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首頁

散文詩﹕

當時明月在

 (外一首) 

大陸青年   王子軒

 

 

  那是一個戰亂紛飛的時代,那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那是一個民族淪亡的時代。有一個人,他站了出來,說了兩個字:北伐。他成功了,這個國家漸漸走出泥淖,開始了艱難的復興之路。

 

  那是一個蹣跚起步的時代,那是一個內憂外患的時代,那是一個強敵壓境的時代。有一個人,他站了出來,說了兩個字:抗日。他成功了,這個國家漸漸走出沼澤,開始了艱苦的的重建之路。

 

  那是一個百廢待興的時代,那是一個赤禍肆虐的時代,那是一個陰謀顛覆的時代。有一個人,他站了出來,說了兩個字:剿共。他失敗了,這個國家漸漸走向了地獄,開始了血腥的沉淪之路。

 

  那是一個風雨飄搖的時代,那是一個國土淪陷的時代,那是一個江山變色的時代。有一個人,他站了出來,說了兩個字:保台。他成功了,這個島嶼漸漸走出了恐懼,開始了平穩的民主之路。

 

  這是一個極權統治的時代,這是一個草木皆哀的時代,這是一個渴盼變革的時代。四個時代,同一個人,三次成功,一次失敗,成也豪邁,敗也榮哉!身處第五個時代,人人都想說兩個字:腐敗。壯士扼腕,才俊束手,仰天長歎:當時明月還在!

 

 

  呐  喊

 

 

腐敗的種子,

糜爛的思想,

在曾經孕育了

數千年輝煌歷史的中華大地上,

污染, 散播。

那人心阿,

經受了太多磨難;

那鬥志阿,

經歷了太多打擊;

被迫躲在污水河裡,

逃避, 同汙。

革命,

曾經無比神聖的兩個字,

而今因為魔鬼的偽造,

變得一文不值,橫遭唾棄。

那曾經為無數先輩艱辛奮鬥的光輝事業,

只因為一九四九那一次殘酷的失敗,

而致灰飛煙滅。

中國,

痛-並快樂著;

中國人,

在絕望和麻木中過活。

在這片土地上,

數不盡的醉生夢死,

在這座危樓上,

唱不完的肉麻讚歌。

是誰在呐喊?

是誰在呼喚?

是誰驚醒了這行將就死的沈默?

在那舉國虛偽的歌頌聲裡,

在那萬民齊喑的沉沉死寂裡,

傳來你驚心動魄的一聲斷喝:

誰是新中國?!

振聾發聵的文字,

滿含熱淚的訴說,

縱使那寫盡王朝敗象的紅樓夢,

不及你鐵證如山的審判!

即便那千古流芳的史記,

難比你一針見血的批駁!

霎時間冠冕堂皇的詭辯失去了效用,

迷途的正義回歸它本來的居所。

精心打造的謊言望風披靡,

一潰千里;

外強中乾的屠夫歇斯底里,面如土色。

漫天的黑幕下,

一個又一個堅定的靈魂毅然站起!

那一代又一代的奴顏卑膝惶愧無地。

看吧!

那沉睡的東方巨龍正在蘇醒,

聽吧!

那烏雲密佈的天際一聲又一聲霹靂!

長江在怒吼,

黃河在咆哮,

那華夏大地上滿懷熱血的中華兒女,

怒髮衝冠, 枕戈待旦!

那災星肆虐的旗幟就要倒下,

那金光四射的太陽即將升起!

 

後記敬送《黃花崗》兩首拙陋的詩作如能僥倖發表,稿費免付。能否收用,請回通知。

第十七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