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期首頁

 

國父稱號及其由來

王爾敏

 

  中國歷史著作,「春秋」筆法,主張「名從主人,號從中國」。數千載以來,為史家定識。惟自古帝王將相,聖賢傑士,除其本名之外,死後又有謚名,其本人並不預知,而真能傳世者,往往出於後人所贈的謚號。世人多不知小白但知齊桓公,不知重耳但知晉文公。不知劉琣知漢文帝,不知劉徹但知漢武帝。俱是以死後謚名,遠播百代,其本名則不具重要。這也是史書常例。數千年的中國史上,歷代帝王將相未嘗有任何一人事先預知其死後謚名,此正可見史法格局,向來受到尊重,足以取信於天下,傳示至百代。

  謚名的規制,創自西周,有《謚法解》載之於《逸周書》。謚名不僅為美譽,也有不少惡謚。厲王、幽王、煬帝固是詆譏昏暴,獻帝、懷帝、湣帝亦俱是國家淪亡喪亂的謚號。所謂蓋棺論定,正足以警惕主政者表率萬民所當存有的戒懼。

  今世已是民主時代,謚法名號從此塵封。三千年帝君制度俱已革除,人民自做國家主人翁。自總統以至百官群僚,都是人民的公僕。這一個有史以來重大的開新局面,是誰所創造的,就是孫中山。

  中華民國肇建已八十八年,孫中山逝世也已七十餘年,學界研究孫氏論著不下萬餘種,今後趨勢尚在擴展之中。憑各家智慧論斷,已多獲有一定共識。特別在孫中山的名諱與國父尊號,正宜在此作一個綜合澄清,並就教於國人。孫中山原來譜名德明,惟凡其自署,多書寫孫文字逸仙,英文簽字俱用SUN YAT-SEN,學界自當是公認孫文字逸仙為孫氏自主正名。前輩李定一先生曾在香港親自向我表述此一觀點。吳相湘先生手著《孫逸仙先生傳》亦正代表肯定正名。兩位前輩俱是本於「名從主人」之義,當是立足堅穩。因是在學術上討論問題,僅可書寫孫文或孫逸仙,絕無任何爭議。

  惟回頭思考我國群民常用孫中山以稱孫氏,為共喻共曉,久成一國通習。拙見以為,使用此名,正足以紀念孫氏一生革命的艱險辛酸歷程。孫氏奔走革命,實富生命危險。清廷視為判國大罪,到處通緝追捕,駐外使館亦隨時訪查緝拿。孫氏流亡漂泊海外,不能不隱姓埋名,變易服飾。因其多次匿居日本,就便即改署中山樵名號。孫氏嘗自述,在日無時不受若干日本警察跟蹤,甚至大聲喝斥,不假辭色。雖是桀犬吠堯,亦無不忍氣吞聲,包羞含辱。中山之名所表狀者,尤甚於孔子陳蔡之危,晉重耳受曹子之辱。國人紀念孫氏,不忘其苦難經歷,表現了甘棠之風,當用此名為宜。同時,中山陵早已成為國家名勝,馳譽中外。中山大學亦長期培育英才,濟濟多士。無須再有所改易,壤以成之局。故願仍舊稱孫中山,以為從俗從眾。

  國人推尊孫中山為國父,是孫氏死後多年之事。此一尊稱起於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零)四月一日出以國民政府的正式表揚,以渝文字三一九號訓令通告全國,其文稱:「倡導國民革命,手創中華民國。更新政體,永奠邦基,謀世界之大同,求國際之平等。光被四表,功高萬世。凡我國民,報本追遠,宜表尊崇。」(《國父年譜》下冊,一六一九頁)此是中華民國政府明令。我為國民,自是遵行惟謹。國家政令,監司百僚自當奉戴實踐,萬民為國家宗主,其崇敬開國先驅,偉人聖哲,自須充分瞭然其重要,辨識其意義。本人不揣固陋,願為此政令內涵,略加詮釋,以供國民參酌。

  其一,中國四千年世傳家天下的帝君政治,在我們這一代二十世紀,被根本推翻,政治體制完全改變,此是四千年一見的重大變局。抑且孫中山起義革命,以小博大,推翻滿清,其領導國民革命是英雄造時勢,可謂歷經百劫,出死入生,屢僕屢起,百折不回,領導同志,奮鬥到底,終能肇造民國,故一切因孫氏而去,亦因孫氏而變。正見出英雄偉人格局,國家今日任何要政,皆由革命成果而來,豈可不紀念前人功烈。

  其二、在中國四千年歷史上對照比較,若湯武革命原是貴族革命,若漢高帝、明太祖雖是平民起家,而仍是建家天下專制王朝。故以革命意義而言,孫中山是功蓋湯武,漢高帝、明太祖亦遠出其下。如此偉人,如何不崇敬尊仰?

  其三、孫中山倡導政治革命,一意推翻專制政權,其成功因素與建立中華民國志節,均在於其出身於完全平民家庭,其根本思想習慣,毫未沾染官吏習氣。與原出身於世家門第官僚身世之人迥然不同。故能隨時放棄官位,簡化排場,甚至視總統如傳舍,棄權位如敝履。在中外歷史上俱難得一見。故其一生行事,是創格完人。故他能勸人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真是聖哲明訓。此話國人可以永遠奉為圭臬。

  其四、近代自光緒二十二年(一八九六)嚴復介紹公僕觀念到本國,嗣後又有梁啟超、張謇自命為公僕,而惟孫中山一生自視為人民的公僕,隨處申明政府官員為人民公僕。可謂既深知又力行。更重要者在其主張主權在民。此一思想為孫氏所獨有,起自民國元年,歷年多有陳說,不下十次。我人讀其所言所行,真可奉為政治典範。

  其五、樂觀遠見,寬大宏忍,尤為孫氏一個突出的政治風格。劉成禹紀錄孫氏所言:「寧願天下人負我,不願我負天下人。天下人可以欺偽成功,我寧願以不欺偽失敗。予讀中外史冊,凡聖賢英雄,皆以誠率成功,及身有不成功者,而成功必在身後。吾人有千秋之業,不在一時獲得之功名榮辱也。傳曰:修辭立其誠。古人言語文字,尚以誠意為要,況事業乎?耶穌曰:誠實者無後患。孔子曰:正心誠意。不誠未有能動者也。華盛頓昭大信於美洲,唐虞格有苗於干羽。諸葛亮七擒孟獲而不誅,貞觀放囚徒歸而皆返,雖漢高祖之謾罵,朱元璋自述父行乞、而己為僧,亦不失真率之道。此予讀中外史,知其所以成功。而底於滅亡者,誠則有物,不誠無物而已。」(《國父全集》補編,二四三頁)如此坦蕩胸懷,超卓眼光,真是英雄聖賢本色,千載以下,永遠令人敬服。

  其六、當滿清未造,中國備受帝國主義者侵略壓迫,人民流離疾苦,真是國家近於危亡。本來歷有先知志士,提出富國強國建策,清庭無能而貪私,不能變法改制。國勢日趨於困危。會觀此一代人物的救國宏論,其中只有三人有通盤熟思審計者。其一為張謇的「棉鐵救國論」,重在發展輕重工業,並提出:父教育、母實業的入手程序,自是具體可行。其二、為康有為的「物質救國論」與「理財救國論」,重在發展實業、改革財政,並在此兩計劃詳細列述條目步驟,更較深思完備。其三、為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以至「全面利用外資政策」,均發佈於同盟會初期時代,尤見深思周密而具推行實效。我人研究歷史,平情衡量其同代先驅聖哲,亦必當推尊孫中山的救國思想為優越可取。

  我們有幸生存於民主共和時代。帝君高遠,民人卑下,天皇聖明,臣奴味死,這種政治,早已革除凈盡。上自總統下及百僚,全是我們腳底下的公僕,替我們人民辦事。若果不忠不實,毀法亂紀,狂妄自大,違背民意,定遭國法懲處,中山先生在天之靈亦不予寬恕。我們敬重中山先生尊稱為國父,是感謝他賦予我國人一個新時代,開創一個民主世紀。今日一切,俱是孫中山一生奮鬥得來,他是我們全國人心目中民權、民主的國體象徵,敬重他紀念他,是表現我們繼承的決心,更是保障我們每個人的團結力量。國父名號,只是我們大眾表白心意的符號,在孫中山並不重要。在我們人民大眾,則代表全民族偉大人格的肯定,保持信心與自重。(本文原載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廿五日《近代中國》)

 

第十八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