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新教宗請看:

中共手上的 宗教 領袖


劍 光

 

中共自稱是無神論者,實際上是迷信馬列主義洋教的,中共的土神就是毛澤東,他的話就是一句頂一萬句的毛經。按照共產主義的教義,宗教是要被消滅的,中共統治下的人民只能信仰共產主義。中共在奪取政權之前已經預謀打入各宗教,為以後控制宗教做準備,企圖掌權後再逐漸消滅各個宗教。

「解放」後大陸的佛教協會主席趙僕初就是打入佛教的共產黨,黨安排他先從小和尚做起,後來做了佛教頭頭掌了實權,就給人以科班出身的假象。

大陸天主教的第一把手傅鐵山主教,原出身於山東沂蒙山區革命根据地的地主家庭,他參加共產黨後被派打入天主教,革命成功後理所當然的出掌天主教了。

同樣,大陸的基督教也逃不出中共的魔掌,僅舉二例:

文革時,上海著名的國際禮拜堂牧師李儲文博士,是從美国留學的老海歸,當紅衛兵小將們批鬥他,打得他受不了時,他說你們別打了,我是共產黨派來的假牧師,你們去調查好了。後來一查,果然如此,總算保住了命,否则也會像有的真牧師那樣被打死。李儲文暴露後不能再當「牧師」了,被黨中央派去香港當了新華社駐香港分社副社長,官階不小啊。

在北京的基督教燕京協和神學院,是一九五三年中共將大陸北方各神學院合并而成的北方唯一的神學院,(另一間為南京金陵神學院,全大陸僅此兩校)掌實權的是教務長趙复三牧師。到了一九五八年,中共關閉了所有的基督教會,神學院也沒用了,全體教職員工全部下放到農場勞動改造,而趙复三卻搖身一變,當上了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副院長和黨委副書記。此時中共以為經過「解放」後的歷次階級鬥爭和洗腦,人們的政治覺悟提高了,不會再信仰上帝了,所以趙复三可以去掉畫皮了。趙教務長後來還負責過中共對法國的特務工作,不過他在派到中共駐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當組長時,正赶上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事件,趙复三叛逃了,不再當中共的爪牙了,可能与在基督教裡受了一些影響有關。

經過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和血的教訓,多數大陸人民再也不相信馬列主義邪教了,開始尋求和接受新的信仰。中共獨裁政權為了在國際上樹立形像,不得不開放各宗教活動,但是中共的心裡是懼怕宗教的,特別是對天主教和基督教,因為那堶惘釵@產黨從不具有的真理、正義和道德。尤其在蘇聯和東歐各共產國家的獨裁政權,在一夜之間就被人民推翻之後,中共意識到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宗教因素,這些國家的人民很多是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他們的信仰和共產主義是格格不入的(如波蘭有百分之九十是天主教徒)。這一變化給中共打擊不小,所以中共對宗教問題很敏感,需要更嚴格控制各宗教了。

文革後,中共對各宗教組識和各「民主黨派」,還是採取打敗國民黨的那一套行之有效且事半功倍的作法:打入內部核心組識,竊取領導權,表面上是各宗教組織內有信仰的主教、神父、牧師、阿訇、法師、喇嘛等掌權者,是各宗教內部的自己人,而實際上卻是中共的特務。中共又選派年青人安插到國內各宗教學院和國外的一些宗教學院充當學生,將來進一步掌控各宗教組織。甚至連北美的華人教會都派人監視,收集情報,早已發現地下教會的某些領袖也是共特。他們大搞違背教義的事來破壞和栽贓正統宗教,善良正直的信徒們,你們可要警醒,提高識別力!

看,中共就是這樣通過掌控宗教領袖和有實權的人來掌控各宗教組織的。從中共內部的文件看,是「外鬆內緊」,是儘量限制宗教的發展,更不允許各宗教介入政治,以保「黨天下」萬世長存。

在此,我請天主教新教宗本篤十六世深入暸解中共宗教領袖的真面目,更請多多關懷苦難中的中國大陸信徒,抗議中共對天主教、基督教教徒(包括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被關押神父和信徒等,要求實現真正的宗教自由。我相信教庭是不會拋棄台灣的天主教徒和人民,以換取和中共獨裁政權建交,因為這個政權是魔鬼政權。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