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首頁

 

請不要再讓中山先生流淚
致馬英九主席的公開信

陳榮利

 

編者按這是給本刊的投稿,雖然已經發表在網站,但因其頗有些真知灼見,故本刊仍然予以發表。

 

  「近來時常夢到中山先生流淚」——所以馬英九主席每次進中央党部時必要在中山先生銅像前鞠躬致敬,以示尊崇。那麼,中山先生為什麼會流淚呢?是悲哀於中共實行專制冥頑不化嗎?是哀歎於民進黨圖謀台獨漸行漸遠嗎?——還是失望於國民黨偏安台島不思進取呢?

  依我對中山先生的研究,中山先生一生歷經艱難、愈挫愈勇,面對專制與台獨只會奮鬥奮鬥再奮鬥,斷無流淚之理!故中山先生之流淚一定是失望於國民黨——他親手締造的革命政黨,失望於中國國民黨曾經勿忘在莒、枕戈待旦,如今卻錯把台北當南京;失望於中國國民黨曾經清醒地認識到「偏安不能自保、分裂必然滅亡」,如今卻糊塗地拋出了「台獨選項」!

  「聞道中原遺老,時時南望,不見王師久!」在中山先生銅像前行禮如儀的同時,我們也欣慰地注意到馬主席近期亦多有振作之宣示,如提出了「支持大陸民主、維權」說,提出了「兩岸終極統一」論,又提出了「不排斥大陸民眾加入國民黨」之說,尤其是後者,令我耳目一新,重新燃起了對國民黨的熱望!我——陳榮利,中學時代就成為中山先生的信徒,1995年因在南京參與組建「以三民主義為指導,旨在推翻中共專制統治」的中國民主黨被中共判刑8年。但吾志所向、一往無前!出獄後旋即孤身冒險赴台,力圖重啟三民主義偉業——無論身在大陸還是在今日台灣,本人「捍衛中華民國、結束中共專制」的信念始終沒有動搖!在馬英九主席的感召下,我於2006年2月20日毫不猶疑地正式向中國國民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然而,得到的初步答復竟然是:因我沒有中華民國國籍,礙於人民團體法,我還不能加入中國國民黨!

  所以,廣東省的孫中山先生如果和我一樣前來申請加入中國國民黨——他親手創建的一個曾經建立了中華民國的革命政黨,中國國民黨的官員也會以同樣的口吻對國父說:「尊敬的孫中山先生,因為你還不是中華民國國民,礙于人民團體法,你無法加入我們中國國民黨!」

  面對這樣的國民黨,你叫中山先生怎麼能不流淚?!

  我不知道究竟什麼原因使國民黨從原先的立場忽然大幅後退,做出如此令人心情沉重的初步反應?

  難道僅僅是懼于副總統呂秀蓮女士的質問——「如果馬英九主席不排斥大陸民眾加入國民黨,那麼共產黨員是否可以加入台灣的政黨(國民黨)呢?」,一個真正的三民主義政黨對於這樣的問題給出的答案會很簡單:當然可以!只要共產黨員棄惡從善,認同三民主義,願為中國的「自由、民主、均富、統一」大業打拼,中國國民黨為什麼不歡迎這樣的人加入?但面對呂秀蓮女士的責問,國民黨卻低下了高貴的頭顱,選擇了沈默……

  難道僅僅是屈於民進党主席游錫堃先生的責難——「如果馬英九主席不排斥大陸人民加入國民黨,國民黨是不是準備在南京、上海設立黨部?」一個真正的三民主義政黨給出的答案也會同樣簡單:完全必要!只要大陸一天不實現三民主義,中國國民黨的奮鬥就一天不會停止!但面對游錫堃先生的責難,國民黨同樣低下了高貴的頭顱,選擇了沈默……

  面對這樣的國民黨,你叫中山先生怎麼能不流淚?!

  在此,我不想責備中國國民黨: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台灣與大陸同樣都是中華民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陸人民同樣也是中華民國國民,中華民國的大陸國民申請加入中國而不僅僅是台灣地區的一個政黨有何不可?

  在此,我也不想責備中國國民黨:如果你自己連中華民國憲法都不遵守,你還有什麼理由振振有詞地要求民進黨政府堅持「憲法一中」?你還有什麼理由氣勢洶洶地反對民進黨政府「廢統」、「制憲」、「正名」?

  我只想心平氣和地與國民黨簡單討論一下三民主義。三民主義被國民黨束之高閣並行之有年矣,尤其是民族主義,國民黨在台灣視之為洪水猛獸、票房毒藥,避之猶恐不及,豈會觸碰並宣揚之?然而,就我在台灣的兩年經驗來看,台灣人民(包含被稱為獨派的民眾)卻莫不對三民主義的民族主義敬重有加。那麼,我們的民族主義究竟是什麼?簡單地說,就是民族大同主義!民族主義在完成「排滿」、「反帝」兩大使命後,現已進入第三階段即「大同」階段,中華民族世界最大,未來幾年世界最強,最大、最強的中華民族對世界的責任是什麼?就是實現「全球一國、世界大同」!我們人類只有一個地球家園,為什麼要彼此怒目相向?我們要實行全球一國,建立一個共同的地球政府,共同協調全球資源,共同保護我們的生態環境,把原先的軍費開支用於非洲兄弟身上……逐步實現人類的大同夢想!我們也知道,大陸「憤青」有一小股民族沙文主義情緒;我們當然也知道,在藏、台、疆另有一小股民族分離主義傾向;但這些狹隘與偏激的民族情緒,怎能跟恢宏與寬容的大同主義相碰撞?所以我在台灣從不諱言我是一個民族大同主義者!

  近年來,中國國民黨在台灣不敢講民族主義,到大陸又不敢言民權主義,藏頭露尾、窘態百出。我們其實未嘗不理解國民黨的偏安心態——不要節外生枝,一切等熬過2008掌握政權再說,但問題是2008年前國民黨真的能夠回避得了大陸的民權問題嗎?且不說民進黨絕不會將政權輕易拱手相讓,台灣隨時可能被引爆,就大陸的形勢發展來看其實更不容國民黨樂觀。中國大陸近年來迅速崛起,但財富分配不均、社會矛盾激化,故在崛起的同時中國大陸實際上已瀕臨崩潰的邊緣,若要繼續維持政權,08年前中共對外發動戰爭、轉嫁危機是不二選擇——台灣是中共「出口」危機唯一、也是最好的場所!到時候國民黨連作階下囚的資格都沒有,還妄談什麼2008?那麼,台灣與大陸的命運就沒有辦法改變了嗎?答案是只要國民黨重鑄黨魂、重振三民主義信心,一切均可迎刃而解!大陸目前的社會危機,其唯一的化解之道就是和平民主轉型,而這個任務只有三民主義力量才能完成。中共與國際社會均不得不承認三民主義力量在中國歷史上代表的就是穩健、寬容、理性!只要三民主義力量推動中國民主化,中國只會變得更加繁榮富強,而決不會出現大家擔心的暴民政治!所以,只要我們三民主義力量在「四大民權」、「五權憲法」的民權主義基礎上堅持「穩定兩黨制」,只要我們牢記中山先生「知難行易」的教誨輕輕敲擊民主中國的大門——門就會開!兩年內,中國大陸一定會實現和平民主轉型!大陸民主轉型了,台灣的一切問題也將消弭在無形之中!2008自然就是囊中之物!

  所以,要讓中山先生不再流淚,僅僅由馬英九主席在國父銅像前鞠躬致敬是遠遠不夠的,僅僅由馬英九主席作一些沒有實際行動的政策宣示也是不夠的,而是要整個國民黨臥薪嚐膽,不獨在台灣做民族大同主義的棟樑,更要在大陸做民權主義的幹城!而如此做的第一小步就是讓我——陳榮利,一個至死不渝的三民主義者、進而千千萬萬個真正的三民主義者能夠加入到中國國民黨中來,為台灣的和平繁榮、為大陸的民主轉型、再創中華民族新的輝煌篇章!

      陳榮利2006年3月2日於台北

 

 

第十七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