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中華自由論壇

 

大中華民國正是一個中國

 

比利時大陸學人      子 口

 

中華古語云:「始亂終棄」,指的就是自亂制始而以毁制終。「九、一八」後,中共在蘇聯直接指揮之下,為了顛覆大中華民國,開了另立國號的先例;接著溥儀就在日本的保護下立了「滿洲國」;待到抗戰相持階段(一九三九年),汪精衛另立中央,賣國求榮,毀我中華民國大制。以上這些才是中國十四年抗戰中「漢奸史」之一部分,正直學人不應迴避。大中華民國好不容易在全民浴血抗戰後得到統一。台灣得以光復,從日本人手上回歸我抗戰勝利後之大中華民國。中共是抗戰後最大的漢奸,繼續其篡國進程,一九四七年在延安與蘇共帶領前來的外蒙共魁喬巴山私簽秘約,互相承認獨立,為今後「兩黨兩國」的「革命友誼」背書;中共一九四九年宣告「建國」,五星血旗肅剎中土,又拿「國家大制」開玩笑,才有今日「一個中國」之兩岸政治困境;全因原本「一個中國」之「大中華民國」被中共分裂所致,中國軍民抗日成果——台灣光復為中共所棄。没有完整的主權繼承是不言創制「建國」的,當得起國家整體「中華創制」的,近現代中華政治家衹有孫文一人而已。溥儀、汪精衛全是「毁制」的漢奸,毛澤東是叛裂民國的匪首,李登輝、陳水扁妄想篡奪中國人抗日成果――光復之台灣,更是「毁制」的政治小丑。

世上之大問題皆為政治問題,故政治問題當然不會小。解析政治問題,必須堅持大原則,乃至更大的原則。用原則做交易,衹能亏本。中共匪首毛澤東在用國家主權大原則與蘇共做交易的同時,卻堅持其自己「實用的原則」:第一、誓死滅亡中華民國;第二、突出運用「人民」(「人民」即毛本人);第三、死握中共黨權。直到現在,中共歴任黨魁在政治上還在按毛之「旣定方針」辦事。但中共這幾十年給中華「國家大制」造成的災難,卻要現今兩岸政治人物同擔。

 

何有「一國兩制」?

 

鄧小平比匪首毛澤東懂得「更大原則」的存在,想到「一國」的重要,並且清楚用「解放台灣」實現「一國」不易(「兩蔣」在台打下一黨行憲的基础,厚植經濟、國防),且名不正而言不順,怕引發中共國內亂;但「兩制」必須堅持,這是中共的底線,是中共的「豐功偉業」;但他卻不想,從現今「兩國兩制」到其幻想之「一國兩制」,才眞正是牽涉到了「更大原則」的根本問題。有一個中國大陸的小孩子問道:「中國是誰先分裂『一國』的呢?」童言無忌,但卻說出中共犯罪集團造下的中華政治惡果。香港、澳門租界期到,當然無法再還給滿清王朝,因捍衛中華民國之政治家蔣介石內戰失敗,民國先總統蔣經國雖有堅持,但終不敵國際實用外交,衹能看著中共用「一國兩制」與英、葡交易,但他決不允許這種交易做到中華民國領土台灣頭上來。筆者希望在台的中國國民黨記住民國先總統蔣經國先生的堅持。「一國兩制」的出籠,可看出中共之愚頑「毁制」慣性:一可口頭吞並中華民國,二可與洋人做主權交易。中共如再不從「毁制」中醒悟,衹會因「一國兩制」而造成中華多國多制之現實,再難成「一國良制」之願景。

 

何有「終統論」和「台獨選項」?

 

中國國民黨先主席、民國先總統蔣經國先生對兩岸問題祗留下一句政治遺言:「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全球華人殷盼今日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主席永遠謹記。

「終極統一」和「台獨是台灣人民的選項」衹能是台灣省民主選舉的語言。中國國民黨主席不敢堅持抗戰後大中華民國憲法,甚至不敢承認大陸同胞為中華民國公民,這實在連「兩蔣」的憲政骨氣都沒有;把「統一」弄到「終極」去,把「台獨」變成「台灣人民的選項」,這樣曖昧,並非民主政治之眞諦,而衹能是與中共一樣的民粹毀制。「人民」是誰?在大陸就是中共。在台灣,「人民」在政治上不就是「黨派」嘛,「台獨黨派」在民國是違憲的,中國國民黨必須挺身而出堅持中華民國憲法的尊嚴。於今尚未「亡共在共」,倒先有中華民國在台灣葬在中國國民黨手上之懮矣!難道要叫「中國人民解放軍」來保衛「中華民國憲法」不成?台灣政治人物是否想步中共毁制裂國之後塵?

 

何有「廢統論」?

 

民國現「總統」陳水扁提出「廢除『國統網領』和『國統會』」,比「李登輝式台獨」走得更遠。陳身為民國「總統」(一省選民中當選,因民國大陸選民已被中共「剥奪政治權利終身」),公然違反民國憲法,置我大中華民國之「一個中國」憲法於死地,與當年中共匪首毛澤東有何兩樣?陳水扁正要完成毛澤東未竟的「滅亡中華民國之偉業」?筆者想,可能胡錦濤也許會說「不」,他現在也不敢再拿這個做「交易」,因為他也是突出運用「人民」的,且這種「交易」不是與洋人做。

縱觀中華近現代政治人物,稱得上「政治家」的太少,除了會玩「人民」和「選民」外,對世界上各種政治制度均「不求甚解」,以至「國家大制」屢遭勠害;缺乏人道法制憲政深思,置個人名利、一黨私欲於「國制」之上;棄「選民」與「人民」根本權利於不顧,斷我中華公民社會之民主均富理想。政治人物不守「制」,「選民」和「人民」能守「法」嗎?中華不缺科學,但缺遵制的政治操守。

世上没有所謂「亂民」,衹有「亂黨」和「亂國」,這在非公民社會是不敢承認的,但值得兩岸年輕政治人物深思。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