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中華思考: 

歷史的嘲弄; 社會的良知

比利時 子口

 

行文緣起:因《黃花崗》主編辛灝年仁兄邀稿,筆者榮受抬舉。《黃花崗》在今天的華人思想界可謂鳳毛麟角,正在為未來中國開放社會默默耕耘,恪盡華人知識份子之誠實本份。在此年終迎新之際,筆者恭賀《黃花崗》永葆長青,為歷史留下見證。筆者在此奉上拙文,祝《黃花崗》同仁新年吉祥!

 

歷史的嘲弄,人能否更加明智?

 

這個問題太大,一篇小文根本回答不了。中國是一個有悠久歷史的國家,中國人勤於思攷,在歷史的事實中解析,分辨何為現況中的歷史重復?何為現況中的良知?對於現況中的良知解釋當然很多,但適合個體生命和集體社會可持續發展的解釋並不多,尤其是當歷史的嘲弄在現況中變為歷史的良知,並昇華到社會的良知,那就更少了。

最近全球華文媒體上有兩則報導:其一,新加坡《星洲日報》轉載李光耀先生言論,李光耀指出,中國年輕人錯估國力,過於激進令人不安。其二:北京新華網消息,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明年將高度重視「零就業家庭」的就業。對這兩則報導,筆者談一些膚淺的看法:

 

李光耀先生的談話值得重視嗎?

 

李光耀不是中國人,但他是一位傑出的華人。從近幾十年歷史的回顧來看,李光耀可以說是海峽兩岸中國人的老朋友,七十年代末他扮演蔣經國與鄧小平國共兩方的傳話人,尤其對兩岸各自的經濟起飛扮演了高級顧問的角色。國共兩岸雖然均已政治換屆,但如果不忘歷史事實的話,李光耀先生的談話應受兩岸政治人物的尊重;而且,李光耀的談話含蓄地告訴共方,何為現況中的良知?政治人物不按社會良知行事,將繼續被歷史嘲弄。

被中國大陸學者採納的世界社科分析中,其中有西方經濟史學家梅迪森(Angus Maddison)對中國經濟史況的測算:1820年﹝嘉慶廾五年﹞,中國人口佔世界總人口的35%,資本產值佔世界總資本產值的28%。這組數據是經過反復比較計算後產生的,有其專業的可信度。當時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農業國,在世界工業革命剛起步的歷史時期,中國尚是世界強國,尤以世界總資本產值而言。今天呢?今天中國的人口佔世界總人口的21.5%,資本產值佔世界總資本產值的5%。今天的美國呢?美國人口佔世界總人口的4.6%,資本產值佔世界資本總產值的20%。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中國的人口和資本產值在世界的同類規模中是下降的,也就是說,李光耀說的「錯估國力」是有事實根據的。中國古人的智慧,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項就是:不可因人廢言,尤不可因言廢人。筆者認為,李光耀先生的談話應受到中國人的尊重,尤其是中國的政治人物應以重視。

 

中國的「零就業家庭」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產物嗎?

 

對於回答這個問題,筆者轉述兩個問題:如果今天中國大陸是真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話,還會有很多沒有最低生活保障的「零就業家庭」嗎?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描述的那種血淋淋的資本主義經濟體今天在世界何方?這是中國大陸的社科學者正在求解的問題。「社會主義」,作為一種社會理論的提法至今已兩百年左右,而作為社會現況而言,可能只有北歐某些國家可以勉強比照。中共今日自稱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如不是對西方社會理論的無知,就是對社會政治的極不負責任。

家庭,在人類的歷史中是文明的集中表現。中國歷史更賦於家庭以特殊社會意義。一己之為,家族之利,社稷之義,可謂中國古代社會學的完整合成。中國大陸所用的現代社會科學名詞,均已全盤西化;尤其一九四九年后至今,全盤「馬恩列斯、毛鄧江胡」化,很多提法常顯得「矛盾」和「江湖」,尤其見不到大寫的「人」。家庭在無社會救濟下「零就業」,是任何社會均難以承受的,它既是社會犯罪的原因,更是國家政治管理不負責任的結果。無社會救濟的「零救業家庭」可能成為「和諧社會」的保證嗎?

 

社會的良知存在嗎?

 

這個問題更大,一篇小文章顯然是無濟於事的。中國古聖人孔子曰:「仁者愛人」。筆者相信「仁者愛人」即使今天仍然是社會的良知,不然人本身是無法存在下去的。孔子提出「仁者愛人」之人道觀時,比西方的同類提法早了兩千年。良知,即天良與知性。天良即不傷同類,知性即設身處地為同類著想。人類正因為有天良存在,今日才會有人口的增加和文明的延續。

「政治」一詞在中國古聖人眼裡是「仁政」與「共治」。這個「共」字是「共同」的意思,而不是後來「共產」引入中國後產生的那個「共」字。在西文中,政治同於「策略」一詞,可以說是社會管理策略。

中國古人的「政治」,首先講得就是良知。不然,孔子怎會說:「苛政猛於虎」?西方有的哲學家也稱,政治是道德的義業,這和中國的古文明是相通的。中國古人所謂「義」,即眾人之利。為眾人之利而設之職業,理應是道德的義業。

中國大陸今天的政治職業是「義業」嗎?且不說「仁政」與「共治」是遙遠的歷史,就是按西人所謂「社會管理的策略」來說,中共又有多少存在的合理性呢?

中國大陸經歷近三十年的「改革開放」,筆者認為就如同當年西方各國相繼之「工業革命」,社會財富迅速增長,但直接的生產者從中得到多少?難道是「白骨經濟」嗎?中國大陸的「內需」為什麼上不去?因為直接的生產者也是消費者的工資始終停滯不前,這不是「就業壓力」可以塘塞的。資本產值的上昇,有幾項重要指標,其中直接生產者的人工上昇是主項也是最具公益性質的。貸款也是一項重要指標,基礎設施、房地產,工商農貿均需貸款,但這種貸款中有提高工農收入的比率嗎?佔多少?各行各業生產成本的上昇同樣是一項重要指標,但在這個上昇中,勞工工資所佔比例在不斷昇高嗎?綜上簡述:內需不足,資本產值在全球總資本產值的比例中上不去與中國大陸勞工待遇低下是直接相關連的。國民經濟的發展應是一個資本產值創值的過程,而不是資本產值萎縮的過程。另外,貨幣政策不盡合理,M3的發放不是按良性貸款利息回收率而合理增加,而是按百姓存款及外資進入和外匯存底來發放,導致房地產失衡漲落,銀行爛帳不斷積累。在中國大陸沒有獨立的工會和農會以及行業公會來參預國家的經濟管理,不但社會保障體制難建,甚至全社會的資本產值與全球總資本產值同比在萎縮,這不能不說中共不僅專制,而且簡直無能,是超現代的無能。

無知決不能取代良知,口號決不能取代策略。筆者在此不想觸及政治制度,中共是喜歡講結果的,但中國大陸今天的經濟結果不但非人道,甚至可以說是在反人類,反中國大陸佔人口多數的直接生產者同樣也是消費者的普通廣大的人民。

中國大陸今天的百姓,已經儘量不去回憶往事,只求就業和加薪,但從事社會管理職業的政治人物有社會良知和管理策略嗎?合情合理嗎?以身作則嗎?

中國大陸人口多、問題多,更需要世界一流的管理專家,商法、企業、貿易、貨幣等一係列的管理戰略均需政治制度的配套。辟如,人民幣問題,是近幾年的國際經濟熱點,筆者就此只想說一句話:如果人民幣繼續不可自由兌換,中央銀行繼續不能獨立專業決策,那結果就是爛帳不斷積累,資本產值與全球總量同比下降。

歷史不能重寫,但必須誠實面對;現實可以改變,但必須尊重社會良知!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