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中國歷代

興亡評述

第一篇神話和傳說的時代

 

  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對於他們的祖先及其賴以生存的環境,都有著美麗的神話和傳說。絕大多數的民族,都相信天地萬物是由上帝或神聖創造出來的。至於他們本民族的始祖,希臘人認為是至尊的「普羅米修士」神所創造。印度人認為是第一尊神「蘇阿衍普」把自己劈成了一男一女,繁衍而成為眾多的人類。在舊約全書裡,到了第六天,上帝才用地上的塵土,比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一個男人,然後又從男人的身上,抽出一根肋骨,造了一個女人,他們兩人在伊甸園中,成了夫婦。此外,有的民族認為他們的祖先是神的選民,有的認為他們的祖先是神和人的後裔,有的民族認為他們的祖先是靈獸和人的後裔。世界上各民族有關其祖先生活的傳說,更多瑰麗動人。我們中華民族,亦不例外。盤古氏的開天闢地,是神話。三皇五帝的功業,是傳說。

 

一、         開天闢地的盤古氏

 

  從民國十五年到十九年間,在中國河北省的房山縣周口店地方,陸續發掘出許多猿人的骨骸化石,因為發現的地點距離北平很近,所以稱這種猿人為「北京人」。他們生存的年代,被估計為距今四、五十萬年以前。民國二十二年,周口店的發掘工作擴大,裴文中在房山山頂的洞穴裡,發現有人類的頭骨七件,這種人被稱為「山頂洞人」。他們生存的年代,被估計為距今兩萬多年以前。民國十年春,安特生在河南省湮池縣的仰韶村發現了彩陶的遺址。民國十九年,梁思永在山東曆城縣龍山鎮的城子崖發現黑陶的遺址。中外學者更在我國東北、北部、西北以及東南沿海的各地,辛勤發掘,收穫很多。

 

  在沙鍋屯,仰韶村,城子崖,和甘肅、青海各地所掘出的人骨,證明和現代華北人的骨骸,同屬一系。中華民族的祖先土生於我國的黃河流域,乃是非常明白的。從北京人和山頂洞人的發現,仰韶的彩陶,龍山的黑陶,殷墟的甲骨,以及各地出土的遺物和遺跡,經研究結果,證明當時我們的祖先已經知道用火,造屋,牧畜,耕農,養蠶,製造石器、骨器,陶器、銅器和進行交易。這與古老相沿的神話和傳說,差不多完全符合。我們中華民族創世的神話,似乎最為奇特。盤古氏是人,不是神,不是上帝。劉恕說:「天地渾沌如雞子,盤古氏生其中。萬八千歲,天地開闢。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如此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然則生物始於盤古,天地萬物之祖也。其死也,頭為五嶽,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先儒說盤古,泣為江河,氣為風,聲為雷,目瞳為雷,喜為晴,怒為陰」。「秦漢間俗說,盤古頭為東嶽,腹為中嶽,右臂為北嶽,左臂為南嶽,足為西嶽」。「吳楚間說,盤古夫妻,陰陽之始也」。

  劉恕是宋朝京兆人,去古甚遠,所說不經。如果我們把它當作中華民族創世的神話,卻是彌足珍貴的。因為第一,它說明盤古氏和天地同時開始,同時生長的。第二,它說明盤古氏的身體發膚呼吸喜怒,變成日月、山嶽、河海、草木、雷電和陰晴。第三,它說明盤古氏夫妻乃是我們中華民族亦即人類的始祖。

  民族的神話,源諸初民對於其種族所由來的一種豐富的想像力。我們的祖先,認為我們的始祖盤古氏和天地共始生,成萬物,並沒有假借上帝,天神或靈獸,用來附麗渲染。在全世界創世的神話中,別具一格。

 

二、         三皇五帝的傳說

 

 緊接著盤古氏的,乃是三皇五帝的傳說。我們既不必肯定其真人真事,也無須否定其足以解釋我們中華民族生存進化的歷程。

  三皇五帝的傳說,起於二千二百年前秦王嬴政的議尊號。嬴政兼併了六國,認為秦王這個稱號,和周王、燕王、趙王、齊王、韓王、楚王沒有什麼差別,不足以稱成功,傳後世,乃於二十六年召集丞相、禦史、廷尉議尊號。其時的丞相盧綸,禦史馮劫,廷尉李斯,經過一番研討,會同奏稱:「昔者五帝地方千里,其外侯服夷服,諸侯或朝或否,天子不能制。今陛下興義師,誅殘賊,平定天下,海內為郡縣,法令由一統,自上古以來未嘗有,五帝所不及。臣等謹與博士議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貴』。臣等昧死上尊號,王為泰皇……」因為盧綸、馮劫、李斯三人於廷議中提到五帝和三皇,足證當時已有三皇五帝的傳說。時代越往後,後人對於這個傳說,附麗的也越多。

  西漢的司馬遷作史記,始於五帝本紀,對三皇沒有記載。唐朝的司馬貞,作補史記三皇本紀。宋朝的劉恕,作資治通鑑外紀,於盤古之後,敘述天皇氏,地皇氏,包義氏,女媧氏,神農氏。宋朝的胡宏,又將三皇加到六皇,使得三皇到底是誰,更增疑雲。和三皇一樣,五帝到底是誰,古人亦有不同的說法,使我們難以肯定。

  孔子刪書,斷自唐虞。孔子為什麼不記載堯舜以前的事情?有人認為,唐虞以前是傳說的時代,孔子不能引傳說為信史。有人認為,在孔子的時代,也許根本沒有三皇五帝的傳說。易下榖說:「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包羲氏沒,神農氏做。神農氏沒,黃帝堯舜作」。故亦有人認定包羲、神農、黃帝、堯,舜為五帝。但是,在孔子的記述中,既沒有正面道及五帝,我們自不宜據此而附會臆說。

  古史上的皇與帝,指的是部落或原始國家的君長,名異而實同。管子說:「明一者皇,察道者帝,通德者王,謀得兵勝者霸」。管仲生當孔子之前,管子這本書,大部分是後來的好事者加上去的,所以連管仲死後的事情,也有記述。不過,上引這十八個字如果不是管仲本人所說的話,至少亦足以代表周秦或秦漢期間部分學者對於皇、帝、王、霸的看法。大概在秦漢期間,對於古代的統治者,有一個口耳相傳的分類,認為能夠發明一種事物,改善人民生活的,便可稱為皇。認為能夠洞察事物道理,領導人民進步的,便可稱帝。

  三皇應該是三位偉大的發明家。由於他們的發明,改善了古代人民的生活。五帝應該是五位賢明的領導者。由於他們的洞察事理,賢能領導,人民得到安定和平的生活。他們之中,每一位都代表一個進步的時代,每一位都在中國歷史的演進中,盡過貢獻。

 

三、         三位偉大發明家

 

  歷史家有關天皇地皇人皇的記載,簡略而曖昧。「天皇氏,號曰天皇。一姓十二人,彼跡在西北柱州昆侖山下,治一萬八千歲。君有五期,輔有三名。君之用事五行,王亦有五期。輔有三名,公卿大夫也」。「地皇氏代天皇,一姓十一頭,興於熊氏龍門山,定星辰,分晝夜,以三十日為月,十一月為冬至,治一千年,或雲八千年,或雲一萬一千年」。「人皇代地皇,兄弟九人,生於刑馬山,出於堤地之口,依山川土地之勢,財度為九州,謂之九國,各居其一,而為之長。人皇居中州以制八輔,駕六羽,乘雲車,使風雨。兄弟各三百歲,或雲各一百歲,一百五十二代,四萬五千六百年,謂之九頭紀」。「一雲天皇,地皇,人皇,兄弟九人,分長天下」。

  劉恕對於天皇地皇人皇的傳說,並沒有作出肯定的論斷。其記天皇,君之用事五行,以公卿大夫為三輔,不過說明當時已有眾人之時,必須設官分職去處理而已。其記地皇,定星辰,晝夜,日月,冬至,不過說明當時已能製作曆算,以記時間日期而已。其記人皇,依山川,分九國,不過說明當時已能區劃疆界,以使轄地分治而已。至於駕六羽,乘雲車,使風雨,跡近神話。而所記的年歲,復多作不肯定的語意。劉恕所編織的天皇、地皇和人皇,顯然還不能滿足我們對三皇的好奇求知的心理。

  如果我們以燧人、伏羲、神農為三皇,比較上合於初民生活進化的歷程。

  「古之世…民食果爪蚌蛤,腥臊惡忽,而傷害腸胃,民多疾病。有聖人作,鑽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悅之,使王天下,號曰燧人氏」。這就是說,燧人氏代表火的發明。火的發明對於人類進化的貢獻,那是不需要解釋的。

  「大皋包犧氏,風姓,代燧人氏繼天而王。母曰華胥,履大人跡而生包羲於成紀。蛇身人首,有聖德。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旁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始畫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於是始制嫁娶,以儷皮為禮。結網窯以教佃漁,故曰宓犧氏。養犧牲以充庖廚,故曰庖羲氏」。這就是說,伏羲氏代表八卦(符號),書契(文字),嫁娶(婚姻),網窯(漁獵),犧牲(牧畜)五大發明,改善了人民的生活。當時最使人民感激其恩德的,可能還是發明結網打魚的漁獵和養殖犧牲的牧畜。當然,依從人類社會進化的觀點,替代結繩的文字發明,以儷皮為禮的婚姻制度,也是二件極為重大的事情。

  「神農氏,薑姓。長於姜水,以火承木,故曰炎帝。古者民茹草飲水,採樹木之實,食贏蕕之肉,多疾病毒傷之害。神農以為人民眾多,禽獸難以久養,乃求可食之物,相土地燥濕、肥沃、高下,因天之時,分地之利,教民播種五穀。作陶冶斤斧,為耒穭且鑄,以墾草莽,然後五穀興,以助果瓜實而食之。又嘗百草酸鹹之味,察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當此之時,一日而遇七十毒,神而化之,使民宜之,天下號曰神農」。這就是說,神農氏代表耕稼和醫藥的發明。這二大發明使得古代的人民,由遊牧的生活而進入農業的生活,並且減輕了疾病的苦楚,貢獻是非常巨大的。三皇是三位偉大的發明家,一位發明取火,一位發明牧畜,一位發明農耕。他們都將發明公開出來,教導人民,改善了人民的生活。他們也獲得了人民的擁戴,很自然的,被推為人民的領袖。

 

四、         五位賢明的領導者

 

關於五帝的姓氏,有的人認定伏羲,神農,皇帝為三皇,因而以玄囂、顓頊、帝窯、堯、舜為五帝。司馬遷認為五帝指的是皇帝、顓頊、帝窯、堯、舜,而且都是一家人。

「黃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孫,名軒轅。生而神靈,弱而能言,幼而循齊,長而敦敏,成而聰明。軒轅之時,神農氏世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農氏弗能徵。於是軒轅乃慣用干戈,呂徵不享,諸侯咸來賓從。而蚩尤最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淩諸侯,諸侯咸歸軒轅。軒轅乃修德振兵,治五氣,藝五種,撫萬民,度四方,教雄趨虎,以與炎帝戰與阪泉之野,三戰而後得其志。蚩尤作亂,不用帝命,於是軒轅乃徵師諸侯,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禽殺蚩尤。而諸侯咸尊軒轅為天子,代神農氏,是為皇帝」。「皇帝邑於涿鹿之阿,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衛」。「皇帝舉風後、力牧、常先、大鴻以治民……時播百穀草木,淳化鳥獸蟲娥,旁羅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勞動心力耳目,節用水火財物,有土德之瑞,故號皇帝」。

以上所引,說明第一,當神農氏的後人沒有力量來抑制諸侯的侵暴,軒轅氏乘時而起,慣用干戈來徵討不聽命的諸侯。第二,軒轅氏後來打敗了炎帝,禽殺了蚩尤,遂替代神農氏,被諸侯推舉為部落的共主(天子,帝)。第三,當時的部落主(諸侯),對共主(帝)還沒有養成絕對服從的習性,各地叛服無常,黃帝雖然邑於涿鹿之阿,仍須不時前去徵伐,所以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衛。第四,黃帝知人善任,以風後、力牧、常先、大鴻為主要的助手,幫同治理百姓。第五,黃帝特別留意地方和資源的開發,教導人民播種五穀和桑樹,使人人都有飯吃,都有衣穿。並且還要人民勞動心力耳目,節用水火財物,養成勞動而節約的風氣。他的德化,甚至澤及鳥獸蟲娥,金石水土。黃帝乃是一個多才多藝的賢能領導者,乃是無可置疑的。

「帝顓頊高陽者,黃帝之孫而昌意之子也。靜淵而有謀,疏通而知事,養財以任地,載時以象天,依鬼神以義,治氣以教化,潔誠以祭祀。北至於幽陵,南至於交沚,西至於流沙,東至於蟠畝。動靜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礪」。這就是說,顓頊是一個深思遠慮,通達事理,留心地利,敬重祭祀的人,它能夠繼承祖先的遺業。第二,由於顓頊的謹慎治理,北至幽陵,南至越南,東至海,西至居延,都尊他為部落的共主。從顓頊的治績來說,他有資格被稱為賢能的領導者。

「帝窯高辛氏者,黃帝之曾孫也。高辛生而神靈,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聰以知遠,明以察微。順天之義,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天下服。取地之材而節用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鬱鬱,其德嶷嶷,其動也時,其服也土。帝窯既執中而偏天下,日夜所照,風雨所至,莫不從服」。帝窯是一個材德具優,節用利民,敬事鬼神,處事中和的領導者,所以日月所照,風雨所至的地方,人民都聽命從服。

「帝堯者放勳,其仁如天,其知入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富而不驕,貴而不舒。黃收純衣,彤車乘白馬,能明馴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百姓昭明,合和萬國」。「堯又曰:『嗟四岳,湯湯洪水滔天,浩浩壞山襄陵,下民其憂,有能使治者』?皆曰鯀可。堯曰:『鯀負命毀族,不可』。嶽曰:『異哉!試不可用而已』。堯於是聽嶽用鯀,九載而功用不成」。「於是堯妻之二女,觀其德於二女,舜下二女於為納,如婦禮,堯善之。乃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從。編入百官,百官時序。賓於四門,四門穆穆,諸侯遠方賓客皆敬。堯使舜入山林川責,暴風雷雨,舜行不迷。堯以為聖,召舜曰:『汝謀事至而言可,績三年矣,汝登帝位』」。

以上所引,說明第一,堯的治理人民,仁愛,簡樸,節用,由親而疏,由近而遠,做到了合和萬國的境界。第二,堯知道鯀不能治理當時滔滔洪水,因為四嶽的力保,不得已而用鯀,鯀治水九年,未能成功。第三,堯聽說舜賢,試以二女,觀察其處理家庭的表現。再試以史事,考驗其歷事教育,內政、外交和財經的才能,都著成績,然後傳以帝位。在中國歷史上,堯是最為後世所稱道的天子。

「虞舜者,名曰重華。舜父叟盲,舜母死,叟更娶妻而生象,象傲。叟愛後妻子,常欲殺舜,舜避逃。及有小過,則受罪。舜事父及後母與弟,日以篤謹,匪有懈」。「舜耕曆山,曆山之人皆讓畔。漁雷澤,雷澤之人皆讓居。陶河濱,河濱器皆不苦窮。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舜舉八愷使主後土,以揆百事,莫不時序。舉八元使布五教於四方,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舜賓於四門,乃流四凶族,遷於四裔以禦魍魅……皋陶為大理平,民務伏得其實。伯夷主禮,上下咸讓。垂主工師,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澤辟。棄主稷,百谷時茂。契主司徒,百姓親和。龍主賓客,遠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違。唯禹之功為大,披九山,通九澤,決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職來貢,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於荒服」。

以上所引,說明第一,舜是出名的孝子,又能夠處人,是天生的領袖人才。第二,舜用八愷主後土,百事以興。舜用八元布五教,百姓親和。舜流放四凶族,四方向化。第三,舜任命皋陶、伯夷、益、棄、契、龍及十二牧,均有卓越的成就。而禹的治洪水,定九州,修職貢,厥功尤偉。在中國歷史上,舜是和堯並稱的聖明天子。

 

五、         五帝和邊疆民族的交往

 

太古的時代,地廣人稀,木實多,禽獸亦多。在人與獸爭的時期,人眾不多,實物的獲得,並不怎樣困難。等到人類繁衍,生口增多,廣大的土地上到處都有人類的足跡,禽獸也就漸漸減少了。這時候,人類因著維持共同生活的需要,相聚為部落,散佈於背山近水的地帶。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遠比初民時代為複雜。共同聚居於一個部落的人民,不是本家,便是親戚,經常守望相助。但彼此之間,難免也會發生些少的糾葛。至於部落與部落之間,同樣的,有聯合的行動,也有敵對的衝突。自神農氏教民耕稼,中原地區的人民最先進入農耕的生活。黃河流域的沿岸,散佈著固定的村落,通溝渠,修水利。此後自黃帝以至於帝舜,莫不敬授農時,力田耕稼,充裕民食。但居住於邊遠地區的人民,或因為土壤氣候的不宜耕種,或因為不肯放棄騎射的遊牧生活,他們的生活方式,自然要和中原地區不同。這些居住於邊疆地區的遊牧民族,勇猛強悍,習於騎射,居無定處,遇到水草貧乏或寒冷異常的季節,很自然的要對農耕生活發出新奇的好感,羡慕其豐足的生活。在求生和掠奪意念支配之下,還可能聚眾入侵中原,劫奪糧食、衣服、財物、甚至婦女和兒童。

皇與帝,都是遠古時代的君長。所謂皇,時代較早,是某一個部落中自然產生的領袖,縱使他也為其他部落所尊重,乃是屬於自發性的,並沒有帶上強制的約束的力量。至於帝,時代較遲,乃是各部落的共主或盟長,擔負有會盟、平訟、緝私、伐叛和巡守的責任,藉以維持部落間的和平,確保人民生活的安定與豐足。此外,他還要和邊疆地區的遊牧民族打交道,勿相侵暴,確保中國和邊疆民族的和平。

自黃帝至堯舜,四百年間,竹書紀年有著頗多與邊疆民族交往的記載:

「黃帝五十九年,貫胸氏來賓,長股氏來賓」。

「顓頊七十八年,術器作亂,辛侯滅之」。

「帝窯十六年,使重帥師滅有會」。

「帝窯二十九年,僬僥氏來朝,貢沒羽」。

「帝窯七十六年,司空禹伐曹魏之戎克之」。

「帝舜十五年,帝命夏後有事於太室」。

「帝舜二十五年,息慎氏來朝,貢弓矢」。

「帝舜三十五年,帝命夏後徵有苗,有苗氏來朝」。

「帝舜四十二年,元都氏來朝,貢寶玉」。

上引各事,有用賓字,有用朝字,有用滅字,有用伐字,有用徵字,足證五帝和邊疆民族的交往,已經有著多種不同的關係。

 

六、禪讓政治

 

帝窯知道嗣子丹朱的不肖,不足以授天下,於是將帝位授舜。帝舜子商均亦不肖,舜乃豫薦禹於天,舜崩三年,禹踐天子位。帝堯和帝舜本其「天下為公」的胸襟,傳賢而不傳子,天下後世的人都在讚美他們,稱頌為「禪讓政治」。

中國歷史發展到五帝的時代,管理眾人之事的政治已經相當複雜,作為一個天下的共主,有著許多工作必須處理。田地的耕稼,五教的普施,曆算的編行,祭典的舉行,寇賊奸鬼的防制,山林川澤的掌管,各州財賦的徵集,邊疆民族的交往,都需要物色有才能的人物,幫同主持。特別是當部落與部落間發生衝突,或是某一個部落的諸侯發起叛亂的時候,更有待共主的排解或裁決。凡此種種,從事物的性質來說,都是加諸於共主的艱巨的職責。從行為的表現來說,都是共主所特有的極大的權力。共主能夠以命令動員普天下的人力和財物,從事其決定要做的工作,所以羡慕權力的人,都稱說當共主的富有天下。帝堯和帝舜肯將富有天下的權位,不傳給自己的兒子,而禪讓天下的賢能,當然是一種極為崇高的道德行為。他們二人得到天下後世的讚頌,可說是實至名歸。自古以來的中國知識份子,深刻瞭解家天下政治的禍害,對於傳說中堯舜的禪讓政治,都表示由衷的稱頌。

在中國歷史中,是不是只有堯舜實施禪讓政治?劉恕資治通鑑外紀:「昌意子顓頊,十年而佐少皋,十二而冠……顓頊二十登帝位」。「少皋孫峭極之子曰窯,生而神聖,自言其名,年十五,佐顓頊……帝窯三十登帝位」。如果劉恕所記有其可靠性,則少皋和顓頊早就舍親子而傳位給賢能的侄子了。劉恕又說:「帝摯,在位九年,不善崩,或云荒淫無法度,不修善政,見廢」。「帝窯之子,年十五,長十尺,佐兄摯,受封唐侯……常夢攀天而之上,年二十而登帝位」。顓頊、帝窯和帝堯,都是先充當一段時期的佐理政事,然後登上帝位的。

司馬遷說:「堯曰:『嗟四嶽,朕在位七十載,汝能庸命踐朕位』。岳應曰:『鄙德忝帝位』。堯曰:『悉攀貴戚及疏遠隱匿者』。眾皆言於堯曰:『有矜在民間者曰虞舜』。堯曰:『然,朕聞之,其如何?』。嶽曰:『盲者子,父頑,母囂,弟傲,能和以孝,丞丞治,不至奸。』堯曰:『吾其試哉』」。「舜謂四嶽曰:『有能奮庸美堯之事者,使居官相事』。皆曰:『伯禹為司空,可美帝功』。舜曰:『嗟然禹!汝平水土,維是勉哉!」。如此說來,舜和禹都是經過元老重臣(四嶽)的推薦,而後被任命為佐理政事的。

司馬遷又說:「堯崩,三年之喪畢,舜避讓丹朱於南河之南,諸侯朝見者不丹朱而之舜,獄訟者不丹朱而之舜,謳歌者不謳歌丹朱而謳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後至中國,踐天子位焉,是為帝舜」。「舜子商均亦不肖,舜乃豫薦禹於天,十七年而崩,三年喪畢,禹亦讓舜子如舜讓堯子,諸侯歸之,然後禹踐天子位」。是則舜和禹不僅經過四嶽的推薦,做過佐理政事,而且於帝堯和帝舜死後,還避讓一段時間,因為得到諸侯和人民的歸心,然後不得不登上帝位的。

被傳為千古美談的禪讓政治,似乎並非自唐堯的時候開始。禪讓的方式,也不太簡單。三皇時代,無可查考。到五帝時代,可能已經形成為一種相沿成習的帝位繼承制度。當在位的統治者(帝,共主)年老時,商請四岳(元老重臣)推薦一位賢能的青年作為佐理政事,考驗他有沒有領導的才能和服公的品德。當年老的統治者亡故,三年喪畢,再經過諸侯和民意的選舉,然後踐位為新任的統治者(帝,共主)。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