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期首頁

國父全書序


張其昀

 

  民國三十年五月,美國駐華公使詹森,在今總統蔣公餞敘席上,作臨別贈言,曾以我國之三民主義,列為世界四大文獻之一。其次序如:

 

一、耶教聖經「登山寶訓」,

二、英國大憲章,

三、美國獨立宣言,

四、孫中山先生所創造之三民主義。

 

  詹森公使旅華三十餘年,對中國文化有深刻瞭解,故能高瞻遠矚,其所言極富於史識。國父著作對人類文化之貢獻,為世界有識之士所公認。近年以來,世變日及,余每與外國學者接談,均盼望有一標準本之《國父全書》出版,期能收羅完備,校勘精審,為一編,附以索引,便於攜帶參考,此即為《國父全書》編輯之緣起。

  三民主義之宗旨,為謀中華民族之精神復興,亦為中國真正之文藝復興,蓋欲綜合鼓勵,融貫東西,溫故知新,舍短取長,而達到「集大成」之境域,此誠為世界空前未有之創舉。國父自言三民主義之創造,其來源有三:

一、中國固有之思想與制度

一、西洋之思想與制度

二、國父自己之研究心得與革命經驗

  三民主義之特色,為「集中外之精華,防一切之流弊」。董仲舒曰:「仁者所以愛人也,智者所以除其害也」。三民主義之偉大精神,亦可以「仁智雙修」一語括之。國父曾明言:「三民主義乃集合古今中外之學說,順應世界潮流,在政治上所得之一個結晶品。」

  國父生平致力於中國之文化復興,其志願即欲以孔孟以來之儒家學說,熔鑄立國之主義,指示民治之理想,增進國民之自信,培養建國之能力。我國巍然獨立之民族精神,乃在於此。國父以為大學所言「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八個條目,不特為中國思潮之主流,亦為世界最有系統之政治哲學。政治上一切基本原理,都不外乎此。國父曾謂兩千多年以前,孔子孟子便主張民權。於《禮記》禮運篇,尤盛加稱道。曾謂:「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是為伸張民權的大同世界。又謂民生主義亦可稱為大同主義。至於革命二字,則源於《易經》革卦。易曰:「生生之謂易。」歷史以民生為核心,民生以仁愛為根源。革命精神與革命道德,乃以愛人為起點。國父嘗謂:「政治家貴有才學,尤貴有道德。」實為最深切之教訓。

  國父以為欲救中國之危亡,首須恢復中國人之自信心。民族意識喚起以後,更須去己之短,取人之長,參考歐美以往之學理與經驗,順應世界之新思潮,迎頭趕上,非僅為步人後塵。總之,當使三民主義之新中國,較諸歐美尤為進步,所謂後來者居上。創造人類之新文化,是為三民主義崇高之理由。

  古語曰:「民為邦本」,故建設必自人民始。中國人自古即知自由民權之可貴,為世界民治國家之先進。但近兩百餘年來,歐美民主政治有長足之進步,尤以地方建設,遠邁往昔。國父竭力主張發展地方自治,認為建國之真正基礎在此。其要旨乃在生聚教訓,振興實業,發展教育,使人人均有在政治上實現其能力之機會。國父嘗謂吾人當重視目的,亦不能不重視方法。「建國大綱」一書,成於民國十三年,為國父晚年名著,即以建設程式,昭示國人。先以縣為自治之單位,於一縣之內,努力於除舊佈新,以深植人民權力之基本;有真正之地方自治,然後擴而充之,以及於省。如是本固邦寧,國家基礎始臻鞏固。

  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三位一體,而建國大綱開宗明義,謂「建國之首要在民生。」國父以為中國革命,應謀正本清源之道,於是博綜歐美名家學說,而歸結於儒學大同精義,創造民生主義,與民族民權同時並進。而又謂二十世紀不得不為民生主義擅揚之時代。中國革命為國民革命,乃為國利民福而革命。欲謀國利民福,不可不注重社會問題。三民主義之思想,一言以蔽之曰,「民生為社會進化之重心。」民生二字,融心物而言之,與馬克思只以物質為社會進化之重心者,迥然不同。現在原子時代之新哲學,證明國父「心物合一」之民生史觀,符合於世界最新之思潮。

《建國方略》一書,體大思精,為國父畢生精力之所粹。內容分三步:「民權初步」作於民國五年,旨在培養人民自治與互助合作之能力;「孫文學說」作於民國六年,旨在發揮民生哲學之宏旨。「實業計畫」作於第一次大戰告終之時,初以英文撰著。陳述於世界政治家之前,是乃實行民生主義之具體計畫。

國父嘗謂建設之始,財政為急;財政收入,莫要於平均地權。確定地稅,照價徵收,藉以充裕國庫。平均地權與節制資本,為民生主義之財政政策。中國自古以農為本,但欲改造中國,必須從事工業建設。「實業計畫」即為中國工業化之詳細藍圖。國父主張接受歐美之科學文化,利用最新之工業技術,使中國成為現代化國家,以屹立於世界。

「實業計畫」旨在實現民生主義,故劃定國營與民營事業之界限。凡事物可以委諸個人,或其較國家經營為適宜者,應任個人為之,由國家獎勵,而以法律保證之。至其不能委諸個人及有獨佔性質者,應由國家經營之,以其所獲利益,歸於國家公用。國父以為欲達到國利民福之目的,非行此不可。

歐美工業發達,早於中國百年,今欲於甚短時期內追及之,則必須借用外國資本與機器。國父嘗謂資本即是機器,二者實為一事;若外國資本不可得,至少亦須用其專門家發明家,為吾國製造機器,以機器輔助中國巨大之人工,發展中國無盡藏的富源。國父論中國門戶開放政策,有其獨特見解。過去西方外交家所謂門戶開放者,不過維持中國之完整獨立,使各國皆有同等通商之機會而已。國父獨注重於生產建設方面,謂中國應將門戶徹底開放,使外國資本大量流入,擔負中國工業建設的主力。其結果不特能迅速完成中國偉大之建設,促成民生主義之實現,且因國際經濟合作之關係,足以消弭國際戰爭的亂源。國父深思熟慮,高瞻遠矚,衡以今日之世界局勢,益可證明其為先知先覺之大政治家。

前清光緒二十年(西元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國父在太平洋中心檀香山,發起興中會,以振興中華為號召,是為中國國民黨之起源。自興中會以至同盟會,其間志士仁人,殺身毀家,百折不回,前仆後繼,造成悲壯熱烈可歌可泣之史跡。經十八年之奮鬥,以至於辛亥,而後推翻滿清專制,創造中華民國的大業,始告成功。國父在「實業計畫」結論中有云:「中華民國之創造者,其目的本在和平。故吾敢證言曰:為和平而利用吾筆作此計畫,其效力當比吾利用兵器以推倒滿清為更大也。」國父偉大之著作,為創立中華民國之信史,此言誠不為過。

民國十年「建國方略」全部問世,形成新中國之建設經綸。至民國十三年(1924年),國父演講三民主義,又手著建國大綱,理論學說益粲然明備。由思想發展之歷程觀之,興中會至同盟會之一階段,可稱為三民主義之草創時期,民國肇建以後,由中華革命黨而中國國民黨,三民主義之崇樓傑閣,相繼完成。國父潛心著述,為中國學術思想放無限之光芒。其晚年定論,益見園融透徹。惜民生主義最後育樂二項未曾講完,今總統蔣公手著「民生主義育樂兩篇補述」,遂成完壁。三民主義之宏旨,不僅在奠定建國宏遠的規模,且欲遵循國際間文化經濟政治多方面合作之途徑,以確保東亞和平,促進世界大同。

國父嘗謂:「革命必先革心。」「革命基礎在於高深之學問。」「革命成功必自思想革命入手。」又謂:「一國之經營建設所難得者,非為實行家,而為理想家與計畫家。」國父以為「真知特學必自科學而來。」又謂:「除掉革命,就沒有學問。」「知難行易」乃國父「革命學說」之最高真諦。國父有云:「當今科學昌明之世,凡造作事務者,必先求知而後乃敢從事於行。所以然者,蓋欲免錯誤,而防費時失事,以冀收事半功倍之效也。是故凡能從知識而構成意像,從意像而生出條理,本條理而籌備計畫,按計劃而用功夫,則無論其事務如何精妙,工程如何浩大,無不指日可以落成者也。」又云:「吾心得其可行,雖移山填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日。」國父學說乃創造中華民國之原動力,國父之著作乃構成中華民國歷史之綱領與骨幹。

中國歷史上之偉大作家,其人格皆光明磊落,真誠懇摯,學術思想涵養功深,其剛毅之氣,愛國之忱,時時流露於筆墨間;其為文雖不刻意求工,而風格高華,言之有物,故能卓然獨闢蹊徑,其精神光采,自有永久不可磨滅者在。國父著作,誠可謂「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小而言之,則於治心修身精深細緻之處,無所不到;推而廣之,則於治國平天下廣大悠久之道,無所不包。若就文學之觀點而言,則大氣磅礡,精神貫注,曲折而自然,樸茂而精煉,注重求知而又所以勉勵力行,欲使革命大義化為國民常識,反復喻示,深入人心。國父之著作,乃由其偉大人格鍛煉而出。革命專業磨練越多,思想光焰亦愈粲然著明。

思想之功能在於訴諸實行,理論之價值要觀其實踐之成效而後定。回朔六十餘年之歷史,三民主義業已創造民國,完成統一,獲得對日抗戰之勝利。今日反共抗俄之大時代,在總統英明領導之下,光復大陸,重建中華,復興東亞,以進大同,吾人持有必勝必成之信心。而窮其淵源,要在於吾人能熟讀國父之偉大著作──中華民國之寶典。

     (民國四十九年二月於國防研究所)

 

中山陵

 

第十九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