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首頁

 

拋棄專制改良獻身共和革命的壯士


  樾

 

  華夏自古以來就不乏捨身取義的志士仁人。最有名的當屬荊軻之刺秦王,聶政之刺俠累,豫讓之刺趙襄,專諸之刺王撩。延之滿清末造,隨著滿清愚民囚籠政策的日漸式微,以及受東鄰幕末維新志士,俄國民意黨人的事跡影響,中國傳統任俠精神與近代民族解放理念的結合。以國父孫先生為首的革命黨掀起了反清光復的高潮,其中湧現出了一大批精忠報國的勇士從事暗殺活動。

  吳樾字夢俠,後改孟俠,皖北桐城人,八歲喪母,家有弟兄五人,為其二兄所撫養。後兩位兄長病故,迫於家計,奔波於「凡塵間」。然自幼好古文,諸子百家之說均有涉獵。猶好古詩文,但極惡八股之術,不願入仕。20歲又東遊浙江滬一帶,目睹江南「開化之風」。後又由堂叔吳汝綸推薦與1902年入保定高等學堂就讀,廣閱革命書籍,如《革命軍》,《警鐘報》,《自由血》,《黃帝魂》,《楊州十日記》,《嘉定屠城記略》等等,思想為之一變,由立憲轉向光復,並自此廣結志士。最好的幾個朋友有,湘人陳天華,楊篤生,蘇人趙聲,魯人張榕,浙人蔡元培,章炳麟,秋瑾,皖人陳獨秀,每每與之相遇則必「深談午庚夜而不寐」。吳樾在趙聲,楊篤生的介紹下,由楊監誓與馬鴻亮等加入革命組織「北方暗殺團」任支部長,並由蔡元培介紹加入光復會。

壯士吳樾

  1903年4月29日(四月初三日),因滿清與沙俄簽訂七項密約出賣東北主權,留日學生五百餘人在東京舉行拒俄大會,聲討沙俄侵佔東北。會後組織拒俄義勇隊(又名學生軍),黃興、陳天華等二百餘人自動參加,準備開赴東北抗俄。但滿清政府竟指此次運動,名為拒俄,實為革命,電令清駐日公使會同日本政府嚴加彈壓。拒俄義勇隊遭到強行解散遂改名軍國民教育會。

  7月5日,軍國民教育會在東京集會,通過改組軍國民教育會意見書,改「實行愛國主義」的宗旨為「實行民族主義」。綱領有三點,第一起義,第二暴動,第三暗殺。組織極為嚴密,所有成員必經嚴格篩選,皆有徽章以供識別聯絡,為圓形鎳制徽章如墨西哥鷹洋大小,一面為軒轅黃帝頭像,一面撰刻誓詞;「帝制五兵,揮斥百族。時維我祖,我膺是服。」聘俄國,日本教官教習格鬥,爆破,刺殺,軍械各種技能,並派人回國聯絡各地志士,共同反清。軍國民教育會決定:王維沈、董鴻襪去南洋活動;龔寶鋌到滬,陶成章到浙一帶活功;黃興、陳天華回湖南活動。黃興回湖南的這一路同志經多方活動,在1903年11月4日以慶賀三十大壽為名,邀約劉揆一、陳天華、章士釗等共12人在長沙保甲局巷彭淵恂家集會,商議籌設革命團體等事項。會上決定成立華興會,對外稱「華興公司」,以「興辦礦業」為名,入會者均稱人股,「股票」即會員證,並以「同心撲滿、當面算清」為口號,隱含「撲滅滿清」之意。日後兩湖的日知會,科學補習所一系列組織皆出於華興。另一路,龔寶銓返滬後建立了「軍國民教育會暗殺團」,後陶成章、龔寶銓會同上海的蔡元培等改暗殺團為光復會。蔡元培為會長,口號是「光復漢族,還我河山,以身許國,功成身退」。日後的紹興大通學堂等兩江、閩浙一帶的革命組織大多出自於光復會系統。接受過刺殺滿清浙江巡撫的任務。當然還有一些相對獨立的組織,比如安徽陳獨秀任會長的岳王會,以武穆精神為號召,在安慶新軍中擁有極大的實力。陳獨秀與蔡元培在組織關係上皆是暗殺團的成員,蔡是爆破組的主要負責人,陳,蔡同在上海愛國女校與章士釗、楊篤生、鍾憲鬯、俞子夷試製炸藥和彈殼。日後北大的校長,教授,五四時的旗手,就是當日一齊在刀尖上舔血的戰友。同盟會堛漕滮j派系皆是出自於暗殺團的班底。

  吳樾自加入暗殺團後,以民族解放、光復漢室為己任,精練各種技術,同志趙聲[江蘇鎮江人]擅武藝,槍法尤精,左手槍百步穿楊,精詩文,曾組織南京鼓樓崗附近的北極閣集會,開創了中華大地利用聚會和公開演說形式,鼓動革命,抨擊時弊,宣傳群眾的先河。並作《保國歌》「莫打鼓來莫打鑼,聽我唱個保國歌;中國漢人之中國,民族由來最眾多……仔細聽我保國歌,天和地和人又和,取彼民賊驅異類,光復皇漢笑呵呵!」《保國歌》用人民大眾所喜聞樂見的七字唱詞形式寫成,全文共134句,近千字,語言激昂慷慨,讀了悲壯感人。和陳天華的《警世鍾》、《猛回頭》以及鄒容的《革命軍》一樣,對於喚起民眾起到了巨大的宣傳推動作用。僅章士釗在上海就密印了數十萬份。另一同志張榕,祖籍山東,客籍遼東,原漢軍旗人。祖上世代為滿酋努爾哈赤守陵,家資巨富。後張榕幡然覺醒,毅然棄旗歸漢,力求殺敵以贖祖先之罪。他精於刀術,曾戰勝日本黑龍會二刀流的高手,轟動東京。吳樾師從楊篤生學習炸彈爆破技術。當時主要炸彈技術有兩種,一種是銀藥法,以水銀置彈內,拋擲時產生巨大威力,不過水銀易與硝酸發生反應,使用時不安全,楊篤生的左眼也曾在試製時受傷,故不用。另一種是用普通黃炸藥置彈內,用導火線激發,任嫌不足。後採取撞針式法,拋擲後以撞針接觸激發。吳樾於楊篤生於北京西山八大處山上多次練習,手法漸熟。還曾因此被巡山清兵盤查,從容而脫。 

  暗殺前的國內局勢;隨著國內外革命黨人實力的逐步增強,清庭朝內的政局也發生著微妙的變化。一派是以慶王、袁世凱為首的北洋派,一派是張之洞、岑春煊地方派系,中樞的瞿鴻機的清流,還有就是鐵良他們的滿洲少壯派。雖說派系不同,但以改良來對抗日益膨脹的革命勢力是他們的公識。祇不過滿洲親貴是想借改良來防漢,漢人重臣是想借改良來擴充自己的實力。與此同時,流亡海外的康梁一黨也打出保清立憲的招牌,想以此重回清庭權力核心。各種勢力的合流,造成當年立憲呼聲甚囂塵上,革命黨人處境相當困難。吳樾對此深表憂憤。他說寧願吾國民為懵懵不醒之國民,也不願吾國民為半夢半醒之奴隸。因為懵懵不醒之人一旦猛醒皆會復九世之仇,光復漢室。而半夢半醒之奴隸,名義上為立憲保國,實際上不過是滿清鷹犬,立憲派以馬爾尼加富爾自居,實際上比吳三桂,洪承疇而不若。保的是滿清不是漢族。因此他提出殺一警百,以儆效尤的計劃。在革命黨暗殺名單上排名靠前的有下列幾人:奴漢族者那拉氏,亡漢族者鐵良,封疆大隸袁世凱,張之洞,岑春煊。

  1904年冬,王之春在上海謀刺前廣西巡撫王之春被捕。1905年科學補習所成員王漢在河南彰德謀刺清戶部侍郎鐵良未中殉節。消息傳來,吳樾慨然說,萬王二子事跡非勉他人,乃勉我爾。吳樾在保定創上下兩江公學,辦直隸白話報宣傳革命。交友廣闊,與各方義士日夜密議,決定入京刺殺鐵良。因為鐵良是滿洲少壯派的領袖,收刮東南各省的財富,提取上海江海關的幾十萬兩銀子,又電告日本方面祇許滿洲流學生學警擦,不許漢族學生學軍事。又編練京師八旗兵來防備漢人。在論及殺鐵良的後果時,他說:「逆賊鐵良一殺,而載振、良弼輩必起而大行壓制之手段,將不盡滅我漢族而不甘心焉!噫!此其幸事乎?抑其不幸事乎?吾敢斷言曰:『幸事,幸事!』」

  因為滿漢衝突愈烈,革命倒滿愈有厚望。所以,他要「手提三尺劍,割盡滿人頭」,「滿酋雖眾,殺那拉 (慈禧)、鐵良、載湉、奕劻諸人,亦足以儆其餘,滿奴雖多,而殺張之洞、岑春火宣諸人,亦足以懼其後。殺一儆百、殺十儆千…。」因此以它為目標。

        吳樾臨行前曾與與趙聲(伯先)、陳幹生(獨秀)密計於蕪湖科學圖書社小樓上。趙與吳互爭北上任務。吳問:『捨一生拚與艱難締造,孰為易?』伯先曰:『自然是前者易,而後者難。吳曰:『然則,我為易,留其難以待君。』議遂定,臨歧置酒,相與慷慨悲歌,以壯其行。吳樾草擬了萬言《意見書》,謄清後交張嘯岑一份,鄭重囑咐張,他若離開人世,「萬一無法發表,便交湖南楊篤生先生,或者安慶陳仲甫先生」。吳因保定學堂畢業必由滿清大員到場授與出身,吳樾不願受清庭之封,遊歷遼東與張榕結伴到京師,密圖行動。經堂姐吳芝瑛結識秋瑾,結為知己。洽逢清廷為了敷衍求變的潮流,乃同意君主立憲,先派五大臣出國考察,搜集資料。吳越為撕破滿清政府假立憲的騙局,而「寧犧牲一己之肉體。」並說:「予願死後,化一我為千萬我,前者僕而後者繼,不殺不休,不盡不止,則予之死為有濟也。」遂決定改變計劃行刺五大臣,決定在火車站動手。吳先與秋瑾至前門火車站踩點,後秋瑾先回南方籌備,吳樾寫好了一紙遺囑交給她,說:「不成功,便成仁。不達目的,誓不生還。」吳在安徽會館等待時機,在此期間,吳樾寫下了《暗殺時代》等十三篇文章,篇篇有血,字字有淚。特別是其中寫給未婚妻的與妻書堙A吳樾馳書未婚妻子,拋開個人私情,從容論述生死大義。函中要求未婚妻學習法國羅蘭夫人(Madame Roland,原名Jeanne-Marie Phlipon,1754-1793),並有「吾之意欲子他年與吾並立銅像耳」之語。從吳樾給未婚妻的兩封信可以看出,他們兩人對激烈行動、暗殺計畫有過討論,夫人亦賦詩三絕以壯其行。

  1905年9月24日,輔國公載澤、兵部侍郎徐世昌、戶部侍郎戴鴻慈、湖南巡撫端方、商部右丞紹英,五大臣正式出洋考察。在此前一天,吳樾由隨同五大臣一同出國考察臥底的楊篤生那堭o知了詳細的出行計劃,與同志張榕在安徽會館設宴招待各方友人,席間慷慨悲歌,舉止豪放,有人不解其義,問之,云不日將有所圖,人皆讚之。庶日懷揣楊篤生事先制好的炸彈離開會館,留置一信於枕下,詳書其此次行動的緣由,並說與會館眾人無關。以便萬一事泄,不托累旁人。五大臣原定十點出發,鐵路局預備的專車一共五節,前面兩節供隨員乘坐,第三節是五大臣的花車,第四節僕役所乘,最後一節裝行李。一大早就在前門車站,八點剛過,送行的人陸續到達。首先到的是徐世昌,接著是紹英、端方、戴鴻慈,最後到的是載澤。吳樾穿的是學堂的操衣,被攔不得入內。他急購一套清隸僕役的衣服;藍布薄棉袍,皂靴,無花陵的紅纓帽。混入僕役之中進入車站上了第四列車,張榕在他的身後,因送站的人多,被隔在了遠處。在試圖由第四列車箱進入中間花車五大臣包廂的時侯,被衛兵攔住,因他口音不是北方話,引起了衛士的懷疑,正糾纏間,又上來幾個兵卒。吳樾見此

就衝進花車,借火車開動之際引爆身上的炸藥與五大臣同歸於盡。電光閃過,倒退車頭接上了車廂,力量猛了些,五節車一齊大震,砰然巨響,車廂頂上開了花,硝煙之中飛起來碎木片、鮮血、斷手、斷足,嘩啦嘩啦地落在車廂頂上,好一會才停。共斃傷數十人,內有端方親屬,徐世昌,戴鴻慈因有僕人王是春在前頸受輕傷,頂帶花翎皆被削去。紹英受傷較重,載澤用一隻受傷的血手,摸著自己的脖子問:「我的腦袋呢?」烈士吳樾當場殉節。張榕因離得較遠,加之楊篤生掩護,趁著混亂脫險。

  事後,京師全城戒嚴,慈僖一面下令追查,一面傳旨為防止有人攜炸彈等物潛入頤和園,故將圍牆在原有高度上又增加三尺有餘。園內設電話;增派駐軍晝夜巡邏。現在,人們在北宮門兩側圍牆上看到的痕跡,就是那次增高留下來的。查辦方面由肅親王善耆和趙秉鈞負責,他們從吳樾烈士屍骸上找不出線索,就用玻璃棺用藥水保存,找人認領,想從中發現線索,攝成照片,印了數百份,分發給所有的便衣偵探,到客棧、會館、廟宇,以及任何可以作為旅客逗留之處去查、去問。問來問去,終於問出結果來了。在桐城會館有個小女孩,認出他就是在會館住過的桐城世家子吳樾。桐城會館的執事吳士祿被捕召出張榕。因事前吳樾留有遺書,因此會館中大部同鄉都已避去,並未牽連他人。探訪局的總辦,名叫楊以德,原來是天津老龍頭火車站的司事,職掌剪票。養成一樣特長,識人之面,過目不忘,數日後趁張榕熟睡,合數人之力,才把他拿獲。在獄中張榕除坦承與吳樾認識之外,一字不招,乃被判入獄。

  吳樾刺五大臣的事跡迅述傳遍天下,同盟會的天討號增刊把他的遺著全部發表,追認他為盟友。

友人趙聲詩曰:

 

淮南自古多英傑,山水而今尚有靈。

相見塵襟一瀟灑,晚風吹雨大行青。

一腔熱血千行淚,慷慨淋漓為我言。

大好頭顱拼一擲,太空追攫國民魂。

 

                知己秋瑾詩曰

 

昆侖一脈傳驕子,二百餘年漢聲死。

低頭異族胡衣冠,腥膻污人祖宗恥。

忽地西來送警鐘,漢人聚哭昆侖東。

方知今日豚尾子,不是當年本漢風。

裂眥齧指爭傳檄,大叫同胞聲激烈。

積恥從頭速洗清,毋令黃胄終淪滅。

大江南北群相和,英雄爭挽魯陽戈。

廬梭文筆波蘭血,拼把頭顱換凱歌。

年年歲月駒馳隙,有漢光復總無策。

志士備呼東誨東,胡兒虎踞北京北。

名曰同胞意未同,徒勞流血歎無功。

堤防家賊計何酷?憤起英雄聲皖中。

皖中志士名吳樾,百煉剛腸如火熱。

報仇直以酬祖宗,殺賊計先除羽翼。

爆裂同拼殲賊臣,男兒愛國已忘身。

可憐懵懵天竟瞽,致使英雄志未伸。

電傳噩耗風潮聳,同志相顧皆色動。

打破從前奴隸關,驚回大地繁華夢。

死殉同胞剩血痕,我令痛哭為招魂。

前仆後繼人應在,如君不愧軒轅孫

 

陳獨秀詩曰:

 

伯先京口誇醇酒,孟俠龍眠有老親。

仗劍遠遊五嶺外,碎身直蹈虎狼秦。

 

陳其美詩曰:

 

烈士是以起,殺賊紅塵堙C

一擊天地崩,餘響復振耳。

憤東未及展,武士不暇威。

丑類四方竄,血肉風雨飛。

賊膽一已破,君軀一已殞。

不惜一士命,惟於戒來軫。

又云

我愛吳夫子,視死忽如歸。

慷慨赴大義,初陽生光輝。

志士赫然怒,有家且不顧。

使吳君而在,執鞭所欣幕。

 

補續主要人物結局:

 

吳樾 [漢族]

  烈士成仁後,被滿清拋屍荒野,幸有志士金某保全屍骸,民國後,吳樾之弟詢其遺體以公葬,蔡元培主祭。安徽有義士修吳樾路於安慶中心,以茲紀念。吳之未婚妻得悉夫君殉國,慷慨自刎以殉。另按清制,犯人的名字中要加一偏旁部首,以示污辱。吳樾名字中的「樾」之「木」即為此故而加,然今日,「樾」字反而體現其精神之光榮,故而文中皆用「樾」字。

 

張榕 [漢族]

  1908年越獄逃亡日本,入士官學校,習軍事,參加同盟會。武昌起義後,曾組織東三省"聯合急進會"會長,手握重兵,準備發動武裝起義,1912年11月被清將張作霖暗殺。有《遼鶴集》。

 

趙聲 [漢族]

  與孫中山「親如手足」,「甚為器重」,任香港同盟會會長。醞釀廣州起義,被推舉為總司令。起義失敗後,趙聲痛不欲生,不久病逝於香港。死前長吟杜甫「出師未捷身先死」的詩句,淚隨聲下,臨終前呼:「吾負死難諸友矣,雪恥君唯等!」1912年,孫中山先生任臨時大總統,追贈趙聲為「上將軍」。同年5月,其靈柩歸葬鎮江南郊竹林寺,並開追悼大會於琴園。墓前置石牌坊,橫額有「浩氣長存」四字,陵前樹正碑曰:「大烈士丹徒趙伯先之墓」。

 

楊篤生 [漢族];

  曾與蔡鍔、黃興等發起組織「湖南編譯社」,華興會,光復會,同盟會皆是主要領袖。後遊學英國,1911年6月13日,因黃花崗起義失敗後,憂同志犧牲,憤清廷腐敗,赴利物浦投海自沈。

 

秋瑾 [漢族]

  聯絡浙省革命志士和會黨成員,組織光復軍,與徐錫麟策劃皖浙同時起義。並以大通學堂督辦職務之便,以該校為中樞,往來杭滬間,活動軍學界,運動會黨。4月正式組建光復軍八軍,推徐錫麟為首領,自任協領,並導擬軍制、軍旗、軍服。約定先由金華府發難,處州府立即響應,會紹興光復軍襲取杭州,計劃若受阻則出江西以通安慶,會合徐錫麟,合力攻取南京。7月6日徐錫麟在安慶倉促起事,被捕遇害,浙江之嵊縣、武義、金華、蘭溪等地光復軍在中、下旬亦相繼失敗。奸人胡道南密報清廷,清兵於14日包圍大通學堂,秋瑾與少數學生持槍抵抗。被捕後堅貞不屈,次晨於紹興軒亭口慷慨就義。著述被輯為《秋瑾集》。

 

陳獨秀 [漢族]

  1905年夏,早年的陳獨秀以岳飛精忠報國的精神為號召,在蕪湖與柏文蔚等人創辦了安徽反清革命團體岳王會,他被推舉為總會長。岳王會還設分會於南京、安慶等地,並成立了同心會、華族會、維新會等外圍組織,並在新軍中大力發展會員。同盟會成立後,岳王會接受同盟會領導。民國後應暗殺團上級蔡元培所召,赴北大任教……。

 

第十六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