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紀念詩人楊春光 

東家房頂上的烏鴉

 

豺狼與狗和人

 

在一個豺狼統治人的年代

狗是最堅決反對豺狼統治的

可每當狗去咬狼的時候

人不是護住豺狼不讓狗咬

就是幫助狼狠狠打狗

美其名曰這叫好好教訓自己家不聽話的狗

 

我問人為什麼這樣對待狗?

 

這時人非常理直氣壯地回答說

因為他已受豺狼統治習慣了

他就不再當狗的統治者了

雖然他知道狗的反抗是為了恢復人的統治

可是狗一時是打不過狼的

況且有的狗也不比統治者的狼好多少

有的狗餓急眼了連人屎都吃

人家狼現在是沒肉都不吃飯哩

 

我又進一步反問人

那你就甘心永遠被豺狼統治嗎?

 

這時人又長長歎了一口氣

好半天才說了點實話來──其實

他打心眼堣]不願意接受豺狼的統治

可人這個小胳膊腿怎能擰過狼的大腿呢

人已從大腿變為小胳膊了,何況狗乎?

如果狗再不知趣,那下場還不是被狼吃了

那樣也不是咱人想看到的結果

那樣最起碼使人失去了狗這位忠實的朋友

弄不好人的奴才沒有了,人就更加奴才化了

所以人正在想辦法和豺狼搞好這三者關係

想方設法保護好狗的存在,這才是根本

 

我聽了人的話,就不用再聽狼的話和狗的話了。

 

三個老鼠的圓桌對話

 

三個老鼠湊在圓桌上對話

一個老鼠說:這幾天我總不得勁兒

有好長時間不吃耗子藥了

二個老鼠說:這幾天我也總鬧中國心

有好長時間不去咱們老鼠夾子上走了

三個老鼠說:我這幾天就更寂寞了

因為好長時間沒操貓的B了

 

這時,圓桌女顧主給他們送來三件東西

第一件東西是一包耗子藥,第一老鼠吃了

吃完反倒沒死,它哈哈大笑:我說的沒假吧?

第二件東西是一副老鼠的夾子,第二老鼠去踩

結果那個夾子是一種仿真的肥皂泡,踩者無恙

它捧腹大笑曰:我說的當真了吧?

第三件東西是一個老母貓,第三老鼠拿過就操

那個老貓一個勁地發情說:好受!好受耶

原來那老母貓是裝好語言程序的電動機械貓

它更是得意地狂笑道:我說的確實好玩吧?

 

等三個老鼠撤離圓桌的時候

不僅沒付顧主一分錢

而且連三件東西都拿走了

 

原來,那個顧主是沒裝收錢和管物程序的

女機械人──而那個圓桌是這一切的採訪記者

最後圓桌在媒體上祇被批准講了一句主題之話:

這個年代,就是創造這樣的小人和君子──

都同樣好玩、好笑、好整的年代……

 

東家房頂上的烏鴉

 

從前有一個地球村

一個村祇有兩戶人家

村西頭叫西家

村東頭叫東家

這兩戶人家的草房頂上各站著一隻烏鴉

西家房頂上站著的是公烏鴉

東家房頂上站著的是母烏鴉

這兩隻烏鴉一天到晚亂喊亂叫,吵鬧不停

烏鴉喊什麼,叫什麼

人家就幹什麼,做什麼

喊你給他送水,人家就派人送水

叫你給它飲食,人家就挑人送米

喊你去種莊稼,你就去種莊稼

叫你去做飯,你就去做飯

喊你去睡覺,你就去睡覺

叫你去廁所,你就去上廁所

如果哪個人膽敢不聽

就立即吃了你的眼睛,挖了你的心

還說再不行就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或粉了你的骨頭,揚了你的祖墳

所以,兩戶人家誰也不敢不聽

如此,日出日落,刀耕火播,臉朝黃土背朝它

春夏秋冬,循環反復,接受它的統治已成定規

稍有人的自由的時候,也祇是趁著這樣的間隙

即西邊的烏鴉跑到了東邊的烏鴉那頭做愛

或東邊的烏鴉跑到西邊的烏鴉那堸絲R

其餘時間就沒有人的任何選擇權利了

 

一年過去了

一輩兩輩還是如此

一天,來了一個海盜

這個海盜沒聽烏鴉那一套,祇顧我行我素

還把這一切不用懼怕烏鴉的決勝心理和想法

都教會了西家,然後就走了

西家的烏鴉當時就被海盜轟走了(跑去東家)

海盜走了,西家的烏鴉又飛回來了(氣勢洶洶)

這回西家團結一致,沒費力就又轟走了它

從此,西家再也不聽烏鴉的亂喊亂叫了

西家的日子越過越好,兒女雙全,子孫也滿堂

還把一間大草房翻蓋成一間大瓦房

不久一間大瓦房又翻蓋成一座大樓房

 

可從此,東家不僅加劇了兩隻烏鴉亂喊亂叫的

統治,而且那自由的間隙也幾乎沒有了

在生活上,東家越過越苦,窮得連稀飯祇有烏

鴉喝了。東家孩子生出一大流,卻都穿不上布

那間大草房因沒錢修繕,就改成了一間小茅屋

孩子們成天到晚就住亂草垛,東家已風雨漂搖

後來烏鴉們沒辦法就批准了一項改革計劃

允許長大的男孩子們外出打工

這樣老大、老二、老三便離家出走了

老大、老二去了他村,杳無音訊

祇有老三冒險偷去西家,成了西家的上門婿

 

一天老三接到了烏鴉的批准

批准了他拖了三年才允許回家探親的申請

條件是:帶回的彩禮足以能蓋一棟大瓦房

烏鴉們也在老三探親期間收斂了吵嚷與干涉

老三趁機先是幫助父母蓋一間大瓦房

為東家添置了農耕所必需的工具與吃穿生活品

後是好生勸說父母兄弟姐妹們把烏鴉趕跑

可家媓G哆嗦嗦不同意,更不敢去做

父母還把聲音壓得如蚊子似的怕烏鴉聽見地說

咱們不能那樣,那樣它們會重新跑回你們西家

那樣不就重新破壞了你們西家的好生活了嗎?

咱東家不是那樣壞下水的人!再說,也不能忘

本,沒有烏鴉它們的批准,你能回家嗎,上哪

去蓋新房、穿新衣、吃新米呢?

老三說,你們別怕,烏鴉不敢再去我們西家了

父母又說,那樣讓烏鴉沒處去這不是咱們對烏

鴉的殘忍嗎,它們兩個打的天下而不能坐江山

還行?這種天下不公,會引起老天爺發怒的

如果雷劈下來,最後倒楣的還是咱家

也一樣泱及到你們西家,所以

咱們窮就窮吧,窮有窮的志氣

也不能窮得一是對不起烏鴉瞧得起咱家的善心

二是對不起你們西家苦海相救的良心

父母及家人的一片「位卑未敢忘憂國」的癡心之話

說得老三最後祇好哭笑不得地

準期回了西家

 

在老三走之後

東家房頂上的烏鴉叫得更歡了,嗓門更大了

兩隻烏鴉高高吹虛著蓋了新房的東家的優越性

東家人在底下也不斷捧場喝彩著他們自己的

今非昔比的有吃有穿的幸福新生活

如此這一切又都歸功於烏鴉的好領導

感謝烏鴉批准他們老三回來探親的好政策

 

打此以後,烏鴉的聲調越唱越高了

雜音越來越使西家睡不著覺,也長不好莊稼

西家就在自家樓頂上安了一個全能消音器

烏鴉又叫罵著這是西家干涉了東家內政了

東家人也跟著罵西家的人太缺德了

如此一來,東西兩家關係又一陣緊張起來

如今東家反西家的環境污染新浪潮突破了冷戰。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