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中國國民黨

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

民國十三年1924一月三十日

 

編者按要想瞭解中國國民黨,就要讀一讀「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要想瞭解孫文到底有沒有一個「聯俄聯共扶助工農的三大政策」,並且將這「三大政策」當作他的「新三民主義」,就更要讀一讀「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因為毛澤東在他的「光輝著作《新民主主義論》」中,居然敢於紅口白牙地指稱,「中國國民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是新舊三民主義的分水嶺」;中國國民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之後,孫文的三民主義就成了沒有一個「民」字的「聯俄聯共扶助工農」的「三大政策」了。這種公然的欺世盜名,雖然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就被我們大陸的一些學者所覺悟,可是直到今天,共產黨還在繼續欺騙一些意在幫忙和幫閑的人和一些「信假為真」的善良人士,也依然在自覺和不自覺地繼續幫助他行騙,真是可鄙亦復可悲。現在,本刊將「中國國民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這個有了「聯俄容共」做法之後才有的「宣言」,一字不漏、也一字不添地公開發表出來,絕不僅僅是為了以正視聽,更是希望凡我中華兒女,都能夠穿過思想的迷霧,政治的混水,既看到歷史的真實面貌,更看到中國的國民黨到底應該是一個什麼樣子的黨。因為,今天尚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居然已經開始在言論、行為等等方面「乖巧地順乎共產黨而行」了……但願他們還醒得過來。

 

正文

 

中國的現狀

 

中國之革命,發軔於甲午以後,盛於庚子,而成於辛亥,卒顛覆君政。夫革命非能突然發生也。自滿洲入據中國以來,民族間不平之氛,抑鬱已久。海 禁既開,列強之帝國主義,如怒潮驟至,武力的掠奪與經濟的壓迫,使中國喪失獨立陷於半殖民地之地位。滿洲政府,既無力以御外侮,而鉗制家奴之政策,且行之益厲,適足以側媚列強。吾黨之士,追隨本黨總理孫先生之後,知非顛覆滿洲,無由改造中國,乃奮然而起,為國民前驅;激進不已,以至於辛亥,然後顛覆滿洲之舉,始告厥成,故知革命之目的,非僅僅在於顛覆滿洲而已;乃在於滿洲顛覆以後,得從事於改造中國。依當時之趨向:民族方面,由一民族之專橫宰製過渡於諸民族之平等結合;政治方面,由專制制度過渡於民權制度;經濟方面,由手工業的生產過渡於資本制度的生產。循是以進,必能使半殖民地的中國,變而為獨立的中國,以屹然於世界。

然而當時之實際,乃遠不如所期。革命雖號成功,而革命政府所能實際表現者,僅僅民族解放主義。曾幾何時,已為情勢所迫,不得已而與反革命的專制階級謀妥協。此種妥協,實間接與帝國主義相調和,遂為革命第一次失敗之根源。夫當時代表反革命的專制階級者,實為袁世凱。其所挾持之勢力,初非甚強,而革命黨人乃不能勝之者,則為當時欲竭力避免國內戰爭之延長,且尚未能獲一有組織、有紀律、能瞭解本身之職責與目的之政黨故也。使當時而有此政黨,則必能抵制袁世凱之陰謀,以取得勝利,而必不致為其所乘。夫袁世凱者,北洋軍閥之首領,時與列強勾結,一切反革命的專制階級,如武人官僚輩,皆依附之以求生,而革命黨人乃以政權讓渡於彼,其致失敗,又何待言。

袁世凱既死,革命之事業,仍屢遭失敗。其結果使國內軍閥暴戾恣睢,自為刀俎,而以人民為魚肉,一切政治上民權主義之建設,皆無可言。不特此也,軍閥本身,與人民利害相反,不足以自存;故凡為軍閥者,莫不與列強之帝國主義發生關係,所謂民國政府,巳為軍閥所控制。軍閥即利用之,結歡於列強,以求自固,而列強亦即利用之。資以大借款,充其軍費,使中國內亂,紛紛不已,以獲取利權,各佔勢力範圍。由此點觀測,可知中國內亂,實有造於列強;列強在中國利益相衝突,乃假手於軍閥殺吾民以求逞。不特此也。內亂又足以阻滯中國實業之發展,使國內市場,充斥外貨。坐是之故,中國之實業,即在中國境內,猶不能與外國資本競爭。其為禍之酷,不止吾國人政治上之生命為之剝奪,亦即經濟上之生命亦為之剝奪無餘矣。試環顧國內,自革命失敗以來,中等階級,頻經激變,尤為困苦。小企業家漸趨破產。小手工業家漸致失業,淪為遊氓,流為盜匪。農民無力以營本業,以其土地廉價售人。生活日以昂,租稅日以重。如是慘狀,觸目皆是,猶得不謂已瀕絕境乎。

由是言之,自辛亥革命以後,以迄於今,中國之情況,不在無進步可言,且有江河日下之勢。軍閥之專橫,列強之侵蝕,日益加厲,令中國深入半殖民地之泥淖地獄。此全國人民所為疾首蹙額,而有知者所以彷徨日夜,急欲為全國人民求一生路者也。

然所謂生路者果如何乎?國內各黨派以至於個人,暨外國人,多有擬議及此者,試簡單歸納各類擬議,以一評隨其當否,而分述於下:

一曰立憲派 此派之擬議,以為今日中國之大患,在於無法。苟能藉憲法以謀統一,則分崩離析之局,庶可收拾。曾不思憲法之所以有效力,全恃民眾之擁護,假使只有白紙黑字之憲法,決不能保障民權,不受軍閥之摧殘。元年以來,嘗有約法矣,然專制餘孽,軍閥官僚,僭竊擅權,無惡不作,此輩一日不去,憲法既一日不生效力,無異廢紙,何補民權。邇者、曹錕以非法行賄,屍位北京,亦藉所謂憲法為文飾之具矣。而其所為,乃與憲法若風馬牛不相及。故知推行憲法之先決問題,首先在民眾之能擁護憲法與否。舍本求末,無有是處。不特此也,民眾果無組織,雖有憲法,則民眾自身亦不能運用之。縱無軍閥之摧殘,其為具文自若也。故立憲派只知求憲法,而絕不顧及將何以擁護憲法,何以運用憲法,即可知其無組織、無方法、無勇氣以真為憲法而奮鬥。憲法之成立,唯在列強及軍閥之勢力顛覆之後耳。

二曰聯省自治派 此派之擬議,以為造成中國今日之亂象,由於中央政府權力過重,故當分其權力於各省;各省自治已成,則中央政府權力日削,無所恃以為惡也。曾不思今日北京政府權力,初非法律所賦予,人民所承認,乃由大軍閥攘奪而得之。大軍閥既挾持暴力,以把持中央政府,復利用中央政府,以擴充其暴力。吾人不謀所以毀滅大軍閥之暴力,使不得挾持中央政府以為惡,乃反欲藉各省小軍閥之力,以謀削減中央政府之權能,是何為耶!推其結果,不過分裂中國,使小軍閥各佔一省,以謀利益,以與挾持中央政府之大軍閥相安無事而已,何自治之足云!夫真正的自治,誠為至當,亦誠適合於民族之需要與精神;然此等真正的自治,必待中國全體獨立之後,始能有成。中國全體尚末獲得自由,而欲一部份先能獲得自由,豈可能耶?故知爭回自治之運動,決不能與爭回民族獨立之運動分道而行。自由之中國以內,始能有自由之省。一省以內,所有經濟問題、政治問題、社會問題,惟有於全國之規模中始能解決。則各省真正自治之實現,必在全國國民革命勝利之後,亦巳顯然,願國人一思之也。

三曰和平會議派 國內苦戰爭久矣,和平會議之說,應之而生。提倡而贊和者,中國人有然,外國人亦有然;果循此道而得和平,寧非國人之所望,然知其不可能也。何則構成中國之戰禍者,實為互相角立之軍閥。此互相角立之軍閥,各顧其利益,矛盾至於極端,已無調和之可能。即使可能,亦不過各軍閥間利益,得以調和而已;於民眾之利益,固無與也。此軍閥之聯合,尚不得當國家之統一也。民聚果何需於此乎?此等和平會議之結果,必無以異於歐戰議和所得之結果。列強利益相衝突,使歐洲各小國不得和平統一。中國之不能統一,亦此數國之利益為之梗也。至於知調和之不可能,而欲冀各派之勢力保持均衡,使不相衝突,以苟安於一時者,則更為夢想。何則蓋事實上不能禁軍閥之中一派不對於他派而施攻擊。且凡屬軍閥,莫不擁有雇傭軍隊,推其結果,不能不出於戰爭,出於奪。蓋奪於憐省,較之椋奪於本省為尤易也。

四曰商人政府派為此說者,蓋鑑於今日之禍,由軍閥官僚所造成,故欲以資本家起而代之也。雖然,軍閥官僚所以貧民眾厭惡者,以其不能代表民眾也,商人獨能代表民眾利益乎?此當知者一也。軍閥政府托命於外人,而其惡益著,民眾之惡之亦益深。商人政府若亦托命於外人,則亦一邱之貉而已。此所當知者二也。故吾人雖不反對商人政府,而吾人之要求,則在於全體平民自已組織政府,以代表全體平民之利益,不限於商界。且其政府必為獨立的不求助於外人,而惟恃全體平民自己之毅力。

如上所述,足知各種擬議,雖或出於救國之誠意,然終為空議;其甚者則本無誠意,而徒出於惡意的證評而已。

吾國民黨則夙以國民革命,實行三民主義為中國唯一生路。茲綜觀中國之現狀,益知進行國民革命之不可懈。故再詳闡主義,發佈政網,以宣告全國。

 

二、國民黨之主義

 

國民黨之主義維何?即孫先生所提倡之三民主義是巳。本此主義以立政綱,吾人以為救國之道,舍此未由。國民革命之逐步進行,皆當循此原則。此次毅然改組,於組織及紀律特加注意,即期於使黨員各盡所能,努力奮鬥,以求主義之貫澈。去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孫先生之演說,及此次大會孫先生對於中國現狀及國民黨改組問題之演述,言之甚詳。

茲綜合之,對於三民主義為鄭重之闡明。蓋必了然於此主義之真釋,然後對於中國之現狀而謀救濟之方策,始得有所依據也。

 

(一)民族主義

國民黨之民族主義,有兩方面之意義:一則中國民族自求解放:二則中國境內各民族一律平等。

第一方面:國民黨之民族主義,其目的在使中國民族得自由獨立於世界。辛亥以前,滿洲以一民族宰製於上;而列強之帝國主義,復從而包圍之。故當時民族主義之運動,其作用在脫離滿洲之宰製敵策,與列強之瓜分政策。辛亥以後,滿洲之宰製政策,已為國民運動所摧毀;而列強之帝國主義,則包圍如故。瓜分之說,變為共管。易言之,武力之掠奪,變為經濟的壓迫而已。其結果:足使中國民族失其獨立與自由則一也。國內之軍閥,既與帝國主義相勾結;而資產階級,亦眈眈然欲起而分其餕餘,故中國民族,政治上經濟上皆日即於憔悴。國民黨人因不得不繼續努力,以求中國民族解放。其所持為後盾者,實為多數之民眾:若智識階級、若農夫、若工人、若商人是巳。蓋民族主義,對於任何階級,其意義皆不外免除帝國主義之侵略。其在實業界,苟無民族主義,則列強之經濟的壓迫,致自國生產永無發展之可能。其在勞動界,苟無民族主義,則依附帝國主義而生存之軍閥及國內外之資本家,足以蝕其生命而有餘。故民族解放之鬥爭,對於多數之民眾,其目標皆不外反帝國主義而已。帝國主義受民族主義運動之打擊,而有所削弱,則此多數之民眾,即能因而發展其組織,且從而鞏固之,以備繼續之鬥爭。此則國民黨能於事實上證明之者。吾人欲證實民族主義實為健全之反帝國主義,則當努力於贊助國內各種平民階級之組織,以發揚國民之能力。蓋惟國民黨與民眾深切結合之後。中國民族之真正自由與獨立,始有可望也。

第二方面:辛亥以前,滿洲以一民族宰製於上,具如上述。辛亥以後,滿洲宰製政策,即已摧毀無餘,則國內諸民族宜可得平等之結合,國民黨之民族主義所要求者即在於此。然不幸而中國之政府乃為專制餘孽之軍閥所盤據,中國舊日之帝國主義死灰不免復燃,於是國內諸民族因以有杌隉不安之象,遂使少數民族,疑國民黨之主義亦非誠意。故今後國民黨為求民族主義之貫澈,當得國內諸民族之諒解,時時曉示其在中國國民革命運動中之共同利益。今國民黨在宣傳主義之時,正欲積集其勢力,自當隨國內革命勢力之伸張,而漸與諸民族為有組織的聯絡,及講求種種具體的解訣民族問題之方法矣。國民黨敢鄭重宣言,承認中國以內各民族之自決權,於反對帝國主義及軍閥之革命擭得勝利以後,當組織自由統一的(各民族自由聯合的)中華民國。

 

(二)民權主義

  國民黨之民權主義,於間接民權之外,復行直接民權。即為國民者,不但有選舉權,且兼有創制復決罷官諸權也。民權運動之方式,規定於憲法,以孫先生所創之五權分立為原則,即立法、司法、行政、考試、監察五權分立是也。凡此既以濟代議政治之窮,亦以矯選舉創制度之弊。近世各國所謂民權制度,往往為資產階級所專有,適成為壓迫平民之工具。若國民黨之民權主義,則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也。於此有當知者,國民黨之民權主義,與所謂「天賦人權」者殊科,而唯求所以適合現在中國革命之需要。蓋民國之民權,唯民國之國民乃能享之;必不輕授民權於反對民國之人,使得賴以破壞民國。詳言之,則凡真正反對帝國主義之個人及團體,均得享有一切自由及權利;而凡賣國國民以效忠於帝國主義以及軍閥者,無論其為團體或個人,皆不得享有此等自由及權利。

 

(三)民生主義

國民黨之民生主義,最要之原則不外二者:一曰平均地權;二曰節制資本。蓋釀成經濟組織之不平均者,莫大於土地權之為少數人所操縱。故當由國家規定土地法,土地使用法,土地徼收法,及地價稅法。私人所有土地,由地主估價呈報政府,國家就價徵稅,並於必要時依報價收買之,此則平均地權之要旨也。凡本國人及外國人之企業或有獨佔的性質,或規模過大為私人之力所不能辮者,如銀行、鐵道、航空之屬,由國家經營管理之。使私有資本制度不能操縱國民之生計,此則節制資本之要旨也。舉此二者,則民生主義之進行,可期得良好之基礎。於此猶有當為農民告者:中國以農立國,而全國各階級所受痛苦,以農民為尤甚。國民黨之主張,則以農民之缺乏田地,淪為佃戶者,國家當給以土地,資其耕作。並為之整頓水利,移殖荒徵,以均地力。農民之缺乏資本至於高利借貸。以負債終身者,國家為之籌設調濟機關,如農民銀行等,供其匱乏,然後農民得人生應有之樂。又有當為工人告者:中國工人之生活絕無保障。國民黨之主張,則以為工人之失業者,國家當為之謀救濟之道,尤當為之製定勞工法,以改良工人之生活。此外如養老之制,育兄之制,周恤廢疾之制,普及教育之制,有相輔而行之性質者。皆當努力以求其實現。凡此皆民生主義所有事地。

中國以內,自北至南,自通商都會,以至於窮鄉僻壤,貧乏之農夫,勞苦之工人,所在皆是。因其所處之地位,與所感之痛苦,類皆相同,其要求解放之情,至為迫切,則其反抗帝國主義之意,亦必至為強烈。故國民革命之運動,必恃全國農夫工人之參加,然後可以決勝,蓋無可疑者。國民黨於此,一方面當對於農夫工人之運動,以全力助其開展,輔助其經濟組織,使日趨於發達,以期增進國民革命運動之實力;一方面又當對於農夫工人要求參加國民黨,相與為不斷之努力,以促國民革命運動之進行。蓋國民黨現正從事反帝國主義與軍閥,反抗不利於農夫工人之特殊階級,以謀農夫工人之解放。質言之,即為農夫工人而奮鬥,亦即農夫工人為自身而奮鬥也。

國民黨之三民主義,其真諦具如此。而本黨改組後,以嚴格之規律的精神,樹立本黨組織之基礎。對於本黨黨員,用各種適當方法,施以教育及訓練,俾成為能宣傳主義,運動群眾,組織政治之革命的人才。同時以本黨全力,對於全國國民為普遍的宣傳,使加入革命運動,取得政權,克服民敵。至於既取得政權樹立政府之時,為制止國內反革命運動,及各國帝國主義壓制吾國民眾勝利的陰謀,芟除實行國民黨主義之一切障礙,更應以黨為掌握政權之中樞。蓋惟有組織、有權威之黨。乃為革命的民眾之根據,能為全國國民盡此忠實主義務故耳。

 

三、國民黨之政綱

吾人於黨綱固悉力以求貫澈,顯以道途之遠,工程之鉅,誠未敢謂咄嗟有成;而中國之現狀,危迫已甚,不能不立謀救濟。故吾人所以刻刻不忘者,尤在準備實行政綱,為第一步之救濟方法。謹列舉具體的要求,作為政綱。凡中國以內,有能認國家利益高出於一人或一派之利益者。幸相與明辨而公行之。

 

甲、對外政策

一、一切不平等條約,如外人租借地,領事裁判權,外人管理關稅權,權及外人在中國境內行使一切政治的權力,侵害中國主權者,皆當取消,重訂雙方平等,互尊主權之條約。

二、凡自願放棄一切特權之國家,及願廢止破壞中國主權之條約者,中國皆將認為最惠國。

三、中國與列強訂訂其他條約有損中國之利益者,須重新審定,務以不防害雙方主權為原則。

四、中國所借外債,當在使中國政治上實業上不受損失之範圍內,保證並償還之。

五、庚子賠款,當完全劃作教育經費。

六、中國境內不負責任之政府,如為賄選借款之北京政府,其借外債,非以增進人民之幸福,乃為維持軍閥之地位,俾得行使賄買,侵吞盜用;此等債款,中國人不負償還之責任。

七、召集各省職業團體(銀行界,商會等)社會團體(教育機關等),組織會議,籌備償還外債之方法,以求脫離因困頓於債務而陷於國際的半殖民地之地位。

 

對內政策

一、關於中央及地方之權限,採均權主義。凡事務有全國一致之性質者,劃歸中央;有因地制宜之性質者,劃歸地方;不偏於中央集權制或地方分權制。

二、各省人民得自定憲法,自舉省長;但省憲不得與國憲相抵觸。省長一方面為本省自治之監督,一方面受中央指揮,以處理國家行政事務。

三、確定縣為自治單位。自治之縣,其人民有直接選舉及罷免官吏之權,有直接創制及復決法律主權。土地之稅收,地價之增益,公地之生產,山、林,川、澤之息,礦產、水力之利,皆為地方政府之所有,用以經營地方人民之事業,及應育幼、養老、濟貧、救災,衛生等各種公共之需要。各縣之天然富源及大規模之工商事案,本縣資力不能發展興辮者,國家當加以協助。其所獲之純利,國家與地方均之。各縣封於國家之負擔,當以縣歲入百分之幾為國家之收人,其限度不得少於百分之十,不得超過百分之五十。

四、實行普通選舉制,廢除以資產為標準之階級選舉。

五、訂各種考試制度,以救選舉制度之窮。

六、確定人民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居住、信仰之完全自由權。

七、將現時募兵制度漸改為徵兵制度,同時注意改善下級軍官及兵士之經濟狀況,並增進其法律地位。施行軍隊中之農業教育及職業教育,嚴定軍官之資格,改革任免軍官之方法。

八、嚴定田斌地稅之法定額,禁止一切額外徵收;如釐金等類,當一切廢絕之。

九、清查戶口,整理耕地,調查糧食之產銷,以謀民食之均足。

十、改良農村組織,增進農人生活。

十一、制定勞工法,改良勞動者之生活狀況,保障勞工團體,並扶助其發展。

十二、於法律上、經濟上、教育上、社會上確認男女平等之原則,促進女權之發展。

十三、履行教育普及,以全力發展兒童本位之教育,整理學制系統,增高致育經費,並保障其獨立。

十四、由國家規定土地法,土地使用法,土地徵收法及地價稅法。私人所有土地,由地主估價呈報政府,國家就價徵稅,並於必要時得依報價收買之。

十五、企業之有獨佔的性質者,且為私人之力所不能辨者,如鐵道、航路等,當由國家經營管理之。

以上所舉細目,皆吾人所認為黨綱之最少限度,目前救濟中國之第一步方法。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