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也談《走向共和》


王伯年

 

 

  看了辛灝年先生對電視劇《走向共和》的評介,產生了強烈的共鳴。於是到市面上買了一套光盤,六張碟,共59集。連續看了幾個夜晚,僅看了九集,確實很受感動。劇中人物都是歷史上的真實存在,但與我們在傳統宣傳中所形成的印象不同,甚至截然相反,如李鴻章、袁世凱、康有為、孫中山等。我對中國近現代史鮮少研究,所有的一點印象又都是來自共產黨教育方針指導下的課本,故看該劇有耳目一新之感。雖難作確定判斷,但不管怎麼樣,該劇把每個人物都演得有血有肉、有情有淚(辛灝年先生語),使你不能不為之震撼。

  劇中的袁世凱,在我們的歷史課本中,是一個奸險小人,戊戌變法似乎就是因為他的兩面三刀而被葬送。可是,客觀地推究,還是辛灝年先生說的對:變法的失敗乃是一種必然。因為它所要變的不是專制制度,故並未能真正推動社會前進。即使變法成功,也祇不過是變慈禧為光緒而已,並不是像日本或英國那樣,建立一個君主虛位的共和政體。因此,不能也不應該將變法的失敗歸咎於某一個人。

  看清這一點非常重要,它不僅有助於我們釐清歷史發展的真實脈絡,亦有助於我們反思今天的現實。換句話說,換湯不換藥的變法,並不能挽救一個已走向末路的腐朽政權。歷史小說《三國演義》中,徐庶初見劉備時,曾自編了一段歌辭:「天地將沒兮,火欲殂。大廈將崩兮,一木難扶。」清廷的腐敗,既非康、梁等人所能挽救,也絕非袁世凱一人而能逼其退位。從另一方面講,袁世凱能周旋於當時已百孔千瘡的末世,如果沒有一點舊官場的歷練,恐怕連最基本的「生存權」都將難以維持(這堥禱D為袁辯解)。

  在劇中,李鴻章是以正面人物的形象來刻畫的。這一點與我們傳統的宣傳又恰好相反。在傳統的宣傳中,李鴻章這個名字,幾乎成了賣國賊的代名詞。而在劇中,作為一個舊官場中老練的官員,作為一個百孔千瘡行將倒塌的房屋的「裱糊匠」,李給人的印象確實有「大廈將崩兮,一木難扶」的感覺。他的歷練,甚至連慈禧這樣專橫的人物,都對他禮讓有加。可是,在他主持的談判中,卻又不得不簽訂了許多喪權辱國的條約。究其根本,同樣也不能歸咎於某一個人。條約畢竟是事後的、紙面上的東西,真正導致喪權辱國的並不一定是條約的談判者,而是導致國家衰落的專制體制。辛灝年先生所說的「弱國無外交」,這乃是一條千真萬確的道理。試想,當今的美國,誰會異想天開地去要求它來割地賠款呢?兩次海灣戰爭,導致了薩達姆政權的解體,美國兵是開著坦克和飛機進入巴格達的。在國際舞台上,它的任何一位外交官,都不會有人敢對其藐視。在這種情況下,他絕對不可能背上喪權辱國的罪名。腐朽的政府,專制而又無能,祇會關起門來做皇帝。李鴻章縱有管、樂之才,也難有回天之術。所以,對於劇中的李鴻章形象,還是借用辛灝年先生的話來說,:「不是為其平反,而是還其歷史本來面目。」我們今天評價歷史人物,往往自以為是居高臨下,鮮能設身處地地去進行考察和研究,再加上某些人故意閉上眼睛,用所謂階級分析的方法胡批亂砍,把自己設想為所謂「最先進」的代表,殊不料自己早已落入後人評價的小丑之列,使自己臉上被貼上「羞恥」而字。與其口誅筆伐的歷史人物——如李鴻章——相比,更不知要渺小多少倍。

  孫中山先生在劇中以極其平凡的面目出現,據說有人亦對此大感不快,認為是醜化了中山先生。我想,祇要是看過本劇的人,都會產生一種莫名其妙之感:哪裡醜化了中山先生?在該劇中,孫先生祇不過是太沒有架子,說話、做事和老百姓太接近了一點而已。所以,這個莫須有究竟是如何出來的,倒真的是使人有點莫名其妙。中山先生出現在該劇的開始,就已明確指出:要改變國家落後的命運,別無他選,祇有「走向共和」。我在觀看該劇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感受是心中突然地一熱,仿佛於黑夜中看到了光明的所在,知道了天亮的不遠,激動的眼淚立即充盈了眼眶。試想,以李鴻章的歷練,卻不得不接受外國列強的淩辱,牙打掉了往肚堳|;憑康有為的博學,卻難有起死回生之術;而譚嗣同的慷慨激昂,亦無法挽回大廈將傾的頹勢。我們今天講起來,固然是輕飄飄的一句話,可是,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國人在當時,真是走投無路了啊!中山先生一句「走向共和」,確實起到了震聾發瞶的作用。遺憾的是,在中山先生開創共和近一百年後,仍有人在中國搞獨裁專制。而且,這樣的人居然還能指責別人在醜化中山先生!正因為他不能理解孫先生為什麼會受到人民由衷的愛戴;正因為他本人亦是專制制度的產物;正因為他自以為是地居高臨下,所以,他才根本不可能接受平民形象的領袖孫中山。反過來,他可能認為,劇中的孫中山沒有指氣使的氣派,沒有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權威,所以就不具有領袖的形象。殊不知,正是他自己在企圖醜化孫中山先生。他和孫先生可說是道不同,不相謀。和偉人相比,他祇能算是異類和小丑而已。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