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首頁

 

唱支山歌給黨聽
紀念「七七事變」60周年及中共建黨85周年

紫丹

  

  上海異議人士韓立法先生,屢經政府綁架,最近被放回家。所謂「屢經」,據我所知,起碼是三進三出勞教所。韓先生不說是「每次判處三年勞教」,而說是「政府綁架」,這是因為每一次都是非法的,即便是按中共自己的「法」。

  在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他的過程中,他說了他80多歲的老母剛剛告訴他一席過去從未說過的話﹕「當年日本鬼子進村,村子裡到處都是日本鬼子,我都沒有害過怕,更沒有向日本人下跪。可是我向共產黨的員警下跪,哀求他們放了我的孩子;」

  這使我想起層出不窮的類似的事件,類似的話﹕

  去年6月18日,《世界日報˙大陸新聞》標題是﹕河北某地暴徒「比日軍還狠」。內中文稱﹕「全案經國際媒體報導後,已引起全球關注。據太陽報報導,香港傳媒親赴繩油村採訪,有死裡逃生的村民控訴,上週六淩晨闖村行兇的暴徒,比侵華日軍還要兇狠,「日本人來了還讓你投降,那天你投降都不行,暴徒馬上打死你。」

  前年,河南省鄭州當局出動防暴員警以霰彈槍、警犬、電棒等武器鎮壓師家村上訪村民。群眾就說是「鬼子進了村。」

  《晚年周恩來》一書作者高文謙接受電視台採訪談「六四」,他引用一位拉三輪車的老工人非常傷心地說﹕「當年日本鬼子進北京也沒有像這樣恐怖,坦克碾人,見人就殺……」

  一位曾是狂熱的毛澤東思想崇拜者,因寫《歐陽海之歌》而名噪一時的金敬邁先生,說起他在秦城監獄,一半人瘋掉了,他在獄中受過酷刑,被打得很慘。如不是共產黨給他深刻的感受,他決不會說﹕「中國人絕對不比日本鬼子善良」(《開放》2005年5月號,第15頁)我聽過許多老幹部說過這樣的話﹕「國民黨、日本人的監獄我都住過,卻沒受過住我們共產黨監獄的那份罪。」

  我在網上看到,一位遭受日本殘酷毒打欺淩侮辱的慰安婦,親眼目睹日本人殘殺中國姐妹,把牙齒一個個打落……她虎口餘生,當然恨死日本人,但到晚年她卻說,她最恨的是中國人;讓她在各次運動中經歷了椎心泣血的迫害。

  我在趙紫陽家鄉滑縣,聽到農民爭相控訴幹部,說他們敲詐勒索,比日本鬼子還壞。有一位老農民說﹕「你們年輕,哪里知道﹕共產黨的幹部再壞,也總有一點比日本人強;幹部說的話不管多傷天害理,你總還能聽懂吧;日本人進了村哇哩哇啦你不明白他要你幹什麼。」總是還有人對共產黨說好話;中國共產黨人在說中國話這一點上(總算找到一點),還是比日本人強的。

  諸如此類,數不勝數。如果你去參觀文物古跡,幾乎所到之處,都能聽到這類的話﹕什麼什麼文物,日本打過來都沒有遭到破壞,可是在土改中,或鎮反中……特別是在文革中,給予了毀滅性的破壞,如今蕩然無存……

  這是一件說怪不怪的事情,大家總是不約而同地把共產黨與日本鬼子相提並論,合二而一……

  值此中共建黨逢5逢10大慶之際,讓我也跟一跟主旋律,唱支山歌給黨聽﹕

 

唱支山歌給黨聽,

我把黨來比鬼影﹕

鬼子殺我幾千萬,

黨殺同胞萬萬千;

鬼子殺我中華身,

黨更洗腦滅良心;

鬼子篡改侵華史,

黨史全是騙人言……

唱支山歌給黨聽,

中華兒女在覺醒

 

第十七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