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仇漢 民族虛無主義態度不可取


――兼論孫文決不是大漢族主義者

 

 

編者按曾節明先生的這篇文章,務請朋友們認真一讀。藉此可以了解當代中國民族虛無主義的來龍去脈,及其對我們民族的為害和危險。是時候了,是應該好好反省馬列越半個世紀的殘酷思想統治,已經給我們這幾代漢人,造成了怎樣的心靈殘害;特別是它對我們民族性的傷害,又已經是何等地「遺害無窮」。

 

劉宗正先生是一位主張基督教民主憲政的網上反專制鬥士,近兩年來十分活躍,發表了一系列可貴的文章。但是,劉先生的一些觀點,我認為有失之偏頗的地方。劉先生在他的一系列文章中一再竭力聲討「大漢族主義」,在其最近發表的《中山陵》一文中,更是對「大漢族主義」大張撻伐,把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都批為「大漢族主義者」。

何謂大民族沙文主義?大民族沙文主義是一種極端民族主義,表現為一個民族對外侵略、擴張,貶低、歧視、排斥、強迫同化其他民族,發展得更極端則是種族隔離。大民族沙文主義是納粹主義的基礎,種族屠殺和滅絕則是民族沙文主義的最高形式。大民族沙文主義產生的一個先決條件是:(一個民族)具有強烈的、狹隘的民族主義精神和強大的凝聚力。

先不論劉宗正給孫、蔣、毛三人扣上的這頂帽子是否合適,讓我們先看看現在中國的大漢族主義的危害是否已經十分嚴重,到了非大張撻伐不可的程度?

在台灣,當前不僅不存在「大漢族主義」的威脅,而且隨著民進黨已達六年的執政,本土政治勢力成為主流;隨著陳水扁實行的「去中國化」政策,漢族人(特別是「外省」漢族人),反倒有邊緣化的趨向。

在大陸,大漢族主義更是一直倍受中共打壓,根本沒有成長的機會。由於六四以來中共煽動反日仇美思潮,好些人就認為中共是一個民族主義或大漢族主義的政黨,實際上大錯特錯。事實上,中共從來只是一個極端專制主義的政黨,僅此而已,別無它性;中共煽動民族主義,從來只是為了達到自己的專制目的服務,別無其他目的;中共從來就不代表中華民族的利益:為了建立和維持一黨超級專制奴役制度,它叛族投蘇、勾結日偽、支持蒙獨、出賣國土、賤賣國土資源和人民血汗......這些真實的歷史,現在終於再也掩蓋不住了

中共更是從來沒有代表漢族的利益。實際上,由於漢族人數佔中國人的絕大多數,文明發展程度,經濟發展程度,文化教育程度在中國各民族中最高,最容易萌生威脅中共專制統治的力量,因此成為中共統治集團最主要的壓、榨對象。事實上也是如此,五十六年以來,漢族是在中國各民族中,死於中共專制最多,受奴役、受迫害最重的民族。在文革中,全國被破壞的文化古跡幾乎全部是漢族的文化古跡,被迫害的文化人士幾乎全部是漢族文化人士。從1949年至今,宗教信仰自由被剝奪得最徹底的也是漢民族。五十六年來,漢族也沒有得到任何優於其他少數民族的優待。

相反,絕大多數少數民族倒是在中共體制保護下,在生育、入學、工作、提幹甚至法律方面享有優於漢族的優惠待遇......當前的中共國,對少數民族的優待,一如既往,有的優待甚至到了過份的地步:根據中共的《治安管理條例》,漢族人在公共場合一律不准隨身攜帶較長的刀具,但是許多少數民族都有帶砍刀匕首的「特權」,公安不會管。對於一般的盜竊犯罪,或者「擾亂社會秩序」(示威遊行)少數民族(特別是邊疆少數民族)普遍能得到比漢人更為寬大的處理。比如,目前在很多城市,都有新疆人扒竊團夥,扒竊或持刀砍傷人(只要不是重傷)的新疆人被公安抓住後,按照民族政策,一般都是罰款了事,不用坐牢(漢族人被抓到就慘了,不刑拘也得勞教)。這也是內地城市媟s疆人犯罪率居高不下的一個原因。

五十六年來,對於絕大多數少數民族,中共並沒有採取強迫移風易俗、強迫漢化的措施,相反,對少數民族文化還採取了一些保護性措施,比如,為壯族設立文字,在通婚上給維吾爾、哈薩克等民族以保護,設置少民族語言教學課程等等。事實上,中共所「表現」出來的對於少數民族及其文化的「尊重」,比美國政府做的還要充分。

當然,中共優待少數民族,根本不是出於文明的本性,而是因為少數民族居住分散,所生活的疆域廣闊,地理複雜,且與多國接壤、民族相同,全面鎮壓有很大難度,容易引發國際關注,所以主要採取一種懷柔策略,以之籠絡人心,欺騙國際社會,以鞏固在少數民族地區的專制統治。

1989年以來,中共確實對新疆和西藏採取了增加漢族移民和強迫漢化的措施,但是這並不是出於什麼「大漢族沙文主義」,而是因為「三五」拉薩慘案和「六四」屠殺,中共「道義」完全破產,軟的籠絡方法漸漸不行了,就來硬的專政手段。中共這樣做,根本不是要把漢族的利益置於少數民族之上,而是要鞏固它自己在新疆和西藏的專制統治。瞭解西藏、新疆生活的人知道,在這兩個地區,漢族老百姓所受的壓制比當地少數民族更加嚴厲,處境更艱難。比如去年曾發起維權抗爭的新疆建設兵團(絕大部分是漢族人),所受殘酷壓榨遠超過當地少數民族,形同奴隸。所以,應該實事求是地說,長期以來,中共國並沒有對少數民族採取大漢族沙文主義政策。不僅如此,為了籠絡少數民族和不可告人的目的,中共還採取了許多出賣漢族、損害漢族民族精神和文化的做法,如:

歪曲歷史,刻意掩蓋蒙古、滿洲徵服過程中對漢及任何其他少數民族的種族大滅絕罪行,把當年蒙、滿兩個外族入侵者偷換成現在意義上「中國大家庭」中的少數民族,把當年中華為外族徵服、亡國的歷史真相扭曲為「民族大融合」;

把滿族的民族服裝(長袍馬褂)歪曲為「唐裝」,定為國服;

否定岳飛、文天祥、袁崇煥等傳統民族英雄的歷史地位,同時通過影視劇大肆為成吉思汗、努爾哈赤、多爾袞等當年殘暴的外族侵略者歌功頌德……

近年來在大陸,宣揚漢族民族精神、文化、傳統的網站――漢網,備受打壓,去年更遭查封;而一些比漢網遠為極端的少數民族網站,如「滿洲八旗」、「滿族線上」、「吉祥滿族」、「滿族吧」......公然充斥著「揚州屠殺殺得好」、「東北是滿族人的東北」、「滿洲應該獨立」、「漢族是劣等民族」等等典型少數民族沙文主義和種族歧視的喧囂鼓噪聲,卻在網上暢行無阻。

中共為什麼要特別壓制漢族民族主義呢?因為中共一貫出賣漢族的民族利益,漢族的利益它出賣的最多。漢族民族主義就像一面鏡子,能夠照出中共――這吳三桂集團漢奸國賊的鬼臉,所以中共拼命地要把漢族民族主義扼殺在萌芽狀態中。

漢族的民族主義長期受到中共強力打壓,基本上不能成長,而沒有強烈的民族主義精神,就沒有強烈的排斥其他民族的衝動,因此,從一個整體來講,現在的漢族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大漢族沙文主義」。

社會現實也是如此,現在的漢族人,不像是哪個民族的人,而像是沒有民族的人。現在的漢人,只知分「哪省人」,不覺是「漢族人」,南方漢人與北方漢人之間的差距和矛盾,往往要大過他們與當地少數民族之間的差距和矛盾。

自南宋以後,漢族先後為蒙古人、滿洲人徹底徵服,民族優越感受到重創,奴性大大加深。特別是滿清入關,以大屠殺強迫漢人滿洲化,「剔發易服」、「留頭不留發」……幾乎完全毀滅了漢族人傳統的服飾和髮式,兩百多年下來,極大地消蝕了漢族人的民族精神,使漢族人喪失了民族人格和民族自覺意識,徹底淪為「亡國奴」。從這些歷史罪行來說,滿洲人倒是對漢族實行了268年的大滿族沙文主義了。

中共建國之後,基本上摧毀了漢族人的儒家信仰,消滅了漢族的靈魂。如今漢族人成為一個沒有民族信仰、沒有民族精神、沒有民族傳統、沒有民族認同感、地域性差異遠大於民族共同點的所謂「民族」,完完全全的一盤散沙!如今漢族的年輕人,普遍的不知、不辨自己民族的傳統,普遍地崇歐親美「哈日」、「哈韓」(我沒有全盤否定的意思)。這樣的一個民族不像民族。一盤散沙的「民族」,今後能不能作為一個整體存在都成問題,何來劉宗正先生所謂的「大漢族沙文主義」?因此,不能不說,劉宗正先生現在大力聲討大漢族沙文主義,是無的放矢、時空錯亂。

當然,作為行使言論自由權,劉宗正先生有權發表文章,痛批「大漢族沙文主義」,但是,這樣的文章對中國民主化不僅沒有建設意義,反而會被中共抓在手堙A作為異議、民運人士「反華」的絕佳證據,用之迷惑國民大眾,為中國進步設置障礙。

讓我們再來看看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是不是劉宗正所批的「大漢族主義者」。在《中山陵》一文中,劉宗正斥責孫中山先生是大漢族沙文主義者,為此,他舉出了哪些證據,證明孫中山主張、或者動用了政權的力量,對少數民族進行制度性的歧視、排斥、迫害了呢?劉宗正只舉出了兩個事例:

一是孫中山在領導推翻滿清的過程當中,提出的口號中有「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字樣;

一是孫中山在就任臨時大總統後,曾拜謁過明朝朱元璋孝陵。

但是這兩個事例完全不能說明孫中山曾經主張、或者動用了政權的力量,對少數民族進行制度性的歧視、排斥、迫害,證明孫中山先生是「大漢族沙文主義者」。

「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最早來自1894年孫中山領導成立興中會的誓詞,原文是「驅除韃虜,恢復中國,創立合眾政府」[1]。繼而在1905年7月30日,孫中山在日本東京召開中國同盟會籌備會議、並為參加同盟會的同志主持加盟儀式時,曾在他親自擬訂的《中國同盟會盟書》中,提出了「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的同盟會綱領[2]。可見,劉宗正先生對孫中山的口號斷章取義,只抓住「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國),」而對孫中山同時提出「創立合眾政府」、「創立民國,平均地權」視而不見,試問,後三句話是大漢族沙文主義的主張嗎??而且,孫中山隨即在同盟會的綱領中對「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作了明確的成文解釋,即:「傾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謀民生幸福」,這媟N思非常清楚,孫中山要驅除的「韃虜」,是滿洲專制統治者[3]。為了消除誤解,糾正激烈的排滿歧見,孫中山多次對「驅除韃虜」作過明確的解釋──他要驅除的,不是滿人和滿族,而是滿族貴族的君主專制統治。並且他還更明確地說過:「即便是漢人做君主,也要革命。」因為,他所從事的革命,就是「政治革命」,而「要其一貫之精神,就是自由、平等、博愛」[4]

武昌起義後,孫中山立即提出了「五族共和」的口號,並且在《臨時大總統宣言》中宣佈:「國家之本,在於人民。合漢、滿、蒙、回、藏諸地為一國,即合漢、滿、蒙、回、藏諸族為一人。是曰民族之統一。」其中明確地指出了:中華民族不等於漢族,漢族也不享有特權地位。由上可見,孫中山絕不是一個大漢族沙文主義者。杰出的歷史學家辛灝年、杰出的人文學者黎民等人,也都堅決反對那種認為孫中山先生是大漢族主義者的觀點。

孫中山拜謁朱元璋陵,是出於對朱元璋推翻元朝,結束蒙古人對漢人民族壓迫的崇敬。當年蒙古統治者對漢族實行赤裸裸的民族壓迫,公然把漢族定位最低等民族,對漢人民間社會厲行法西斯式的保甲制度,漢人連擁有菜刀的自由都沒有……朱元璋領導推翻蒙古人的民族壓迫,難道不是正義的嗎?而且,與當年蒙古人入塞後推行的種族大屠殺相反,朱元璋在推翻元朝的過程中,沒有對蒙古人實行報復性的屠殺,1368年8月2日,徐達北伐軍進入大都(今北京),封存庫府,嚴禁擾民[5],與當年蒙古軍攻佔中都(今北京),燒殺搶掠一月之久對比鮮明[6]。朱元璋還親自命令各路明軍,對留居中原的蒙古等少數民族,要寬大為懷,視為本國臣民[7]。從世界歷史的角度來看,朱元璋對待少數民族的做法不可謂不文明,沒有多少大漢族沙文主義的色彩。中國老百姓在明朝雖然繼續受專制王朝統治,其所受的壓迫畢竟比在元朝時減輕了許多,因此,推翻元朝是歷史的進步、是朱元璋的功績。而劉宗正僅僅因為朱元璋仍然是一個專制帝王,有著「以猛治國」、濫殺群臣的劣跡,就把朱元璋的功績一概否定,並因為孫中山對朱元璋的崇敬,就把孫中山也一概否定,不能不說是一種極端的思維方式。

劉宗正先生僅憑斷章取義的東西加上主觀偏見,就給孫中山戴上「大漢族沙文主義」的大帽子,完全不像是一個基督徒的思維,倒像是浸染著片面化和詭辯的中共黨文化思維。

當然,孫中山也不是沒有錯誤,孫中山的主要錯誤是「聯俄容共」,這表明孫中山對武力過於仰賴,對共產主義的危害認識不足。劉宗正要批評孫中山,不去批「聯俄容共」,而大批子虛烏有的「大漢族沙文主義」,不僅糊塗,而且荒謬。       

在《中山陵》中,劉宗正抓住辛亥革命先烈鄒容在《革命軍》的一段極端排滿言論,卻根本不顧鄒容在其著作《革命軍》堙A用整個第六章系統地提出了創建中華共和國的藍圖:制定憲法、實施憲政、民主選舉、民族平等、男女平等......《革命軍》正是因為如此,才被譽為近代中國的《人權宣言》。

誠然,鄒容的那一段極端排滿言論是錯誤的,但是從當時的歷史來看,他的排滿情緒是可以理解的。

當年滿清入徵服中國,一度對漢族實行種族滅絕,入關之前,大殺「遼民」三百萬,幾乎將東北漢人殺絕[8],而後錦州屠城、濟南屠城、「揚州十日」、「嘉定三屠」,以及鎮江、蘇州、江陰、昆山、長沙、廣州等等城市之屠,屠城幾十個,殺人上千萬,以致南方大地「民無遺類,地盡拋荒」。為了消滅漢族的民族意識,滿洲統治者又以大屠殺強迫漢族滿洲化,強行剔髮易服,「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王先謙《東華錄》卷五順治元年;清世祖實錄卷十七順治二年六月丙寅)。這一罕見的野蠻暴行,乃世界五千年文明史之絕無僅有。後來又為銷毀罪證、消蝕漢族的反抗精神,大興文字獄上百年,稍有異議不滿者即慘遭殺頭、淩遲、剝皮、挖心、誅滅九族……乾隆帝在位六十年,製造文字獄竟達一百三十多起,平均每年製造兩起多文字獄[9]。事實上,滿清製造文字獄的殘酷程度、時間之長,遠遠超過秦始皇,只有中共可與之相比。在滿清兩百六十多年的罪惡統治當中,滿人始終享有種種特權,受當局供養,可以不事生產;漢人始終受到種種歧視,在法律上比滿人低等......

對於自己過去犯下的滔天罪行,滿洲統治者不僅沒與任何懺悔和道歉,反而竭力掩蓋歷史、銷毀罪證。近代以後,西風東漸,中國的愚昧閉塞型社會漸漸被打開,漢族人漸漸從日本、朝鮮等外國得到了失散多年歷史資料,瞭解了歷史真相,任何有血性的漢族男兒,對於滿洲人犯下的駭人歷史罪行能不恨之入骨嗎?能不產生激烈的情緒嗎?

更何況,面臨非政治改革無以圖強、無以圖存的情況下,滿清統治者一再死不悔改,仍然堅持以極端殘暴的手段殘殺異議人士。試問,主張君主立憲以保大清的譚嗣同等人按照《大清律》有何罪過,竟慘遭殺頭;秋瑾沒有殺人,僅因為謀反,也遭殺頭;擊斃恩銘的革命黨人徐錫麟更是遭到活活剖肝挖心……1906年鎮壓江西、湖南礦工騷亂,滿清竟不分青紅皂白,濫殺數萬人,把整村整村的無辜人殺光。只要是「亂黨」,不管有沒有參與暴亂,落在滿清手堙A等待著他們的一律是殺頭(武昌起義就是這樣逼出來的)。鄒容僅僅因為寫了一本《革命軍》,就面臨滿清的問罪殺頭,幸虧藏身上海租界,否則必死無疑,即便如此,滿清仍向租界當局施加壓力,將鄒容投入監獄(病死獄中)。面對這樣兇惡殘暴的滿洲反動統治者,漢族人民難道不容易產生極端的排滿情緒嗎?

當然,極端的排滿情緒是錯誤的,因為當年犯罪的滿洲人努爾哈赤、多爾袞、多鐸、福臨、玄燁、胤禎、弘曆……都已經下了地獄,後來和現在的滿族人是無辜的。但是,從道德上說,現在的愛新覺羅家族,特別是從其先祖那媊~承了豐厚遺產的滿族人,應該為其先祖的巨大的反人類罪行懺悔,因該為其先祖,向揚州、嘉定人民道歉,並予漢族人民以象徵性的賠償,因為其先祖的巨大遺產是以最野蠻的方式,從漢族人民手中掠奪來的。這是徹底化解滿、漢矛盾,大大加強中華民族凝聚力的最好的方法。

鄒容先生為建立民主憲政共和國獻出了年輕的生命,病死獄中時年僅二十歲。而劉宗正斷章取義地從偏見出發,大罵鄒容是「披著大漢沙文主義羊皮的狼」,在這堙A劉先生表現得不僅全然不像一個基督徒,簡直缺乏起碼的厚道和同情心!
在《中山陵》中,劉宗正痛罵蔣介石是大漢族沙文主義者,卻根本找不出任何的事例,說明蔣介石先生曾經主張、或者動用了政權的力量,對少數民族進行了制度性的歧視、排斥、迫害。因此,不能不說劉先生對蔣介石的這個指責是無稽之談。

毛澤東也不是一個「大漢族沙文主義者」。馬克思主義主張取消國家、民族,馬列主義者以階級來劃分社會,民族觀念淡薄。作為馬列主義在中國的教主,毛澤東並沒有表現出任何大漢族沙文主義的言行。雖然毛澤東在其統治期間,迫害了數千萬的人,但他的迫害行為並沒有針對任何少數民族,他也沒有將漢族的利益置於其他民族之上,而且,作為毛的制度性迫害的犧牲品,在各民族當中,漢族受害最深、最慘。

可見,劉宗正把毛澤東這樣一個共產專制主義者說成「大漢族沙文主義者」完全是不恰當的。評判歷史罪人,也因該實事求是,不能因為毛澤東犯了大罪,就可以往他頭上扣上任何帽子。

綜觀《中山陵》全文,滲透著一股帶有強烈仇漢情節的民族虛無主義。仇漢,或者仇視任何民族都是不對的。漢族人口佔中國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經濟、文化和文明程度相對高於其他少數民族,是中華民族的主體,這個客觀現實是歷史形成的,不是什麼「大漢族沙文主義」的現象。以漢族為主體的中華民族現在一盤散沙,亟需要加強凝聚力,劉先生文章的仇漢情緒,卻要打擊和貶損起絕大多數中國同胞(漢族),起到破壞中華民族凝聚力的作用。劉先生崇尚基督教,口口聲聲反對民族沙文主義,強調愛和正義,卻以一種仇恨挖苦的態度,而不是以一種寬容和拯救的態度對待現在已經體弱多病的漢族,實在有違基督教的精神。

劉宗正先生強調「人權高於主權」,似乎是正確的。但是由此便否定民族存在的價值,實在有失偏頗了。的確,我們先是人,然後才是哪國(族)人。但是,在人類文明的現階段,人類的文明只能以各個民族並立的形態存在,並且由各個民族以民族化的方式創造、維繫;民族是國家的基礎,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是民族國家,移民國家實際上也是由各民族的移民組建一個新的民族,即使像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多民族移民大國,也得由一個民族的語言和傳統――英語和盎格魯撒克遜傳統,來維繫本國的主流文化。取消了了民族,國家就要解體,文化就不能維持,文明就要湮滅。

民族虛無態度是不可取的。

 

注釋

[1]見維琪百科:孫中山
[2][3]見《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上編
[4]見辛灝年 《驅除馬列,恢復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
──兼述當代中國的民族革命就是「驅除馬列的思想革命」》
[5]見《明實錄.太祖實錄.第二十一卷》
[6]見《多桑蒙古史》
[7]見《明實錄.太祖實錄.第二十二卷》
[8]見《明熹宗實錄》卷三、《三朝遼事實錄》卷四、朝鮮《李朝實錄》光海君十三年五月
[9]見王彬《禁書.文字獄》第三章第七節(中國工人出版社1992第一版)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