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歷史學博士要尊重歷史事實

──與毛新宇博士商榷

魏 周

 

編者按:本文作者顯見是一個善良並敢直言的人。所以,本刊儘管對文中的一些觀點不贊成,但仍然願意發表。但由於該文牽涉到了對毛澤東評價的問題,所以,編者在對相關文字稍作點評的前提之下,卻想在文前的編者按語中,提出一個問題,那就是,既然殺了「四百六十個」儒生的秦始皇,已經被中國人罵了整整兩千年「暴君」,那末,自己一次就承認殺了「四十六萬」的毛澤東,一次就打了「一百一十七萬」右派份子的毛主席,倒僅僅是犯了「左的錯誤」嗎?就不說毛實際殺人的數字和逼死人、害死人的數字,包括他自己的親密戰友和無辜黨徒在內,就不知是這「四十六萬」和「一百一十七萬」的多少倍了!倘使毛如此暴虐殘酷都只是犯了「左的錯誤」,那秦始皇豈非是連「左的錯誤」都還不夠資格「犯」?如此,秦始皇的「天大冤屈」將向何處去傾訴?無可迴避的是,這已經牽涉到我們評價歷史人物的「共同標準」問題。而今天的中國人,必須要建立一個共同的歷史標準,來臧否歷史人物,因為並無一人、一黨可以成為歷史的例外。這才是歷史的鐵的法則。另外,不能用「舊概念」來敘述「新思想」。非但說不清,甚至會落入舊概念的陷井。我們共勉。

 

  12月26日是毛澤東(以下簡稱毛)的誕辰年紀念日,每逢此時各地媒體都要搞相應的紀念活動,在紀念過程中總會涉及到毛的功過是非問題。如何評價毛的功過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也是一個無法迴避,也迴避不了的問題。評價毛的標準應該是根據他一生政績之得失來進行綜合評價,而不能只看他新民主主義階段的貢獻而不及其餘(編按:何謂「新民主主義」階段?)。由於幾十年來在歷次殘酷的政治運動中發生在不同階層和不同職業的公民身上的種種政治遭遇不同,從而所產生的認識上和感情上的差異也是客觀存在,因此對於毛評價的結論可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這在我國目前法制化逐漸起步的今天(編按:沒有民主,何來法制?如此便只有專制,或專制之法了……),應該是允許的。

  在2003年政府和媒體舉辦的紀念毛誕辰110週年的活動中,毛之嫡孫毛新宇和他那位原專以照顧丈夫傻子毛岸青生活為職責的家庭婦女,現已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的母親,由於他們特殊的家庭背景自然會吸引相當一部分人的注意力。毛新宇作為毛的孫輩中唯一略有些頭腦的人物,他的一系列講話與表態充滿了對他爺爺絕對的崇拜與信仰,這種由血緣關係決定了的態度儘管令人厭惡,但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作為毛新宇個人也算是個准學者了,他就應該實事求是地搞學問,從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準則出發,來客觀看待和評價曾作為全國人民領袖的毛,而不應該一味只從自己的親情出發,不顧事實,無限地為他爺爺刷色。作為一個搞社會科學的博士,更是應該真正體現出自己的學術水準和學術良心。在回答「毛內心深處是如何看待知識份子的?」的提問時,他答曰:「毛是尊重知識份子的,他與很多知識份子交往很深。」如果說這是一種為避免尷尬的外交辭令,只是顧左右而言他的伎倆,讀者可以不屑反駁,任其信口雌黃即可,那下面一段問答就不能不令人憤慨了。記者問:「你如何看待那些否定毛的人?」時,他非常簡單地回答曰:「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要知道這是毛針對著當時國際上的帝修反,國內的」反革命份子」(其中絕大部分是現已平反的無辜受害者和暴瘧政治的犧牲品)發出的幽默的藐視;也是他統治中國近30年,執行「極左路線」(編按:?)的基本思路;也是他迫害曾是他親密戰友的劉、鄧、彭,迫害千千萬萬革命幹部和萬萬千千知識份子的核心指導思想殘酷到極致的文化大革命被黨中央和全國人民徹底否定近30多年後的今天,毛新宇怎能還用如此荒唐、惡毒的語言公開來攻擊和謾罵「人民內部」(編按:如果今日還有人民內部,則今日又何謂「人民外部」?)的一些不同的聲音呢?真是有其祖,還有其孫也(編按:這一段說得義正辭嚴)!量他只剛剛看了幾本書,怎能如此張狂?這不能不使我們警惕地看到,一旦有了氣候和土壤的合適條件,「極左路線」就會有捲土重來的可能。從57年以來,55萬被擴大化了的右派份子(僅僅是官方數字)開始遭到了非人的待遇,喪失了青春,喪失了家庭,喪失了工作,喪失了希望,從此國人開始萬民緘口,說假話,說瞎話,說違心的話;發展到文化大革命,更是千千萬萬人受災,喪失了起碼的人格,實實在在地在水深火熱中過著度日如年、備受煎熬的生活,難道這一切毛不該負責嗎?從反右到大躍進,從反右傾再到文化大革命,20多年的折騰,把國家弄成了什麼樣子?國家發展受到了嚴重的干擾和破壞,經濟處於仃滯狀態;財政近於崩潰;文教事業雕零;在毛一句頂一萬句的淫威之下,視(馬寅初、邵力子等)專家如糞土,人口急劇惡性膨脹,讓我們子孫後代從此永遠背上了一個難以擺脫的沉重的人口包袱;乃至當今社會中的道德淪落、邪惡橫行,這不都是一系列政治運動、極左路線的後遺症嗎?這些事實毛博士為什麼都看不見呢?我建議毛博士去多看幾遍電影《鄧小平》,補補課,去體會一下當年廣大人民與知識份子的困境和看不到國家的前途和個人前途的絕望心情。擴大了視野,掌握了真實的社會情況,也許今後說話和寫文章就會客觀些,自重些(編按:說得好!只是電影鄧小平就不必看了,那也是假話多於真話,就象巴金的五本真話集,至少還有三本是假話)

  還有一點不能不說。毛新宇說:「毛澤東思想是毛主席留給我們寶貴的精神財富,是使中國走向現代化的一種行動指南,也是人類實現共產主義理想的行動指南。」筆者從小就被灌輸的中共黨史教導我們說,毛澤東思想是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人(包括毛)在將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相結合的具體實踐中的發展與創造,這一理論成果與實踐成果是整個領導核心成員的集體智慧的結晶與總結,是集體的貢獻,雖以毛的名字命名,但決不能歸功於毛一人所私有,更何況在近二十年改革開放過程中,黨的方針政策在理論上和實踐中又有了與時俱進的發展和變化。事實上,毛決不能代表準確的、完整的毛澤東思想,他的許多言論和所作所為都是反毛澤東思想,與毛澤東思想背道而馳的。他言行不一,實屬全國頭號徹頭徹尾的貨真價實的「反毛澤東思想」者,他利用全國人民對中國共產黨和他本人的熱愛(編按:是「騙取」的熱愛。),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編按:是被強加的信仰,因為其它一切信仰都不准信……),幹的都是利用人民、愚弄人民,以達到個人的政治目的的行為;他搞個人迷信,煽動狂熱的學生造反;培植四人幫,驕縱四人幫,利用四人幫(當然他最終未將國家的最高權力交給四人幫應是他的補過之功──編按:是未交成,而不是不想交,更不是「補過之功」),陷害忠良和他心目中的「敵人」;不惜分裂黨的領導集體,以犧牲國家和民族的利益為代價,至死堅持其階級鬥爭的理論,妄圖以更大的錯誤來維護自己建國以來犯下的一系列「」極左行為(編按?)造成的錯誤後果(編按:是錯誤還是史無前例的罪行?),把整個國家拖入動亂和災難之中,從中取利。這一件件劣跡哪一條符合毛澤東思想?哪一條不應由他負領導責任,或完全由他負個人責任?設想一下,假如毛真的萬歲了,全國性的動亂會如此快的結束嗎?會有今天經濟高速發展的局面嗎?人民能錢包逐漸鼓起來,相當多一部分人能改善居住條件,過著相對富裕的日子嗎?人們過去噤若寒蟬,有人甚至連與老婆都不敢講心裡話,公開要大家夾起尾巴做人,過去每天都怕被打成反革命,被抄家,整天過著驚弓之鳥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難道這不是事實?毛新宇你憑良心講,如毛萬歲,會有上述的變化嗎?真是天幸,誰也逃不過自然規律,人人都會從地球上消失(編按:這一段文字,除掉一些不自覺而因襲的舊概念之外,都寫得很好,看得出作者一身正氣……。只是究竟什麼才是毛澤東思想呢?罪惡的毛澤東可以和毛澤東思想分得開來嗎?)。我們永遠不會忘記是鄧小平同志結束了動亂,挽救了中國(編按:是救共產黨還是救中國?是「民主改革」還是「專制改良」,我們大家一起來反思和研究……),儘管現在還有許多不盡人意之處,但我們相信,象我們這樣的大國,一步登天是不現實的,只要有時間,一切都會逐漸美好、完美起來,所以對毛的評價必須實事求是,要功過分明,不違背歷史,不文過飾非,不能避重就輕,不能將一切錯誤都推給四人幫和林彪集團,甚至推給老百姓,這樣才有說服力,才能令人信服,而絕不是一句「三七開」就能令全國人民口服心服的(編按:說得好!)

  對毛持異議的人,在我們這個泱泱大國可能是少數(起碼現在是少數,將來老人都死了就更是少數了──編按:大錯特錯了。中國有一句話,叫做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因為今日連新聞言論的自由都還根本沒有,則談何少數和多數?),但對這些過來人所處的歷史是否要有一個公正的交代?用「與許多知識份子交往很深」這句慌話是絕對掩蓋不了事實真相的。毛對知識份子具有天然的仇恨,他步秦始皇暴瘧政治的後盾,卻又瞧不起秦始皇,不屑於秦只焚書坑儒幾百人他對自己發明的「陽謀」非常自豪,對放長線釣大魚的技巧也十分得心應手(編按:說得好,看來作者還是有一定的歷史比較的,希望繼續比較下去,這樣,毛的真相就會越看越清楚……)。但我們相信歷史是公正的。即使是在歷史上被稱為暴君的秦始皇,大家不是還都肯定他統一中國、統一度量衡的功績嗎?事實上,國內的知識份子對毛幾十年來奉行「極左路線」施行暴政的否定,起碼在當前國內的政治氛圍下也只是平衡一下心中的不平衡,發泄一下而已。皇孫毛新宇秉承乃祖之遺風,對千千萬萬直接受害者和萬萬千千間接受害者的謾罵,大家恐難以接受。此文只是希望黨中央能照顧一下廣大有良知的人民和知識份子的感情與接受能力,同時希望毛新宇博士之流能自量、自重、自尊,收斂一些,如此而已。

  關於評價毛的問題是十分複雜的,既要有健全的法制基礎和寬鬆的政治體制作保證,又要有實事求是的輿論氛圍,還應該照顧到不同群體的感情與接受能力,不能強加於人。還是鄧小平同志水平高:「讓後人去評說」(其實這句話本身就是評價──編按:其實,鄧不是水平高,是不得已,是絕不敢。因為鄧在1981年就翻然一醒地說過,「絕不能否定毛澤東同志,因為否定了毛澤東同志,就等於否定了我們的黨,就等於否定了我們自己……」)。目前社會上流傳著對毛的一種評價是「毛建國有功、治國無方、文革有罪」,所以中央最好還是低調處理。我們相信,公正評價毛的政治氛圍和輿論環境總有一天會到來,那怕我們見不到,但「家祭無忘告乃翁」,我們期待著(編按:那當然是已經沒有了這個「中央」之後,當然是中國人民已經擁有了言論和出版的完全自由之後……)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