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期首頁

 

記抗日名將孫連仲的女兒孫惠書

陶洛誦

 

  孫連仲將軍是國民黨的抗戰名將,曾任第六戰區司令長官,抗戰勝利後,坐鎮北平任華北地區剿總司令。

  我從小就熟知這位將軍的大名是因為他的大女兒孫惠書阿姨。

  位於北京崇文門同仁醫院對面的教會女校慕貞中學解放後改名女十三中。我的母親查全素女士一九五三年進入這所中學任語文教員。

  語文教研組裡的幾位女教師個個高貴典雅,風姿綽約,他們關係親密,一到逢年過節必要互訪,孫惠書阿姨是其中的一位,比起其他人來,她的身材顯得更為苗條,臉型更為端正,聲音更為細柔迷人。她的丈夫是位著名的兒科專家,她跟我母親一樣,生了一個女兒三個兒子,她的女兒袁援自小就跟其母一樣,是個出眾的美人胎子(本人在「生之舞」《美女如雲》一章裡有較為詳細地介紹),比我小一歲。「文革」爆發那年,我是高二,她是高一。

  孫惠書阿姨一家住在西城區一個紅漆大門的四合院裡,房子很新很整齊,每間屋子佈置得都很講究。一次過年,記得與父母還有程貞淑(母親一個教研組的)坐在西屋客廳裡,孫阿姨端上來一盤切的不薄不厚的年糕,紅豆與紅棗嵌在中間,讓大家吃,有人說不知道年糕可以這樣直接切著吃,以為要炸過或蒸過才可以吃,孫阿姨笑容可掬:「我們盡這樣吃。」

  一九六四年,我父親在中國科學院出版社被批判走「白專道路,驕傲,翹尾巴……」等等,父親心情不好,在家裡的柱子上貼了許多古詩詞,有「哀江南賦」及一些香豔詩詞,孫阿姨與幾位阿姨到我家看望我母親,孫阿姨到院子裡單獨跟我說:「洛誦,把這些撕掉或蓋上,這些對孩子們影響不好。」孫阿姨關切的聲音與她苗條的翩翩倩影至今還留在我的腦際。我對母親說:「孫阿姨是你們裡面容貌與風度最出眾的一個,她和大家不一樣。」 母親說:「她可是個巾幗英雄,抗戰時往北平日本憲兵司令部扔炸彈。」這激起我許多想像,母親還告訴我,她利用她父親的關係,在北京飯店與地下黨幹革命,表面上跳舞實際上傳遞情報。還說黨不讓她與跟她接頭的地下黨工作人員戀愛。解放後,他們才結婚。儘管她為革命做過不少貢獻,只因她爸爸畢竟是孫連仲,解放初跑到台灣去了。

   我在心裡根據這些斷斷續續的碎片不斷為孫惠書阿姨編織故事。在上一代女人中,她是我見到最勇敢最美麗最迷人的女性。由於後來的接觸與不能忘懷,我在最近出版的拙作「生之舞」裡對她與張連雲女士都作了描述(張女士是抗戰名將張自忠的女兒)。

  今年讀到辛灝年先生的巨著「誰是新中國」一書,感慨萬千。看到他寫到共產黨利用國民黨高幹子弟奪天下的一段 ,不由又想起了孫惠書阿姨,更想把她的事蹟弄得更清楚一些。但是,我的母親已於一九九九年九月去世,孫阿姨十幾年前移民美國失去聯繫,如她還在時,也有八十歲左右了。

  但我還是在網上看到兩篇有關孫阿姨的文章。一篇是她寫的――「回憶我的父親第六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僅有兩三千字,但氣勢磅礡,文筆極佳。她寫於1986年4月,當時她還在北京,我相信這只是她知道的泰山一毫芒而已。

  還有一篇別人寫的,關於共產黨員黎智的文章裡曾這樣提到她:「李之腩小學同學孫惠書是當時坐鎮北平任華北地區『剿總』司令孫連仲的女兒。黎智派李之腩做孫惠書轉化工作,很快孫惠書也積極地參加革命活動,加入了地下黨的週邊組織民主青年同盟,以後由黎智領導,再由孫惠書作孫連仲部下的幾位主要骨幹,包括參謀處長,作戰處長,機要處長,秘書處長的工作。後來這幾位將領都成為共產黨的同情者,使孫連仲的一舉一動都在我黨掌握之中。在北平,黎智經常住在他叔叔,北大教授聞家駟家。有一次,黎智在北大險些遭國民黨逮捕,因孫惠書提前通知,才得以脫險。」想必這位黎智應當就是孫阿姨當年的戀人吧。文革中,女十三中的紅衛兵像所有紅衛兵一樣趕盡壞事,孫惠書阿姨當然不能倖免,說她是軍統特務將她關押,毒打。幸好保住一條性命,晚年全家移民美國。

 

第十八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