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李敖 共產主義 之旅


大陸   

 

  從共產主義的創始人馬克思開始起,就有利用著名文人歌德的歌功頌德愛好,彌補自己在文化方面的不足,為自己的臉上貼金;列寧繼承了這一點,也有自己的著名文化人高爾基;毛澤東也有自己利用的著名文化人魯迅;而現在胡錦濤還沒有自己利用的著名文化人,所以中共控制的鳳凰電視台老闆劉長樂十分精明,為中共找來臺灣的所謂大師李敖,毛遂自薦的想當共產黨的文化人,要接魯迅的班,這也是李敖為什麼反復批判魯迅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共和鳳凰電視台聘請李敖到大陸訪問講演的根本原因。鳳凰電視台用重金買下李敖,讓李敖反擊中國民主派的理論家,就像毛澤東讓陳伯達批判蔣介石的《中國之命運》一樣,開展理論戰爭,把中國再次引向專制的黑暗。李敖的秉性是「狗肚子裝不了二兩香油」,在復旦大學的講演,說出了這次到大陸來最想說、最真實的話,就是說「共產主義按需分配是美好的!共產主義一定能夠實現!

  我是一直在通過海外的媒體如鳳凰資訊、中天新聞等,觀看李敖在大陸13天的講話的,許多東西不是文字可以表達出來的,只有親眼看到,才能瞭解其中的含義,我在這婸〞熙ㄛO我的親身感受。大部分的中國人是聽不到李敖講話的,因為所有的大陸媒體都「保持沈默」,只有香港的鳳凰電視台和鳳凰網及海外的媒體可以看到,而在大陸是很少一部分人有這樣的通訊條件的,再說老百姓也從來不關切什麼李敖,關心的是自己的安全,比如太石村事件,煤礦難民事件,農民工討錢事件等等。而且,鳳凰電視台對李敖的講演做了冷處理,頭一次在北京大學的講演,鳳凰電視台是現場直播,但在關鍵的時候,比如講到「六四」、「共產黨也要被消滅」等處,也沒有了信號。第二次在清華的講演,明顯感到中共的壓力,主席臺和北京大學的不同,上面只有一個美女主持人,領導都到下面坐了,為什麼?因為,在北京大學的時候,李敖把主席臺上面的三位中共領導人弄得很尷尬,既說他們不笑,又說他們不鼓掌,和丁關根一樣,這次坐在台下面,大家就看不到領導人的面孔了,既可以不受李敖的諷刺,也可以不得罪中共,保住官位。正如有人在節目中表示「李敖在北大的表現看得出他很緊張,對於共產黨他想捧不敢捧,想罵又不敢罵,所以他用了演戲手法,使得演講的內容讓人覺得語無倫次、邏輯混亂;投機性格與遊戲本質盡顯無遺,這也是中國知識分子對於這場演講批判比較多的原因。」

  清華講演鳳凰電視台沒有現場轉播,而是過後經過審查,發現沒有問題才重播的,許多觀眾自然錯過了觀看的機會。李敖在臺上出賣鳳凰電視台的老闆劉長樂,把明顯吹捧中共的言論的錯誤推給了劉長樂,他說「報告劉老闆講到目前為止還安全嗎?外面謠言說我和鳳凰的情緣已盡。我告訴大家,胡扯!」明顯感到李敖和鳳凰電視台的金錢關係,因為,鳳凰電視台是中共的喉舌,李敖受到鳳凰電視台的壓力,是金錢的壓力,他最怕的是「和鳳凰的情緣已盡」,斷了他的財路,每期「李敖有話說」,是鳳凰電視台罵臺灣、捧中共的熱點節目,李敖可以得到幾百萬的錢。

  在上海復旦大學的講演,李敖大肆讚揚毛主席、鄧小平、共產黨、共產主義,所以鳳凰電視台又進行了現場轉播,劉長樂也真的樂了。但學校領導們還是學習清華在下面坐著。可以說,李敖的講演是被中共限制在大陸的校園堶情A老百姓是幾乎不知道,儘管他沒有正面罵共產黨,只是引用了毛澤東、《憲法》堶悸爾隉A儘管他的話和「六四」以前大陸的知識界批評中共的文章相比差不多少,中共還是封鎖了他的影響,可見,現在大陸的所謂民主自由是多麼的有限?

  我說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完全是「共產主義之旅」。因為,一是他訪問的是共產主義中國,而且去的北京、上海、香港都是中共最重要的城市,沒有像國民黨、親民黨、新黨一樣去拜仰中華民國等標誌性歷史文物。二是李敖發表的言論都是五花八門的政治言論,很少有文化言論,他一會兒罵美國、日本、蘇聯、布希、克林頓、蔣介石、李登輝、連戰、陳水扁、魯迅、馬克思、國民黨、民進黨等,一會兒變相的罵辛亥革命、共產黨、北京大學、毛澤東、周恩來、八九民運等;一會兒讚揚北洋軍閥、胡適、蔡元培、共產黨、馬寅初、等,一會兒變相讚揚毛澤東、鄧小平、《中國憲法》,一會兒大講性文化、吹捧自己、吹捧兒女等,而且海內外各種各樣的媒體各取所需進行了分配報導,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馬列主義說「社會主義是『按勞分配』,共產主義是『按需分配』」,實質,李敖的言論表面看是共產主義的「按需分配」,整體聯繫的看是為共產黨辯護,替共產黨說話,所以說李敖是共產主義之旅,而不是他自己標榜的「神州文化之旅」,一點也不冤枉比連戰的「和平之旅」的「歷史潮流」,宋楚諭的「搭橋之旅」的「制度競爭」,郁慕明「民族之旅」的「共同抗戰」,走的更遠了,但離中共更近了。

  他在北京的天安門城樓參觀時,題詞「休戚與共」,並解釋說「我要與共產黨同憂愁共歡樂」,表達了自己「歸隊」的決心。但是,李敖也知道張學良、張治中、宋慶齡、李宗仁等人歸順共產黨的悲慘下場,所以當清華大學主持人曾子墨說「說他特殊,還因為他闊別了大陸56年之後第一次回到北京,他說他不希望自己被當做是一個客人,他不過是一個歸隊的老同志」,他激動的趕忙脫去了上衣,當學生問他「李敖先生您好,我是來自公共管理學院的學生,我覺得我們是以清華最熱烈的雙臂來擁抱您,歡迎您回到我們祖國的組織,歡迎您回來。」李敖不滿意的說「你這叫什麼問題,我根本就沒有離開。」李敖在回答覆旦大學學生提問時,回答「當你沒有金錢的力量的時候,你就沒有支撐點」。這些可以看出,李敖為了金錢歌頌共產黨和共產主義!就是這次所謂「神州文化之旅」的英雄本色,儘管他沒有穿在鳳凰電視台穿的紅色衣服,抱怨中共沒有給他鋪紅色地毯,但李敖對大陸的13天訪問,確實是紅色的共產主義之旅。下面我重點批判李敖的一些謬論,並且和李敖等人商榷:

 

一、批判李敖「『六四』是民眾『逼政府開槍』」

  李敖演講中提到1989年的「六四」,咋一聽新奇,他說「看這個表,1932年美國群眾在中央政府盤居不屈,政府開槍,1953年德國群眾盤居不屈開槍,1956年匈牙利群眾盤居不屈開槍,1970年美國又來了,又開槍。可是人民來講,逼他開槍,局面造成了我們逼他開槍,我們要不要反省。」他諷刺六四天安門事件,是老百姓逼政府開槍的。這完全是欺騙老百姓,和共產黨唱一個調子,這段話是李敖精心設計為共產黨鎮壓學生辯護的

  天安門血案是歷史上最後一次專制制度鎮壓成功,之後所有政府鎮壓百姓的運動都失敗,半年後柏林圍牆倒了,接著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鎮壓百姓也失敗,最後被軍事法庭處決。難怪李敖到北京就迫地不及待的到天安門廣場參觀,從不愛照相的他高興的照了許多。胡平說「李敖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李敖在中國大陸,先是讚揚自由主義,然後是讚揚決心要消滅自由主義的共產黨,令許多人感到迷惑。北京之春的主編胡平表示,只要觀察李敖這些年的言論,就可以知道,李敖這些言論的背後,並沒有什麼別的東西。李敖連中共實行六四屠殺也認為是有道理,可以說他已經沒有什麼原則了。」

 

二、批判李敖說「我們要和共產黨合作」

  李敖拿著毛澤東著作說「還有一個毛澤東你們知道它是誰嗎?我念給你們聽,共產黨是在歷史上發生的,凡是在歷史上發生的東西,都要在歷史上消滅,因此,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消滅就是那麼不舒服嗎,我看很舒服,共產黨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實在好,我們的任務就是促使他們消滅得早一點。我們希望共產黨活一千年,我們在它背上活一千年,抱著它,貼著它,哄著它,耐著它,奴役它,讓它為我們服務,有什麼不好。我們不服氣,要打,我講過,玩言論自由你們玩不過我,你們要革命你們玩不過坦克車,不要再走這條路。」

  咋一看佩服李敖「我在打著紅旗反紅旗」,分析看,李敖還是替中共鎮壓「六四」辯護,還是和鄧小平「殺二十萬,穩定二十年」唱的一樣調。二十年過去了,中共還是封建專制制度,還是要鞏固政權殺人民的,照李敖的一千年觀點,中共50年殺8千萬,一千年殺多少?中國的知識分子都像李敖一樣的無恥,中國就真的「國將不國了(魯迅)」北京獨立評論人士劉曉波批評李敖說「李敖的北大演講以言論自由為基調,多處針貶時弊,並對社會主義的合理性提出置疑。這一點出乎他的意料。在這個演講媕Y,他儘管說過共產黨存在一千年也好,一萬年也好,我覺得這些都是抽象的,沒有實際意義。他有實質性的講話還是一種對這堛漣憪P。中共很可能出於統戰大局的考慮,容忍李敖的言辭。」

 

三、批判李敖說「大陸的貧窮不是中共造成的

  李敖說「中國人沒褲子穿從唐朝就開始了,叫共產黨負責任負到唐朝未免遠了點。我們中國是這麼窮,這個賬不能算在共產黨頭上。可是我們必須說,從1949年以後有賬目我們要和共產黨說,共產黨是不是要負責,可是49年共產黨所接受的攤子是什麼攤子?是國民黨,國民黨把能帶走的全帶到臺灣走了。我帶走了500本書,國民黨帶走了全中國國庫堛熄尷驉A當時的黃金折成美金是3億美金,現在不算什麼,可是當時是全中國的錢,國民黨把這個錢帶走了,能帶走的全帶走了。」可惜李敖的歷史學家名稱,對中共的歷史十分健忘,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四清運動、抗美援朝、人民公社、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法輪功等等,李敖都不知道,8千萬大陸人民被無辜殺害,也不知道,這些都是唐朝帶來的嗎?

  中華民國的幸福日子也是有目共睹的,正是共產黨鬧革命分裂國家才造成了國破家亡的局面。至於國民黨把這個錢帶走了,有點經濟學常識的人都知道,貨幣不變成資本是不會增值的,中共反對的就是資本主義,提出「認可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我在農村生活過,沒有褲子穿是普遍現象;臺灣的錢都給中共,也會坐吃山空。臺灣制度是民主制度,就是資本主義制度,所以黃金成了資本,發展了臺灣的經濟。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沒有什麼功勞,只不過是放鬆了對人民的經濟限制,客觀上讓人民的生產力重新發揮出來了一些而已!

  評論家劉宗正在《無恥的李敖》一文中說:「李敖自命為史學家,我認為不然,充其量他只不過是一個喜歡蒐集歷史資料的人……李敖是一個缺乏基本道德與正義的人,而且無法為人類指出一條有價值的道路;這樣的人,不論花多少時間研究歷史,或者寫多少歷史著作,都不可能成為一個有價值的史學家。李敖雖然是一個多產的作家,但是沒有人可以在他任何一篇作品之中,找到他對人類的愛;如果他缺乏這種對人類的愛,那麼他的作品,還有什麼價值可言?他的著作雖然多,但是絕對不會比垃圾場的廢紙多。」李敖的講演是失敗的,給知識分子丟臉。

 

四、批判李敖說「我敢講真的話」

  李敖說「今天我做個樣板給大家看,我捐了三十五萬人民幣做胡適銅像。現在大家知道,胡適的思想是最溫和的,可是當年胡適在我最困難的時候,送了一千塊錢給我,今天我相當於1500倍的人情來還的,給他做個銅像。你們是這種人嗎,你們可能有點錢,可是捨不得花,可能覺得這銅像不花,也好。我花了,十天以前我離開時看到高金素梅去聯合國去宣佈日本人可惡的時候,我還送了他100萬台幣,不要以為我李敖有錢,我李敖是臺灣的所謂立法委員,大家知道我在坐計程車嗎……威武不能曲,富貴不能淫,貧富不能賤,時髦不能動,我敢講真的話,謝謝各位!」

  李敖口口聲聲說感謝胡適的大恩大德,但是,他說謊,胡適在《美國退還庚子賠款記》中詳細的說明了美國退還庚子賠款的經過。我們從胡適的文章堿搢鴔麙峖雂眹熆I說謊:第一說謊:浮報賠款不是華盛頓,這問題也不是梁誠首先提出來的,而是美國政府主動提出來的。第二說謊,賠款辦教育同樣不是梁誠首先提出來的,而是美國政府主動提出來的。無恥在於:列強中只有美國人退還餘款,卻成了李敖抨擊的對象,而其他7國,卻成了好人。同樣無恥者,把義和團說成是愛國者,完全是顛倒黑白。這些流氓殺的主要不是洋人,所殺害的人中,80%是無辜的中國人。

  我們也許不知道李敖在臺灣騙取朋友的財產,被判刑入獄的事情,他捐了三十五萬人民幣做胡適銅像的錢,就是用騙朋友的錢,他在清華還說這錢是胡適送給他的字畫賣了的錢,不能自圓其說。有人揭露說,「李敖在鳳凰衛視一次節目就有十萬台幣的收入,一個月兩三百萬,李敖捨得嗎?這才是對他的『自由主義』的最大考驗。看在錢份上,還是不要那『英名』吧。也怪不得主持人一開始就很有把握的稱讚李敖是『歸隊』的『老同志』了。」可見,李敖為了錢什麼壞事情都可以幹。李敖說「有錢是非常的一個力量,可以保護我們的自由。」毛澤東的第一桶金是貪汙了留學法國學生的盤纏,李敖的第一桶金是盜竊來的,所以就難兄難弟的歌頌毛澤東。

 

五、批判李敖說「共產主義是人類最好的理想」

  李敖說「共產主義也是如此,共產主義是人類最好的理想,各盡所能,各取所需,這當然是最好的理想,我們中國堶惟畛羲滿A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前一句就是各取所需,後一句就是各盡所能。」我們知道共產主義是德國人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的一種學說,經過「巴黎公社」的試驗證明是失敗的。但是,俄國的列寧、史達林把馬克思主義附加上封建主義,採取了暴力革命推翻自由共和的政府,建立假的所謂的社會主義社會制度,經過近百年的實踐,證明是錯誤的、反動的,在上個世紀末被蘇聯人民推翻,重新建立了民主制度。現在,全世界和中國大陸人民都不相信共產主義了,世界上只有中共、朝鮮、越南、古巴幾個孤獨的共產主義國家正在苟延殘喘。李敖為了金錢利益還宣揚什麼共產主義制度,支持中共做什麼共產主義的「中流砥柱」,真是大逆不道。

  有人認為「李敖在北大關於中共的表態是『擁抱專制』。他的言論是不是應該受到那麼大的重視?我表示很大的質疑。因為以我在臺灣的經驗,李敖的言論在臺灣社會根本沒有什麼影響。至少在知識界,沒有人把他的言論當成值得回應的言論去看待。」

 

六、評價李敖在三所大學的座談

  李敖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的講演,也反映出了這三所中國目前最著名大學的精神面貌。從各個方面看復旦大學最好,清華大學次之,北京大學最後。

  復旦大學的學生,在講演堂外為了爭取觀看講演的門票和校方進行爭吵,在講演堂內為了爭奪提問權同樣發生了爭吵,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都沒有這樣的熱烈場面;而且師生門提出的問題也是理論水平很高,而且十分的尖銳,不是提前準備好的發言稿,都是即興提問。例如:一位教授提出「李敖你憑什麼說你是中國運用白話文的第一個人?你為什麼批判魯迅?」問得李敖半天回答不上來,只好狡辯說「我常常有耳背,我的耳朵常常聽不到對我不利的聲音。」還有一位學生問「今天我看見您3000萬字的李敖大全集,我仿佛看見一個句點的落下,是您對死亡的恐懼讓您有這個動力寫這3000萬字嗎?當然我希望您長命百歲,因為我很喜歡您的書。我還看過您的節目,其中有相當部分的內容在北大的演講的時候有雷同,比如說提到過艾森豪威爾等,這些在書上都有,請問這是您老闆劉長樂有安排,還是您真正成熟的智慧可以信手拈來?」李敖「我的老闆劉長樂是安排了我這次回到祖國來演講,到處白吃白喝,別的他安排不了。我告訴你,剛剛你說我怕死,你在我文章堶惇搢鴔琠死,我14歲的時候寫的文章,我14歲的時候怕什麼死,所以我認為這個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對生命的看法。我告訴你,基本上對人生,我這個年紀有某種程度的悲觀,我不相信基督教,可是新舊約全書最後的啟示錄第六章第八節有一段說,見有一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死,我告訴你,我隨時會騎上灰色馬,再見!」這說到了李敖的悲傷之處,李敖公開說「怕坐飛機」,「怕進秦城」,「怕是最後的講演」,問得李敖也無所適從。一個女學生問「我是復旦大學新聞學院的研究生,您一貫的言論和兩種色彩來概括,就是灰色和粉色,灰色是批判,粉色是女人。您有一位朋友曾經說過一句話,您一生最喜歡的是女人,最瞧不起的也是女人,我相信您對您身邊所有的女性都是非常真誠的,但是我覺得我很難看到平等,我想問您的就是在您的字典堣k性除了喜歡和追求的以外,是否也是您真誠的欽佩和欣賞的對象?」不一一列舉了,可以說,目前中國最有希望的大學是復旦大學。

  在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學生提問都是準備好了的政治化言論,索然無味。清華大學的學生在李敖講演前,打出紅色布條,上面寫著「認知敖哥,超越自我」,被學校的保衛人員沒收,反映了大學生們對民主自由的要求。北京大學也有可取的地方,例如:學生反駁李敖說「李敖先生我非常尊重您,我對您剛剛那樣說馬英九先生好像不太公平。」

  總之,李敖所謂的「神州文化之旅」是徒有虛名,他的三場講演是性文化、加罵文化、加捧文化,等於共產主義文化,並沒有講中國的優秀傳統文化。9月25日深夜,鳳凰電視台的記者問李敖「明天在復旦大學講演的中心是什麼?」他說「臺灣獨立不是問題,兩岸關係不是問題。我關心的是中國整個的大問題。」李敖關心的中國整個大問題是什麼?是「共產主義一定會實現嗎?」還是準備和宋江一樣打著「替天行道」的欺騙大旗,接受中共的「招安」哪?我想在鳳凰電視的畫面上,看到深夜的燈光下,大桌子上擺滿了《毛澤東選集》,李敖帶著老花鏡,勤讀毛主席的紅色寶書,好似又恢復到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年代,就不難找到準確的答案。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