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嗚呼,胡;嗚呼,雀躍的人們


國際流浪漢

 

 

  一個泱泱大國的姓胡的主席從地球的那邊來了, 於是,就冒出一批歡呼雀躍的人們,在機場在賓館門口,表演着他們的愛國熱情。

  當姓胡的變成姓溫的,或姓江的,這些人們同樣要雀躍一番。這種程式套路在當地華人中已成為一景。

  這幫人有一個美妙的的稱謂:當地愛國僑胞。

  同樣還有一批華人,他們永遠銘記着那個叫作共產黨的政權數十年來對他們的民族,對他們的家庭,甚至對他們個人的殘酷迫害,在這有限的場合表述他們的抗議和他們的訴求。

  這批人也有一個稱謂,曰之,「國外的反華勢力代表」。這兩種人已經成為全球華人的一景。

  不管姓胡的還是姓江的主席來到地球的哪一個角落,這兩批人都會同時出現。

  這兩批人的共同點是,他們都離開了那塊叫作神州大地的故土,遠走他鄉。

  這兩批人的相異之処則太多了。

  第一類人最顯著的難解之処就是,他們的腳和他們的嘴是由兩個不同的大腦操縱着。

  他們的腳選擇了離開。到更好生活的地方去,他們不會放棄對自由、財富的追求。身份,金錢,房子一樣不會少。但他們的嘴卻會彰顯出極大的「愛國熱情」,這種愛國熱情的表達方式,就是對共產黨當權者的獻媚,和對第二類人的「義憤填膺」。但是如果人們問他們:你這末愛國,為什么不回去愛,在這裡蠅營狗苟搞綠卡,轉身份,是何道理?他們無言以對, 或是無賴式的胡攪一番。當然這批人也會回去一番,搞生意,搞錢, 搞種種種種有好處的事情。他們會得到中國平頭百姓得不到的好處,那叫民脂民膏,是對效忠的犒賞。於是乎,這幫人還有一個響亮的名稱叫:愛國賊。實在是甚為精妙,準確。

  第二類「反華勢力的代表」,活得便沒有那末瀟灑。他們無法割捨那維繫着他們血肉和靈魂的故土。縱然是故土難離,他們中很多人卻是有國難歸,被迫流亡他鄉,甚至有客死他鄉的。

  他們忘卻不了那些國内仍在苦難中煎熬的骨肉同胞。但他們的真誠,他們的勇氣, 還有那種精衛填海般的種種微小而不懈的努力,在感動着一切良知尚存的人們。

  胡上台以來,曾經引起人們的期盼。幾年下來, 應該說,對其是看得越來越清楚了。簡言之,他沒有留住那九天攬月的嬋娟,而只是套上了一條越拉越緊的吊索。

  他當不了戈爾巴喬夫,因為他沒有那種認知和膽識。他也當不了金正日,即使他想當,他也沒有那份本錢、魄力和權威。他只是一個謹小慎微多年,才熬成了婆婆的小媳婦。就是猙獰一下,也無力回天。那末未來他會是什末呢?

  筆者認為,他會是宣統,就是溥儀――如果他能自動終結這個長期殘害中華民族的惡黨。他能自我終結這末世的獨裁者。但願他不要成了齊奧塞斯庫或墨索里尼。

  需要多說一句的事,當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今天這幫縱情表演雀躍歡呼的人們,這幫精妙的愛國賊們,會照樣平靜地過著他們安安穩穩的小日子,像什末都沒發生一樣,間或有人更會義憤填膺於那失勢的獨裁者,阿門!但願這並非是我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