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評中共對待康有為的三副面孔


 

中共對待康有為,在歷史上有過三個不同的態度。

第一個態度,是因為康有為曾是保皇改良派,而中共自稱是革命派,又著意混淆了共產革命和共和革命的區別,特別是共產主義作為共和主義死敵的本質,所以,他也就渾水摸魚地為肯定共產革命,而批判保皇改良的康有為了。對此,只要翻一翻中共四九年建政建國以來的各級各類歷史教科書,便會一目了然。文革當中,紅衛兵造反派們敢於對「康聖人」挖墳掘屍,其膽量就是來源於此。

第二個態度,則是在中共為救黨而不得不實行改革開放之後,由於稍稍知道一頂點歷史的人,特別是中共專制體制內的一些知識官僚們,便自然地警覺起來,以為再不可對康聖人橫加批判與否定。因為,今日共產黨要做的和正在做的,也就是當年大清朝所曾做過的;雖然康聖人當年曾被老太后逐出海外,甚至下旨通輯,但說到底,他還是只想大清好,希望大清朝能夠通過改革開放而獲得長治久安。於是,中共對康有為的態度也就變得曖昧起來,八十年代伊始,才會出現康夫子的隔代傳人們。要羞羞答答地為康聖人「擺好」的文章,也已經偶見於黨報報端。如此,康聖人也就局部地獲得了平反,雖然「帽子」還被共產黨拿在手上,但是日子卻是好過得多了。當然,這也屬於「我黨」在思想戰線上的改革開放――聲稱要對歷史人物採取「客觀公正」立場的一部份。但是,由於學識、人格和膽量的關係,他們絕然不敢象康先師那樣,敢於大聲地疾呼政治變法,甚至敢於不怕天下大亂而發動武裝改良,但是,他們的心,他們的情,還有他們的立場和好惡,卻與康師傅大同小異。

第三個態度,則是在一九八九年之後。因為,中共上演了一場和戊戌政變一模一樣的歷史大戲。只不過,晚清砍頭的大戲,是在政治變法已經發動了一百天之後,因而才有「百日維新」之稱;中共屠殺的大戲,卻是在連一天的政治改革都還沒有推行之前。所以,鄧小平比起西太后來,便要反動得多,連試驗都沒有給做,就大開了殺戒。再就是,西太后至多也就是在菜市口砍了六顆要求變法的腦袋,而鄧小平卻在皇城媥Q天蓋地大殺了一場,其殘酷與暴戾便又是西太后所望洋興嘆的。但是,這非但沒有使得中共對康老夫子的態度轉了回去,相反,那些紛紛逃亡到了海外的保共改良派們,也就是被中共從專制體制內攆出來的「我黨」各色「專家學者官僚們」,他們因自身的命運,而立即敏感到此事此刻,不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大共朝」,都必須歌頌康有為不可,尤其要象當年的「康聖人」那樣,為決心保皇而必須堅決地反對革命不行。所以,他們便一邊大聲疾呼地詛咒孫文的革命,把辛亥革命罵了個底朝天;同時還堅定地表示要「告別革命」,也就是向已經不要他們的共產黨表示:我等絕不會造反革命。我等對我黨我朝的衷心日月可表。一邊便把孫文革命的對立面――康有為捧到了天上,而且時時處處都以康師傅為表率,將他們對大共馬列王朝的赤膽忠心,表露得令人唏噓不已。唯一不同的,就是只敢年年歲歲地開會、研討、寫文章,忘情地歌頌當代共產黨的光緒帝趙紫陽,卻絕不敢效法康師傅也發動一場武裝改良,誓死營救今日的光緒帝趙紫陽。好在這一批「我黨」的專家學者政治家們,大約他們本來也只知道康有為不過是拼命反對孫文的保皇派而已,所以,彼等只需取其「精華」,以為當朝服務也就夠了。而這一「精華」,第一就是無情無理地反對孫文革命,栽贓辛亥革命,但絕不否定共產革命;第二就是要專在這改良二字上下功夫,並從此將這改良二字描繪得美妙得不得了,不獨為它戴上了「和平」的桂冠,而且為它制造了一條假設的歷史規律――就是:如果孫文不革命,則康先生的「和平改良」早就成功,中國的民主早已實現,「中國人民早就拖著豬尾巴實現了四個現代化了!」。一時間,竟然與當年一樣,將一個糊里糊涂風氣未開的海外,直鬧成了一個「保共改良」的天下。

當然,中共開始尚不明白他們的可憐保共之心。可待中共一旦看懂了之後,雖然對他的這些「棄婦」們毫無興趣,卻對康圣人的「用處」上了心了。因為,共產黨突然明白過來,大凡今日中國不發生革命則已,倘若一旦發生了革命,便必定是要革他共產黨的命的!於是,海內海外,便鴉鵲齊噪地大大地唱開了一首首康聖人的頌歌,甚至是「打出去拉進來」、手段用盡地在海內外大罵起孫文及其共和革命來了。而且中共的專制統治愈有危險,保共改良派們對孫文的恨恨之心和焰焰之情,就愈加地張狂。就象是不推翻孫文,中國就斷然民主不起來;更好象當今中國人所受的一切苦難,倒不是共產黨所一手製造,竟然全都是來自於孫文的「反動革命統治」!

然而,不幸的是,中國民間終因中共的冥頑不化而重新思量起晚清的共和革命來了,還因此而突然對中共之所以「推動」歌唱康聖人和辱罵孫中山恍然大悟。如此,另一股要重新評價康有為和重新認識孫文革命的思想潮流,便在革命之機已經悄然而動的時代,猶如一聲春雷,而驚醒了人心。史詩――《走向共和》的出現,便是明證。康有為在劇中那令人惡心的保皇形象,已然是栩栩如生;孫中山在那里面令人崇敬的革命精神,亦已經感人至深。當代的普通中國人,終於對康有為看明白了,也終於對當代的保共改良派們看明白過來了,更對重新倡導孫文的共和革命與重建我共和的新中國,志多慷慨起來了!

這就是中共對康有為三個態度的歷史及其形成原因。這三個態度,也標誌著中共及其保共改良派們自身命運的起落;和他們必將如大清朝一樣,最終也要因共和革命的再起而一朝覆亡的下場。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