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海潮著《共產主義運動反思錄》值得一讀

陳鐵健

 

共產主義運動一經出現,便如「幽靈」(馬克思語)一般驚世駭俗,而共產主義運動與蘇俄的衰亡,則驗證了60年前陳獨秀的預見:「在十月(革命)後的蘇俄,明明是獨裁制產生了史達林,而不是有了史達林才產生獨裁制,如果認為資產階級民主制其社會動力已經耗渴之時,不必為民主鬥爭,即等於說無產階級政權不需要民主,這一觀點將誤盡天下後世!」

沿著這一思路,拜讀海潮所寫《共產主義運動反思錄》(台北版),深感作者從理論與實踐結合的角度,縱論100多年的共產主義運動史,使得此書在近年問世的同類著作中,更具反思深度和理論色彩。

作者認為,「馬克思特別強調辯證法的否定性和批判性,」「他只注意到辯證法『破』的一面,而忽略了辯證法『立』的一面,因此在他那裡,辯證法就成了一種主要是破壞性的哲學工具」。作者指出,馬克思哲學以辯證法名義過分強調矛盾的鬥爭性而忽視同一性,過分強調人性惡而忽視人性善,過分強調社會革命和破壞而忽視社會改良和建設。這就為他的正統派繼承者們把他的哲學歸結為「鬥爭哲學」並用以推行極左路線提供了理論依據。他對資本主義制度的生命力,作出了完全錯誤的判斷。他的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以暴力革命論為基礎,也為實踐證明是不可取的。本書認為,「凡是實行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無一能夠實現普遍的繁榮和幸福」,而「發達的資本主義比貧窮的社會主義更加接近於馬克思關於公正社會的理想」。馬克思的「不斷革命」論,在馬克思時代沒能實施,但他的正統派繼承者們卻恪守這個理論,加以實踐,並把它極端化,形成「左」的絕症,造成了種種可怕的後果。

本書充分論證列寧及其理論與實踐的功過。指出列寧的革命理論來源於馬克思,又遠遠超出馬克思,其功大編按:對誰之功?過也大。列寧主義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的定義,一是採取暴力手段,二是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特別是不受自己所定法律的約束。史達林、毛澤東、布林布特對此都心領神會,得其真傳,並付諸於實踐。共產主義陣營各國長期推行以黨治國,實行階級專政—一黨專政—領袖專政—個人獨裁的政治體制,也肇端於列寧的理論。列寧締造的蘇聯,是空想主義的早產兒,帶有暴力、恐怖、專制、獨裁、腐敗等一切不良特徵,並為史達林所「發揚光大」。列寧所締造的共產國際,不過是一個推行世界性暴力、恐怖的「極權和爭霸組織」。作者認為,「這些錯誤,不能完全歸咎於列寧本人,它們也是那個不幸的歷史環境的產物。」此誠為客觀公允的不刊之論。

海潮先生自謂,青年時代即對馬克思、列寧、毛澤東崇拜得五體投地,把他們的理論奉為神聖,並熟讀精研他們的著作。馬列重要著作,通讀不下20遍,且能大段背誦。即使歷經長期磨難,仍對馬列主義深信不疑。直到上世紀80-90年代之交,世界和中國發生重大歷史事件,才使他猛省,重新審視共產主義運動歷史及其理論源流演變,做正本清源的探索和反思。作者以其哲學和史學的深厚功底,以其對蘇俄的多次考察經驗,積十年之功寫成這本書,向讀者獻出他的初步研究成果,並「作為對蘇共垮台和蘇聯解體10週年的一個紀念」。

本書自成一家之言,其意義與其說它為共產主義運動的理論與實踐的是非功過作出定性和結論,不如說它向讀者展示了一個探索與反思共產主義運動的空間,每個人都可以根據自身的經歷和感悟,作出自己的探索與反思。(本書原郵購書目上序號為44號,郵購價為110元。從5月起,供應簡裝本,改為50元,序號不變)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