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中華民族的命運

中華五千年歷史要略總述

陳致平

 

第十八期編者按語1949年之後,凡馬列中國出版的任何一部社會科學著作,無不要以馬列為指導思想,無不要用馬克思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及理論,來分析、論證、臧否和批判所有門類的社會科學。專制的中國馬列子孫們,不僅強求一切思想理論必須以馬列為根據,而且,為了論證馬列「空前絕後的歷史科學性和政治科學性」,對一切不符合馬列者,都要削足適履,直至推翻編造。如是,一部中國歷史,這個號稱擁有著五千年文明的民族和國家的歷史及其發展,也就必須符合馬列的歷史觀和政治觀,凡有不符合的,共產黨就一定要他的御用學者們精心地予以扭曲和竄改。

正因為如此,近年來由北京師範大學著名歷史學教授白壽彝先生主編的二十二卷本《中國通史》,同樣令人不忍卒讀。一部上千萬字的《中國通史》》,雖然規模空前,其中為馬列而貶抑和歪曲我們民族歷史的地方,可謂隨處可見。特別是以馬列之論,代中國之史,使中華民族一部五千年的文明發展記錄,不僅成了對馬列思想的「證明」,而且成了馬列思想的「產物」。其荒唐雖不待言,其無奈亦可以想見。

為此,本刊自近期起,已經在有心地選取我大中華民國時代一些優秀前輩歷史學者們的著作予以發表。因為,這些學者,既不根據任何洋教、邪教思想理論來「治史」,更不是為了證明任何洋人思想理論的偉大、光榮和正確;他們傳承的是我們民族自己治史的長處,借鑑的是近代社會科學研究的一些好方法;因此,他們才能夠真實地、客觀地記述我們民族的歷史;他們的著作,也才可能成為中華民族的「信史」。我們如此做法,目的,就是要對我們自己和祖國的新一代讀者進行必要的啟蒙,不僅意在養成一種正確的和科學的學習研究方法,而且志在傳承我們民族的香火,繼承我們民族的好文化,和徹底地清除馬列思想及文化對我們幾代中華兒女的毒害和毒化。也好為「驅除馬列、恢復中華」盡一份心,盡一份責。

 

  中華民族的紀錄史,始於皇帝時代。這是因為漢朝的大史學家太史令司馬遷之著作史記,首佐五帝本紀,而以皇帝開端,遂為中國正史之本。黃帝時代距今約四千六百餘年(亦即西元前二千六百餘年),而皇帝以前,還有一段先史的神話時期,所以我們習慣上籠統取一個整數,睆暀今堨螫琣酗迨d年歷史。據說在黃帝之前,還有一個炎帝神農氏,極有權威,皇帝是繼炎帝而代之。因此我們習慣上,中華民族的兒女,又常自稱為「炎黃子孫」。

  黃帝時代,以文化言,是屬於新石器時代;以社會言,是上古的部落時期。黃帝名軒轅氏,他是當時許許多多部落,我們又稱為諸侯萬國,所共同推戴的一位共主。我們知道,在黃帝時代已經有了原始的文字,與衣食住行的簡單工具。所以黃帝不僅是我們歷史的開始時期,也是我們文化的開始時期。黃帝以後傳帝顓頊,顓頊以後傳帝窯(編按:暫以「窯」字代替,下同),帝堯,帝舜,是為五帝。到了堯、舜時,政府已經進一步有了各種專門職守的官吏,並且有了教育與理論的觀念,可以說是這段時期是我們政教的開端,距今約四千二百餘年。早在司馬遷作五帝本紀時,他的紀錄便是根據上古的種種輾轉的傳說。對於那時的許多事蹟我們最多也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所以我們稱五帝時代的歷史為「五帝傳疑」。

  五帝時的君主,就是中原諸氏族所推戴的共主,而他本身也是一個氏族的領袖。一個君主往往到了年老時,便物色一位賢德而有聲望的繼承人,再經過諸侯的一致擁護,他就成為第二代的共主。堯便是如此讓位於舜,舜又如此讓位於禹。在舊的史書上,稱此為禪讓,是為上古時代政治上的一種美德,其實也是當時原始社會裡一種傳統習慣。禹之所以被禪讓,受推戴,是因為當時發生洪水之災,也就是黃河的氾濫。他治水成功,使所有流離失所的人,都能得到安居。這項偉大的功業,使他受到萬姓的尊崇,所以稱他為大禹,而繼虞舜,做了中原華夏的共主。

  大禹的功業除了治理黃河之外,他曾東徵有戶,南徵三苗,把東南兩個最大的敵人,徵服的徵服,趕走的趕走。禹傳子啟,始定家天下之局,又改氏而稱王,正式建國號為夏。又兩次大合諸侯,這些地方都說明政權到了夏朝的時候,已經相當穩定,中央的政權逐漸提高,禹貢九州則說明夏朝疆域的擴大與區劃。史記稱,自禹至桀夏朝共十四世,十七君,傳了四百多年,(劉歆三統曆為四百三十二年,竹書紀年為四百七十二年。)四百年中的最大政治變化,是傳到第三代太康時候,太康失德,國家動亂,相繼發生後羿寒促之變。後來少康中興,又復興了夏朝。夏朝政治勢力和疆域的擴張是以今河南西部山西的南部為中心,分別向北方、南方和東方發展。北方發展到今山西中北部,南方發展到江漢流域,東方發展到今山東江蘇。當夏朝傳到了第十七個君主履葵(一稱夏桀)的時候,史稱夏桀無道。就有居住在東方,今河南商丘一帶地方的諸侯商湯起兵,將夏桀滅掉。就是是歷史上的商朝。商朝的傳位原有一個特徵,就是兄弟相傳,無弟然後傳子;還有一個特徵,就是這個時代,政治時盛時衰。史記稱殷之興衰凡十七見,壞的君主不少,好的君主也很多。而且屢次遷都,到了盤庚的時候,定都於殷,此後便不再遷都了,故商朝又稱殷朝。由於近代殷墟甲骨的發現,得到研究殷史的直接史料,證明殷商歷史的可靠,所以我們認為這是中國信史的開端。自成湯到帝辛(即紂),是三十王,十七世。(史記殷本紀與甲骨文的推證相符合)前後歷時六百餘年(劉歆三統歷時六百二十九年,按董作賓先生殷曆譜推定,湯伐桀在西元前一七五一年,到武王伐紂為西元前一一一一年,共為六百四十年),商朝的時候,國勢很盛,武功很強。西北徵伐鬼方,打到今天陝北河套的地方;東南徵伐人方(東夷)打到淮水之南。商隱本是東方的諸侯,他兼併了中原的夏朝,不僅疆域大大的向東方擴張,同時向西方擴展到今天陝西的地方。商殷不僅武功強大,文教更為進步。社會的觀念是尊重祖先,提倡忠孝之道,從虞舜以來的五倫觀念更具體化了。物質文明已有高度而精美的銅器工業,陶器工業,玉石工業。人民的生活已經是農業為主畜牧為副的社會。政治組織方面已經是個宗法封建的大帝國。這個帝國傳到第三十任帝王帝辛(紂)的時候,他最好用兵,戰伐最多,於是引起人民諸侯的反感。史稱紂王荒淫殘暴,作酒池肉林,寵愛妃子妲己,殺死忠臣王子比干,於是引起了西方一個諸侯的革命。

  這個諸侯我們稱為周人,是西方一個強大的諸侯,受殷朝的統治已經很久。他姓姬,最初住在邰地(陝西武功),後遷於棼,一直是個務農的國家。傳到古公檀父的時候,躲避狄人之亂,遷居在岐山之下(陝西岐山)的周原地方,因建國號為周。他的政治好,農業發達,大獲人心。這個地方一天天繁榮起來,所謂一年成邑,二年成都。周人從此不再流徙,很安定的生活下去。這地方成為周室的發祥地,被尊為西伯,這就是後來被稱為周文王的。文王昌在岐山東邊豐邑地方(陝西鄂縣)建造了一座新的都城。西伯勢力強大,不免遭到紂王的忌刻,曾一度被囚於麥里,後被釋放。釋歸後過了幾年文王去世。世子發繼位,是為周無望。周武王在位的第十一年,由於殷紂的窮兵暴虐,天下人心都傾向周人,武王就率領諸侯大兵去討伐紂王,和紂王大戰於牧野,紂王兵潰大敗,自焚於鹿台(舊說西元前一一二二年,現據殷曆譜考定為一一一一年),武王於是滅殷而統一天下,建都於鎬京。中國的政治中心,乃由黃河流域,西遷到渭水流域。夏、商、周是為三代,是中國上古史中三大王朝,這三個王朝,代表三個政治勢力的搏合。夏在中原,商在東方,而周在西方。每搏合一次,則政治勢力擴大一次,國家疆域擴大一次。到了周朝,中國的政治勢力大大擴張,向西方到今天甘肅的東部,北方發展到山西的北部,南方達到長江流域,而東方直抵海濱。為了控制這個遼闊的疆域,周朝建立了一個最完密的封建制度,配合著宗法與禮教,構成一個嚴密的秩序。周朝王室把他的政治力量和血統關係,以鎬京和東都洛陽為中心,向四面推拓。推拓到很遠的地方,形成一個輻射的狀態。一方面用巡守、朝見、會同等方式,加強諸侯的向心力而和王朝保持密切的聯繫。這個大王朝的組織比夏、商更為堅固周密了。最值得重視的是周朝的禮樂教化,不僅細密而且優美,融合教育與政治的力量而構成一種政治社會的紀律。我們從周代的遺物、文章看來,不得不驚異那個時候文化的燦爛,思想的豐富,而中國歷史進步到周朝,實在已經有一千五百年了。無怪孔子說:「鬱鬱乎文哉,吾從周。」周朝開國時就發生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動亂。武王滅紂後,仍封紂子武庚於殷故地(在上古時候的習慣,當一個新政權推翻舊政權的時候,而不能滅其國,絕其祀,這也是一種人道觀念),而另封三個弟弟叔鮮於管,叔度於蔡,叔處於霍,叫他們監視著武庚,號曰「三監」。不料周武王滅殷後六年去世,子周成王即位。成王年幼,由叔父周公旦攝政。忽然外面傳出謠言說周公要把持政權,迫害成王,管叔蔡叔竟聯合武庚起兵作亂。後來周公親自率兵討平管蔡之亂,殺死武庚,將殷朝遺民遣散。另封微子啟於宋,宋就是商丘,是上殷祖先的故土。周公感於疆域廣大,東方不易照顧,所以特別在洛水之旁建立了洛邑,以為陪都,所以周朝一直有東西兩個政治中心。周公旦不僅有平亂輔政之功,並且周初的許多政治制度,據史載多是周公所創建,所以周公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位大政治家。周朝的王都既在西北,常和西北一帶的邊疆民族發生戰事。最大的敵人是北方的釅狁和西方的西戎。釅狁雖被周宣王逐走,而西戎一直成為周朝的心腹之患。自武王后父子相傳到第十二主周幽王。幽王無道寵愛褒姒,廢申後及太子。太子逃往申國,申侯就引西戎入寇,殺死周幽王。鄭、晉、衛、秦幾國諸侯來救,逐退西戎而鎬京已經殘破,諸侯共立太子宜臼遷都於洛邑,是為東周。周王因秦襄公有勤王之功,乃封以岐西故周室之地,秦國從此強大。而周室東遷後,日漸衰微。周朝的封建大帝國到東周以後,開始解體,諸侯強大各自為政。周天子慢慢成為一個王室的象徵,權力還不如一個諸侯。可以說東周自中葉以後就名存實亡了。這時強大的諸侯有史記十二諸侯年表所載的魯、齊、晉、秦、楚、宋、衛、陳、蔡、曹、鄭、燕,其次有吳、越、邾、許、滕、薛、焱、虞、虢、杞等。諸侯既不聽命天子,紛爭不已,秩序大亂。就有那強大的諸侯出來維持秩序,提出「尊王攘夷」的口號,諸侯便共推為盟主,稱為霸主。著名的前有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繼有宋襄公、楚莊王、是為五霸。最後又有吳、越兩國相次稱霸。這一段紛亂的時間從周平王到貞定王時曆十四王,有三百年之久。孔子就在吳、越交戰的時候,寫了一部《春秋》,單記載這段時間的大事,我們就稱為「春秋時代」。從周貞定王以後,國際局面更為紛亂,許多諸侯的家臣,又起來推翻諸侯,瓜分其土地。周威烈王時有三家分晉,周安王時田氏篡齊,春秋時的局面為之大變。這時諸侯強存弱亡,互相吞併,戰爭非常慘烈,我們稱為「戰國時代」。戰國時代從威烈王到秦王政時約百六十年。這東周春秋戰國前後四百幾十年間,兩個最特殊的現象,一是固有的政治社會秩序完全解體,完全蛻變,由封建諸侯而趨於郡縣統一,並且打破貴族平民的界限。一是人才的競爭而學術思想特別發達,所謂百家爭鳴。雖然是個極動亂的年代,也是一個極燦爛的時代。(編按:請注意中國的封建社會是早在何時就開始走向崩解的)戰國中強大的有齊、楚、燕、韓、趙、魏、秦,所謂「戰國七雄」。而七雄中以秦國為最強,秦自孝公時用商鞅變法,憑藉著西方關中優越的地勢和豐富的物產,國家一天天的富強起來。最後到秦王政的時候,終於用遠交近攻、各個擊破的手段,把關東六國次第吞併,又滅掉了殘餘的周室。於是秦王政統一天下,形式上的周朝也不復存在了。兩周歷時凡八百五十五年,成為中國歷史上最長的一個朝代。

  秦王政統一後,廢封建立郡縣,建立了一個強大的中央集權政府,這是中國歷史上國家真正統一之始。秦王政之統一在他即位之二十六年,當紀元前二二一年,這是一個劃時代的年代。他廢除王號,自稱始皇帝,這是中國歷史上君主稱皇帝的開始。他建立了行政、軍事、監察「三權分立」的政府。他統一了全國的文字、交通、貨幣與度量衡。他還要控制全國人民的思想,而有焚書之令。他乘戰勝六國之威,把疆域郡縣拓展到五嶺以南,建閩中、南海、桂林、象郡。如今安南(按:越南)的北部,也入於中國的版圖。北方趕走匈奴,收取了河套地方,建置九原郡,沿北邊修建萬里長城。秦始皇的政治武功,對於中華民族的發展不能說沒有貢獻,只是他不該用暴力統治,不該奴役人民。中華民族在夏商周三代這一千九百年間民族的搏合,文化的發展,政治的演進,是慢慢的一步一步地自然地擴大起來。到了秦朝運用政治的力量造成一次突然的膨脹。這個突然的膨脹不得不支付超出的人力與物力,於是人民在重重暴力、奴役與負擔之下,被逼迫得忍無可忍。就在秦二世皇帝元年,在大澤鄉(安徽宿縣西南),有兩個戍卒陳勝、吳廣,一聲吶喊,喚起了天下人心的共鳴。地方豪傑紛起,造成了全國人民的大革命。這個建築在暴力上的政權,從統一後,僅僅十五年而崩亡。接著的是一段政權爭奪的內戰。這爭奪政權的是繼陳勝吳廣起義的項羽和劉邦。項羽是楚國的大將項氏之後,隨同他的叔父項梁起兵於會稽,渡江而北,聲勢浩大。劉邦是在豐沛地方出身農家的一個平民,他也加入了項氏集團。後來項梁戰死,項氏兵團分為兩股,一股由劉邦率領,從武關進入關中,乘虛而入,徑自佔領了秦都咸陽。項羽率領一股軍隊渡河,於秦軍大戰於鉅鹿,擊潰了秦軍的主力,緣著黃河也攻入關中。一般起兵的諸侯,共推項羽為盟主,由項羽分封諸侯,自稱西楚霸王,建都於彭城(江蘇銅山),而封劉邦為漢王都漢中。一時又恢復了戰國時的局面,劉邦不服氣,從漢中出兵再度佔領了關中秦地,又遣大將韓信出兵河北收取了今山西河北直到山東的地方。劉邦自己督軍,與項羽在中原成皋一帶苦戰了四年。項羽雖然善戰,終因勢孤援絕,最後戰敗,自刎死於烏江。這場富有戲劇性的戰鬥,史稱楚漢之爭。楚漢之爭結束,劉邦統一了中國,在秦都咸陽的東南建造了一座新的都城,命名長安,建國號曰漢。劉邦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平民出身的帝王,是為漢高祖。

  漢高祖在政治疆域上完全承受了秦朝的遺產,可以說是秦創其制,漢享其成。漢高祖鑑於周朝以封建而分裂,秦朝又以郡縣而滅亡,乃採用了一個折中的辦法,是郡縣封建並存制。郡縣制度保持秦朝之舊,而另封子弟為侯王。王國夾雜在郡縣之中,我們又稱為郡國制。封建制度究竟在這個時代已經是違背時代不合理的制度,傳到第四代漢景帝的時候發生了吳楚七國之亂,同是一家叔侄都起兵早飯。乃至吳楚七國之亂討平,到了第五代漢武帝的時候,削弱諸蕃,增加郡縣,此後封建乃名存而實亡,仍歸於全面的郡縣制度(編按:請注意中國的封建社會是早在何時就已經全面走向消亡的)。漢武帝是個雄才大略之主,他在位五十四年,這段時候是漢朝的全盛時代,也是中國歷史上一頁光輝的時代。漢武帝憑藉文、景兩朝所儲蓄的資本,發揮出一種無比的國力,和北方的匈奴民族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戰鬥,終將匈奴主力擊破,並拓境至漠北。又收降了匈奴渾邪王,獲得河西之地,建立了河西四郡,切斷了匈奴和羌人的聯繫,打開了河西走廊,從此西通西域。西域諸國的主要部分就是現在新疆地方,開始成為中國的藩屬。漢室聲威越過帕米爾高原,兵力達到大宛(今浩罕一帶)。在南方再度收復了五嶺以南的閩、越、南越之地,建立了南越九郡。其中九真、日南已達到越南的中部。西南方徵服西南夷建置牉柯、犍為與益州郡,貴州雲南始正式入我版圖。東北徵朝鮮,建朝鮮四郡,朝鮮的北部亦入我版圖。近日我神州大地版圖的輪廓可以說開始建於漢武帝的時候。除了疆域的拓展外,第二件大事是漢武帝的罷黜百家,表彰儒術,置五經博士,從此儒家成為中國學術思想的中心。時在西元前一百年前後,距今約二千年,這個盛世,自漢武帝到漢元帝維持了一百年,最後是在西方設置了西域都獲,坐鎮烏磊(新疆輪台)控制西域。北方的匈奴徹底歸降,徙置在河套,成為中國的北藩。從元帝後中樞政權逐漸旁落,西漢又繼盛而衰,政權落在外戚王氏之手。西漢傳了十二帝二百一十四年。到西元八年,外戚王莽篡位,假託禪讓,取得政權,國號新。王莽在政治上有許多新的改革,有許多制度他是打算復古,故稱為復古改制。雖然其中也有一部分理想很好,終因改革手段的錯誤未能適應民情社會,把西漢兩百年的安定秩序弄得大亂,民不聊生,群雄紛起。這王莽的政權竟和秦朝一樣,十五年而亡。王莽個人的結束,是死在長安的亂民之手。

  在王莽死的前後,經過一段極大的紛亂。赤眉、銅馬,盜匪如毛,各地起義的不同旗號有幾十起。其中有一個漢朝的宗師,名叫劉秀的,終於掃滅群雄,統一而復興了漢室。關中遭王莽、赤眉之亂,殘破不堪,乃遷都於洛陽。史稱東漢。劉秀就是東漢光武帝。經過這次王莽之亂,西域和匈奴與中國的關係都發生了變化:漢光武帝的政策是息事寧人、與民休息,他對於西域和匈奴都沒有強用兵力,而以全力從事國內的復興和建設。他本是個太學生,對於學術有深厚的修養,他雖在軍事倥傯的時候,不忘投戈講藝,息馬論道。他的政治,一方面嚴申法紀,一方面提倡儒術與士節。他在位三十三年,全國人民在這三十三年中,完全由戰亂中復甦過來。漢光武的政治,充分發揮了「仁術」的精神,是中國歷代帝王中最能代表儒家思想的一個人。繼光武帝之後的兩朝,是漢明帝與漢章帝,史稱明章之治。明章也好儒術,天子親自到太學裡去講經。儒術經過這三朝的提倡,大為興盛,影響到社會一般讀書人都講忠孝、尚義氣。所以東漢的士風最醇。章帝之後是和帝,明、章、和三朝約半個世紀。在這半個世紀中,由於國家的安定強盛,西北方對西域與匈奴的經略,大體上又恢復了西漢盛時的局面。匈奴在東漢時發生內亂,分為南北兩匈奴。南匈奴歸降漢朝,仍為北藩。北匈奴經過竇固、竇憲等的掃蕩,散走西北。於是重復打通河西走廊到西北這條通路,就派司馬班超協同三十六個隨員出使西域。班超就憑著他的忠勇與智慧,在西域奮鬥了三十年,完全降服了西域。並分遣副使遠到中亞各國,溝通了中西的交通,和羅馬都發生了間接的關係。班超成為中國歷史上一位偉大的英雄。所不幸的是在班超回國之後,西域又復變亂,和中國的關係若斷若續。更不幸的是東漢政治,從和帝以後乃由盛而衰。衰退的原因,是中樞政府發生了一種畸形的現象,總是幼主在位,太后臨朝,外戚宦官用事。宦官外戚又為了弄權,故意擁立幼主以為傀儡。這樣互為因果,於是中樞空虛,政治腐蝕。而政權操在少數無知小人之手,激起了朝野一般正人名士的憤怒,要剷除宦官。宦官為了自衛也要打擊名士。形成了宦官外戚與名士三個集團的衝突,而構成黨錮之獄,名士慘遭荼毒,漢朝的元氣大傷。到了桓、靈之末,政治大壞,中原盜賊紛起,發生了黃巾之亂。西方羌人猖獗,此平彼起。在這內憂外患之中,產生了一個殘暴的軍閥,叫做董卓,乘虛把持中樞,引起地方州郡起兵討伐董卓,董卓乃劫持漢獻帝遷都長安。不久董卓被部下所殺,又引起董卓的餘黨李催、郭汜之禍,於是天下大亂。允州牧曹操乘勢而起,以勤王為名挾持漢獻帝遷都於許城(河南許昌),從此挾天子以令諸侯,漢朝乃名存而實亡。

  這時州郡各自稱兵割據,北方群雄先後被曹操削平,唯有漢宗室劉備佔據了蜀漢之地,孫權佔據江南之地,與曹氏抗衡成為鼎足三分之勢。曹操死後,操子丕篡漢,廢獻帝自立,是為魏文帝,時為西元二二零年。東漢自光武中興到獻帝被廢,共曆十四主,一百九十六年,兩漢共為四百一十年。曹丕稱帝後,劉備亦稱帝於蜀,是為蜀漢昭烈帝。孫權亦稱帝於江南,是為吳大帝。魏、蜀、吳史稱三國。其實三國可以說是漢末的殘局。在西元二六三年,魏元帝景元四年,魏將鄧艾,鍾會滅蜀,剩下魏、吳兩國的對峙。兩年後,魏相司馬炎篡魏,建都洛陽,國號晉,是為西晉武帝。又過了十五年,晉武帝派遣王睿、杜預兩路大軍南下,滅掉東吳,中國復歸統一。這個殘局從曹操遷獻帝於許昌算起,到司馬炎滅吳共八十一年。從曹丕篡漢算起為六十年。這幾十年間,我國的政治與社會風氣發生了一個大大的轉變。

  原來東漢末年,黨錮之獄,使正氣橫被摧殘,一時正士吞聲,士氣消沉,一般讀書人,銷聲匿跡,表現得毫無力量。曹操是個為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人,為了振衰起敝,他乃提倡人才主義,不惜打破禮教的觀念。經他這一提倡,風氣所靡,變本加厲,人們為了功利,都不顧廉恥。禮教原是一個精神的堤防,這個堤防一經破決,造成魏晉南北朝四百年的橫流汜濫,成為中國歷史上的一段黑暗年代。金武帝雖然統一中國,卻繼承了這種風氣。上自天子下至士大夫,一般人的生活都非常糜爛。除了個人享樂之外,對待國家人生採取了一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構成清談之習,這是當時國家社會的一個隱患。還有一個隱患,是自漢魏以來收降的胡人,都與漢人雜居在西北邊境之內。其中主要的有匈奴、羯人、氐人、羌人、鮮卑,號為五胡。這些五胡仍保持他們部落組織與強悍好鬥的風氣,一方面又學得了中國人的語言文化,他們隨時可以作亂。當時也有人向晉武帝提出這個警告,發表「徙戎論」,但是晉武帝並不在意。晉武帝另外又作了一個錯事,是對中國的封建制度。事實上,封建制在中國革除已久,但他鑑於魏朝王室的孤立,乃大封宗室為群王,並多兼軍職,叫他們擁兵據地以為中央的屏藩。哪知武帝去世後,惠帝即位,惠帝懦弱無能,賈後亂政,惹起了「八王之亂」,兄弟叔侄祖孫互相殘殺,這些群王不曾維護朝廷,反將國家鬧垮。因為士氣糜爛,個個自私自利,沒人挺身出來救國,於是內憂外患同時並潰,結果是晉惠帝被害,北方五胡亂起。先是匈奴劉淵稱帝於平陽,寇略大河南北。劉淵死,劉聰繼立,分遣劉濯、石勒將兵南下,攻破了洛陽,俘虜了晉懷帝,大肆屠殺。時當永嘉五年,史稱「永嘉之亂」。五年後,劉濯攻陷長安,又俘虜了晉湣帝。懷、湣二帝,先後被害於平陽。於是中原淪陷,北方的大家貴族紛紛南逃避難。一方面造成中原人民之大塗炭;一方面造成中華民族的大遷徙。這時劉濯繼劉聰稱帝,據關中,建都長安,是為前趙。羯人石勒據黃河南北,建都襄國(河北邢台),是為後趙。晉琅邪王司馬睿,定都建業,以承續政統,是為東晉。西晉自司馬炎統一,僅五十年而亡。

  司馬睿定都江左,是為東晉元帝,時在西元二百六十五年。從此以後一百五十餘年,東晉一直局促在江南半壁之地,成為一個偏安之局。北方東從東北的遼東,到整個的黃河流域,西北到櫳石河西,西南包括蜀漢四川之地,形成一個大混亂。北方的匈奴、鮮卑,西方的氐、羌,還有若干的漢人,前前後後,大大小小建立了二十幾個國家,各自擁兵割據稱帝稱王。其中主要的有,匈奴人建的前趙,北涼與夏。羯人所建的後趙。鮮卑人所建的前燕,後燕,南燕,西秦,西涼。氐人所建的成漢、前秦與後涼。羌人所建立的後秦。另有漢人所建的前涼,西涼與北燕。統稱五胡十六國,這五胡十六國的紛爭擾攘,沒有一年一月沒有戰爭。中原河洛一帶,更成為東西拉鋸的戰場,殺人如麻,人民水深火熱,飽受塗炭。北方胡人兵力雖強,但在紛爭之中,無力興兵南下。南方東晉的政治,也一直不景氣,不能恢復失地。南北構成相持之局。東晉建都建業以後,在長江以南,東方的揚州與西方的荊州,常成為兩個軍事中心。凡鎮守上游荊州的軍人,常與中央發生矛盾,構成上下游之爭,發生過多次的內亂。也因為這個原因,分散了實力,使東晉不能完成北伐的事業。但在這一百五十年中,北方也有一個統一南方的機會,南方也有一個統一北方的機會,但都發生了意外的變化,而未能成功。北方統一南方的機會,是在晉孝武帝的時候,前秦王符堅,並前燕,滅前涼,下漢中,取成都,統一了北方與蜀漢之地。對於東晉,形成了一個三面包圍的狀態。就在晉太元八年(西元三八三年),發大兵八十萬,預備一舉而滅晉。不料被東晉的謝家軍隊大敗於肥水,所謂「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全軍崩潰。前秦因此一戰而分崩離析,北方一度統一的局面,復歸瓦解。符堅失敗的原因,是因為他在短時間內,併吞了許多國家,降服了許多的漢人,沒有經過一段消化融合的工夫,內在矛盾太多,不如晉軍之上下一心,拼死力戰。如果符堅經過一段休養生息,而穩紮穩打,是很可能統一中國的。這是當時南北興亡的一個大關鍵。前秦分裂後,到後燕、後秦的時候。北方支離破碎,已成殘局。這時在晉安帝十二年(西元四一六年),晉劉裕大軍北伐,以破竹之勢,下洛陽,入關中。誅姚泓,滅後秦,眼看就要完全收復中原,他忽然班師回朝,篡了東晉,以完成他政治的野心。如果他沒有這個野心,東晉是很可能統一北方,完成歷史上又一個復興事業。這又是當時南北興亡轉逆的一大關鍵。東晉自元帝即位,至劉裕篡國,共曆十一帝一百零三年而亡。

  劉裕篡晉後,改國號宋,是為宋武帝。當劉裕南歸,北方收復的失地轉又淪陷。從山西北部新興的一個鮮卑國家拓跋氏,乘虛南下,而完全統一了北方黃河流域之地。和南方的劉宋,成為兩大對峙之局,以後便叫做南北朝。南北朝還是一個紛亂黑暗的時代,是魏晉五胡之亂的延長。南北朝在東方的淮水流域,與西方今豫南、襄樊一帶,南北雙方爭奪的戰爭十分劇烈。可是南朝的政治和東晉一樣消沉,沒有力量支持再來一個大規模的北伐舉動。南北對比,南朝常居於劣勢,僅能保守。劉宋是中國歷史上骨肉自相殘殺的最慘的一家王室。宋武帝九子,四十餘孫,六十七曾孫,殺戮殆盡。宮闈之亂同禽獸一般,毫無倫理。這也證明了從魏晉以來打破禮教觀念的惡果。像這樣的政權,當然不能持久,傳了八個君主,五十九年而亡。國家被相國肖道成所篡,是為齊太祖。南齊的政治情形,臣子的軾逆,君主的荒淫,也和劉宋差不多,傳了七帝二十四年而亡。篡肖齊的是肖衍。肖衍稱帝,國號梁,是為梁武帝。梁武帝是南朝唯一比較出色的君主,他在位四十八年之久。早年勵精圖治,政治武功,一時並盛。曾出兵擊敗魏軍,收復了不少失地。可惜晚年迷信佛法,朝政大壞,而發生了侯景之亂。

  回頭來說北朝,北朝鮮卑人拓跋氏,所建立的北魏。這是一個強悍的部族,武功極盛,最初發祥於代北,建都平城(山西大同)。太武帝拓跋壽,統一了北方,傳了四代,到孝武帝拓跋宏時,遷都洛陽。他愛好中國文化,改革政治風俗,用漢文漢姓,與漢人通婚,禁胡服胡語,一切華化。自從孝文帝遷都華化之後,一方面失掉了他們本族尚武強悍之氣;一方面北方空虛,就發生了北邊六鎮之亂。在孝莊帝時,因六鎮之亂而產生了爾朱榮、爾朱兆之亂,殺死孝莊帝。高歡起兵平亂,立孝武帝。高歡專權欺君,孝武帝逃入關中,依靠關西大都督宇文泰,另以長安為都城。高歡則立孝靜帝,遷都於業城(河南臨漳)。於是北魏分為東西兩魏,實際為宇文泰與高歡的兩個政權,拓跋氏名存而實亡。這是梁武帝大通六年(西元五三四年)的事情。十三年後,高歡去世,歡子高澄繼位為丞相。高澄與東魏大行台侯景不睦,侯景遂叛魏降梁。梁武帝封侯景為河南王。東魏派兵討伐侯景,侯景兵敗,南走襲據壽春(安徽壽縣)。梁又封侯景為豫州牧加以安撫,一方面又與東魏高澄講和。侯景疑懼,遂自壽春起兵早飯,渡江攻陷建康,梁武帝竟被逼死台城,江南大遭塗炭。梁湘東王蕭鐸,派遣王僧辨、陳霸先率兵南下,討滅侯景。西魏宇文泰乘梁兵南下,西方空虛,發兵南下襲取荊州,而立武帝孫岳陽王蕭譽為帝,是為西梁,成為北朝的附庸。陳霸先在建康另立梁敬帝。不久陳霸先與王僧辨發生衝突,陳霸先又殺死王僧辨,而篡梁自立,是為陳高祖。蕭梁凡傳四帝五十七年而亡。因侯景之變而引起的這一場大紛亂,打破了南北的平衡,陳國成為南朝的一個殘局。當陳霸先篡位的前後,北方丞相高澄之弟高洋也篡東魏,改國號為齊,是為北齊。西魏也被宇文泰之子宇文覺所篡,是為北周。北方又變成了北齊與北周對峙的局面。這個東西的對峙,為時不久,僅僅二十幾年,北周就滅掉北齊,而統一了北方,時為陳宣帝太建九年(西元五七七年)。統一後僅僅四年,北周又被外戚楊堅所篡,改國號為隋,是為隋文帝。隋文帝既篡北周,憑藉著北朝的政治遺產,在他統一後的第八年(西元五八八年),大舉發兵,以狂風掃落葉之勢,八道南下,滅掉了陳後主。從齊周篡魏,到隋文帝滅陳前後僅僅三十幾年,而發生幾度政權的轉移,其變化極速。計從永嘉之禍(西元三一一年)天下分裂了二百七十七年,而後復歸統一。隋文帝雖以北朝滅南朝,而楊堅是漢人,北方經過五胡之亂,而終究歸還漢人的統治。

  這場大紛亂,如果從漢末董卓之亂算起,差不多四百年,史稱魏晉南北朝。這魏晉南北朝的四百年大亂,恰好與兩漢的四百年太平成為一治一亂的強烈對照。這場大亂的結果,在中國的民族、血統與文化方面,都起了一個極大的變化。一方面衣冠南渡,把中國文化經濟的重心,由黃河流域擴展到長江流域;一方面中原胡亂,以漢人的血液與文化為中心,而吸收融化了異族。這一種交流與融化,使我中華民族,因之更為碩大。所以到了隋唐時候,顯然的產生了一個新的民族。尤其在唐代的種種表現,多方面看出我民族蓬勃新生的活力。

  我國歷史上有兩頁頗為類似的朝代,是隋唐與秦漢。秦朝為漢朝創業奠基,而隋朝為唐朝創業奠基。隋文帝統一之後,躬行節儉,與民休息,從事於國力的儲備,造成開皇之治。不料他生了一個不成材的兒子楊廣,就是隋煬帝。他好大喜功,驕奢荒淫,窮兵黷武。雖然他也開運河,修馳道,有不少物質的建設,終於功不補患,許多地方走上暴秦的覆轍。於是引起全民的革命,群雄紛起,天下騷然,他自己被手下叛將所殺,死於江都。隋朝從開國到滅亡,僅僅三十八年而亡。可是在這三十八年中,也有許多開國的規模制度和未完成的事業,這些都交給了他的下一代唐朝來完成。

  繼隋而興的是太原留守李淵,乘天下大亂,捷足先登,入據了長安。然後削滅群雄,統一天下,李淵稱帝是為唐高祖。唐高祖在位九年,傳於太子李世民是為唐太宗。太宗在位二十三年,年號貞觀,這是中國歷史上最輝煌的一頁,史稱「貞觀之治」。這個時候政治昌明,武功強大,學術思想自由發展。國家發揮出雄厚的力量,北方擊潰突厥,西方擊敗西域諸國與西突厥。兵力東北達到朝鮮,西南達到印度,疆域比漢朝全盛時還要廣大。唐太宗被西北民族尊為天可汗,天可汗好像萬物之王的意思。這個強盛的局面,一直維持了六朝(太宗,高宗,中宗,武後,睿宗,玄宗)一百二十多年,到唐玄宗天寶之末。唐玄宗也是個英明的君主,可惜晚年耽於逸樂,寵愛楊貴妃,把政事前後交給李林甫、楊國忠兩個奸佞。因之政事敗壞,而引起北方一個軍閥──身兼範陽、平盧、河東三節度使的安祿山的叛亂。當唐玄宗歌舞昇平的時候,那安祿山的變兵已一瀉千里攻陷洛陽進入潼關。唐玄宗倉皇避難,逃往蜀中。太子繼位是為肅宗。安祿山的叛亂繼之史思明的叛亂,史稱安史之亂,是唐代盛衰的一個大關鍵。安史之亂賡續了七年之久,後來雖經郭子儀、李光弼等人的努力,將安史之亂討平,然而唐朝元氣大傷。因為安史之亂曾借兵北方的回訖,而引起回訖的驕橫;又因安史之亂,重兵東調,西方空虛,而引起土蕃之入寇;而西南方的南昭又獨立。最大的惡果是安史之亂雖然被剿平,但安史餘孽並未剷除,都被封為節度使,各自擁兵竊位,盤踞在黃河南北,遂構成了藩鎮之亂。這藩鎮的內憂和吐蕃的外患,一直成為唐末的兩大創傷,一直不曾平定。自安史之亂後,唐朝一蹶不振,成為一個苟延的局面。在這內憂外患交迫之下,中樞政治亦無起色,發生了宦官專權與政黨鬥爭的種種病態。其間雖有德宗、憲宗兩朝號為中興,略有振作,也難挽回頹勢。這個殘局延長了一百多年,到唐僖宗的時候,種種積累的病症千瘡並潰,而形成了一個大規模的民變。黃巢、秦宗權之亂,歷時十五年,蹂躪遍於全國,殺人數百萬。後來匪亂雖被河東節度使李克用和出身土匪的黃巢降將朱全忠所平,而朱全忠也就乘勢害死了唐昭宗,而篡奪了唐室。唐朝自李淵建國凡曆二十一帝,二百九十年而亡。

  這二百九十年中,雖然分做治亂兩個階段,但在政治制度和文化方面,都有了極大的進步。隋唐是中國政治制度,在中古時期的一個奠基時代。諸如中央政府的組織,考試制度,兩稅法都為後代所本。文化方面,詩歌文學的發達,民間工藝的發達,都有極燦爛的成就。學術思想方面,佛教自兩晉、南北朝開始,大規模東傳,到唐代而極盛。從此中國的民間社會與儒家思想,都受了佛教的影響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唐朝滅亡之後,也好像漢朝的覆亡一樣,接著是一段大分裂和大紛亂。朱全忠建都汴梁(河南開封),國號梁,是為梁太祖。僅傳兩主,六年而亡。亡梁的是河東節度使李克用之子李存勗,李存勗建都洛陽,國號唐,為唐莊宗,史稱後唐。後唐傳了四帝十三年,被河東節度使石敬塘所滅。這時北方新興了一個民族叫做契丹,石敬塘滅後唐時曾借兵契丹,許以割讓土地,契丹因此強大。石敬塘改國號為晉,為晉高祖,仍建都汴梁,史稱後晉。後晉傳了兩代僅十一年。石敬塘的侄兒石重貴,因為得罪了契丹,契丹主耶律德光率兵南下滅了後晉,在汴梁住了三個月,引兵北還。河東節度使劉知遠乃乘虛進入汴京自立為帝,國號漢,是為後漢高祖。後漢傳為兩代,僅僅四年,為郭威所篡,國號周,仍建都汴梁,是為後周。這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一統相承,都建都中原,我們稱他為五代。這五代的政治勢力僅局促在中原一隅,其他同時割據的還有佔據在江南的吳、吳越、南唐;佔據在西蜀的前蜀與後蜀;佔據在湘黔一帶的荊楚;佔據在閩、粵的王閩與南漢和後來佔據在河東依附於契丹的北漢,稱為十國。這幾十年中實在是個支離破碎、四分五裂的局面。這個時候社會政治的風氣極壞,人心消沉,士無廉恥,又是一個民族發展的低潮期。

  這五代十國,可以說是唐末藩鎮之亂的延長。而其中的後唐、後晉、後漢的君主又都是沙陀人。這是一群軍閥的天下,將驕兵悍,誰有兵權在手,誰就可以造反。兵變和篡奪成為常事,國家綱紀蕩然無存。後周郭威在位三年,傳位於養子柴榮是為周世宗,周世宗是個英明的君主。他北逐契丹,西敗後蜀,南收淮南,眼看就要統一天下,可惜中道駕崩。他掌管禁軍的統領,殿前都檢點趙匡胤帶兵出發北徵的時候,走到陳橋地方,接受士兵的擁戴,就篡周自立,國號宋,仍建都汴梁,是為宋太祖,史稱「陳橋之變」。後周傳世三代僅僅十年就亡了。

  宋太祖趙匡胤憑藉著周世宗的政治資本,掃滅荊楚、後蜀、南唐、吳越,除了北漢外,全國統一。太祖出身軍人,深知五代以來軍人跋扈的積弊,所以他建國後第一件大事是削奪地方軍人的兵權,而提倡重文輕武的政策,然而矯枉過正,從此造成宋代一朝武力的不振,又偏偏在這個時候,北方先後興起了幾個強大的敵人。頭一個便是契丹,契丹是東胡族,興起於遼河的上源,在唐末五代時開始強大,擴張到今熱、察、與河北、山西的北方,在耶律德光時建國號為遼,國力很強。太祖之所以不能討平北漢,就是因為北漢憑藉著遼人的保護。中國外患在五代以前是常在西北,自從五代以後,遼人的興起,乃轉為東北,這是當時國際形勢的一個大轉變。宋太祖去世後,太宗即位,因為討伐北漢,遂與遼人發生激烈衝突。而宋軍是屢遭挫敗,雙方戰爭不已,直到宋真宗時與遼人訂立盟約,才罷兵言和。以後一百年,宋、遼成為兩大對立之局。遼患告一段落,西北方黨項人所建立的西夏之患又起。這一個小小的國家,宋朝興兵討伐竟屢屢失敗,國家的人力、物力損失很大。宋朝何以會這樣不振,實在是由唐末五代以來,內外的積弊太多,未經整頓就遭逢強敵。所以在宋朝開國後一百年,宋神宗的時候,出了一位大政治家王安石。他有志於富國強兵,振衰起弊,他要徹底的變法圖強。可惜沒有人和他合作,遭遇到種種壓力與阻礙。他又心高氣傲,操之太急。結果變法未成而引起政黨之爭,宋朝的政治更一蹶不振了。就在這病上加病的時候,東北又興起了一個強大民族,是女真人所建立的金朝。從白山、黑水之間,長驅南下,滅掉遼國而與宋為鄰。金人遠比遼人為兇暴。宋人與金人修訂合約不成,金人就大舉興兵南下。在宋欽宗靖康元年(西元一一二六)渡河攻陷汴京,將宋欽宗與太上皇宋徽宗父子,及太子、後妃、親王等三千人,一齊俘虜而去,將汴京燒殺搶掠一空。這就是歷史上的「靖康之恥」,和八百一十五年前的「永嘉之禍」如出一轍。這時宋朝和戰不定,人各一心,許多忠臣義士竟發揮不出力量。轉瞬間金兵再度南下,黃河以南也變成為胡騎馳驅之地。宋欽宗之弟康王趙構,在戰亂中倉促即位,是為宋高宗。高宗被金兵一路窮追,一直追到浙江的溫州海上,金人才收兵北還。後賴韓世忠、岳飛與吳璘這些忠臣勇將的努力奮戰,才把金兵擊退。宋高宗才得建都臨安(杭州),成立偏安之局。這時在秦檜力主議和,而岳飛主戰,秦檜認為岳飛是和平的障礙,結果犧牲了嶽飛,而成立了紹興十一年的和約,宋對金稱臣賠款割地而和。這個屈服的和平,維持了二十年,又起戰事,再度言和。就這樣和和戰戰延續了八、九十年。其時,從東北黑龍江外蒙古之間,又興起了一個更強大的民族,就是蒙古。這蒙古人從東北崛起,在宋甯宗時就統一了今外蒙古,群擁其首領鐵木真為成吉思汗(宇宙大皇帝)。成吉思汗南下佔領了金人的地方,把金人趕到黃河以南。然後揮兵西向,以破竹之勢穿過中亞西亞,一直打到歐洲。折轉回頭滅掉西夏。在戰爭中成吉思汗負傷而死。窩闊台即位,興兵南下,攻下汴京、蔡州、把金人滅掉。旋揮兵西徵,打入歐洲,建立欽察汗國。窩闊台死,子貴由繼位是為蒙古定宗,三年去世。蒙哥汗即位是為憲宗,即派旭烈兀三度西徵,建立伊兒汗國,又同時徵服了東方的高麗。這時整個亞洲的北部與歐洲一隅,在五十年間,完全被蒙古徵服,有如狂風暴雨一般。到世祖忽必烈時建都燕京,改國號為元。乃以雷霆萬鈞之勢南下滅宋,宋人自然支持不住,雖節節敗退,卻節節抵禦,艱苦抗戰了十年。僅僅襄樊兩城就死守了五年之久。一直抵抗到最後,陸秀夫走到廣東的南端,負帝芮投海而死,而宋亡。宰相文天祥被俘到燕京,三年不屈,作「正氣歌」,從容就義。兩宋曆三百二十年而亡。宋朝雖亡,許多忠臣義士表現了偉大的愛國精神,這也正是受了宋朝三百年理學的影響所致。

  元朝以蒙古人統治中國,是中國歷史上,也是世界歷史上一段特殊時期。元朝統一中國之後,又繼而向外發展,南徵安南、緬甸、爪哇;東徵日本。建立了包括四大汗國與中國本部、橫跨歐亞兩洲空前的大帝國。但因版圖遼闊,政治能力不夠,這個大帝國建成不久就開始分裂。蒙古人對於漢人非常壓迫,社會與民族階級很嚴。政治貪暴,法令紊亂,完全是一個暴力的統制。這個暴力的統制,在中國僅七十年,而激起了全民的怒潮和漢人的復興運動。從元順帝至正年起,天下民變紛起。又經過二十七年的大亂,蒙古政權終被漢人的一個老百姓朱元璋所推翻。朱元璋建都南京,國號明。當明兵北上攻下燕京的時候,蒙古王室便撤退回蒙古,成為後來的瓦刺。元朝西方的三大汗國,後來也逐漸解體。元朝在中國的部分,自世祖至元元年算起,歷八帝九十一年而亡。

  當宋室南渡到元朝統治中國的時候。一方面漢人南下,使中國文化由長江流域又發展到珠江流域,並有很多人流亡到海外;而北方的漢人又多與契丹、女真、蒙古相混合,又構成一次民族文化的融合與擴張。

  朱元璋即位是為明太祖,明太祖的政治措施,許多地方很像漢高祖。採取強大的中央集權,又封諸子為王,法律很嚴,殺戮很重,並以八股文取士,消磨讀書人的思想,這都是明代政治不健全的地方。太祖死後,太孫惠帝即位,用謀臣之議要削奪藩王的權力。引起了雄踞北方的燕王朱隸的起兵,南下攻入南京,大殺惠帝舊臣,惠帝失蹤。燕王就自立為帝,遷都於燕京(北平)是為明成祖。明成祖怕臣下造反,用宦官立廠衛,構成一個極專制的政體,更造成宦官的弄權之弊。但明成祖作了一件大事,他派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前後七次,到過三十五個國家,遠達南洋、印度、波斯灣與非洲東岸。這件事對於海外交通與拓殖發生極大的影響。明朝一朝由於政府專制與宦官弄權的原因,政治空氣相當沉悶。中間雖然出了一個張居正,也不能打開局面。外患則有西北的瓦刺與東方沿岸的倭寇,一直不能完全解決。到了明朝末年,發生東林之獄,也好像是漢末的黨固之禍一樣,正士橫被摧殘,國家元氣大傷。於是流寇大起,張獻忠、李自成之亂蹂躪遍於全國。也好像漢末之黃巾,唐末之黃巢。最後李自成竟然攻陷北京,思宗殉國,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明朝歷十六帝二百七十六年而亡。

  清人最初起於松花江流域,亦為女真人。逐漸擴展,明萬曆年間國號後金。到了他們的英主努爾哈赤時,擊敗明軍佔領了滿洲。努爾哈赤死,皇太極即位,建國號曰大清是為清太宗。攻佔山海關外錦州,俘虜了洪承鑄。皇太極卒,清世祖即位,年號順治。順治年幼,又叔父多爾袞攝政。乘中國流寇之亂,因吳三桂之請,以代明平亂為名,引兵入關,逐走李自成,遂佔領北京。後來流寇雖被吳三桂等剿平,而北方已全被滿清所佔領。明朝的宗師遺臣在江南繼續抵抗,先後擁立福王、唐王、桂王繼續支持了二十年,終被清兵所滅。歷史上叫做南明。

  清兵入關後,開始幾個君主,在位時間很久。如聖祖康熙在位六十一年,高宗乾隆在位六十年,國力雄厚,武力很強。西北徵服喀而喀、准葛而、回疆,正式收內外蒙古與新疆入我版圖。又平定西藏、青海,正式收青海、西藏入我版圖。這些事業也都是承繼漢唐以來幾千年經略的基礎。另外緬甸、安南、尼泊爾與琉球群島均為我藩屬。版圖之大,僅次於元朝。然而自中葉道光、咸豐以後,政治漸衰。內有太平天國之亂,外有鴉片之戰,英法聯軍之役。曾國藩平定太平天國之後,雖號中興,然而政治上許多癥結,已難挽回。這個時候最大的一個問題,是西方文化與政治,經濟勢力之東侵,使我處處感覺惶惑而無法應付。加以清代中葉以後政治的腐蝕,滿清貴族的頑固,於是繼英法之役而有中法之役和中日甲午之戰。一連串的敗北,一連串的「不平等條約」,使我老大之中華民族不僅落伍於西方列強之後,並落伍於東方日本之後。於是一般有志之士準備變法圖強。這個變法運動完全失敗,反而惹出一場更大的國恥,就是一千九百年的八國聯軍之役,迫我定下集不平等條約之大成的「辛丑合約」。使我國家地位淪於「次殖民地」。東西列強幾視我如非洲第二,群謀瓜分割據,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於是我全國青年志士,就在國父孫中山先生領導下完成革命,推翻了歷十帝二百七十年的滿清統治,而建立了民主共和的中華民國。也是亞洲的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中華民國是括漢、滿、蒙、回、藏與其他諸族的共和的民主國家。在這個國度裡,不復再有狹義的種族觀念,而以整個的中華民族為一體。這個整體的中華民族,是以漢族的血緣文化為中心,吸收其他種族,積五千年不斷的搏合融和而成。我們有獨立而統一的語言文字與學術思想,更構成我民族堅韌雄厚的的潛在力。所以我民族能長生久視屢僕屢起。近一世紀,因中西文化之脫節,與經濟政治勢力之抵觸,而遭到失敗,這不過是我民族命運上一時之挫折。在中華民國於西元一九一二年建立以後,中途又不幸遭逢北洋軍閥之亂,使中山先生的革命事業幾乎中斷。但自民國十五年至十七年,當時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中正先生領導國民革命軍北伐,掃蕩軍閥,重建國民政府於南京,完成第二度的革命工作。從十七年(1928)以後國家蒸蒸日上,因而遭受日本軍閥的畏忌,乃發生民國二十年(1931)的「九一八」事變。日本侵佔我東北三省。二十六年(1937)七七事變展開中日全面大戰。我全國軍民在蔣委員長中正領導下八年抗戰,終於擊敗日本。並廢除百年來不平等條約的束縛,洗雪了無數次的國恥,而恢復我中華民族獨立自由的命運。這證明我中華民族偉大的生存力量,這個力量還是基於我五千年的歷史文化、生活經驗而來。從我們五千年的歷史發展來看,我們有治有亂,是個飽經憂患的民族。但每遭憂患,經常是再接再厲,屢僕屢起,並且是越挫越強,愈搏愈大。則以後縱遇任何困厄,亦必經得住考驗,而保持我民族獨立光榮之命運。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