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秋瑾


「寶刀歌」

 

漢家宮闕鈄陽堙A五千餘年古國死,

一睡沉沉數百年,大家不識做奴恥。

憶昔我祖名軒轅,發祥根據在昆侖,

闢地黃河及長江,大刀霍霍定中原。

痛哭梅山可奈何,帝城荊棘埋銅駝,

幾番田首京華望,亡國悲歌淚涕多。

北上聯軍八國眾,把我江山又贈送,

白鬼西來做警鐘,漢人驚破奴才夢。

主人贈我金錯刀,我今得此心雄豪,

赤鐵主義當今日,百萬頭顱等一毛。

沐日浴月百寶光,輕生七尺何昂藏,

誓將死堥D生路,世界和平賴武裝。

不觀荊柯作秦客,圖窮七首見盈尺,

殿前一擊雖不中,巳奪專制魔王魄。

我欲隻手援祖國,奴種流傳褊禹域,

心死人人奈爾何,援筆作此寶刀歌。

寶刀之歌壯肝膽,死國靈魂喚起多,

寶刀俠骨孰與儔,平生了了舊恩仇。

其嫌尺鐵非英物,救國奇功賴爾收。

願從茲以天地為鱸陰陽為炭兮,鐵聚六洲。

鑄造出千柄萬柄寶刀兮,澄清神州。

上繼我祖黃帝赫赫之威名兮,

一洗數千數百年國史之奇羞。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