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首頁

 

關於中共賣國的幾點思考


彭小明

 

一、中日對北方領土的不同態度

 

1999年,江澤民為首的中國黨政領導集團在中俄兩國邊界談判中簽字,永久承認歷史上沙俄對我國的不平等條約所規定的領土主權此後陸續簽字,到胡錦濤上任以後,由胡錦濤簽字最後完成了對俄國歷史上強佔我國領土的國際法認可中國歷屆政府無論國民黨時代還是毛澤東時代都拒絕承認的不平等條約造成的邊界未定狀態,已經被官方劃定了。中國失去了北方大約140個台灣那麼大的領土,失去了圖門江的出海口。江澤民和胡錦濤是當今中國最大的賣國賊。為什麼這樣說?我們對比日本北方四島的問題,就一目了然。

日本北方的色丹、齒舞、國後、擇捉四島,原來也是因為沙俄時代在戰爭和不平等條約的情況下被俄方佔領的。1855年曾經回歸日本。二次大戰後期,美英希望蘇聯出兵打擊日本,在雅爾達條約中同意將千島群島給予蘇聯,於是北方四島重新被蘇聯佔領。而北方四島是否屬於千島群島,雙方存有爭議,歸還北方四島的問題,至今沒有解決。但是日本歷屆政府領導人在這個問題上從來沒有退縮和讓步。

反觀我國的北方領土,從清帝國、到北洋政府、國民政府和毛澤東、周恩來政府,都沒有承認俄國的不平等條約,而俄方的列寧執政當局還曾經明確承認這是不平等條約,願意全部歸還所有佔領的土地,情況要比其他國家有利得多(編者按﹕前蘇俄曾於上個世紀初宣佈廢除沙俄時代曾強迫中國簽訂的所有不平等條約,非但從不兌現,而且,1929年當中華民國東北行政當局要收回中東鐵路的主權時,斯大林甚至悍然發動大規模侵華戰爭,史稱「中東路戰爭」;並同時命令中共武裝起來保衛蘇聯,以與之里應外合。中共為接受斯大林的命令,曾發佈數十份通告號召武裝保衛蘇聯,並立即受俄命在全國範圍內發動武裝暴動、工人罷工和學生的反政府游行,最後招致中華民國收回中東路主權的失敗。參見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斯大林選集》第十卷和《誰是新中國》一書的相關內容)。可是中國共產黨現任領導卻拱手出賣了這些領土。有人說,他們為了換取俄國的石油,所以做出讓步。簡直豈有此理!哪有當家的人為了一時的柴薪炭火,竟將自家的院落邊門永久地拱手讓人?有人說,這些土地長期被俄國佔領,當地人民生息繁衍百年以上,已經無法收回。此話太無是非!歷史遺案的解決當然不能罔顧現實但是更不能罔顧是非。中國人民要求俄方承認那是不平等條約,俄國應該承認。中華民族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另外,中國並不要求歸還全部被佔領的領土,而是應該要求重新勘定邊界,甚至大部分被占領土都不再歸還,但是一部分對於經濟發展至關重要,歷史上又是明顯故意阻礙中國發展、故意不讓中國瀕臨日本海的領土割讓,必須通過談判,合理回歸。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圖門江出海口。俄國硬將吉林琿春這個緊靠日本海的江海出口徹底封死,距離海岸僅十五公里,聽得見海風呼嘯,卻望不見海水浪花。中國應該堅持談判要求取得這個出海口的出海權(到1938年為止,中國船隻仍可直接沿圖門江駛入日本海)和建港權。退一萬步說,即使不能完全主權返還,至少也要取得共同開發的雙方主權共管。可是江澤民和胡錦濤根本沒有做這樣的努力。

 

二、國力強盛時期的喪權辱國

 

歷史上滿清政府割地賠款,南京條約、馬關條約、北京條約、曖暉條約,除了中法戰爭以外,都是抵抗失敗,不得已而簽訂的城下之盟。中國國貧民弱,無力再戰,只好接受屈辱條件。可是在今天,國際上主權不容侵犯已經得到全面的確認,尤其是俄國這個世界上擴張最厲害的國家已經徹底暴露了它的霸權本質,而且由於蘇聯共產黨長期專政而一朝崩潰,國力式微,已經失去超級大國的國際地位,在國際組織中更失去了衛星國嘍羅一呼百應的簇擁,國內的核武裝打擊力量也因加盟國脫盟獨立而分散和削弱,常規軍力連對付一個車臣地區的叛亂也束手無策,筋疲力盡。反觀我們中國,經過文革浩劫,終於改革開放,國內的經濟獲得了較大的發展,綜合國力有了相當的提高,國防開支不斷增長,黨政宣傳甚至自詡為「盛世」,誇耀生活水平和人權狀況達到了最好時期。恰恰就是在這樣的雙方國情之下江澤民胡錦濤簽訂了賣國的中俄邊界新約!我們不需要乘人之危,我們也沒有超強的地位,我們只需要雙方都以平等的,而不是以一個強權對一個弱鄰的態度來談判解決歷史遺留的問題。和平地解決其中不平等和明顯屈辱的部分,例如圖門江出海口的部分。但是恰恰相反,除了黑瞎子島的一小部分之外,江澤民和胡錦濤幾乎把不平等條約的內容照單全收地接受了下來。我們一定要把中共釘上歷史的恥辱柱!

 

三、愛國和捍衛國家主權必須要有民主權利

 

江澤民、胡錦濤簽訂了喪權辱國的條約,沒有經過全國人大的討論,沒有在國家的媒體、廣播電視和報刊上全面具體地公開,據說僅僅在人大的網路上披露而已。這樣的決策是未經人民知情和准允的非民主決策。人民幾乎完全蒙在鼓裡。江澤民、胡錦濤何嘗不知簽下界約,必招駡名,所以鬼鬼祟祟,不事張揚。回想五四運動時期,北洋政府的外交官曹汝霖、章宗詳、陸宗輿等人也不事張揚,結果留法的中國學生得知了日方「二十一條」的內容,先電告留美的同學,然後通知國內新聞媒體,於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學生運動突然爆發,成為歷史的里程碑。五四的歷史告訴我們,愛國和捍衛國家主權也要有民主,有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否則愛國也是盲目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被賣國賊出賣了,人民還不知道,或者知道時已經來不及反抗。人民哪里有權賣國?只有當權的領導才有可能賣國。他們為了收受賄賂,為了維護統治的特權,不惜出賣主權,割讓領土。人民要捍衛主權,保衛領土,首先要知情,然後要表達,或問責,或抗議,或通電,或遊行,或靜坐,才能迫令外交代表拒絕簽字,否決辱國條款。知情、問責、表達、抗議、示威,歸結成一句話,就是民主權利。所以,要愛國,首先就是要民主,人民有了基本的權利,才能說到做到「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就能自由地選舉政府,有效地監督政府,堅決地捍衛國家的主權、保衛領土的完整。所以我們說,專制導致喪權辱國,民主保障捍衛國家主權。

 

第十七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