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首頁

 

雙十節讀

中國之命運


  詮

 

 

  老師經常說我們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幸福一代。上學的時候就唱「我們是共產主義的接班人」,從小學到大學都一直在讀毛澤東的書,記得我第一次知道蔣介石先生的《中國之命運》,是從中學語文課文裡看到的,毛澤東說﹕「我們這個大會有什麼重要意義呢?我們應該講,我們這次大會是關係全中國四億五千萬人民命運的一次大會。中國之命運有兩種:一種是有人已經寫了書的(《中國之命運》);我們這個大會是代表另一種中國之命運,我們也要寫一本書出來(《論聯合政府》)。我們這個大會要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把全中國人民解放出來。這個大會是一個打敗日本侵略者、建設新中國的大會,是一個團結全中國人民、團結全世界人民、爭取最後勝利的大會。在中國人民面前擺著兩條路,光明的路和黑暗的路。有兩種中國之命運,光明的中國之命運和黑暗的中國之命運。現在日本帝國主義還沒有被打敗。即使把日本帝國主義打敗了,也還是有這樣兩個前途。或者是一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富強的中國,就是說,光明的中國,中國人民得到解放的新中國;或者是另一個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分裂的、貧弱的中國,就是說,一個老中國。一個新中國還是一個老中國,兩個前途,仍然存在於中國人民的面前,存在於中國共產黨的面前,存在於我們這次代表大會的面前(《兩個中國之命運——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代表大會上的開幕詞》)。」

  當時我想讀蔣介石先生的《中國之命運》,但是,一個字也看不到,只是在毛澤東的另一篇文章《評蔣介石在雙十節的演說》中看到一點批判文字,進而毛澤東為了批判《中國之命運》,竟編唱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歌曲,我也是才知道的。

  彈指間幾十年過去了,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本質的變化,從一個馬克思主義者,轉變成了「三民主義」者。又到了「雙十節」,我想慶祝它的最好方法,就是拜讀《中國之命運》。今非昔比,我找到了《中國之命運》,如饑似渴的讀完了它,感到它實在是中國歷史上一本難得的好書,怪不得毛澤東組織了共產黨的筆桿子大肆批判它,怪不得我們幾十年來連一個字也看不到它?在目前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面臨第三次「合作」的時候,在台灣和中國面臨和平還是戰爭的時候,在中國共產黨是否進行政治制度改革的時候,在中國面臨新命運的時候,重讀此書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中國之命運》的歷史背景

 

  1、確實,蔣介石在 1943 年發表《中國之命運》的時候,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和中國的抗日戰爭,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中國已經因為自己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巨大貢獻,通過國際反法西斯組織,廢除了所有不平等條約,國家取得了獨立自主的權利,實現了孫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義」的「民族主義」,面臨建設新的民主中國,就是實現「三民主義」的後兩條「民生主義、民權主義」。所以,蔣介石說﹕「百年來,由國恥所造成的不平等條約,激起我全國國民一致要求的雪恥圖強運動,革命倒滿由於此,抗戰建國亦自此而來。在雪恥圖強運動之中,事實的經過,已經證明惟有國民革命的路線最徹底,亦最為正確。時至今日,國民革命已有初步成功。今後我中國國民自惟有遵循此成功路線,以達到抗戰的目的完成,建國的理想實現之境域。」顯然,在這個時候發表《中國之命運》,是「指向建國目標——就是心理、倫理、社會、政治、經濟,五項建設,努力實行文化經濟與國防合一的整個建設計劃」。

  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是國民黨,這是毫無疑問的,國民黨領導全中國人民同日本侵略者開展了殊死的搏鬥,正面戰場和抗日前線,都是國民黨的軍隊在和日本軍隊戰鬥,成百萬的國民黨官兵犧牲在抗日戰爭中;這是不可否認的歷史。而共產黨幾十年來一直宣稱自己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是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打敗了日本侵略者。殊不知,共產黨才是造成日本侵略中國的罪惡黑手,是共產黨造成中國的分裂,才使日本有機可乘,發動侵略戰爭,是故,蔣介石分析說﹕「然而,國民政府遷都南京之後十年之間,在事實上,則因帝國主義者的干涉與反革命勢力的妨礙,使經濟建設不能如期推進,而在理論上,則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思潮,平分了當時的經濟學界。共產主義者,致力於其所謂『土地革命』與『農民革命』,軍行所至,赤地千里,以破壞我國和平的農村。他們對於民族工業,毫無愛護的心裡,惟以憎恨、鬥爭之說,灌輸於社會和青年之中,以阻礙生產的進步。於是資本逃入租界,以助成帝國主義的侵略,使其影響更大而更深。」

  2、全面抗戰尚未爆發,共產黨在毛澤東的領導下,召開了「瓦窯堡會議」,遵照斯大林的命令,提出建立所謂「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利用特務說服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制造所謂「逼蔣抗日」,使共產黨和共產黨的軍隊變成國家軍隊,以合法的身份繼續分裂中國。及至全面抗戰已經爆發,中共又召開「洛川會議」,提出到抗日戰爭的後方去,建立所謂抗日根據地,實質是佔領土地,實行「高築牆,廣積糧,緩稱霸」的專制時代「打天下」的策略,旨在保存和擴張實力1939,中共將領彭德懷發動「百團大戰」按﹕應該是數次扒鐵路、炸橋梁的小仗,而非大戰被毛澤東批評「暴露了我們的力量」,後來被毛澤東肅。到了四十年代初,也就是抗日戰爭的艱苦相持階段,只圖擴張、不打日寇的毛澤東已經敢說﹕「第一,(我們)有一個經驗豐富和集合了一百二十一萬黨員的強大的中國共產黨;第二,有一個強大的解放區,這個解放區包括九千五百五十萬人口,九十一萬軍隊,二百二十萬民兵」。共產黨終於在抗日戰爭中擴了自己的力量,國民黨在抗日戰爭中則是腹背受敵,元氣大傷共產黨已經不把國民黨放在眼裡了,他們對國民黨已經是「針鋒相對,寸土必爭」。在1940 年 1 月,毛澤東發表《新民主主義論》,已經稱﹕「我們要建立一個新中國!就是新民主主義的中國,就是被中華民族的新文化統治因而文明先進的中國,就是被融通文化統治因而文明先進的中國。新中國航船的桅頂已經冒出地平線了,我們應該拍掌歡迎它。舉起你的雙手吧,新中國是我們的。」

  可見,國民黨和共產黨的都要建立自己理想的國家,蔣介石為了闡明國民黨的建國方針才發表了《中國之命運》,他說﹕「既然任何黨派,任何力量,離開三民主義與中國國民黨,決不能有助於抗戰,有利於民族的復興事業。這一點顯明的事實,是應該為全國國民尤是知識份子所徹底認識。」

  毛澤東發表《新民主主義論》,蔣介石發表《中國之命運》,毛澤東又發表《兩個中國之命運》,並且讓「陳伯達駁斥蔣著《中國之命運》一書,以便對中國人民從思想上理論上揭露蔣之封建的買辦的中國法西斯體系,鞏固我黨自己和影響美英各國、各小黨派、各地方乃至文化各方面。」

     抗戰期間,國共兩黨不同的路徑導致不同的命運。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支持下,在中國共產黨不打日寇、專攻國民黨的戰略下,在毛澤東打著民主建國旗幟的欺騙下,國民黨的命運是悲慘的,被共產黨趕到了台灣。而歷史經過半個世紀才證明了,當時確實是中國之命運的關鍵時刻,而毛澤東並沒有給中國帶來光明的命運,相反復辟了封建專制制度,造成八千萬人民無辜的死亡,一直到今天,大陸人民還生活在悲慘的命運之中。而國民黨並沒有給台灣人民帶去黑暗的命運,相反,台灣實現了自由民主的理想,在兩蔣時代,成了中國第一個三民主義模範省。

 

二、《中國之命運》是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性文獻

 

  1、《中國之命運》全面徹底正確的總結了中國的五千年的歷史演變和儒家文化底蘊。就是「中國的五千年的歷史,即為各宗族共同的命運紀錄。此共同之紀錄,構成了各宗族融合為中華民族,更由中華民族,為共禦外侮以保障共生有而造成中國國家悠久歷史。這一部悠久歷史,基於中華民族固有的德性,復發揚中華民族崇高的文化。我們知道的中國國民道德的教條,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而中國立國的綱維,為禮義廉恥。」

  《中國之命運》特別的總結了中國近代現代歷史,用了大量的文字論述了不平等條約,是信仰三民主義的結果,其中又特別提出了北伐和抗戰,就是「國民革命初步成功,是中國全體國民百年來繼續不斷的奮鬥,與五年來艱苦抗戰的收穫。但是,最近三十年間,國民革命卒能將二千年君主政體推翻,三百年滿族專制顛覆,乃至於將世界上最殘忍最堅強的不平等條約撤廢。由此可知只要我們國民群策群力,信仰救國救民的三民主義,向國民革命的大道邁進,是沒有不成功的。」

  2、《中國之命運》最可貴的是高瞻遠矚看到共產主義破壞中國傳統文化的反動本質,就是「五四以來,自由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思想,流行國內。他們對於中國文化,都是只求其變而不知其常的。他們對於西洋文化,都是只仿其形跡,而不求其精義以裨益中國的國計民生的。致使一般文人學子,喪失了自尊與自信。其風流之所在,一般認為以為西洋的一切都是好的,而中國的一切都是不好的。至於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之爭,則不外英美國與蘇俄思想的對立。這些學說和政論,不僅不切於中國的國計民生,違反了中國固有的文化精神,而且根本上忘記了他是一個中國人,失去了要為中國而學亦要為中國而用的立場。其結果他們的效用,不過使中國文化陷溺於支離破碎的風氣。這真是文化侵略的最大危機,和民族精神最大的隱患。」

  當然,我們縱觀中國的現代史,就可以證明,正是共產主義才給中國造成了民族傳統文化的最大破壞,共產黨把共產主義貫徹到大陸,破壞了所有的有型的傳統文化和無型的文化傳統,特別是文化大革命,繼承了五四反傳統文化的特點,在「打倒孔家店」的口號下,把中國的傳統文化破壞貽盡,使中國人民在物質貧困和精神貧困中悲慘的生活。如果沒有兩蔣的國民黨在台灣保留下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之復興基地的話,那麼中國要恢復傳統文化,將比恢復被秦朝破壞的傳統文化還要艱難得多。毛澤東說「說我是當代的秦始皇,不對,我們比秦始皇殺人多,破壞的多了。」今天,我們每個中國人都要看到台灣、香港、澳門的存在,這對恢復我們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將有著重要的作用。而保衛中華民國的台灣,就是保衛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雖然許多台灣人,沒有認識到這些,只以台灣一島的利益為重,不想為整個中國民主制度的建立貢獻力量,怕中共的戰爭,怕中共的導彈。還有些台灣人則幻想中共的和平,甚至為此而企圖「挾共治獨」,這些人無疑已經成為目前台灣最危險的政治勢力。

 

三、《中國之命運》是民族復興的法寶

 

  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就是「自太平天國舉義以來九十三年的歷史證明:惟有我們國父倡導的國民革命與三民主義為我民族復興的唯一正確的路線。辛亥革命,以及今日抗戰建國,皆依此路線,不徘徊,不退轉,勇往邁進,不達目的決不中止。」

  《中國之命運》的中心思想是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而「三民主義」的中心思想是「國民革命」,就是我們說的民主革命。中國人民所以取得了民族獨立和民主制度,就是在三民主義的指導下進行的。我們的中國現在還沒有完成統一,還沒有復興民主制度,所以,還要繼續行三民主義才能完成中國的統一台灣金門島上有一個大標語「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才是全中國人民的呼聲,這才是中國人民最大的公數。

  當前,中國又面臨著命運的選擇,也如毛澤東說的「一個黑暗的中國,一個光明的中國」。現在,我們已經不會被中共欺騙了。大家都知道,光明的中國就是在大陸建立民主制度,或者說在大陸復興民主制度;黑暗的中國則是中共在大陸繼續實行共產主義制度,用武力用戰爭統一中國,而不是用三民主義,不是用和平的手段。歷史雖然走進了新的世紀,但是中共的反動本質卻沒有變化,還在搞什麼「統一作戰」,搞什麼「保持共產黨員的先進性教育」,搞什麼「逼台抗美」,搞什麼控制「言論自由」,搞什麼「和平崛起」等等,我們千萬要提高警惕,堅決制止法西斯主義。 2005 年 9 月 21 日,美國副國務卿羅伯特•澤奧利克曾發表講話曰《中國往何處去?》敦促中國實行民主制度。他說﹕「中國的行動,連同缺乏透明度的問題可造成風險。難以預料中國將如何運用其力量,將導致美國及其他國家做好兩手準備處理對華關係。很多國家都希望中國走『和平崛起』之路,但誰也不會以自己的未來作賭注。中國軍事現代化快速發展,實力得到增強,使人們對擴充軍備的目的產生質疑,並提出中國缺乏透明度的問題。美國國防部最近就中國的軍事態勢發佈報告,不具有對立的性質,儘管中國的反應有這樣的情緒。美國發佈的報告記錄了事實,其中包括我們對中國軍事瞭解的情況,還分析了幾種可能出現的其他情況。中國若想緩和這些憂慮,就應公開介紹本國的國防經費、意圖、原則和軍事演習的情況。」並且警告說這是中國面臨兩個命運的選擇。可見,美國是很少這樣指出一個國家的問題的,美國及民主國家面對中國的倒行逆施,是不會無動於衷的。

  總之,《中國之命運》發表半個多世紀以來,儘管因為中共佔領了大陸,在漫長的歲月裡被淹沒無聞,但它的內容和思想,卻通過中國改革開放的形形色色窗口,潛移默化地在大陸重新傳播開來。可以說,整個中國的現代化發展,包括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無不體現在《中國之命運》之中。今天,在紀念辛亥革命和雙十節的歡樂日子裡,我們重讀《中國之命運》,真是倍感親切!最後讓我以梁啟超的話來與讀者共勉﹕「再說那民主精神。咱們雖說是幾千年的專制古國,但咱們向來不承認君主是什麼神權,什麼天授。歐洲中世各國,都認君主是國家的主人,國家是君主的所有物。咱們腦筋裡頭,卻從來沒有這種謬想。咱們所篤信的主義,就是孟子說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辛亥革命之意義與十年雙十節之樂》)」

  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一個以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為根基、以台灣民主制度為榜樣、以「三民主義」為指導思想的真正的新中國,必將得以再造。

 

第十七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