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李敖 胡言亂語:


關於美國1932年拖拉機進城與中共對六四的鎮壓問題

 

  現在網上的熱門,有一個是有關美國1932拖拉機進城的問題。這個問題是混混李敖引出來的。

  李敖在北大的演講中,為中共鎮壓六四做了他自以為有根據的辯護。他列舉了自1932年以來,包括美國、德國等多國政府以軍隊鎮壓示威群眾的事例,強調政府無法容忍民眾佔領中央政府廣場,「全世界任何政府在這個時候都是王八蛋」,但人民逼使政府開槍,也要反省。

  混混就是混混,偽裝應當剝去。

  1、「全世界任何政府在這個時候都是王八蛋」,李敖用一句看似罵全世界所有政府的話,來清晰地表達了全是王八蛋,等於全不是王八蛋的概念因此,中共與全世界所有政府一樣,也不是王八蛋。同樣的話李敖還可以這樣說:全世界的人在某個時刻都是王八蛋。於是全都王八了,也就無所謂王八了。當然,李敖的假設不成立,因為全世界的人在任何時刻總是王八蛋和非王八蛋並存。但如果話這麼說就沒毛病了:李敖在許多時候都是王八蛋。

  2、「人民逼使政府開槍,也要反省」。李敖在這堨握F個馬虎眼。他的意思是說,中共也不願意開槍鎮壓,它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被逼如此,所以人民和政府雙方都應反省。被逼開槍的事是有,比如前幾年出現過貪官逼使胡文海開槍的事。結果胡文海被反省槍斃了,那麼逼使胡文海開槍的貪官也應被槍斃幾個才合理,雙方都應反省嘛。但六四的情況正好相反,當時學生較長時間佔領廣場完全是政府逼的。現在已經很清楚,當時是中共高層內部意見不統一,遲遲拿不出如何對待學生的辦法。政府對學生的正當要求拖著不回答,導致了學生們無法名正言順地撤出廣場。如此,人民要反省什麼?再進一步剖解李敖這句話的荒謬性可能更有意思。89年的「六四」與76年的「四五」性質雷同,都是人民在表達對中共的不滿。只不過後者被中共肯定,說是為粉碎四人幫奠定基礎的偉大運動。「四五「雖沒有人長期佔領廣場,但政府也面臨一個清場問題。按照李敖的說法,中共也不願意動用工人民兵的木棍鎮壓,它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被逼如此,所以人民和政府雙方都應反省。你李敖也出來說一句「四五」人民「也要反省」如何呀?混混!

  現在該談談美國1932拖拉機進城與中共鎮壓六四的問題。

  首先應該看到,32年美國出動軍隊對付群眾與89年中共出動軍隊對付群眾的性質根本不同。美國軍隊的使命是「驅散」,所以沒有蓄意向群眾開槍;中共軍隊的使命是「鎮壓」,包括蓄意向群眾開槍。所以在這兩次行動中的傷亡人數有天淵之別:

  美國32年的傷亡,包括出動員警和軍隊對付群眾的全過程:

2人在國會山附近中員警的槍彈死亡;

1個旁觀居民被子彈擊中肩膀;

1個11週的嬰兒因為催淚瓦斯毒氣導致嚴重昏迷;

1個11歲男孩因催淚瓦斯造成部分視力喪失;

1個退役軍人被刺刀紮傷屁股;

1個退役軍人被軍隊騎兵的馬刀削去半隻耳朵;

2個員警頭骨被磚塊砸裂,傷勢嚴重;

12個員警被磚塊砸傷。

  中國89年的傷亡,按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官方關於傷亡人數統計報告資料檔案:

  六月四日下午六時報告:現場死亡及送抵醫院證實死亡人數,一百四十九人。

六月八日第二次報告:死亡人數,二百六十一人;

六月十八日第三次報告:死亡人數,四百一十九人;

八月十五日第四次報告:死亡人數,四百一十九人;

十月十五日第五次報告:死亡人數,四百八十五人;

十一月二十二日第六次報告:死亡人數,四百八十五人;

一九九○年一月五日第七次報告:死亡人數,四百九十人;

一九九○年四月十日第八次報告:死亡人數,五百一十五人。

  兩者可比嗎?

  但是,上述還不是問題的關鍵。問題的關鍵在於:兩者發生的時間相差了50多年。在這50多年堙A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類已經開始成熟了。

  當中共為六四屠殺辯護時,曾反復說美國歷史上曾經殺過印地安人。不錯,美國歷史上是發生過這樣的事,但是美國在進步,在不斷糾正自己的錯誤。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繼承了中國少數統治者殘忍習性的中共則在繼續著和擴大著這種屠殺,進步何在!一個毛頭小子在學校婺g常與同學打架,人們會說,他還不懂事,可以原諒。但如果這個人成熟了,還不時地向他人動拳頭就不可原諒了。二戰以來,人類從整體上走向成熟,因此中共的野蠻不可原諒。32年,人權的概念鮮為人知,89年,人權開始成為世人的共識。中共逆世界進步的方向而動,做出了美國32年做不出的事,做出了過去北洋軍閥都不敢做的殘暴行徑!

  儘管如此,美國總統胡佛32年出動軍隊對付群眾仍然值得批評,而且美國人民也以實際行動對胡佛進行了裁決。雖然32年胡佛下臺主要是經濟問題,但拖拉機進城事件也有重要的影響。正如雲兒轉豬頭書生的帖子所說:「電影院堙A只要一提陸軍或者麥將軍,觀眾就是一片噓聲。紐約總督羅斯福當時正問鼎白禁城,看了報紙之後羅某拍案叫道:今科吾必當選矣!三個月後,羅總督勝選,變成羅總統。胡佛黯然神傷,讓出白禁城。」

  李敖,一個企圖巴結中共推銷自己的混混,妄想拿六四運動作秀,結果只能是胡言加亂語,為人所不恥。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