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我崇尚真正的自由主義知識份子

郭永豐

 

  作為一個真正屬於自由主義的知識份子,功利對於他們來說僅僅只是過眼雲煙,如果在不受任何束縛,不傷害其本真的情況下,可以說來者不拒去者也不留。否則,則一概拒絕之或急於規避之。若避之不及則逃之,逃之不及則堅決反抗之。因為,自由是他們的本性和基石,本真是他們的目的,只有時刻擁有自由,才能真正奔放、暢快而真言。固然,任何俗物絕不可輕易撼動他們,除非是良善的、正義的和人道的。

  如此境界,乃是至高無上至善至美的,非常人所能及。此類人物,至少都是智者、勇者、剛毅者,如果沒有高超的智慧,又怎能洞穿人生,把人生真諦全部悟透?如果不是勇者,又怎能面對世事諸多誘惑與干擾,絲毫不留戀、不心疼、不牽掛、不耿耿於懷呢?如果不是剛毅者,又怎能承載常人所不能承載的萬倍重壓,甚至拼出生命,拿犧牲做賭注呢?

  真正屬於自由主義的知識份子,他們決不媚俗,也不為世事所擾,他們超凡脫俗,巍然屹立於世,哪埵陳u理那奡N有他們的身影,哪埵釣葩c那奡N有他們的呼籲、吶喊或詛咒。他們生是為真理所生,活僅僅只為弱者而活。他們扶貧濟弱,打抱不平,伸張正義,痛斥邪惡,絕無絲毫含糊或模棱兩可。

  作為人,他們同樣喜歡升官發財以及窮奢極侈的享樂生活,但他們發現,這是由極少數權貴所為的,是不正義的,乃真正邪惡之源。尤其當他們洞悉勞苦大眾的艱辛不易和無限苦難時,他們就會立刻與權貴劃清界限,徹底決裂,而勢不兩立,只為弱勢奔走呼號,而追逐真正屬於人世的真理。

  如果世道清明有序,真正的自由主義知識份子也喜歡參政,但是,一旦他們識破作為結黨的營私與邪惡,尤其是其內在的齷齪與爾虞我詐,他們便會迅速脫離政黨束縛。因為,作為黨派,即便在號稱最健全完美的民主社會,就一定有黨系之爭,有黨系之爭,就一定有明槍暗箭的不斷來往,而此根本不屬於真正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的秉性。

  當然,作為真正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往往在邪惡制度下,他們才是時代進步的真正急先鋒,是歷史不斷向前發展的真正舵手和導航者。在歷史上,雖然他們在導航的過程中,經常被自私者所利用,被別有用心殘暴兇惡的暴君式英雄人物所利用,尤其是當一個時代變革結束之後,他們竟然發現這時代又回歸到原來位置上時,於是他們便會迅速投入到新一輪的抗爭。但他們作為急先鋒的開拓與導航的巨大作用豈但功不可沒,其影響和作用也不可估量。

  關於這類人物,如果在中國近代尋找,胡適先生應該算一個。雖然他還不太完美,但與真正自由主義知識份子比較,應該最接近。這堙A我把他稱之為較為柔性的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因為,畢竟他最終還是在威權政治之下不悅至死。但他的那份倨傲與不馴,以及始終嚮往自由追求民主的苦心,卻從來沒有改變過。當然,他在實踐中貫徹自由民主的行為,也從來沒有間斷過。

  還有一個人應該就是魯迅,雖然有人罵他不懂民主,但他至少也替真正屬於弱勢地位的人民群眾呼籲、吶喊、助威了。雖然他在理論上對自由民主從來沒有明確的言說,或者他對自由民主的基本政治制度還沒有吃透,但不能就此否認他的骨子堛漕犖婸P生俱來的倔傲與不馴。應該說,他的風範是被作為又一個獨裁者的毛澤東充分利用了。而實際上,如果魯迅真正活到中共建國之後,他肯定是第一個被毛政權鎮壓致死的極右分子。我認為魯迅應該是屬於剛烈性格的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編按:但他還是接受了延安中共中央的決議,做了無產階級革命文學的偉大旗手;後來接他的班的,則是高唱「斯大林是我們的父親」的郭沫若;再後來,就是無產階級革命文藝旗手江青同志了……),當然他的知識結構或智慧是比較短淺甚至是狹隘的。

  在今天的中國,已經或正在出現一批又一批有可能成為真正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的人。說他們是真正的,是因為時代正在錘煉他們;說他們有可能,是因為考驗就在眼前……。

  自由,本屬於人之天性,是天賦人權,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終生具有的,絕不可輕易剝奪或削弱之。而為自由絕不妥協毫不畏懼地而鬥而抗而爭而戰在最前線的人,這便成為屬於真正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的典範、榜樣和先導。因為自由就是他們真正的使命和神聖的職責。也就是說,只要專制和黑暗存在一天,真正屬於自由主義的知識份子就會永遠抗爭下去,並堅持不懈,絕不氣餒,除非他們在抗爭中捐軀。

  固然,我最崇尚真正屬於自由主義的知識份子,但願在我們這個時代,這種人越來越多越好,因為只有越多才能具有真正震撼的力量,也才能迫使專制政權不得不順迎民意,還大陸人民真正的自由與民主。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