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受到共產黨的、狡猾的、迷惑人心的宣傳的欺騙、迷蒙和誤導。二是物質麻醉:人們過分地追求享樂消磨了人們的意志,聲色犬馬、酒色財氣、紙醉金迷讓人們精神萎靡,意志消沉,迷失方向,難以振作。

此外,自由主義的氾濫和蒙昧主義的頑劣是危害民主、影響立黨的另兩大因素。不論是在最激烈的民主運動高潮期,還是在餘波震盪中,各種自由主義傾向已嚴重危害了革命的進程。有的甚至給革命幫了倒忙,淪為專制的利用物件,一不小心就成了專制的幫兇。這種突出的怪毛病必須予以堅決克服和糾正,方能是真正的民主革命者。否則只能視為鬧事者、出風頭者、假革命者、革命的破壞者和無家可歸的浪蕩兒。自由決不是隨心所欲地罵娘和毫無顧忌地洩憤;自由決不是躲得遠遠的對當局指指點點和說三道四;自由決不是無組織、無紀律、無政府。民主自由靠葉公好龍的精神是絕對實現不了的!至於蒙昧主義對民主的危害就不用多說了,簡單地講有兩種情況:一是無知,沒有思想,沒有主見,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共黨當局怎麼說,就怎麼聽。說國情不適合民主,民情不適合民主,就真以為國情民情不適合民主;說中國文化不適合民主,就認為中國文化不適合民主;全然不想想這些話背後的詭詐和險惡用心。比如民主究竟是個什麼意思?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文化?適合什麼樣的國情民情?國情民情是否可以改變,傳統文化是否還要發展?別的那些國家、民族、文化又是怎樣接納了民主,並為民主所改變了的呢?二是長期習慣於專制的奴性。奴隸突然離開奴隸主的鞭子是不習慣的,但奴隸仍然有權獲得自由。

如何克服這些不利因素?那就是用三民主義的真諦廣泛喚起民眾,激發廣大民眾的民主革命熱情,堅定廣大民眾的民主革命意志,引導廣大民眾的民主革命方向,聚集廣大民眾的民主革命力量,加速廣大民眾的民主革命步伐。

如此,立黨成功矣,專制可破矣,民主有望矣,自由可待矣! 

萬惡歸於一惡──

萬策歸於一策──民主

民主要實現,關鍵在立黨!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