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制止中共破壞傳統漢字體系的惡行 

美國 明原

 

正體漢字不但是中華文化的瑰寶,也是珍貴的世界文化精品,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正是依靠正體漢字才得以流傳發展,久盛不衰,為世界文明作出重要貢獻。

正體漢字經過長期的演變和發展,早已成為獨特完善的文字體系。具有:形象優美,辨認快捷,詞彙豐富,詞義準確,表達力強等特點,既能夠精確表達古漢語,也能夠適應時代發展而與時俱進,不斷創新,組成新字新詞。在現代漢語文中的科學技術詞彙,更有:簡單,明確,易懂,易記的優點。實踐證明正體漢字在世界文明發展史中,完全能夠與拼音文字並駕齊驅,持續發展,具有無窮的生命力。

近年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大肆宣揚:在國際上「簡體字」已經戰勝了「繁體字」,「簡體字」成了中華文化的主流。有人拿出聯合國已經用簡體字印刷中文文件為例,證明中共搞簡體字的正確性。中共還派出大量中文教師以「傳播中華文化為名」,到世界各地設立「孔子學院」及各類中文學校。他們打著孔子的旗號,卻不教孔子學說,實際是推行中共簡體字和黨文化,排擠正體漢字,掛羊頭賣狗肉,販賣假中華文化,危害世界。

中共頑固的堅持破壞傳統漢字的完整體系,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傳承設置障礙的行徑,不能不引起海內外炎黃子孫的關注、憤慨和憂慮。促使更多的學者和民眾起而捍衛正體字,揭露和譴責中共蓄意踐踏中華文化的惡行。

中共從五十年代開始在大陸強行制定並推行簡體字,廢除正體字,造成了漢字體系的混亂。引起學術界和熱愛中華文化的廣大民眾的反對,發生了多次漢字的繁簡體爭論。

對漢字進行學術討論或爭論本來是好事,可以明辨是非,去偽存真,促進學術進步,有利於文字的健康發展。但是卻一直受到強權政治的幹擾,學術討論難於正常開展,無法取得正確結論。主要表現為:

一,以往學術界的漢字繁簡之爭,僅只從學術上比較兩者的優缺點,各有側重,見仁見智,莫衷一是,而不能觸及到當政者消滅中華文化的謀圖,更不能質疑中共「文字改革」的歷史背景和目標,因而未能揭露其本來面目,無法取得共識。

二,更因當政者用政治強權干預學術,對有關議題的學術爭論和學術研究層層設限,對文字改革的所有做法都只能讚揚,不許批評,一切疑議,均被壓制。

因此,漢字的繁簡之爭,一開始就在強權政治的扭曲下,形成一言堂局面。中共在中國大陸強制推行簡體字,封鎖正體字的結果,使廣大人民不認識正體字,中國人不知道中華文化是什麼的畸形狀態。給世人造成似乎只有簡體字才是大勢所趨的錯覺。

正體字是中華文化的載體,維護漢字體系的完整性,確保正體漢字的正統地位,才能使中華文化得到系統完整的傳承。為此有必要揭露中共「文字改革」的真實面目,以便正本清源,喚起廣大民眾起來保護和推廣正體漢字。

中共是以馬列主義為教旨的政黨,宣稱與一切舊傳統做徹底的決裂,以實行共產黨專制為目的。中共把以前的文化都看作封建舊文化,把中華文化看成是阻礙其實行共產主義幻想的絆腳石,必須徹底消滅而後快。要用馬列赤色文化取代中華文化,必先消滅漢字,於是「文字改革」就最先提上了日程。

中共早在假抗日、真發展的延安時代,就設立了專門機構,設計「拉丁化新文字」方案,取代傳統漢字,在「解放區」的部分學校中推行,還印刷了新文字書刊,向社會推行。中共以為有了新文字,就可以廢除舊漢字,自可斬斷中華文化,為獨尊馬列掃清道路。但是這種西方拼音式的新文字,聲音雷同,詞不達意,無法準確表達中國語言,錯誤百出,難於推展,更因為忙於內戰奪權,無暇顧及,只得暫時擱置。

中共在大陸建政後不久,百廢待興之際,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改掉傳統漢字,專設文字改革機構,毛澤東還武斷的宣稱:文字必須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在此毛澤東很明確的說出要廢除傳統漢字,改用拼音化新文字的最終目標。

在毛澤東的命令下,一些禦用學者閉門造車設計出漢語拼音文字,出版文字改革刊物,編寫拉丁化新文字教材,用以取代漢字。但漢語和漢字實際上是密不可分的整體,有著相互依存關係,和拼音文字是完全不同的語文體系。用簡單的拼音字無法正確表達豐富多彩,有大量同音異意詞彙的漢語。用拼音字寫出來的文章,誰也看不懂,拼音文字實際上行不通。顯然要想用拼音文字取代傳統漢字,還必須同時把語言也改掉才行,這是中共短期內無法做到的。

中共既然無法立即全面推行拼音字,只有先採用過渡辦法:其一,把拉丁化漢語拼音方案只作為漢字注音之用,暫不作文字推廣。其二,先從破壞正體漢字著手,將其簡化變形,使人民不能再學習傳統文化,割斷人民與中華歷史的歷史聯係,以便利灌輸馬列主義。

五十年代初,中共國務院先後公佈兩批簡化字,在全國推行,把相應漢字稱作繁體字,強令廢除,剝奪大陸人民使用正體字的自由和權力。因為中共設計簡化字並非為了發展完善傳統漢字,只是最終消滅漢字的過渡措施,所以要求筆劃越簡單越好,不管漢字結構原則,更不顧及傳統漢字系統的完整性,因而把漢字改的不像樣子,給教學、印刷和出版各方面都造成極大混亂和困難。特別是第二批簡體字,更為離譜,把許多同音字詞合而為一,詞意含混,用在文章中,往往詞不達意,文理不通,不知所云,引起了廣大人民和學者的普遍不滿。中共為了平息眾怒,不得不把第二批簡化字收回,但是卻保留了第一批簡化字,強制推行。

推行簡化字,只是中共消滅中華文化總計劃的一部分,接著便在教育界開展聲勢浩大的「教育改革」運動。在教學中刪除古典文學,把中華歷代先賢的著作統統丟入垃圾桶,學生只能學習中共欽定的馬列毛教條及禦用文人炮製的圖解黨政策的宣傳品,以致大陸青少年只知馬列毛語錄,只知共產黨,不知中國歷代還有許多至聖先賢,不知中華文化的精髓為何物。人民不認識正體字,看不懂49年以前的出版物,更不能閱讀古籍經典了,人民學習中華文化的路被堵塞,中華兒女就只能變成「馬列子孫」了。

當政者為了掃除文字改革的阻力,對敢於提出異議的學者扣上「右派」「反革命」的大帽子,進行殘酷的政治迫害。以致幾十年來,大陸只能聽到擁護文字改革的聲音,即對簡體字的一片叫好聲。

大陸改革開放後,人民群眾自發的撥亂反正,在書法作品、出版物、廣告招貼等方面恢復使用正體字,說明人民熱愛正體字,在心目中仍把正體字看作中華文化的正統。但是中共卻頑固堅持錯誤決策,運用權力進行無端干預和嚴厲打壓。國務院下達通知,規定:所有出版物,廣告只能使用簡體字,不准使用正體字,違背者處以重罰,壓制人民維護正體字的熱情,剝奪人民使用正體字的自由和權利。中共還使用外交和經濟手段,向國外推廣簡體字,排斥正體字,用以顯示其華人霸主地位。

中共宣稱推行簡體字是為瞭解決中文難寫難認,便於掃除文盲。事實並非如此。港澳台和海外華人世界,一直在使用正體字,這些地方的文盲比例,反而比中國大陸少的多,民眾並不認為學習正體字有何困難。何況當前已是電子化時代,漢字的輸入和印刷,無論正體字和簡體字,所花費的功夫一樣,更無強制推行簡體字的必要。中共如果真的是為中華文化的發展著想,就應該保護傳統漢字的穩定,放棄強制推行簡體字,不要再人為地把漢字分作兩個系統,給漢字在世界的推廣製造麻煩。

國家的文字,必須保持穩定,才有利於文化傳承和發展。正體漢字經歷了漫長的發展和演變,形音義本已定型,歷代只是做少量增刪,使其更為完善,正體漢字一直得到官方和民間的廣泛認同,在所有出版物和課本中通用。人們手寫漢字,有時為了求快,可能會採用少數簡體字或符號,因為不在教學和印刷品中使用,不致影響漢字體系的完整性。近代雖有少數中國學者質疑中華文化,提出廢除傳統漢字,改用拼音文字,但是只屬學術上一家之言,應者寥寥,政府也沒有進行強行干預,無損正體字的正統地位,自然也不能阻止漢字走向世界,成長為國際性文字體系。

正體字使中華文化得以代代相傳,長盛不衰,走向世界。歷史證明,傳統漢字的發展方向是正確的,它既能正確表達古漢語,也能與時俱進,組成新字新詞,正確表達新事物,適用於現代。實踐證明,漢語和漢字具有無窮的生命力和自我完善功能,在現代世界發展中更具有獨特的優勢,必能發展弘揚,對人類文明進步發揮更大影響。

人們注意到,近年大陸的改革只要涉及意識形態,便屬禁忌之列。當政者繼續堅持文字改革的錯誤,說明毛澤東的幽靈仍在他們的腦海裡盤踞發酵,總是力圖在政治、思想、文化上維護過去那一套「極左」政策,為中華文化的復興設置障礙。大陸媒體鼓吹簡體字打敗了繁體字,就是這種共產黨極權意識形態的反映。極權勢力到了哪裡,哪裡的中華文化就要變質。當前,由於中共用權力強行向世界推行簡體字,排斥正體字,使真正代表中華文化的正體漢字反而日漸萎縮,處於岌岌可危的境地。

天佑中華。在港澳台和海外自由地區還留有未受極權控制的華人,能夠起而反對這種胡亂設計的簡化字,堅持使用正體字,為中華文化保留了一席之地。台灣是保存中華文化最多最好的地方,理所當然的擔負著推廣正體漢字、傳承中華文化的重任,為全體華人作出了好榜樣。海內外廣大華人要守住中華文化的最後陣地,把中華文化的精髓,把正體字重新推向全中國,推向全世界。

當前中華文化面臨被斬斷消滅的危險,海內外一切熱愛中華文化的炎黃子孫,還不應提高警覺,團結起來,負起保護正體字、保護和傳承中華文化之責嗎?世界上一切熱愛中華文化的人們,要勇敢站出來,呼籲和督促中共:放棄破壞中華文化的「文字改革」,停止用政府權力強行推廣簡體字,在大陸恢復使用正體字,允許漢字正簡體共存,不再干預人民使用文字的自由和權利,讓海內外文字工作者自主地檢討簡化字的存廢問題,對於需要改變創新的少數繁難漢字,也應該遵從漢字的結構原則,改得合理。任何對文字的改變,都應該像創造科學技術新詞彙那樣,由相關專家學者們負責,政府不作強行干預,以利於中華文化的傳承和完整。

奉勸當政者,改掉專橫、暴烈、傲慢,處處替民做主的惡習,不要成為破壞中華文化的千古罪人。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