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首頁

 

文革造反期間被紅衛兵和造反派

抄砸毀壞的部分民族古蹟與文物


  (網文摘編)

 

  文革時,大陸大量的古蹟文物等被紅衛兵和造反派所毀,從這個角度講,也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一場浩劫,現將那一時期被毀的部分古蹟文物等統計如下。

 

  1.炎帝陵主殿被焚,陵墓被挖,焚骨揚灰。

  2.造字者倉頡的墓園被毀,改造成了「烈士陵園」。

  3.山西舜帝陵被毀,墓塚掛上了大喇叭。

  4.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大禹廟被拆毀,高大的大禹塑像被砸爛,頭顱齊頸部截斷,放在平板車上遊街示眾。

  5.世界佛教第一至寶,佛祖釋尊在世時親自開光的三聖像之一八歲等身像被搗毀面目。

  6.孔子的墳墓被鏟平,挖掘,『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廟碑被砸碎了,孔廟中的泥胎塑像被搗毀。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孫令貽的墳墓被掘開。

  7.和縣烏江畔項羽的霸王廟、虞姬廟和虞姬墓,香火延續兩千年至今日,「橫掃」之後,廟、墓皆被砸成一片廢墟。文革後去霸王廟的憑吊者,見到的只是半埋在土裡半露在地上的石獅子。

  8.在橫掃一切的風暴中,霍去病的霍陵也遭了殃。香燭、籤筒被打爛之外,霍去病的塑像也毀於一旦。

  9.頤和園佛香閣被砸,大佛被毀。

  10.王陽明文廟和王文成公祠兩組建築包括王陽明的塑像,全部在文革被平毀無遺。

  11.古城太原的新任市委書記三把火,第一把是砸廟宇。全市一百九十處廟宇古蹟,除十幾處可保留外,通通毀掉。他一聲令下,一百多處古蹟在一天之內全部毀掉。山西省博物館館長聞訊趕到芳林寺,只撿回一包泥塑人頭。

  12.醫聖張仲景的塑像被搗毀,墓亭、石碑被砸爛,「張仲景紀念館」的展覽品也被洗劫一空。「醫聖祠」已不復存在。

  13.河南南陽諸葛亮的「諸葛草廬」(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龍』、『漢昭烈皇帝三顧處』、『文韜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間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羅漢全部搗毀,殿宇飾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龍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焚燒。

  14.漢中勉縣「古定軍山」石碑,也因諸葛亮是個「地主份子」而被砸毀。

  15.書聖王羲之的陵墓及佔地二十畝的金庭觀幾乎全部平毀,祗剩下右軍祠前幾株千年古柏陪伴書聖失去了居所的亡魂。

  16.文成公主當年親自主持塑造松贊崗布和文成公主二人的塑像,安放覺拉寺,被搗毀。

  17.合肥人代代保護、年年祭掃的「包青天」墓,也毀於一旦。

  18.河南湯陰縣中學生將岳飛等人的塑像、銅像,秦檜等「五奸黨」的鐵跪像,連同歷代傳下的碑刻「橫掃」殆盡。

  19.杭州革命青年砸了岳廟,連岳飛的墳也刨了個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揚灰。

  20.阿拉騰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園被砸了個稀爛。

  21.朱元璋巨大的皇陵石碑被拉倒,石人石馬被炸藥炸得缺胳膊少腿,皇城也拆得一乾二淨。

  22.海南島的天涯海角,明代名臣海瑞的墳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遺骨被挖出遊街示眾。

  23.湖北江陵名相張居正的墓被紅衛兵砸毀,焚骨。

  24.北京城內袁崇煥的墳被夷成平地。

  25.黎平故里安葬的是明末名臣何騰蛟,他的祠堂中的佛像被掃了個一乾二淨,而且把黎平人最引以為榮的何騰蛟的墓給挖了。

  26.吳承恩的故居在江蘇淮安縣河下鎮打銅巷。他的故居不大,三進院落,南為客廳,中為書齋,北為臥室。幾百年來,曾有無數景仰他的人來此憑吊此故居和他的墓。可是現在《西遊記》成為「封、資、修」(封建主義、資本主義、修正主義)裡的「封」,吳氏故居也就「被毀為一片廢墟」。

  27.紅衛兵掘開蒲松齡的墳,教書匠蒲松齡真窮,墓裡除了手中一管旱煙筒、頭下一疊書外,只有四枚私章。他們對蒲氏私章不屑一顧,棄之於野。屍體被搗毀。

  28.建於一九五九年的吳敬梓紀念館在文革中被鏟平。

  29.山東冠縣中學紅衛兵在老師帶領下,砸開千古義丐武訓的墓,掘出其遺骨,抬去遊街,當眾批判後焚燒成灰。

  30.張之洞的墳被刨開。張是個清官,墓裡沒一點珍寶,紅衛兵將張氏夫婦尚未腐爛的屍體吊在樹上。張氏後人不敢收屍,任屍體吊在樹上月餘,直到被狗吃掉。

  31.北京郊區的恩濟莊埋有同治、光緒兩朝的宮廷大總管李蓮英的墓,鑿開的墓穴裡,只有頭骨,不見屍骸,衣袍內滿是珠寶,後不知所蹤。

  32.河南安陽縣明趙簡王朱高燧的墓被挖毀。

  33.黑龍江黑河縣有座「將軍墳」,「因為屬於『帝王將相』,也遭到嚴重的破壞。

  34.宋代詩人林和靖(公元967-1028)的墓也在被毀之列。

  35.清末章太炎、徐錫麟、秋瑾墓都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口號聲中作了犧牲。

  36.一位年輕的中學老師領著一幫初中生以「讓保皇派頭子出來示眾」為由,刨開康氏墓,將他的遺骨拴上繩子拖著遊街示眾。革命小將們一邊拖著骨頭遊街一邊還鞭撻那骨頭,好像相信康氏靈魂附著在骨頭上似的。遊完街,康氏的頭顱被送進「青島市造反有理展覽會」,標簽上寫道:「中國最大的保皇派康有為的狗頭」。

  37.浙江奉化縣溪口鎮蔣介石舊居,蔣氏生母的墓被上海的大學生領導的寧波中學生掘開,其遺骸和墓碑都被丟進了樹林。

  38.南漳縣為抗日名將張自忠建造的張公祠、張氏衣冠塚和三個紀念亭均被破壞。

  39.新疆吐魯番附近火焰山上的千佛洞的壁畫,曾被俄、英、德等貪焚商人盜割,賣到西方。但那運到國外的壁畫畢竟被博物館珍藏,並未毀掉。而中國人自己幹的『破四舊』卻重在一個『破』字:將剩下的壁畫中的人物的眼睛挖空,或乾脆將壁畫用黃泥水塗抹得一塌糊塗,存心讓那些壁畫成為廢物。

  40.山西運城博物館原是關帝廟。因運城是關羽的出生地,歷代修葺保養得特別完好。門前那對高達六米的石獅子可能是全國最大的。如今,那對獅子被砸得肢體斷裂,面目全非;母獅身上的五隻幼獅都砸成了碎石塊。

  41.安徽霍邸縣文廟,雕梁畫棟、飛簷翹角,龍、虎、獅、象、鼇等粉彩浮雕皆為精美的工藝美術品。『房飾浮雕在文化大革命中統被砸毀』。文革後省、縣撥款數萬修葺,『尚未完全復原』。山東萊陽文廟,『大成殿雕梁畫棟、飛簷斗拱,氣勢雄偉……文化大革命期間,大成殿被拆除。』全國四大孔廟之一的吉林市文廟,『破四舊』中嚴重受損,荒廢多年,文革後歷時五年方修復。

  42.唐代高僧褒禪結蘆安徽含山縣花山,死後弟子改山名為褒禪山。宋王安石遊覽此山,作《遊褒禪山記》後,褒禪山遂名揚四海。因是『四舊』,褒禪山大小二塔被炸毀。

  43.全國最大的道教聖地老子講經台及周圍近百座道館被毀。

  44.宋代大文豪歐陽修的《醉翁亭記》經另一宋代大家蘇東坡手書,刻石立碑於安徽滁縣琅玡山腳當初歐陽修作文的醉翁亭,至今已近千年。前去革命的小將不僅將碑砸倒,還認真地將碑上的蘇氏字跡鑿去了近一半。醉翁亭旁堂內珍藏的歷代名家字畫更被搜劫一空,從此無人知其下落。

  除了有計劃的毀滅古蹟,文物古董毀壞的更多:

  北京名學者梁漱溟家被抄光燒光。文革過後梁漱溟回憶抄家時紅衛兵的舉動時說:「他們撲字畫、砸石玩,還一面撕一面唾罵是『封建主義的玩藝兒』。最後是一聲號令,把我曾祖、祖父和我父親在清朝三代為官購置的書籍和字畫,還有我自己保存的,統統堆到院裡付之一炬……紅衛兵自搬自燒,還圍著火堆呼口號……」

  南京著名的書法家林散之珍藏多年的字畫及自己的作品全部被毀之一炬,他被趕回了安徽老家。當時在上海居住的畫家林風眠家被抄家、畫被焚燒,又在風聲鶴唳中自己將留存的作品浸入浴缸、倒進馬桶、沈入糞池。

  中央文史館副館長、八十四歲的杭州名學者馬一浮的家被搜羅一空。抄家者席捲而去之前,他懇求道:「留下一方硯台給我寫寫字,好不好?」誰知得到的卻是一記耳光。他悲憤交集,不久即死去。

  名滿天下的上海書法家沈尹默是中央文史館副館長,也是八十四歲。他擔心『反動書畫』累及家人,老淚縱橫地將畢生積累的自己的作品,以及明、清大書法家的真跡一一撕成碎片,在洗腳盆裡泡成紙漿,再捏成紙團,放進菜籃,讓兒子在夜深人靜時提出家門,倒進蘇州河。

  作家沈從文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工作。軍管會的軍代表指著他工作室裡的圖書資料說:「我幫你消毒,燒掉,你服不服?」「沒有什麼不服,」沈從文回答,「要燒就燒。」於是,包括明代刊本《今古小說》在內的幾書架珍貴書籍被搬到院子裡,一把火全都燒成了灰。

  字畫裱褙專家洪秋聲老人,人稱古字畫的『神醫』,裝裱過無數絕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蘇東坡的竹子、文徵明和唐伯虎的畫。幾十年間、,經他搶救的數百件古代字畫,大多屬國家一級收藏品。他費盡心血收藏的名字畫,如今祗落得『四舊』二字,付之一炬。事後,洪老先生含著眼淚對人說:「一百多斤字畫,燒了好長時間啊!」

  湖南江永縣有一種僅為婦女懂得的文字,人稱『女書』。雖流傳已近千年,因為不入男子的社會,流傳並不廣,許多用女書寫成的詩歌被婦女珍藏,代代相藏,從未與世人見面。江永縣地雖偏僻,『破四舊』卻逃不脫,許多本應成為社會學、文字學乃至民族學研究資料的女書手稿被焚毀。

  燒書污染空氣,送到造紙廠打成紙漿才是好辦法。江浙一帶人文薈萃,明清兩代五百年,著名書畫家大部分出在那裡,留存至今的古籍也就特別多。僅寧波地區被打成紙漿的明清版的線裝古書就有八十噸!

  紅學家俞平伯自五十年代被毛澤東批判後,便是欽定的『資產階級反動學者』。抄家者用骯髒的麻袋抄走了俞家幾世積存的藏書,一把火燒了俞氏收藏的有關《紅樓夢》的研究資料。當時,中國特有的刻瓷藝術家僅剩北京朱友麟一人。周恩來曾規定朱的作品是國寶,不得出口。可是前去抄他家的紅衛兵將他的作品摔了個稀爛。不久,朱淒慘地死去,國寶不復再現。

  蘇州桃花塢木刻年畫社的畫家淩虛,五十年代曾手繒一幅長達五十尺的《魚樂畫冊》,由中國政府拿去,作為國寶贈送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加諾。他化了幾十年的功夫,收集到各地上千張古版畫,如今被燒了個一乾二淨。

  中國畫院副院長陳半丁年已九十,批鬥之餘,作品被焚燒。上海畫家劉海粟珍藏的書畫被抄後,堆在當街焚燒。幸虧一位過路人以『工人』的名義鎮住革命小將,打電話給上海市委,才派人制止。但已燒了五個多小時,焚毀的字畫、器皿不計其數。

  陝西畫家石魯被拉到西安鐘樓大街的鐘樓外,當街吊起來,在人群的圍觀中接受批判。他的『黑畫』被一幅幅拿出,批鬥一幅即撕毀一幅或在畫面上用紅筆打個叉。

  因江青點名咒罵了名畫家齊白石。北京的紅衛兵砸了他的墓和『白石畫屋』。又逼著齊的兒子齊良遲刨平齊白石自書的匾上的字跡。上海畫院七十五歲的畫家朱屺瞻,家中收藏的名人字畫被搜羅一空,七十餘方齊白石為他的刻的印章一個沒剩。

  一九五二年,國畫大師張大千的前妻楊宛君將張在甘肅敦煌石窟現場臨摹的二百六十幅唐代壁畫全部獻給了國家,自己僅保留十四幅張氏為她作的畫。如今抄家者光顧楊宅,那十四幅畫被搜走,從此全都沒有了下落。

  著名的木刻家劉峴(中央美術館館長)被勒令交出全部『四舊』後,默默地把多年的木刻原版摞在壁爐旁,然後,點著火爐,一塊一塊地投進火爐,全部燒光!

  北京人都知道拆古城牆的事,但是誰知道什麼是雙塔慶壽寺?京城第一皇家名剎,兩座800多年的古塔,什麼也沒留下來……

 

第十七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