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民運人士信箱


王雍罡致徐文立(網上文選)

 

文哥!新年好!

  你在新唐人電視中的『人杰地靈』節目,我已經看了,令弟非常感動,使我從中更瞭解了你。

  從這片中所看,你年紀輕時,還是個帥哥;大嫂也是個靚妹,郎才女貌,好讓人羡慕。可是你們倆生不逢時,竟然在中共黨國長大,和我們這些所有的人一樣,歷經種種不應該的人生磨難、痛苦和不幸,這就是推翻中華民國「公家國」的直接後果。……不知在今天,還有多少憤青怒老,在繼續無知地拒絕這一鐵板釘釘的事實。

  在你的節目中,弟才暸解,你的父親——令尊大人,在中華民國中,是抗戰英雄,了不起!而且他還是一個軍醫官,為國軍和百姓,進行治傷醫病;直到最後的抗戰勝利……。在那血與火的反法西斯年代裡,令尊大人,為中華民族的亞洲第一共和國,付出了他所有的一切,令小弟羡慕、感動和敬佩。

  更令小弟興奮的是:在那所謂「腐敗和黑暗」 的中華民國,令尊大人即是他再苦再累,卻有其自己的自由思想,有其自己想做的行動主見;甚至在內戰的軍事中,令尊可以在他的職權範圍內,因其醫生天使的慈悲心太重,可以不顧國軍的軍紀軍規,隨意放走那些背叛中華民國的恐怖份子——共黨叛匪;甚至不屑一顧地抗拒蔣介石的最高軍事命令,可以拒絕去台灣退守中華民國的義務;為此他不但沒有遭到任何軍事處罰和迫害,而且還平平靜靜地等到了泥腿子大軍的到來。

  由此可見,當時蔣介石的獨裁和專制,原來是一個假老虎的假獨裁和假專制;人人可以不把他當一回事。今天我們出了國的人才知道,這一切不是抗日大英雄蔣介石將軍無能,而是自由的中華民國所致。凡是有良知的人,都對之明白。所以今天那些口口聲聲要民主自由的人,卻在拼命反對、拒絕、迴避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比昨天的共產黨和今天的台獨幫,還要猛烈地喪心病狂,從而徹底暴露了他們內心葉公好龍的假面目。

  然過分慈善的令尊大人,以為這些泥腿子來了,中國可能有重獲新生的機會;他這一好心的想法,和所有天真的老百姓一樣,在喜慶洋洋迎接蘇維埃連鎖政權的共產黨國後,突然才驚恐地發現,原來共產黨是真老虎的真獨裁和真專制,向他們這些無辜的抗戰英雄,反對打內戰的軍人,同情泥腿子革命的老百姓,以及曾經是中華民國的好公民,凶猛地撲了過來,將他們的肉體,尤其是他們的靈魂,撕得粉碎,使他們在體無完膚中,一一受辱不堪地倒下。而令尊大人,也在這多次殘酷的政治運動中,不幸被共產黨整得死去活來,直至他最後死不瞑目地被活活整死為止。

  天哪——,令尊是一位抗日英雄啊;是一位救死扶傷的軍醫天使啊;是一位救活和釋放不少共匪將士的慈悲者啊;是一位有責任心的、有才華的、有愛心的好父親啊;他卻在無緣無故中、在莫名其妙中、在無中生有的種種莫須有罪名下,被共產黨理直氣壯地剝奪了他老人家的神聖生命。這是天憤人怒的暴行啊!

  其實,象這樣悲慘不堪的情況,何止你父親一個人;而是成千上萬啊。只是你父親在千百萬人頭落地中的一個縮影而已,一個象徵性的悲慘代表而已。這就是反對蔣介石紙老虎的回應,這就是對中華民國公家國失去信心的報應。我們這些醒悟了的晚輩,在這萬分悲慟和 強烈氣憤之中,也深深為之惋惜和遺憾。

  然這一切無緣無故的苦難,並沒有就此在你的家門口結束,相反在暗中變本加厲地深入和增大。當你成長為象你令尊大人一樣——人杰地靈的漢子時,就同樣被無辜地慘遭迫害,被共產黨二次無罪地重判,前後相加二十五年。害得我雍罡小弟為你呼籲,並相應你太太的絕食聲援,為你公開聲明絕食。為此我現在還要嚷嚷,叫你賠償我身體補償費一千萬圓,你看你自己,多麼慘不忍睹!

  倘若你的父親、和我的父親,都能在當年,不感情用事,不做憤青怒老;明白【共和】來之不易;明白凡是天下好事,都要經過長期反復的艱苦磨煉之後,才能最後得以保守完成;那麼你我的父親,都會服從蔣介石的命令,將我們帶去台灣,共同退守中華民國。這樣你的父親,不但不會死,還會成為有名的軍醫大官;尤其是今天的你,憑你的聰明,不但肯定不會流亡,肯定不會坐牢,而有可能在中華民國中,或擔任議員,或擔任縣長或市長,或在經營你令尊的醫館。你不但儒雅瀟灑,而且風流倜儻,我今天的王雍罡,不但不敢叫你賠一千萬,還要千方百計地巴結你,你說是不是?(一笑!)

  凡是有智慧的人都知道,『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的大道理。一切真正天大的好事,她肯定需要長期反反復複的好事多磨,經過無數次失敗和磨礪後,才能取得眾人首肯、刮目相看的成功。若象憤青怒老那樣,沒有持之以琲滬@心,只有那種聰明活絡、偷奸耍滑、投機取巧的本事,凡事總是埋怨、責怪、不滿和牢騷,最後就索性脾氣暴躁地『自我一套、推倒重來』,象這樣的人,能成功什麼『天大好事』?這就是憤青怒老的基本刁相。你我都是政治家,切切要明白、要看透、要遠離這種非理性、無理智的刁相。寧可暫時少一些朋友,也千萬不能與這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憤青怒老,進行所謂的合作共事。因為他們的腦袋,不但比政治家天然地少了一根弦,而且因共產黨對他們長期的洗腦,而常常出現思維斷路的後遺症。你能拿他怎麼辦?

  在今天,你我之輩之所以如此不幸,這不是你我之輩的過錯;而是你我的父輩們,曾經因為無知,同情泥腿子革命,與匪共舞,才產生這樣的報應,才導致他們的自己和他們的兒女,遭受沒完沒了的痛苦和不幸。所以你我等所有人的這一切苦難,按佛門的第一天理,乃是因果報應的作用,是活該,是應該,是萬該;包括當今汕尾的農民報應在內。別忘了,汕尾地區,曾經是中華民國時期,第一個叛亂的蘇維埃家鄉,而不是之後的井岡山。

  只是那些不是活該的人,最後去了台灣,所以他們就被上帝庇佑,逃出了這個是非不分、感情用事、憤青怒老的大陸,從事正兒八經的民主事業——上帝所賜福我華夏的中華民國;而他們的這些子女們,也開始獲得善有善報的回應和報應。這就是老天爺的公正啊!

  今天知道歷史真相的人們,才明白所謂曾經腐敗的國民黨,不是在抗戰之前的腐敗,而是在抗戰之後才開始的腐敗。因為他們當時以為抗戰勝利了,天下就萬事太平了,於是他們面對滿目瘡痍、遍體鱗傷、奄奄一息、民不聊生的創傷環境,為了人本能的生存活命,而迫不及待地求生,於是產生了為生存而腐敗的不良現象。這個不幸的現象,在戰後的當時,誰也無法能阻止,只有讓中華民國,有三到五年的經濟恢復,才能開始緩解;然後,政府有能力可以進入法制系統的管理,讓那些當官的人,不再為求生活命而腐敗編者按:如果不是中共在日本投降的當天晚上就發動了內戰,則民國非但能夠象二戰所有參戰的國家一樣,能夠治愈腐敗;而且不會因持續的和大規模殘酷的內戰,而導致中華民國政權腐敗的迅速加深)

  譬如蔣介石退守台灣後,不但用贖買政策,解決了農民的土地問題,同時在三年中,利用經濟的恢復,而有效遏制了求生活命的腐敗,老百姓開始安居樂業;使得在1954年,蔣介石就結束了軍政,啟動了訓政,容許鄉、縣和地方市的民主選舉。譬如之後的台灣經濟起飛,蔣經國結束訓政,容許直轄市和省級的民主選舉;再之後,便是在2000 年就已經實現的政黨和平替換了。

  這一切在和平環境的經濟發展中,才能一步步地實現成功。哪裡象民運中的憤青怒老,憑空想想的那麼容易;只憑自我感覺良好,而誇誇其談,信口開河,然後不屑一顧中華民國一系列好事多磨的偉大事實和歷經的苦難,只是輕嘴薄舌地對之亂罵和亂反;從而造就了一批反亞洲第一共和民主公家國的偽民運。這就是民運失敗的總根源!

  所有象你一流的民運政治家們,都應該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看懂了這一點。在今天開始進行華夏復國的民主運動。因為我們在今天都應該實事求是地承認,中華民國南京政權在抗戰後所出現的無可奈何的求生腐敗,與文革後的共產黨,拋棄了共產信仰,在恢復自己的官位後,利用手中的特權,進行「不貪白不貪、不拿白不拿」的那種貪得無厭的超級腐敗,是有著天地的差別和根本性質的區別的。二者豈能同日而語!

  所以那些在民運大會上,信誓旦旦地「用自己的身家性命擔保」,而為共產黨的勝利,進行公開辯護的民運人士,就是典型地「感情用事、不分是非、又不肯學習現代中國歷史」的憤青怒老。他們始終理直氣壯地認為共產黨曾經是這麼說的,或者我的父親是曾經這麼說的,那麼我也就不加思索地要這麼說。作為一個普通百姓,對他這樣的表現,不能對之有所要求,屬於正常現象,但也是會令人遺憾和痛心的。然而,一個要爭作民運的精英和老大,卻也如此沒有分量的胡言亂語,則是令人無法接受的。

  象這樣的人,在民運中的確不是少數。我們不能迴避這一事實。這是共產黨長期洗腦後,在今天所產生的收穫期效果,從而使共產黨和台獨幫繼續反中華民國後續有人。如果他們在共產黨滅亡之前,不被歷史所淘汰的話,那麼即是在共產黨滅亡後,他們依舊會接過共產黨、台獨幫反亞洲第一共和的民主大旗,繼續明目張膽、明火執仗的反中華民國,以便「開創」他們各種各樣的新私家國,造就更多感情用事、是非不分、憤青怒老的接班人,大陸的中國,將永無出頭之日!而你我都是有一定名望的【政治人士】,千萬不可對之隨波逐流;否則你我的民運事業,也將功虧一簣。被今天曾經上當過、而現在已經覺醒的人民,痛罵成一個居心不良而反共的野心家、搗亂鬼和害人精。從此臭名昭著,被人取笑一世。

  我們華夏復國人士,坦率地擺一句滾釘板的話:那些感情用事、是非不分、輕嘴薄舌的憤青怒老,即是上帝再給他們二十五年的民運時間,他們依舊是今天這個四分五裂的成績,無法再有新的進展。即是共產黨不推自跨後,讓他們有幸去執政,將不出三年時間,因他們憤青怒老的傻鄙勁而自我垮台。有目共睹的民進黨,比這些民運中的憤青怒老,不知要強幾十倍,但他們同樣有這種感情用事、憤青怒老的傻鄙勁,要被今天台灣人民的選票所拋 棄。由此你我都看到了,台灣人民對他們的內心是什麼反應。

  一個比民進黨還憤青怒老十倍的人,它對恢復民主自由的新中國,能作出什麼好事?不把中國引向新的私家國、或四分五裂之下的小私家國,上帝已經真正保佑我華夏民族了;而我們就要為這樣的上帝保佑去奮鬥。這就是我們華夏複國的信念。

  一個政治家的偉大,或一個偉大的政治家,就在於他是否掌握了一個五百年不變的相對真理;而不是它是否掌握了五年不變、或十年不變的權力。

  我在新的一年裡,祝你一家健康、順利和快樂!而且相信,中華民國一定會回歸!

 

雍罡頓首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