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首頁

 

辛灝年歐洲講演反饋

 

塵粒﹕     我們都是中國人


( 報刊文章轉載

 

原大陸知名作家,現旅美歷史學者辛灝年先生上周在荷蘭舉行了一次「從歷史角度看中國」的演講,筆者聽後感觸很深,受益匪淺,讓我意識到不僅是要做一個有民族氣節的中國人,也要做一個有民主意識的中國人。

海外華僑都常有這經歷,無論你是來自台灣或大陸,當你和西方人第一次相處,人們總會問:「你是中國人嗎?」有的台灣人會說「我是台灣人」,因為她不認同自己是中共統治下的大陸中國人但在西方人的眼中,無論是台灣人,還是大陸人,都是中國人,因為擁有同樣的祖先,同樣的傳統語言文化。

從前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寡婦生了兩個兒子大兒子從小就獨立,做事敢闖,年紀一大就離家出去做生意,見世面多了,思路也開闊了,錢賺了許多,沒有時間回老家;小兒子生性保守,跟著媽媽一起,從來也沒離開家,一直還習慣地過著過去那種生活。有一天,大兒子回家探親,知道媽媽死了,弟弟還過著貧窮的生活,而且弟弟的思想跟自己差距很大,怕弟弟連累他,二話不說就走了,也不想再回去。鄰村有個過邪教的富人,他假惺惺地對那個小兒子說﹕「我來幫助你讓你擺脫你的貧窮,不過你要把你老祖宗留下的東西和思想全部去掉,不然會束縛你發財,這樣我才可以幫你」弟弟聽他講得好象「有道理」,果真把老祖宗留下的東西燒個一乾二淨,弟弟後來學著富人的騙術,居然也起來,邪教當祖宗供起來哥哥後來聽說後,想來阻止但已為時太晚。

這個故事使我想到了一個不恰當的比喻,故事的大兒子就在台灣,小兒子便在大陸大兒子在外接受資訊多,有民主意識,那一氣之下就走的大兒子,該多像那個想台獨的中國人小兒子從來也沒離開家,從小就被共產黨的馬列邪籠罩著,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民主,也不知道民主會給他帶來更好的前途和命運;只知道自己死後「要去向馬克思報到」,而不是向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直至孫中山報到,卻反而懷著所謂的「民族」意識,只會咒駡哥哥背叛「中國」其實,做弟弟的,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漸漸失去了他的「民族根」,而自己卻被蒙在鼓裡

如果台灣是一個好哥哥,何不為弟弟作一個好榜樣,就像我個人理解辛灝年先生說的那樣台灣自己要保住民主的發展與穩定,既不為中國經濟的「崛起」而形成一股親共勢力,也不做一批激進的台獨分子,更不要台灣不斷地製早內鬥,以免共產黨鑽空子,「用民主對抗專制而非獨立對抗統一」保住台灣的民主自由和平環境為弟弟擺脫共產黨反民族的專制統治個明亮的燈塔。

大陸出來的中國人,都誤認為自己是有民族氣節的中國人,其實自從共產黨統治了大陸,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就早已失去了自己的「民族根」,甚至錯把馬克思列寧當成祖宗,「死後去見馬克思」成了大陸人的口頭禪,自己成了「馬列子孫」不知道,哪里還敢談什麼中華民族氣節?許多大陸人把愛共產黨誤認為愛中國,反黨就是反祖宗,反民族,民族和民主概念混為一團,情願要「民族」而不要民主。 其實,共產黨早就用「破四舊」把我們祖先的文化給剷除掉,大陸人的家譜更是早已被共產黨燒光了我們真的連誰是我們的祖宗,什麼才是我們的民族文化,都搞不清楚了啊!

畢竟我們都是中國人。所以,每一個中民族兒女都愛中國,每一個中國人都愛民主既不當一個講民主忘記民族的中國人,也不當一個只要民族而不講民主的中國人。大家都一致認同既要民族又要民主的孫中山是我們的國父辛先生在演講中提到,要解決兩岸問題,要先民主,後統一,如果兩岸關係沒處理好,只怕會使大陸人不開心,台灣人不安心,西方人不放心。

(大紀元6月6日訊)

第十七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