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期首頁

 

讀者反饋黃花崗

 

  為騰出重要版面發表更多更好的文章,本刊讀者來信從本期起將發表在刊尾。特此告知

    本刊編輯部

 

辛教授: 您好!

  又有很久沒給您寫信了。知道您又去歐洲演講了,覺得很高興。現在認同您的人越來越多了,我們也越來越壯大了。

  最近又重新看了一遍《走向共和》。在看到宋教仁被刺這一集的時候,我想:如果國父在宋案發生之後,不是貿然地發動二次革命,而是採用黃興的意見以法律手段來解決,中國的憲政體制會不會因此而確立?當然,也就不可能有後來的共黨竊國了。

  再想到後來國父組建中華革命黨時,要求黨員向他個人效忠,明顯是背離了民主的原則。由此引發了黃興的出走,造成了同盟會的損失。

  接著,國父為了打倒北洋軍閥,居然採取了聯俄容共的政策,最終使共黨的陰謀得逞,中國也變成了一個共產專制的國家。應該說,當時的北洋軍閥跟今天的中共比起來 ,實在是民主多了。我寧可生活在北洋軍閥時代,也不想苟活於共產專制的暴政下。聯俄容共實在是得不償失啊。

  正是由於國父的一系列錯誤,才使中國落入共黨手中。雖然後來蔣公挺身清黨,但此時共黨已經坐大。雖然這不是國父所能想到的,但卻是客觀事實。以上純屬個人意見,不知道是否妥當。

  祝您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志勇,民國95年8月4日

 

志勇:我即將出版相關研究著作,相信你會滿意。灝年致。

 

尊敬的黃花崗雜誌社各位:

  敬請收回這張支票。一點一滴都是為中華貢獻力量,各位的正義精神令我萬分感激,敬佩。

                         華僑古龍生敬上

                         

各位黃花崗雜誌社的義工們,大家好!

  每次看到你們入不敷出的財務報告,就擔心你們會撐不下去,也好,決定把資源聚集在最好最有效用的管道上亦不失經營的法門,我以訂購餘款來表達我支持你們的意願。

  在互聯網閱讀雜誌固然聞不到書香味,想到還有上千百萬的同胞們可以收益,我也就不好持有「享受書香」這樣奢侈的想法。

  祝你們順利!

                 張翠南,民國95523

黃花崗雜誌::

      你好!收到我的信不知會否覺得好突然。其實我收到你們的信,說到你們暫停黃花崗雜誌海外印刷版,也覺得很突然。

    收到這個消息,心情有點複雜。以我這一位「書蟲」來說,沒有了一本可以拿在手裡的雜誌那個有「質感」的感覺,有一點不習慣。但是,面對電腦網路資訊傳遞的普遍,這可以說是必然的情況。

  為表示我對你們的繼續支持,因此,我退回你們寄給我的支票。雖然只有一點點的錢(我的薪金也不高),只算是精神上的支持吧!

  另外,如果這個安排令你們很難做安排(因為我不熟悉會計的運作),這些錢就當是我欲向你們購買「誰是新中國」的VCD吧!……祝工作愉快!

     耶穌愛你!

                                              吳振寧,26-5-06

                       

敬愛的黃花崗雜誌各位英勇義工大將們:

我是香港歷史教授。今年已經七十七歲。向來喜歡讀書。偶然間開長途車自小村入城得記念抗戰勝利60週年的黃花崗雜誌2005年第三期,才得知坊間有最珍貴的雜誌。……可是當我接到退回的訂閱支票時,我幾乎大哭出來,內心無限悲痛,如同父母去世一樣,自問為何如此不幸,居然遇上你們停止海外印刷本的發行。……家父就是跟從孫中山先生在廣州高師聽國父講演三民主義的黃埔軍校生,家母也是北伐女敢死隊員,我原來是英國造艦工程師……你們越是困難,就越是要挺下去啊……

                               劉翰星拜上

因此類來信甚多,本刊僅節選以上幾封發表,請原諒――編輯部。

 

第十八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