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七七抗戰十週年紀念


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大中華民國總統 蔣中正

大中華民國三十六年七月七日

 

編者按領導衛國戰爭勝利,廢除百年不平等條約,是蔣公領導革命建國的第二功。嗣後則敗北於中共發動的內戰。然而,這既是他個人的失敗,則更是我大中華民國和我大中華民族的慘敗。今天,凡經歷過中共統治的幾代大陸百姓,如能重讀他在抗戰勝利兩年後和中共發動內戰時的「告全國軍民同胞書」,想必都能夠體會得到他為國為民的赤忱之心;更因已經親身經歷了中共半個世紀的殘暴統治,就更能領悟到他當年陳述的正確和預言的英明――中華民族、中國人民果然如他所預言的一樣,從此陷入了萬劫不復的罪惡深淵……

 

  今天是我們七七抗戰十週年紀念日,我覺得對抗戰勝利以來我們國家局勢的變遷和民族整個的危機,以及同胞們禍福利害的關鍵有向我全國同胞鄭重說明的必要。

  我們對日抗戰的目的,原在於捍衛國土,收復東北,保持主權和領土的完整。東北的主權和領土行政一天沒有恢復,便是抗戰的目的沒有達到,我們為抗戰而犧牲的千萬軍民的英靈就無由慰藉,這完全是我們後死者共同的責任。大家都知道:在日本投降以前,東北是沒有共軍的。及至國軍進入東北,接收領土主權的時候,在這一年半中間,共軍竟對國軍先後發動了五次的攻勢,圍攻政府已經接收了的地區,割裂東北的土地,屠戮東北的人民。最近國民參政會的和平建議,共黨的反響,首先是經過他宣傳機關的謾罵誣衊,接著便在關內外發動瘋狂的攻勢,來作事實上的答覆。特別是他這次對東北的攻勢,規模之大,前所未有。五月初旬以來,他發動了三十萬以上的兵力,向各重要據點,作猛烈攻擊,最後把攻擊重點集中於四平街,以十倍於守軍的兵力,展開了十八晝夜慘烈的攻城戰,卒賴我將士繼續對日抗戰的精神,對來犯的共軍,以殲滅的打擊,而粉碎了他包圍長吉、奪取瀋陽的企圖,使東北戰局得到一個成敗的轉捩點。但是中共毀滅祖國一貫的陰謀,決不會從此罷手,所以東北的危機,並不能說因四平街的勝利而根本解除。中共是怎樣的進入東北?他在東北參加叛亂的部隊,又是怎樣編組成立的?這都盡人皆知,很明顯的,中共是繼承了帝國主義者日本和偽滿漢奸的衣缽,他正在執行帝國主義者日本滅亡中國所未曾貫徹而遺留下來的毒計,不許我中華民族恢復東北的主權,不讓我們中華民國享有領土和行政的完整,而且他到今天還在利用敵軍日本殘餘的部隊,帶領了他們來蹂躪我們中國的土地,殘害我們中國的人民。中共這種倒行逆施喪心病狂的作為,比之歷史上任何流寇盜匪都要凶殘,他的居心比之中國歷史上所有漢奸傀儡都要狠毒。同胞們須知中共這樣的軍事叛亂,就是要分裂我們整個中國,斷送我們整個民族,他必要使我們民族的精神和固有的道德,消滅淨盡,使我們神明華冑生生世世永遠淪為奴隸牛馬,不能保有獨立自由的人格。這種破壞人性、滅絕人倫的獸行中共,如果任其繼續存在,那我們黃帝子孫,便要受到最近亡國各民族一樣的集體殺戮,集體放逐與永遠奴役的慘禍

  我們國民革命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獨立自由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義新中國,而建國的工作,必以國家的和平統一為前提。但是和平與統一是不可分的,統一與民主自由是不可分的,統一與人民幸福,更是不可分的。國家如果不能統一,則一切建國理想都成空談,民族民權民生主義就都無法實現;人民在地方被蹂躪,經濟被割據,生產被破壞,交通被阻斷的狀況之下,決不能享受水準以上的生活。同胞們必能回憶,「大戰甫告終結,內爭不容再有」,這是我在勝利以後對共產黨所發的真摯的呼聲。任何有責任心的政府以及有愛國心的人民,斷不願在大戰後瘡痍滿目之餘,使國家與人民重陷於戰禍的痛苦。我們當時只希望共產黨遵循民主的途徑,像英美各民主國家的共產黨一樣,以和平合法的政黨,來爭取選民。所以十年以來,尤其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政府對於共產黨始終是苦心忍讓,委曲求全,只希望共黨不破壞統一,不擁兵割據,不推翻國本,不斫喪民命,一致為和平民主建設而奮鬥,政府都可儘量容納他們的意見。但是任何的商談協議和調處,終不能消弭他們叛國的禍心,終無法感召他們為國家前途和民生痛苦而覺悟。中共一年多來的主要行動,無不集中於破壞交通,破壞工礦,而且到處破壞奄奄一息的農村。政府每一次呼籲和平,每一次頒發停戰令,只能助長中共更進一步的擴張和進攻,只能增加國軍前線的困難,只能增多忠勇將士和人民的犧牲,也只能把匪患擴大,戰禍延長,使以後社會復興重建的工作,比以前更陷於艱難無比的困境。到了現在,我全國同胞,可以明白認識共黨是「本性難移」,絕對沒有悔禍的誠意,是決定要叛亂到底的。它的野心陰謀非斷送國家,貽害世界,是決不會停止的。我們如不能舉國一致,洞察奸謀,抱定決心,戡平叛亂,那不只民生日益凋敝,而整個國家,也要被他割裂斷送,淪胥以盡了。

  中共在抗戰結束後公開叛變,本來是他們早已預定的步驟。當我們抗戰勝利之時,它就在佔領區內公然的發動其所謂「參軍運動」和「社會鬥爭」、「民眾清算」,以強暴和劫持的方式,專以殘忍的殺戮立威。上至老嫗,下至童稚,一粟一布,不容保留,一草一木,都被劫奪為他叛國的暴力。佔領區內所有壯丁,不隨他為匪,就別無生存之途,稍有違抗就凌割活埋,實行他所謂「一人逃亡,全家處死」的暴刑。佔領區內成千成萬的同胞,就是這樣的被中共驅迫著作了他們叛國害民的犧牲品。

  但是在我們後方的,尤其是在華中華南各大都市,還有許多人沒有認識國家民族的根本危機,沒有看清中共窮凶極惡的暴行,或徼幸姑息,或苟且偷安,不知道我們後方同胞,今天尚得保持其經常的生活方式,全賴我們為剿共救民而犧牲的國軍將士,在前線奮鬥阻遏之力,否則就早已陷入華北東北中共佔領區內民眾一樣的悲境。因之我們如果今日削弱了國軍,就是動搖了全國人民的基本生存權利。正因為我們後方同胞,還不能明察這種禍福利害的事實,於是中共就利用社會上苟且偷安、因循姑息的心理,指使其反動工具,提出「反對徵糧」、「反對徵兵」、「反對內戰」等各種口號,來顛倒黑白,麻醉人心,蠱惑社會,搖動國本;使我們的人力物力乃至精神的力量,都不能集中應用到剿共和建設的工作上去,坐視中共暴力長大,叛亂因而蔓延,追本溯源不能不說是我們社會人士中了中共反宣傳的毒計。要知道中共為了遂行他背叛國家民族的陰謀,首先他必須閉塞我們同胞的耳目,麻醉我們同胞的良知;中共的目的就是要使我同胞對於民族大義,完全不明,對於國家危亡,視若無睹,甚至對於自身禍福,與永久利害,亦茫然無知,由此喪失了自強自立與獨立自主的信心,無形之間成了中共精神上的俘虜。今日國內是非不分、利害不辨的這種麻痺狀態,正是中共所欲造成的。這正如古語所說,燕雀巢於危巢之下而不自知其危;實際上覆巢之下,決無完卵,同胞們今天的袖手旁觀,就是他日的束手待斃,待到像中共戰領區同胞那樣已入陷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時候,雖欲後悔也已無及了。我們國家和全國同胞的命運,實際已臨到了這樣嚴重的危機,我怎麼能不負責明告喚起全體同胞一致的警覺。
  同胞們!要知道現在我們中國擺在面前的,只有兩條道路,我希望我們同胞,立刻有所抉擇:一條是因循貽誤,袖手旁觀,坐待中共宰割蹂躪,使整個國家和四萬萬五千萬同胞,淪胥陸沈以亡的道路。一條是正視事實,認清禍福,明辨利害,自立自強,一致奮起,肅清匪患,救國自救的道路。我們究竟還是共同一致,全力戡亂,保持國家領土主權,完成統一,以期達到民主自由的目的呢?還是坐視共軍猖獗,叛亂蔓延,讓自己的家鄉被劫奪,家族受凌辱,子弟被驅迫做賣國的工具,而最後斷送了國家命脈呢?我們全體同胞,要想想東北華北遭受中共禍亂的同胞,所過的是怎樣的日子?在東北經過了十多年淪亡奴辱的苦痛,而勝利所帶來的,乃是中共的恐怖壓迫,劫奪屠戮,代替了日本帝國主義的強暴統治。至於華北各地,在抗戰期間,犧牲最大,受苦最深,在抗戰勝利後,許多地區的同胞,喘息未定,又遭到中共的侵入,重新墮入黑暗的深淵。最近中共在各地所發動的攻勢,都是中共驅逼其所謂「民兵」在前,大車騾馬在後,凶鋒所過,裹脅擄掠,雞犬不留,有過於抗戰時期敵人的三光政策;每逢中共侵佔了一個據點,則成萬的民眾只有拋棄一切,冒著危險,向國軍陣地後方來歸,其呼號怨憤之聲,極人間之慘事。我們後方同胞,和他們都是一脈相承,同氣連枝的兄弟,對於他們的命運,怎麼可熟視無睹?對於他們的災難,怎麼能不急起直追的趕速拯救?並且中共的全面叛亂,是以滅亡整個中國,奴役全體同胞為目的,我們如不能萬眾一心,剿共戡亂,則今天東北華北陷共區域同胞慘無天日的生活,就是我們華中華南同胞們不久將來的生活寫照。我們復員未竣,阻礙迭乘,我深深知道在我們收復區內,一般同胞生活的艱難,尤其是農村農民的困苦,不堪言狀;但不論如何,比之受赤禍區域的同胞,生活行動,精神物質,同受剝奪沈淪之痛,乃至一呼一吸,一言一動,都被壓迫脅制,父子夫婦之間,也要互相提防,不敢傾訴痛苦的悲境,究有天淵之別。可知今天我們全國軍民同胞的戡亂剿共,不但是拯救中共佔領區同胞,實在就是自救自衛。如果在中共的企圖已經這樣明顯的時候,還是因循卻顧,冷淡旁觀,任令中共蔓延猖獗,而還不能對國家對同胞負責盡職,努力奮起,遏滅叛亂,那便是甘心斷送自己的身家性命。何況我們經過八年堅貞卓絕的抗戰,受盡了萬苦千辛,犧牲了千萬軍民的生命,如果任令中共,得逞他幸災樂禍的陰謀、叛國殃民的野心,毀滅我們全國軍民抗戰光榮的歷史,替日本帝國主義者執行其滅亡中國未完的工作;那我們撫心自問,又何以對自身當時奮起抗戰的初衷,何以對無數殉難軍民先烈的英靈。

  所以今天的戡亂剿共,是為了國家最高的利益,也為了人民的基本生存和民主自由的權利而與中共奮鬥。這和對日抗戰神聖的意義,並無二致,換句話說,今日剿共工作就是繼續對日抗戰未完的任務;也正如我對同胞們所說的,要確保抗戰勝利成果,獲得國家民族真正獨立自由所必須經過的奮鬥。我們國軍將士,前仆後繼,英勇慘烈的犧牲,應與抗戰先烈獲得同樣崇高的尊敬。而足食足兵,充實前線軍事,乃為我四萬萬五千萬同胞每一個人無可旁貸的義務。在救國保民的意義上,不論任何地域,無分前方後方,都是休戚相關,存亡與共的。我要嚴正的昭告我們同胞,從最近東北戰役中,可以看出中共野心完全暴露,國家危機日益加重。因此,大家不能再存任何僥倖苟安的幻想,不能再有置身事外的態度,必須急起直追,統一意志,集中力量,軍民一致,加強剿共實力,加強建設工作,為國家掃除這一個百世的禍根。我們要以抗戰時期同樣的精神,實行全體總動員,並且要格外振奮,格外嚴整,來改正抗戰時期所發生的缺點。我們要毫無疑遲毫無保留的貢獻一切人力物力和生命,共同努力於救國家、救同胞,戡亂定變的戰事。如此,才能保障對日抗戰勝利的成果,國家才有獨立自由,社會才有重獲安全的希望。

  同胞們:國民政府業已下令實行剿共總動員了。這次總動員最重大的意義是在喚起全國人民的警覺,統一全國人民的意志,集中全國人民的力量,我們要號召全國愛國民眾一致奮起救國自救,政府一切措施,必循法定的軌轍,而且完全信任我們同胞的愛國良知,使全國同胞,在民族大義之下,自動自發的報效國家。但是我們國民,必須人人愛國自愛,遵守國家的法律,竭盡國民的職守,對於與剿共有關的任務,都要踴躍仗義,悉力以赴;無論一言一動,都要裨益剿共與建設工作的進行。社會上有地位的各界領袖,更應首先急公赴義,為天下倡。我全國青年們是國家民族命脈所寄託,尤其要明辨是非,認定順逆,發揚國家意識,保障民族生命;如果青年們甘心為中共作工具,不惜使國家淪亡,民族滅絕則已,否則大家應人人自認為黃帝的子孫,中國的國民,為中華民族求得獨立生存,使自己將來能發揮自主自由的思想,不受中共的摧殘壓迫,那就要立定決心共赴國難,求學的專心求學,為農工商的,要努力生產,增加國力,各守崗位,各盡職責,使後方社會秩序絕對的安定。我全國同胞,尤其要知道中共的全面叛變,和他徹底破壞社會秩序,是互相呼應,互相配合的。自從我們對日抗戰以來,中共始終一貫反對國府抗戰建國的工作,肆意作誣衊詆毀的宣傳,其目的就是要離間我政府與國民的關係,分散我中華民國整個的力量,貶損國家的地位,抹煞我全體軍民抗戰的歷史,減低我人民救國的信心,沮喪我人民愛國的意志。他們不僅在學校、在社會、在工廠、在經濟界,造謠挑撥,擾亂破壞,他們並公開宣稱這種擾亂破壞行為,是他叛亂的「第二道戰線」,而以軍事叛變為他「第一道戰線」,兩者互相策應,既可以軍事影響社會,更可以後方影響前線,這是何等險毒的陰謀,我不能不喚起大家及時防止。我可以向大家申言,政府這次實施總動員,一切必照法定的範圍,對於人民的基本權利,各級軍政機關,自必一體尊重;但是對於不顧國家危機,不守民族大義,甘受中共亂國殃民的指使,參加其「第二戰線」的工作而有擾亂秩序危害治安的行為,則政府為國家存亡與人民禍福計,自不能姑息養奸,必須負責取締,依照法紀予以處治。當此剿共軍事積極展開,前線將士浴血奮鬥的時候,凡我愛國同胞,務必萬眾一心,團結一致,認清目標,積極努力,乃可以加強軍事力量,縮短戰禍日期,及早達成戡平叛亂的目的。政府對於當前時局的決策,已見於國務會議的決議,這次的總動員,不僅為爭取勝利而動員,也為了求取國政改革與努力建設而動員,因此我更要為我同胞指出下列的兩點。

  第一、我們要致力完成建國的工作。我們今天當然要集中力量,加強軍事,戡平叛亂,實現統一;而一面亦要努力建設,增進生產,來打破中共妨礙建國危害民生的陰謀。尤其我們實行憲政與推進民主的工作,決不因剿共軍事而稽延。中共高呼民主,而反對憲政,拒絕參加國民大會,盡力破壞建國程序的進行,這就可以看出中共是根本不願中國有憲政,根本不願中國實行民主,根本不願中國完成生產建設的。如果中國實行了憲政,他就要在憲政之前,解除其私有的武裝,喪失他叛國的根據;如果中國走上了民主的大道,由人民起來作國家的主人,則他們所謂無產階級專政獨裁的恐怖政策,在人民大眾的公意之前,就無法行使其欺騙與壓迫;而且中國一旦實行憲政與民主,完成經濟建設應有的工作,他就不能製造社會的混亂與經濟的恐慌,就無法憑藉人民的飢餓困乏,以遂其建立蘇維埃政權的陰謀。所以我要正告我全國同胞,正告全國真正為民主自由與建立現代國家而努力的同胞,我們要實現民主憲政,完成建國工作,必須剿除這個與民主自由及復興建設根本不能相容的中共武裝集團。同時正因為要使中國脫離了恐怖主義,製造混亂,製造飢餓的魔爪,我們更應該急起直追,完成憲政準備,實行民生主義,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改善人民的經濟生活,絕不能絲毫動搖我們一貫的信心,鬆弛我們應有的努力。

  第二、我們要全力促進國家的改革與進步。我們現在一面要執行剿共戰事,一面就要改革內政。我不諱言政府的本身,存在著種種缺點,而我們社會亦存在著許多弱點;經過八年艱苦的抗戰,接著就有中共叛變的禍亂,使政府與社會不遑喘息,治標治本,難於兼顧,國力民力更加疲敝,戰後各種缺點弱點更形顯露,以致人民痛苦日益加深,整個民族意志分散,如果政府不能斷行改革,力求進步,我們國家就無法存立於當代的世界。因之我們政治、經濟、教育、社會,各方面的改革,決不能待剿共軍事結束,而應該立刻開始實行,我們要從徹底的改革中間,充實國家的力量,解除人民的痛苦,統一政府與人民的意志,以突破國家當前所面對著的國難。我們同胞,對於政治經濟的缺點,和民生痛苦的所在,凡有意見貢獻,政府無不竭誠採納,努力改正;對於各級政府施政上的錯誤,更望指明事例,剴切舉發,俾資切實糾正。我們這次實行總動員,就是要集合政府與人民的力量,一德一心,自反自覺,來刷新政治的積弊,割除一切妨害國家進步的阻力。所以我們總動員的意義不是消極的而是積極的,不是局部的而是全面的;不是片面的責成人民,而同時也是鞭策我們各級政府和各地社會的進步和建設。中正許身革命,一貫為挽救國家危亡而奮鬥,為實行三民主義而奮鬥,為統一建國與實現民主憲政而奮鬥,個人的成敗得失,毀譽榮辱,都非所計;我所可揭示於我同胞的,只有救國救民的一片耿耿忠誠;我決不能辜負國父與革命先烈,決不能自背革命救國的初衷,決不能辜負八年抗戰患難與共的軍民同胞;我必竭忠盡智,以保持我們抗戰勝利的成果,任何妨害我們主義實現,破壞我們國家統一,阻礙我們國家建設與進步的敵人,我誓必領導我全體同胞生死不渝,始終一致的奮鬥到底。

  我全國同胞們:到今天七七抗戰神聖紀念日,我要求全國同胞重振我們抗戰時期舉國一致奮勇邁進的精神,而堅定我們對於掃除建國障礙,完成建國大業的信心。我在抗戰勝利時,早經宣示我全國同胞:「我們戰後復興建國的任務,比之戰時更要十倍的艱鉅」。以我們中國近百年來遭受內憂外患的深重,以我們國家社會基礎的薄弱,要造成一個富強康樂獨立自由的新中國,本來不是旦夕之間所能期成的事。但是我們國家歷史這樣的悠久,人口這樣的眾多,民族德性這樣的優秀而堅忍,我可以斷言任何頑強的阻力,決不能妨礙我們國家的復興。只要我們同胞以抗戰期間同樣的決心和忍耐,一致奮起,積極努力,則中共的叛亂,必能於最短期內,予以戡平;我們克服了這一個最後困難掃除了這一個最大障礙之後,國家民族就可進入於光明燦爛的坦途。所以我們同胞,切不可為中共虛偽的宣傳所迷惑,不可因當前局勢的艱難而灰心喪志以動搖其自信。我願同胞們無忘當時「抗戰必勝」的誓願,堅定我們「建國必成」的信念,發揚抗戰勝利的偉績,突破一切的艱難險阻,肅清中共掃除赤禍,以完成建國的大業,而安慰我們為抗戰與剿共而犧牲的軍民先烈之靈。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