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新月 海峽 雪

張 化

 

新月•中國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唐 張九齡

 

天上一個月亮

水裡一個月亮

依然還是那一輪,永遠還是那一輪──

古長城的月古戰場的月關山月赤壁月

秦淮河的月絲綢之路的月嫦娥奔月的月

多山多湖多蓮多魚多雁多花多草多竹多松林的月

多秋多霜多雪多風多水多霧多露多螢多燕子的月

多酒的月多詩的月多相思多離別的月

多哭多笑多愁多夢多纏綿多風流的月

欲圓又缺欲圓又缺暫滿還虧暫滿還虧

待到團圓是幾時?待到團圓是幾時!

 

我們──出生在同一個月亮下

我們──生活在同一個月亮中

你的「月之故鄉」──我的故鄉之月

月是故鄉明 唱徹了多少遍「春江花月夜」

舉杯邀明月 飲盡了多少回陰晴圓缺

八千里路  親你吻你歌你舞你愛你戀你吮吸你

千里素波啊萬里明月──

滿地桂花飄香玉兔撲朔

      在東海裡煮過

      在黃河裡泡過

      在長江裡洗過

      在雪山上歇過腳

      難怪,這麼多鹹味

      這麼多苦澀

      如此的黃

      這樣的白

咸也罷,澀也罷,黃也罷,白也罷

總歸,是楚是漢是唐是宋……

總歸,鄉音未改血濃於水;

血濃如水血如水流水流不盡不盡滔滔滔滔是──

是熱血是碧血是白雪是江水是海水──是月色!

 

啊,月是中國,中國似月

從無月有淚的端午節到有月不圓的中秋節

一節一節一波一波波波節節節節波波

都是四鄉淚,都是杜鵑血!

三十才知落淚

六十才知落發

似水流年流年似水──

水流月光月光流水──

我是中國中國是我……

我是啊,在娘肚就知道落淚

我是啊,剛出生就開始落發

我的淚,哭啞了黃河長江水

我的發,落白了天山昆侖雪

我的血──夜之光──燃燒五千年

          澆灌五千年

          悲愴五千年

          奔騰五千年

激蕩五千年,一夢五千年,逝者如斯夫!

今夕何夕?龍將圖騰鳳將火焚顧兔在腹死則又育

滿天星斗,四海雲旗,催生一輪新的生命──

一輪又大又圓又亮的太陽般的明月──新的月!

你看,你看,看新月──金燦燦大力士的手臂

把大海提起來了!教大海自由的旋轉──

旋轉成潮,潮在陣痛

  浪,浪在嘶叫

   血,不會白流

    淚,不會白流!

你聽,你聽,聽新月 洶湧澎湃美妙動人的音樂

那是與命運搏鬥的「英雄交響曲」,那是《激楚》之結

男性的雄渾女性的秀奇悲壯而有力一聲聲一曲曲──

古哇,古哇,古哇!苦哇,苦哇,苦哇!

 

莫嫌這姍姍來遲的寧馨兒鹹澀苦澀的哭聲

這哭聲是最最有力的歌聲最最美麗的笑聲

把這新月的歌聲笑聲撒滿我們的天空吧

把這新月的笑聲歌聲撒遍我們的大地吧

把這新月的歌聲笑聲撒向長城萬婺U堛曮飢a

把這新月的笑聲歌聲撒進所有中國人的心窩吧!

啊,月的中國,中國的月,照耀一切,融彙一切

洋溢渾圓洋溢完美洋溢生命洋溢新生之確信!

啊,金輪──滾動!啊,時間---開始!

啊──中國 新月!啊──新月 中國!

 


讀「蜀人贈扇記」

    遙寄余光中先生兼寄流沙河先生 

張化

 

共看明月應垂淚,一夜鄉心五處同

──唐 白居易

 

海峽寂寞仍未有歸期

我在這頭,你在那頭

 

問今夜的風,從何處吹來

問一紙小小的摺扇,問一闕

「蜀人贈扇記」動地的哀歌,今夜

天府的明月,山國的中秋

為何竟亮得又圓又大又感人?蜀國杜鵑

深山鷓鴣,兩岸猿聲,北國石獅,都啼血了!

當真,一個奇跡難現,一紙小小的摺扇,竟扇出

一闕「蜀人贈扇記」的哀歌,一闕「蜀人贈扇記」的哀歌

竟感動,一輪月華也俯下身來顫抖的傾聽!

有月的地方就有人想家,有水的地方楚歌就響起──

響起一塊飛不動的「望鄉石」,響起一場五千年的流星雨

劃然飛過,滿天星斗,四海月華,五湖雲煙

都化了斑斑點點的血,紛紛然而灑下

汩汩然而流下,瑩瑩然而淚下!

 

你在那頭,我在這頭

海峽茫茫沒有岸

 

我真害怕,今夜,又將是難以成眠

這沉沉的霧,夜的盡頭多長,多難熬喲!

你,看看地圖的詩人,聽兩管音樂的詩人

他,做過馬馬的詩人,啃噬過鋸齒的詩人

你,在無數首詩裡歌唱那位望白了鬚髮的詩人

他,從十幾歲就愛那位快樂而又風趣的詩人

對影成三人,重九登高,中秋感舊,不應有恨

渺渺兮予懷,正電,負電

隔著九百年的時間,隔著八百里海峽

無聲而又有聲的激蕩,吸引,撞擊,共鳴!

終於轟開了久久禁錮中國的閘門,中國的眼睛

中國的心,長江──黃河,黃河──長江

一腔腔熱血,滿江湖秋水,望不穿的秋水,淚水

止不住的暴噴,止不住的奔流呀!

 

海峽遙遙仍未有歸期嗎?

我在這頭,你在那頭

 

今天我冒著多雨的季節

正在蘇東坡的家鄉,探訪蘇東坡的人

我從「亂石崩雲,驚濤裂岸」的地方啟程,前來朝聖

前來朝拜我多年渴仰的詩星,我多捨不得喲

我將要穿過三峽,又回去憑吊,我那片古戰場

這人生,這旅程,為何總是這麼多圈圈,圈圈

你在環海上圈圈,他在紙扇上圈圈,我在古戰場圈圈

我的可愛可哀的破碎的中國啊

你不是一隻報曉的雄雞嗎?什麼時候──

啄破這個古老堅硬而又封閉的蛋殼

仰天啼鳴

沖天一擊!

月輪兒愁瘦了

淚珠兒流盡了

中國結喲何時解?

中國圈圈何時了?

何須問風,這世界難道,總由那風來統治嗎?!

這是什麼年代了,這個世界應該是屬人的啊!

 

你在那頭,我在這頭

海峽淺淺,豈能沒有岸嗎?

 

如果我是只精衛,我就去把八百里海峽填平

如果有奈何橋,就讓那橋把八百里海峽跨越

  何苦此恨綿綿無絕期

  何苦天若有情天亦老

    峨嵋山月

    麓州月

    詩國的在天之父,秭歸的月

    大江東去滔滔的月

    大陸的月

    台海的月

一夜鄉心,超越了時間和空間,超越了生與死

創造一輪又大又圓又亮的太陽般的明月

把蜀道照亮,把川江照亮,把八百里海峽照亮

把這個地球照成一幅咫尺輿圖

把這個世界照成一個有情的天下!

十五的月兒十六圓,君問歸岸應有岸,君問歸期會有期

時間已經不多了啊,歸去來兮,田園將興;

田園將蕪,胡不歸?胡不歸喲?胡不歸!

 

          1987年中秋夜

           於蘇東坡故鄉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