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靈岩山上,我向林昭訴說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馬太福音10:5

 

  今天,05年的12月26號,將會是我一生中最為難忘的一天。今天,我看望了我心目中的自由女神──林昭的墓地,我將用文字把這次朝聖之旅忠實的記錄下來。昨天,在杭州參加一個聖誕聚會,突然想到了就在不遠的蘇州,那一塊我心中的聖土──林昭墓地。看望林昭,是我自從認識林昭後就一直有的一個願望,我決定利用聖誕假期,完成這一願望。聚會結束,我隨即趕往蘇州,蘇州城區已是深夜。

  今天起的很早,收拾好東西,出來找到一家花店,說明來意,年輕的店主幫我挑了黃、白兩色的菊花,搭配成漂亮的一束,我要來紙和筆,寫上「林昭不朽」,「自由必勝」八個大字,放在花束中。一切準備就緒,叫上一輛TAXI,直奔靈岩山而去。途中,我心堮犰茼酗@種感動的感覺,眼眶會不自覺的濕潤,為了不讓它流下來,我必須仰視片刻,從沒有過這樣奇妙和持久的情感反應,實際上這種情緒伴隨了我整整一天。過了半小時左右,車開到靈岩山腳。靈岩山位於蘇州西南的木櫝古鎮,這堿O蘇州的旅遊一景,假日雖已結束,仍能看到不少的遊客。我在較為醒目的韓世忠墓下了車,根據從網上查到的信息,林昭墓距此祇有幾百米之遙了。

  我手拿花束,向西行走,前面的山脊上看得出有一個墓場,在通向墓場的路口,有兩間小平房,幾個提著藍子的老婦坐在房前。看到我後,她們向我走來,我知道,這一定就是那傳說中的吃「人血饅頭」的村姑了。「來看林昭的嗎?」,「是的。」我回答到。「我給你帶路吧。」我注意到這時候圍上來的熱情「導遊」們已增加到10餘個之眾。「林昭的母親是被氣死的,他們向她要5毛錢( 應是5分錢 )的子彈費」,一個臉黑黑的男子還向我介紹起了林昭,這個唯一的男性「導遊」為了這份差事,看來還專門做過一些功課,就讓這個黑臉幫我帶路吧,雖然我一再強調祇需要一個領路的,老婦們並沒有理會,一行人就這樣浩浩蕩蕩,沿著一條窄窄的山路向山頂走去。向上行走兩百米左右,黑臉停了下來,山路的右側,茂密的樹木之間,這奡N是林昭的墓地了。

  這是一個極為普通的墓地,雖然在網上我已多次看到過林昭墓的照片,當親眼看到石碑上「林昭之墓」四個字的那一刻,仍感到有一種強烈視覺衝擊的效果,我的心在顫抖。可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竟讓我憤怒了。那群村姑們爭先恐後的擠到林昭的墓前,拿出掃帚香火,掃的掃,擺的擺,我有些不知所措,一股怒氣從我胸中猛然迸發出來,「滾開,你們都給我滾開!」我向她們咆哮著吼道,她們顯然被震懾住了,都退到了一邊。這是一群可憐的中國農民,大多都上了年紀,身上還穿著帶有補丁的衣褲,眼神是空洞和麻木。他們在貧窮和無知中度過一生,林昭,對於他們,是那麼近,又是那麼遙遠。我可不想在這群愚昧人的注視下祭拜林昭。我抓出一把零錢,給了黑臉。村姑們聚攏過來,很快分了錢走了。我把黑臉叫住,我需要一個人幫我拍幾張和林昭的合照。林昭的墓前已擺放有一些花草,花還沒有凋謝,黑臉告訴我不久前有人來過,「這堮t不多每天都有人來。」他說。拍完照,黑臉離開了。四周安靜下來。我清理了一下墓台上的雜物,在石梯的台階邊坐了下來,注視著林昭的墓碑。在這塊墓碑下面,是一個如詩的生命,一個高貴的靈魂。我點上一支煙,慢慢疏理著我的思緒,感知著我眼前的景象。

  兩年前,胡傑先生的記錄片讓我認識了林昭,之後閱讀了大量有關林昭的文字,和很多人一樣,我驚嘆近代中國竟有如此勇敢、如此深邃思想的女性,她為這個國家流盡了她的最後一滴血。三十多年前,這位北大的才女,在監獄中渡過了她生命的最後歲月,

  在那堙A她用自己的鮮血記錄下在獄中所受到的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

  她用自己的鮮血記錄下對這個吃人的體制和專制惡魔的控訴;

  她用自己的鮮血記錄下對自由的追求和堅定信念;

  她用自己的鮮血記錄下她對慈悲、公義的上帝的愛。

  幾十萬血寫的文字啊,三十多年後的今天,讀起來是怎樣的一種感動和震撼!

  煙已在我的手指間熄滅,除了輕風吹拂樹葉偶爾發出的沙沙聲,四周一片寂靜。「林昭,我來看你了。」向著林昭訴說,這聲音有些顫抖,但是很清晰。

  「你不會孤獨,這堥C天都有人來看望你。你的名字,你的事跡今天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你寫的血書我看到了。一個叫胡傑的拍了一部關於你的紀錄片,那上面有你寫的血書。你的觀點,你的思想我知道,今天很多人都知道了。我們知道你在獄中受了太多的苦難。」我終於沒能控制住我的眼淚,淚水在止不住的流。

  「我恨殺害你的那個體制,我恨那些殺死你的兇手。」我開始哭的很厲害,情感如火山般噴發出來。「但是,他們需要懺悔,就像耶酥在十字架上所說,『他們做的事,他們不知道。』」「林昭,你不是孤獨的,今天,你的文字正在這個國家廣為流傳,你的名字已成為自由的同義詞。我堅信總有一天,你的事跡會被所有的中國人所熟知,你的豐碑會在這片你深愛著的土地上巍然屹立;總有一天,自由的空氣會吹遍中國的每一個角落。那一天不會太遠,那一天,我們會和你一道歡呼慶祝。」平時笨嘴笨舌的我,似乎在這塈鋮鴗F靈感,思路也逐漸開闊起來。「你知道嗎,林昭,我的網名叫自由戰士,是為了紀念你。我的簽名是你血寫的詩:

  

      生命似嘉樹   愛情若麗花

      自由昭臨處   欣欣迎日華

      生命巍然在   愛情永無休

      願殉自由死   終不甘為囚

  

  你是我的偶像,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我是你最忠實的FANS。」我試圖用一些較為輕鬆的話,緩和一下我的情緒。

  心情平靜了一些,我想了想,還應該告訴林昭些什麼。

  「林昭,歷史已經宣告了你無罪。前蘇聯和東歐的共產主義政權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壽終正寢,共產主義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在全世界範圍內已經破產。今天的中共雖然仍在統治著這個國家,但這個黨早已放棄了共產主義的追求。

  「就在前幾天,在最保守的阿拉伯世界,伊拉克的人民參加了大選,有了自己的憲法和民選總統。獨裁者正坐在被告席上,接受歷史和人民的審判。

  「新一波的民主化浪潮正在蓆捲全球。現在的美國總統,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在他的總統任職演說中,表達了要在全球範圍內推廣自由民主的決心,並把消除所有的極權體制和奴役現象作為美國政府的終級目標。在短短30分鐘的演講中,就有二十多次提到自由──FREEDOM這個詞,他在演講中表示,自由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強大的力量,對自由的渴望深植於每一個人的心中。這讓我想起了你血寫的文字──自由必勝!」

  靈岩山,在一篇紀念林昭的文章中,作者把它比喻為中國的耶魯撒冷,中國民主和自由的哭牆,在這堙A我完成了一次對林昭的訴說。

  臨走前,我在墓碑前三鞠躬,以表達我最深的敬意。願你在天國快樂平安,上帝與你同在。

  回到住所,已近黃昏。

        寫於2005年12月26日深夜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