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蘇俄的革命擴張殖民歷史

劉 珍

 

  編者按:劉珍先生寫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蘇俄革命擴張和殖民歷史」一書,值得認真一讀。這對於今天的中華兒女如何認識新老沙皇,特別是新沙皇俄國對我們這個世界、尤其是我們祖國的萬般毒害,實在是大有裨益。今天,中華民族正處在自醒的時代,正在高舉起我們第三次民族革命的旗幟,以求「驅除馬列、恢復中華」。因為,歷史的事實就是:「不是中華要驅除馬列、而是馬列禍害了中華」。這是一場民族革命,更是一場思想革命。非如此,中華民族的真正復興便是斷無可能的。

 

引言:

 

我們憎惡「帝國主義」,因為我們是久受「帝國主義」禍亂的國家,渴望擺脫「帝國主義」;也樂見「帝國主義」早日壽終正寢,不再禍害任何國家和民族。

「帝國主義」(Imperialism)的起源甚久,原詞由拉丁文Imperium變化而來,最初是用以形容羅馬帝國的恐怖統治和武力擴張政策。到歐洲產業革命和「海盜思想」同時發作之後,有強權無公理,弱肉強食,成為普遍現象,它又成了擴張殖民主義的代名詞。因而,在近代的辭書上都這樣給它一個定義:凡是用武力或經濟力侵略他國,壓迫弱小民族,乘機擴張領土或勢力範圍者,不論他是何種國體,一律稱為帝國主義。因此,一直以謀奪別人財產為生存目標的馬克思及其徒子徒孫,為給「取潔私有有理•」「造反有理」建立前提,便肯定「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發展之必然結果。

但是,「太陽底下沒有新東西」,馬克思及其徒子徒孫的理論,還沒有充分發酵,就給時間推上了破產的末路。從一九一八年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出民族自決的主張,到一九七四年底,已有七十多個殖民地國家宣告獨立,使以「軍事徵服,經濟吸血」為能事的「帝國主義」成為明日黃花。代之出而蹂躪弱小民族、威脅自由國家生存權利的,竟是「賊喊捉賊』的共產勢力,因而產生了「共產帝國主義」。後來,毛澤東則稱之為「社會帝國主義」。

過去有人肯定「共產主義就是資本主義的倒影」,我們不反對;但卻認為有欠周嚴。因為,共產帝國主義不止是抱「暴力革命論」,它的有暴力無天理,比過去帝國主義「有強權無公理」更為惡劣,抱「取消私有」理論掠奪財產,此過去資本主義經濟吸血為狠毒,還實行文化徵服、心靈徵服、血統變質……要把人類連肉帶骨頭一口吞下。所以,以共產主義為指標的國家,都是共產帝國主義;其中以蘇俄和中共為最具實力而突出。他們過去曾經互相標榜是「社會主義國家」,也曾攻訐蘇聯是共產帝國主義,使我們看全了他們的猙獰面目。

中共在「九評蘇共中央公開信」中,曾經揭開俄共打共產主義旗號實行擴張殖民的事實,說:「赫魯雪夫打起共產主義的招牌,包藏著不可告人的禍心。他利用這塊招牌,欺騙蘇聯人民,掩蓋資本主義復辟。他還利用這塊招牌,欺騙國際無產階級和全世界革命人民,背叛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在這塊招牌的掩蓋下,黑魯雪夫集團不僅自己拋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義務,追求同美帝國主義合夥瓜分世界,而且還要社會主義兄弟國家服從他的私利,不許反對帝國主義,不許支持被壓迫人民和被壓迫民族的革命,在政治上、經濟上和軍事上聽從他的擺佈,實際上變成他的附庸和殖民地。赫魯雪夫集團又要全世界被壓迫人民和被壓迫民族服從他的私利,放棄革命鬥爭,不去打擾他同帝國主義合夥瓜分世界的清夢,聽任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奴役和宰割。」「這樣,二十年後,真正建成的『共產主義』,實質上是『資產階級社會主義的一種變種』,這樣的『共產主義』,不過是資本主義的代名詞。」

其後,中共更屢次在「人民日報」社論中指責蘇俄是「社會帝國主義」;並說他藉「有限主權論」坐在各社會主義國家的頭上。到一九七二年六月三十日,更在「北京評論」上發表由「石真」署名的一篇文章中說:「蘇俄修正主義者,是乾乾脆脆不折不扣的社會帝國主義。」

 但是,俄共也不斷回敬中共,指責他在東南亞和非洲實行帝國主義政策。到一九七二年二月尼克森訪問北平,俄共又把他們「追求同美帝國主義合夥瓜分世界」的指責全盤端了回去。到一九七二年七月十四日,俄共又在「蘇維埃週刊」上說:「很明顯的,目前一些毛共頭子們,正在積極推行一項旨在促進其大國沙文主義計畫的經濟政策,以使他們能在亞洲、非洲以及拉丁美洲,獲得一個統治的地位。」把中共的帝國主義嘴臉揭開了。

—;至於其他共黨攻擊俄共和中共是「共產帝國主義」的資料,也為數不少;如匈矛利、捷克、南斯拉夫過去攻擊蘇俄實行帝國主義政策,阿爾巴尼亞在一九七二年四月引據中共資料指責「蘇修」實行帝國主義政策等等,日共於一九七二年四月五日在「紅旗報」上,以「干涉主義者之敗亡」為題,指責中共說:「毛澤東和周恩來,透過他們『社會主義的殖民生義』,控制他國共黨及其他民族的野心,永遠不會成功,他們空泛的理論是註定要敗亡的。」「這種打著社會主義的旗號,追求帝國主義政策的行動,曾被列寧指為『社會帝國土義』。打著社會主義旗幟,而意在控制他國共黨及其他民族的毛澤東派擴張野心家,乃是同一類的新殖民主義。」便是證明。

這些事實證明:俄共和中共乃是一坵之貉,同樣的烏鴉落在豬身上,都是不折不扣不打自招的共產帝國主義。

到現在,我們已經看出了舊帝國主義和共產帝國主義顯著的不同:

第一是基本主義不同——英國是個資深的舊帝國主義,但英國是個民主主義國家,他過去對殖民地也實行民主主義,而不限制各民族的政治活動,尤其是文化活動。他們甚至連罷工、遊行……只要不是武裝暴動,都一概允許。並且真誠地訓練殖民地人民從事政治工作,一經賦予地位即不當傀儡運用,而加以信任。蘇俄和中共則不同,他們是共產主義國家,一定要在他的附庸殖民地實行共產主義。而且一切以他們本身的利益為第一,各殖民國的共黨都要不計一切後果,為俄共和中共謀取利益,還要在文化上厲行俄化,以為變質民族的張本。他們不止不許可殖民地人民遊行示威,還把「自由化運動」視為「民族主義偏差」和「反俄」而加以軍事鎮壓。同時,他們對各附庸殖民地的共黨頭子並不認真信任,不斷使用「狡兔死走狗烹」的手段加以整肅。(編按:中共就是在前蘇聯這樣的手段之下,篡立馬列中國的。中國共產黨更是在前蘇共的親自領導和控制之下,不斷地為他所「狡兔死而走狗烹」的──前蘇共不但曾頻繁地撤換中共的黨魁,如陳獨秀、向忠發、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等,而且對不聽話者,竟然可以召回蘇聯坐牢,李立三就因此曾在前蘇聯苦頭嘗盡……)

第二是統治手段不同——英國過去對殖民地民族的統治,是以維持現狀保持和平為目的,因此他對各民族不採「分而治之」方式,一任各民族繼續過其濟濟一堂與和睦相處的生活。蘇俄和中共則不然:他們是以求變為目的,希望各民族由大變小,由小變無;故採取「分而治之」方式——就各民族本身細微的—矛盾之處加以挑撥離問,使之分裂為幾個小部落,再拉甲打乙,造成料紛,挑起仇恨鬥爭;最後加以兩面拉攏,使之淪於俄化,一任共黨牽著鼻子走。例如:印度受英國統治一百多年,結果不止文化依舊,而且人口增漲了兩倍;東德經蘇俄佔領二十多年,不止文化變色,連人口也減少了三百多寓(編按:前蘇聯就是用這種手段,在上個世紀上半期,達成了先分裂中國、後赤化中國的目的。馬列中國更是由此而來)。

第三是殖民的目的不同——英國是武力徵服而後經濟吸血,只求經濟方面的利益,一旦無利可圖即行撤退。蘇俄和中共則不然:他們不只是軍事控制,經濟吸血較舊帝國主義惡劣狠毒,還特重文化變質,他們圖謀的是永久徵服之利,不計一時損益。英國人反對的黑白雜交,黃白雜交,俄共和中共都優為之;其目的在於製造「准蘇聯人」「准中共」,然後淪為他們的永久奴隸。所以,英國能夠隨便放棄殖民地,而蘇俄和中共則從無此類表現編按:前蘇聯就是通過中共來批判和否定中華民族的五千年文明歷史的,中國共產黨就是以批判、否定、踐踏直至焚燒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來否定傳統的中國、共和的民國、進而篡立了一個只要馬列文化的馬列中國的。孫文曾指斥,「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就要消滅這個民族的思想」對此為消滅中華民族的歷史和文化,前蘇聯和中國共產黨則是裡應外合,目標一致,罪惡罊竹難書)

第四是輸出力量不同——英國是經濟殖民主義,正如列寧的指責,乃是「資本輸出的帝國主義」。他是靠錢來賺錢,並不是靠人來弄焰。蘇俄和中共相反,他們近二十年輸出的資本在六百億美元以上,用列寧當年的標準衡量,已經是個超級的「資本輸出的帝國主義」;但他們的重點不在此,他們是以輸出人力為主,來弄各國的錢。他們輪出的人力包括:各類顧問、技術人員、外交人員、部隊和各國共產黨。這些人員不弄走各附庸殖民地的大量金錢,還控制各附庸和殖民地的政治、經濟命脈,使之唯俄共或中共之命是聽、「睡」各附庸殖民地女人,變質其民族(編按:前蘇聯在這方面對中國所犯下的罪行同樣是罊竹難書。只不過中國共產黨和前蘇聯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罷了。1947年,在中共製造沈崇事件以誘發一場全國性的反美運動的時候,蘇聯紅軍正在中國的東北無休止地污辱強奸著我們無數的良家婦女和美麗姑娘。但中共至今非但依然一聲不吭,當時更是心甘情願因為他的馬列中國實與這些被蘇聯紅軍用暴力奪取了貞操的中國女人休戚相關)

第五是結局不同——英國在俄共的筆下是一個「老的殖民主義國家」,但他並非「貪婪的狼」。他的殖民事業因「殖民時代」的到來而興起,他的殖民罪惡也因「民族自決時代」的到來而結束。自一九四七年到一九七四年,英國的百分之九十八的殖民地宣告獨立。但是,蘇俄和中共卻逆著「民族自決時代」潮流,靠利用各殖民地的「馬列毛奴才」而開創他們的殖民事業。蘇俄自一九四四年到一九七四年,把二十四個國家淪為他的附庸殖民地。中共自一九五O年到一九七四年,已使十二個國家墮入他的牢籠(編按:而中國正是因為蘇聯的精神殖民、甚至包括部分的物質掠奪,才終於變成了一個只認馬列、不認祖宗的國家。中國人成了所謂「黃皮香蕉」,即所謂「黃臉白心」。因為,自1949年以來,中華民族的傳承已不再是「文武周公、秦皇漢武、唐宗宋祖……,而是馬恩列斯毛鄧江胡溫……」了。中共乃至中國最顯要和最氣派的場所的正面,都要懸掛著馬恩列斯的巨幅畫像,毛澤東和中共、中國所有的黨人官員甚至是老百姓,都要鷃鵡學舌般地自稱「死了要去向馬克思報導」,而不是向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直至孫中山報到!如果說這還是表面的,那末,思想和文化都必須是馬列的了。一個「言必稱馬列、書必證馬列、事必奉馬列」的思想文化專制統治,幾乎將我們民族已經傳承發展了數千年的思想文化掃蕩一盡,而敵國他族的反動倒退思想,卻在刀光血影之下統治了我們整個中華民族和全體中國人民,我們──中華兒女們,已經名副其實地被整個兒裝進了馬列洋教思想的血腥牢籠之中……)。最使人齒的是:英、法、荷、葡、此、西等殖民主義國家所釋放的殖民地方告獨立,蘇俄和中共就下手攫奪,企圖運用各新興國家的共產黨為媒介,再使他們淪為共產帝國主義殖民地實在是使人類的歷史進入一個新的黑暗階段。

人類的歷史不是階級鬥爭史,乃是一部互助合作爭生存的紀錄。人類爭生存的紀錄順序是這樣:先是「人與天爭」,然後是「人與獸爭」,再後是「人與匪徒爭」,更後是「人與帝國主義爭」,現在是「人與共產黨爭」。人類取得與爭的勝利,才有了文明進步;人類取得與獸爭的勝利,才有武器的發展;人類取得與匪徒爭的勝利,才有天理的伸張;人類取得與帝國主義爭的勝利,才有公理的顯揚。現在,正常人類如果敗在共產黨的手下,人類過去的奮鬥與歷史就要化為夥燼,固有的文化就要毀滅,人類就要被變質;所以這次與共產黨爭,實在是人類與邪惡的總決戰,只有打勝這一場,人類才有光明的前途(編按:這一戰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因為以蘇聯為首的前社會主義陣營已經崩潰,唯剩下的中共、越南、北韓和古巴,已然是兔子的尾巴長不了了!

但是,共產黨是「全新的野獸」,「新帝國主義者」,比原有的野獸狡猶,老帝國主義者陰險,他們最善於用「做賊喊賊」策略來掩飾他們徵服人類的陰謀和帝國主義本質。譬如:一九六O年魯雪夫在印度、印尼發動清算西方殖民主義攻勢,在聯合國用皮鞋捶打桌子並提出「結束殖民地主義宣言」,就是實例。更創造「分歧」把戲,向自由世界分進合擊,表演黑白臉雙簧,對弱小國家「進兩步退一步」,謀求「世界革命」進展。譬如:中共在一九七一年混進聯合國後,大搞「三反」,既攻擊美國是資本帝國主義,又指責蘇俄是社會帝國主義,企圖賴以結成「第三世界」,就是「分歧」把戲的實例。所以,「烏鴉的白話聽不得」,自由人類要認清共產帝國主義的面目,沒有所謂捷徑,只有研究他們的「歷史行為」編按:這是箴言!而已。因此,蘇俄既早在一九三二年就被中共捧為「典型共產主義國家」,現在又被中共指為「社會帝國主義國家」,我們就只有拿他做為中共及所有共產國家的代表,來加以解剖,讓大家看個究竟了。

 

一、蘇俄擴張殖民史略

 

蘇俄,是當代轄域最廣的國家,他直接和間接控制的土地,將近四千萬方公里,幾佔全球陸地五分之二;人口達十一億以上,是全人類的三分之一。但是,正如一座樓房一樣,它也是一塊磚一塊磚累積而成—。它是以帝俄擴張殖民成就為基礎,再加以發展的結果。因此,就殖民一項而言,蘇俄乃是帝俄之延續並加強。我們要研究蘇俄共產殖民帝國主義之形成與實際,不能不「合併論罪」——把帝俄和蘇俄作整體的分析。

俄國,原是一個後進的國家,有史至今不過一千一百一十多年。當西元八六二年瑞典海盜盧立克給他們建立國家的時候,他們的領土只有以伊爾門湖為中心的一小塊,頂大不會超過兩萬方公里。當時「諾夫格勒公國」的貴族(海盜盧立克及其從員)不過兩百人,所轄人民(東斯拉夫人)不過五千,那塊土地已足夠他們孳息了。但是,海盜是動進主義者,而動進主義對於一些新開化的民族常是最快速的傳染病,俄國人很快地就接受了它。海盜就把燒殷搶擄的本領傳給了他們,俄國也就紮下了它擴張殖民的偏根,並且一路花樣翻新地發展下來,至今未已。

茲將其一千多年來的擴張殖民紀錄羅列如下:

 

1、向南殖民

公元八七八年——盧立克之弟奧里格率人南下攻入烏克蘭人的基輔。旋即移來俄人,並於八八二年將首都由諾夫格勒移至基輔。是為俄國殖民主義之開端。其後,斯維雅托斯拉夫郎以基輔為基地繼續南進,驅散克薩克人佔有亞速海北方草原。更向拜佔庭帝國進攻,爭奪亞速海霸權,結果失敗。但雅羅斯柱夫達到目的,迫拜佔庭建立友好關係,即向黑海北岸滲透殖民。

但是,十三世紀成吉思汗的西徵,把他們的南下殖民之夢擊破了。

一五五四年——一四八零年俄人復國後,又恢復拓土殖民的政策,在一五五四年出兵克裡米亞汗國,將之滅亡,旋即移來人民作實際佔領。

一六六七年,與亞美尼亞訂約,分化土耳其,向高加索地區作殖民滲透。

一六九五年,進攻亞速要塞,至翌年奪下,亞速海北岸入俄掌握。但是,當一七零九年彼得大帝進攻上耳其失敗,克旦米亞半島又被上耳其和韃靼人收回了。

一七二二年,進攻波斯(今伊朗)取得里海西岸,立即於翌年招來亞美尼亞人代為控制,而後向該區移殖俄人取代亞美尼亞人地位。

一七八三年,打敗土耳其割得克里米亞,立即移民實邊。

一八零一年,併吞喬治亞。

一八二八年,打敗波斯,割得亞美尼亞。

發展至此,俄國的南下政策已大獲進展,但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失敗,受「民族自決」潮流影響,許多俄國殖民地又翻身而去了。於是,背叛俄羅斯共和國而篡立成功的俄共,乃再把南進的殖民事業從頭作起:

一九二零年,五月和喬治亞、十二月和烏克蘭訂約,承認獨立。

一九二一年,二月十一日出兵將喬治亞吞併,繼之又吞併亞美尼亞及亞塞爾拜疆實行殖民。

一九二二年,十二月卅日進兵烏克蘭,加以吞併。

一九四零年,割羅馬尼亞北布格維納及比薩拉比亞十一省,成立「摩爾達維亞共和國」實行殖民。

一九四五年,合併東捷克,實行殖民。

一九四六年,透過阿共的當權,阿爾巴尼亞淪為俄國殖民地。

透過保共的當權,保加利亞淪為俄國殖民地。

一九四七年,透過匈共當權,匈牙利淪為俄國殖民地。

一九四八年,透過捷共的當權,捷克淪為俄國殖民地。

透過羅共的當權,羅馬尼亞淪為俄國殖民地。

於是,像沙皇所希望的那樣,俄國的南下殖民政策把巴爾幹各國的人民踩在腳下了。但並不能使俄共樂觀,因為阿爾巴尼亞在一九六一年冬趕走了俄國的殖民者。

 

2.向西殖民

俄國人的故土雖是喀爾巴阡山,但他卻是被喀爾巴阡山淘汰出來的一支人馬。當他們在公元一世紀初離開喀爾巴阡山向南向東發展之後,後起的斯拉夫人就填滿了他們讓出的空隙。而且,先進的和後進的漸漸在其西方形成勢力。俄國人是不願他的兩邊存在任何勢力的,於是,他西進了。

一五五八年,伊凡四世出兵進攻立沃尼亞,企圖囊括波羅的海東岸,大戰二十五年,雖曾移民入立陶宛,結果失敗。到一七零零年,彼得大帝參加北方戰爭,終於收波羅的海三國領上入掌握。

一六五四年—月俄對波蘭宣戰,一一年後訂立維爾諾條約,割得白俄羅斯全境。

一七六六年,再攻波蘭,至一七七二年與普、奧第一次瓜分波蘭。旋即向白俄羅斯移民。一七九二年與普魯士第二次瓜分波蘭,取得白俄羅斯及烏克蘭大片領土,再行殖民。一七九五年與普奧第三次瓜分波蘭,俄取得立陶宛的殘餘領上,波羅的海東岸悉人俄境。

但是,一九一七年帝俄倒台、俄共於十月叛變二月民主革命成功之後,通過列寧與德國訂立的布勒斯特和約,波蘭及波羅的海三國恢復獨立了。

蘇俄政府亦曾自一九二零至一九三二年之間,分別與之訂立和約和互不侵犯條約。

一九三九年九月十七日蘇俄與德國瓜分波蘭。

一九四O年八月三日至六日以武力吞併波羅的海三國。旋即移來俄人實行殖民。

一九四五年割得東普魯士五千四百平方英里土地實行殖民,割得東部波蘭六萬九千多平方英里土地,實行殖民。

一九四七年透過波共的當權,波蘭淪為俄國殖民地。

一九四九年透過東德共黨的『德意志人民共和國』,東德淪為俄國殖民地。

沙皇是希望向西使德、法屈服的,現在俄共業已撕下了一半的德國,成績不錯了。

 

3.向北殖民

俄國是一個北歐國家,因為它是瑞典海盜建立起來的;但是,它卻忘恩負義,也向北歐擴張殖民。

一七零零年,參加北方戰爭,由瑞典手中取得今列寧格勒地區,修築彼得堡,於一七O三年將都城由莫斯科移到彼得堡,大事向北殖民。

一八零九年,俄取得瑞典波羅的海東及東北岸一切領土,芬蘭被滅亡。

一九一八年,芬蘭經布勒斯特和約取得獨立。蘇俄即移民卡累利亞地峽以東地區,成立「卡累利亞芬蘭自治共和國」,一九三九年進攻芬蘭後,又擴大為「卡累利亞芬蘭加盟共和國」。

一九四四年,俄割得芬屬比薩莫地區及維堡港,使卡累利亞地峽以東化為俄人穩固的殖民地。

但是,儘管俄國在北歐的擴張殖民已使它能控制波羅的海及北海甚至北歐各國,但它並不滿足。因此,在一九四八年,史達林以交還波爾卡察軍港為餌,逼芬蘭和它訂下保證不讓敵人經由芬蘭進攻俄國的條約,把芬蘭變成了它的獨佔區。而赫魯雪夫也在一九六一年十月表演其玩弄北歐的手法,先後把芬蘭及丹麥、挪威的高級人員召到莫斯科作外交審問,迫之就範,而將其欲置北歐於腳下的醜謀自行暴露無遺了。

 

4.向東殖民

向亞洲殖民,俄國人說是為報蒙古西徵之仇,但事實正相反。因為,它的東進早於成吉思汗西徵,而它東下殖民政策的受害國家也並未止於蒙古。

一零三二年俄人開歐人侵亞先例,越過烏拉爾山侵犯鮮卑利亞鮮卑九十九姓、蒙古五十八個部落領土,引起成吉思汗西徵製裁。一三六四年正當蒙古統治俄人時,諾夫格勒市民三十,侵入鄂畢河西岸殖民,建立諾夫格勒共和國,存在二月有餘即退回到烏拉爾山以西。

一九五二年俄滅亡喀山汗國,向頓河以東殖民。

一五五六年俄滅阿斯特拉罕汗國,向伏爾加河流域殖民。

一五八一年耶爾馬克(克薩克人)滅鮮卑汗國,伊凡四世封之為鮮卑利亞公。

一五八九年俄正式派遣遠徵隊(高加斯克遠徵隊)侵入葉尼塞河流域。

一六三九年俄派耶克斯克遠徵隊,正式向鮮卑利亞移民,直至貝加爾湖邊。

一六四三年布加克夫遠徵隊入侵黑龍江流域。

一六五三年哈巴羅夫遠徵隊侵入烏蘇里江流域,佔我伯力。

一六八九年訂尼布楚條約,俄割得西鮮卑利亞,大量屠殺鮮卑人及蒙古人,並移來俄人入殖。

一七零七年俄佔堪察加半島,移囚犯入殖。

一七二七年訂恰克同條約,俄割得薩彥嶺以北土地。

一七三二年俄人探測白令海峽並登陸阿拉斯加軀逐沿海愛斯基摩人。

一七三四年俄佔中亞吉爾吉斯土地,開始移民入殖。

一七五二年俄登陸庫頁島北部,殺光原注民(鮮卑族赫哲人),移大批囚犯入殖。

一七八九年俄佔庫頁島全島,移民入殖。

一七九七年俄吞併中亞大族哈薩克,移二十萬人人殖。

一八五八年,訂璦琿條約,俄割得中國黑龍江以北土地,移民入殖。

一八六零年,與滿清訂中俄北京條約,俄割得烏蘇里江東土地,取得良港符拉迪沃斯托克,大量移民入殖。

一八六四年,與滿清訂西北界約,俄割沙賓達巴哈至蔥嶺一線以西土地。

一八八一年,與滿清訂伊犁條約,俄割得霍爾果斯河西上地。

一八九一年,俄英瓜分帕米爾,中亞盡入俄人掌握。

一九一四年,俄聲明唐努烏梁海為其殖民地。

一九四四年,俄正式吞併唐努烏梁海,政名「拓拔自治州」,列入俄羅斯版圖,實行殖民。

一九四五年,俄吞併日本千島群島,並即軀逐日人實行殖民。

一九四五年,俄吞並日本千島群島,並即艦逐日人實行殖民。

一九四六年,終於助蒙共篡立「外蒙古人民共和國」,外蒙古公開成為俄國殖民地。

一九四八年,助金日成篡立「朝鮮人民共和國」,北韓淪為俄國次殖民地。

一九四九年,繼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命令中共在中國江西篡立聽命蘇俄的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即「蘇區」之後,終於助中共篡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大陸淪為俄國次殖民地,使俄國傳統的「亡華政策」濩得大部成功。(編按:終於使中國成為認俄國為祖國的馬列中國)

一九五一年,透過「越南人民民主共和國」,北越淪為俄國次殖民地。

一九五四年,透過「日內瓦協定」,越南被瓜分,北越俄國殖民地取得國際保障,並使寮國落入俄國擭奪圈套。

一九五九年,俄驅「中共」侵印,企圖執行列寧路線(到歐洲去的捷徑是經過北京和加爾各答)(編按:尚需加以研究)。

一九六零年——俄支持寮共掀起迄今未已的寮國戰亂,企圖淪寮國為俄人避寒殖民地。

一九六—年,俄支持北越南的對南越的戰爭,企圖擴大其越南殖民地。雖然美國支持南越政府,欲保正義、自由、獨立於不墜,但俄共仍不甘休,致越南戰亂陷入長期化。

一九七一年四月插足錫蘭,八月和印度訂互助條約,導演印巴戰爭。十二月東巴基斯坦獨立為孟加拉共和國。印度、錫蘭、盂加拉成為蘇俄控制南亞的基地,印度洋為之變色。

從上面俄國向外擴張殖民史實的羅列,我們可以知道:蘇俄之成為大國和他對人類安全及世界和平的威脅,實非出於偶然。它可以說是「冰凍三尺不足一日之寒」。背後自然有它的動力,那就是「國家政策」。因此,我們在瞭解俄國擴張殖民史實之餘,必須再看看他們的擴張殖民國策,以為印證。

 

二、蘇俄擴張殖民政策

 

蘇俄的國策是由帝俄和俄共的兩階段政策所構成。但它們不是分立的,而是連接的;不是後者改變前者,而是後者加強前者;不是後者壓過前者,而是後者變化前者;使之貫徹始終,達到了今天威脅人類安全的地步。

帝俄時期的沘國國策,由「彼得大帝遺訓」和「薩瓦滅華四策」所構成。這兩者都是十八世紀三十年代的產品,乃是俄國向外擴張殖民九百多年經驗的結晶,也是俄國由十八世紀至今行之未衰的擴張殖民具體方針。

「彼得遺訓」的主要內容是:

「朕即位時,俄國有如溪流,茲以江河傳諸後世,繼暌躬者,其使化為汪洋大海。

大俄帝國應瓻O持戰爭狀態,俾士兵保有戰鬥力,而國家精神得隨時完成準備;……不時更新武器,並選擇適當之攻擊時機。處事琤H和平有助於戰爭,戰爭有助於和平為原則,而一切以俄羅斯拓展繁榮為唯一目的。

盡所有可能方法,從所有歐洲國家,在戰時吸收其軍事幹部,在平時吸收其科學專家,俾俄國獲得其他國家的一切特長,而不失固有優點。

遇有機會即參加歐洲一切料紛事件,尤以德國為首,蓋以其毗鄰俄強,休戚相關也。

支持波蘭不斷之變亂戰爭,從而分解其國家,用金錢交換權利,賄買貴族及國會而左右之,俾掌握皇室國會之選舉。國會選舉則獎掖支持已黨(俾親俄黨專政),派遣軍隊進駐波蘭,尋求機會以長成波土。德國如有異動,設法使其安靜,例如分予一部份土地,俟適當機會再行收回。

俄國領土,應不斷向北沿波羅的海、向南沿黑海擴張。

儘量掠奪瑞典領土,使其向我攻擊,俾獲出師徵討之口實。為達此目的,須使瑞典與芬蘭互相隔離,並不斷煽惑其對立。

設法與奧地利締結同盟並謹慎扶持之,對外支持其異日統治德國之企圖,同時煽惑德國諸王侯對奧國之嫉視。對德意志諸王室,則使其個別向俄羅斯請求援助,藉以對其施行保護,而為吾人日後統治之先聲。

鼓舞奧地利皇室,使其將士耳其人逐出歐洲,俟佔領君土坦丁堡後,即設法使之與其他歐洲國家捲入戰爭漩渦,或畀以所奪土耳其領土一部,藉息其念。其地,日後仍可索回。

盡一切可能範圍內,將在匈牙利、南波蘭……等國之亂黨、希臘人政客集於俄國,俾其傾向於我,對其予以支持,並以普遍控制權,連同精神上優越感加以優待。使其在敵人陣營中用作吾人之友好。

關於波蘭、匈牙利之正救徒,須利用戰國所有宗教上的勢力,藉施懷柔。

如與波斯有戰爭之機會,絕不可使其輕逸,務必使其倒於俄國腳前。

對印度之通商即對世界之通商,能握此貿易之權,即為歐洲之主人。

朕依照上述十二條步驟,分裂瑞典:……奴役波蘭,……徵服上耳其,吾人戰艦控制黑海及波羅的海後,當分別秘密向法國凡爾賽宮、奧國維也納宮,提議分配世界統治權。倘兩皇室有一接受吾人之建議——如能適當地鼓舞其虛榮心及自聳心,接受當無疑問——當利用之以消滅另一皇室。最後則僅存之皇室,亦當誘其與我作戰而消減之。當其時,俄羅斯已為東方全部歐洲大部之盟主、是戰爭之結果當無庸置疑。

倘使法奧兩強俱不接受我之建議——此殆為不可能之事——則當挑撥彼二者之互爭,以削弱其力量,朕決定之時機來臨,俄羅斯可動員統一之部隊……戰勝此兩國後,歐洲他部不需攻擊,自必臣服於吾人統治之下……。

彼得遺訓成為俄國國策的第三年——一七二八年,薩瓦伯爵由我國割得「恰克圖條約」二十五萬多方公里土地凱旋莫斯科。王公大臣均認為應確定對華政策,以為亡華指針,乃就教於薩瓦。他就提出了「滅華四策」:

一、在歐洲維持和平,全力侵略亞洲。

二、以數百萬金元及十午時間,在貝加爾湖一帶聚草屯糧設置驛站。

三、訓練六十旅正規軍,二十旅預備軍……

四、分化滿族以外各族(扶植額魯特蒙古及非滿州族的獨立),則徵服中國的目的即可實現。

於是,在併入薩瓦滅華四策之後,俄國的擴張國策趨於周全,俄國人的刀槍指向四面八方,乃產生了「鯨吞歐陸」「席捲亞洲」的簡化標的,最後再歸結為「徵服世界」。

這就非常清楚:俄國自有國家以來就是一個擴張殖民主義國家,而遠在一七二五——一七二八年,當美國尚未誕生的時候,他們就有了確定小移、上下奉行的擴張殖民國策——徵服世界!俄國之為「歷史悠久」的殖民帝國主義,還待說明嗎?

一九一七年帝俄倒垮,俄共推翻共和臨時政府騙得政權。長時期受帝俄殖民之苦的國家或民族皆大歡喜,認為俄共可以放開他們的命脈了。因為,俄共過去是一直攻擊帝俄殖民政策的:列寧曾經咒罵它為「民族的監獄」「帝國主義」;史達林曾指它為「集壓迫方式於一身的洪爐;資本主義、殖民主義、蠻野與殘酷……是最反動的雙料帝國主義」。甚且在一九三八年版的「蘇聯大百科全書」中,他們還解釋帝俄的殖民政策說:「帝俄與西方強國擴張不同之點,為俄國以內大陸發展為主。……莫斯科對其邊界外的侵略較西方殖民發展為早,十六世紀中葉即吞併烏拉爾、巴士基爾及鮮卑利亞(Siberia),十八世紀俄國殖民已到達貝加爾湖及黑龍江地區。稍遲即向外高加索及中央亞細亞進佔。十八世紀末葉,開始侵略高加索區,並遭遇激烈抵抗,經過半世紀之戰爭,沙皇始達成目的。……」

從上述資料看起來,俄共是—直反對帝俄擴張殖民政策的。

但是,那都是騙人的假話!因為,俄共並沒有放棄帝俄侵略所得的血腥財產,他反而是繼承了帝俄侵略所得,又以帝俄的擴張成就為基礎,推出了他們只換招牌不變內容的擴張殖民政策。

俄共的國策是「世界革命」,它雖來自馬克思,但到了俄國,它就搭上「大斯拉夫主義」的賊船,成為「徵服世界」的變稱。這正像一作衣服,穿舊了一面再翻過來穿另一面,顯得新鮮,實際上還是那一件:「世界革命,」就是「徵服世界」。但是,它是「徵服世界」的加強,並非削弱。因為,帝俄的「徵服世界」政策,大部雖一路順風,但碰壁與無法貫徹的地方甚多;俄共就針對它的弱點,配合時代潮流,演出新戲法來執行它。

帝俄的未能徵服歐洲,是因為他重歐輕亞要加以「鯨吞」,而歐洲人此俄人為優秀,故俄國屢吞不下。列寧認為重歐輕亞不對,就在一九二二年重新提出了他的迂迴路線主張:「到歐洲去的捷徑是經過北京和加爾各答」。

史達林則早在一九一八年,就發表「勿忘東方」一文加以說明,這篇文章的要點是:

一、亞洲是「帝國主義」最可靠而確實的後方。

二、亞洲的無限資源和人力,是「帝國主義」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後備力量。

三、蘇俄如不能攫取亞洲,世界革命就無成功希望;帝國主義不失掉亞洲,也就不會完全崩潰。

四、蘇俄必須將亞洲從帝國主義最可靠而確實的後方和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轉變為蘇俄最可靠而確實的後方和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後備力量。

而且,他們不止是說說了事,更積極推行。

在一九一九年三月,他們成立起以第三國際為號召的「共產國際」,掛世界革命羊頭而賣徵服世界的狗肉他們在其二十一條」和所謂「憲章」中規定:各國共產黨是「世界共產黨」,都是共產國際的支部,並服從其指揮。後來,又在其「綱領」中規定:蘇俄是全世界無產階級唯一的「祖國」,全世界共產黨都要保衛它,為它的刊益而奮鬥。在這「世界革命參謀本部」中,不止設有「東方支部」還有「遠東局」,負責制造亞洲各國共產黨。在莫斯科更成立起「東方大學」、「勞動大學」、「中山大學」,現在的叫「魯孟巴大學」,來訓練各國共黨如何替蘇俄滅亡其父母之邦。很清楚的,帝俄是自己出頭徵服外國,俄共是以共產主義為動力運用外國人徵服外國,這豈非顯然的進步

到一九二O年,列寧在「東方人民代表大會宣言」中說:

只有八萬萬亞洲的人民,堅地的和我們站在一起,只有非洲全體的人民和我們握手,……才能燃起世界革命的火炬」。

其後他又指出:「民族的自決權是一回事,而自決權的適當處理以及在某種情況下,如何讓某些國脫離原有的關係又是一回事」,「我們一向建議,並將繼續奉勸所有被徵服國家的各階層人民,包括殖民地區,勿與我們脫離,並儘量與我們打成一片」。後來史達林進一步解釋列寧的主張說:「我們贊助印度、阿拉伯、埃及、摩洛哥以及其他的殖民地脫離其約制國家,因為在這種狀況裡,脫離就等於被壓迫的國家從帝國主義統治下獲得了解放,削弱了帝國主義力量,增強了革命勢力。我們反對我們的國境邊區脫離俄國,因為假若是這樣,這些地區將被帝國主義霸佔削弱了革命的陣容,加強了帝國主義的力量」。

很清楚的,俄共的對外殖民政策比帝俄尤為惡毒,他是二重人格者:攻擊別人是殖民主義,自己卻堅持殖民,因此,它的擴張殖民也就花樣翻新他們既製造「兄弟黨」為它謀奪外國,又運用軍事力量製造「社會主義兄弟國家」。這政策,在勃列日涅夫的銳意施展下,已使沙皇未曾想到的如非洲、中南美洲、南亞有了骰岡的附南如桑結巴、古巴、印度等等國家。由此可見:俄共的擴張殖民政策及手法,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在對內方面,帝俄的政策是「種族混合」主義。他們以「封爵」「通婚」「同工同酬」「地位平等」等手段麻醉各民族,以抵消各民族的獨立行動,使之發生「我是俄國人」的感覺,放棄一切固有主權,做俄國殖民地的順民。這種消滅弱小民族於無形的作法,已經夠毒辣了;但俄共仍嫌它消極。因為它還不能消滅各民族的特色和人民的思想。於是,他們推出了「一個聯盟,一個黨,一種字母」的政策,使各民族只忠於「蘇聯」,只屬於「共產黨」,只使用「俄文字母」,而各民族的特色在「儘量與我們打成一片」的原則下漸漸劃一,文化漸漸變質為俄化,終歸於滅絕(編按:每一個生活在馬列中國的人,都要好好地想一想,我們身上還有多少思想和文化是屬於我們民族自己的,還有多少思想文化仍舊是蘇俄通過中國的共產黨徒強加在我們身上的?而且今天居然已經化血為肉,很難剝離了……)

俄國的國策就是吃人的政策,它沒有「國界」的覲念,它也不受種族的限制,自建國以來就一路向外擴張,向外殖民,外吃人而且,他是滾雪球式的發展昨天的外國,今天可以「加入蘇聯」變成「國內殖民地」。所以今天的附庸就是明天的「國內殖民地」;今天的自由國家就是明天的附庸;……它的食欲之大是空前絕後的。想自由、獨存活下去的國家和人類,實在不能再袖手旁觀地看「羅宋把戲」了。

          (待續)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