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李敖


──兼悼自由鬥士楊春光

德國 

 

  我2002放棄海歸夢,驚慌失措地從故園逃回異鄉後,就開始像祥林嫂一樣一有機會就告誡世人:中共是正在吃人的狼!為了讓東西方的東郭先生不要上中共狼的當,我可謂費盡心機,也因此學會了上網,並欣喜地發現挑戰中共狼的早行人不少。我有幸結識了無數同行,其中包括剛去世的楊春光。我還清楚地記得楊春光接到我的電話時,表示他以為徐沛是個男的,我聽了直笑,因為在我收讀的各種郵件中稱我為先生的不少,我已習慣,倒是叫我小姐,我會反對,畢竟我已年近不惑,並早已知天命。楊春光比我大十歲,還不到知天命之年,但給兒子命名天倫。楊春光以文抗暴,遭中共狼追殺,死堸k生,留下後遺症,並最終導致他英年早逝。楊春光沒有逃過像八千萬中國人一樣被中共狼吞噬的厄運。

  六四屠殺後,大批專家、學者被迫流亡海外,與中共臭味相投的李敖則乘虛而入,汙染了不少人,包括楊春光這樣的因反抗六四屠殺而被捕入獄的自由鬥士,他甚至被人譽為「大陸李敖」。可他染上的李敖習氣卻是我讀不下他作品的原因。想來這也是楊春光既受到中共迫害又難得到民間支持的一個緣故。不過,楊春光不是唯一一個為了反抗中共的假正經而竭力地像李敖一樣不正經的大陸同行。對此我能理解,但不能認同,也不影響我和楊春光在電話上暢快地交談,畢竟我們的思想方向一致,都在揭露中共的暴政和謊言,更何況他身在「黨天下」也能認識到中共偶像魯迅原來是個「侏儒」。

  當真正的自由鬥士要麼坐牢、要麼流亡、要麼夭折時,自由鬥士的演員李敖登場了,開始了他的所謂「神州文化之旅」。然而被中共媒體稱為「文化名人」的李敖與文化不沾邊,他是在褻瀆文化和神州,因為連身在中共軍隊,但見過世面的劉亞洲也知道「宗教決定了文化」。而李敖卻是個目中無神無教也無人的自大狂,他對宗教一竅不通,就像佛廟道觀這樣的淨土在中共領導下變成了賺錢的場地一樣,金剛菩薩等佛門用語到了李敖嘴堣]變成了他賣弄學問的技巧,簡言之,李敖徒有知識,沒有文化。

  評論家唐子認為李敖是中共面對《九評》引發的危機請到大陸滅火的消防隊員,然而胡錦濤用保持共產黨的先進「性教育」抵擋不了的退黨大潮,豈能靠李敖用其個「性」來號召大陸同胞擁抱中共得到解救?李敖雖有意識地表明要「休戚與共」,但卻下意識地借毛選透露共產黨要滅亡!

  本來我早知推崇進化論的共產主義者或自由主義者多是缺德之人,表現之一便是好色,但李敖的表現豈止是好色?「萬惡淫為首」是中華古訓,但這一佛門戒律肯定是李敖詆毀佛教的原因,就像假惡鬥的中共迫害「真善忍」的法輪功一樣。

  李敖有「臺灣魯迅」之稱,他與魯迅的「共」性不僅僅在於都以罵人著稱,都大批傳統文化,都抹黑國民黨,粉飾共產黨。

  面對李敖在中共領導下的北大、清華和復旦的三篇講演,我真擔心大學生被他嘴埵R出的雞零狗碎糊弄,因此迷亂,甚至墮落。魯迅生前被正人君子斥為「墮落文人」、「流氓大師」,但他只敢暗中與新女性亂來,在日記堣]要使用委婉語遮掩,有了私生子後,還敢於寫下「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來鼓勵自己承擔後果。

  而李敖則把無恥當有趣,把魯迅的阿Q精神發揚到了極至。早年,當他獲知女友有孕後主張把新生命扼殺在腹中,好在女友其時正好留學美國,法律保護腹中胎兒,於是他得以當上一個美國人的父親,從此多了一項炫耀的資本。他不僅以私生女為榮,還讚賞能把自己想像成處女的蘇共妓女,實在是條公開誘人的「大色狼」。「大色狼」是李敖在北大講演後回答提問時詆毀馬英九的用詞。就憑這一問一答就能看到李敖如何在欺騙世人、衊他人的同時此地無銀三百兩!

  李敖竭力阻擋德才貌三全的馬英九出任國民黨主席,然而反共、反六四屠殺、支持法輪功的馬英九深得民心,以高票當選國民黨主席,畢竟生活在中華民國的華人有機會像馬英九一樣接受傳統文化(儒釋道)的薰陶,享有自由獲取資訊的公民權,容易辨別正邪,不易被狼欺騙。

  查看中國現代史,可以發現,不少才子佳人都是在青少年時代因魯迅這種大灰狼的誘導而走上邪道,加入中共。李敖則在一次採訪中宣稱他交女友的標準之一是「幼」,他最後的一個女友84年才生,與他有染時17歲,也就是說他公開聲稱2001年時玩弄了一個未成年的女孩。不知與他私生女同齡的第二任妻子聽到丈夫的如此自白作何感想?看來,這位被李敖追求時才19歲的李敖迷沒有前任胡茵夢的自尊,更沒有膽識像身為女明星的胡茵夢那樣在結婚三個月後站出來證明丈夫侵吞恩人的家產而「捨婚取義」!就是說,李敖這條大色狼也像中共狼一樣只能欺騙年幼無知和沒有獨立思想的年輕人。玩弄女性也是李敖與毛澤東、江澤民等的共性,只不過毛江在人前裝模作樣,不敢像李敖這樣招搖過市。雖然如此,還是有人以流氓燕的名字表示:「如果我有宋祖英的嗓子,我要為李敖唱一首讚歌……

  如果李敖是在德國,那麼,就憑他這番厚顏無恥的自白就可能招來官司,哪兒還有資格涉足政界?李敖能被選為立法委員就說明在臺灣的中共邪惡勢力不小。事實上,中共派了不少匪諜或曰共特潛伏在臺灣,其中包括李敖最喜歡的一位中學老師。這個共特是把進化論引進中國的嚴復之孫嚴僑,可喜的是嚴僑後來皈依了佛教。李敖自認深受共特嚴僑的影響,他也知道「地下黨的工作方法很厲害」。史料揭示所謂的「白色恐怖」就有潛伏在國民黨中的共特發揮的巨大作用!

  李敖的作風或曰罵風毫無疑問來自魯迅,而非胡適,雖然他既瞭解魯、胡,也罵魯、胡。李敖的父親是魯迅對人不善的見證人,他則是胡適善惡不辨的見證人,但他現在罵親共的魯迅捧反共的胡適,不全是個人恩怨,而是為了自欺欺人,畢竟共產主義無法騙人了,所以他宣稱自己是自由主義者。這讓我想到共產主義和自由主義好比一雙皮鞋的左右兩隻,都是五四後崇洋媚外的中國知識分子用來踐踏中華傳統(仁義禮智信)的西方理論,貽害無窮。

  李敖在臺灣與魯迅當年一樣謾罵國民黨,歌頌共產黨,然而能自由獲取資訊的華人都知道:是蔣介石領導了抗日衛國戰爭,是中華民國廢除了不平等的條約,擺脫了列強的殖民主義。在中共依靠魯迅似的筆桿子、林彪似的槍桿子和嚴僑似的共特把國民黨趕到臺灣後,大陸人民便從此失去在中華民國所享有的公民權。連中共的高官比如胡績偉也在其90誕辰表示共產黨不如國民黨。

  蔣介石或許算不上正人君子,但毛澤東則完全是個邪惡小人。流亡英國的中共高幹之女張戎在花費了十二年時間寫成《毛:不為人知的故事》後,回答記者問時表示:「毛澤東在道德上是一無可取的。」就憑共產黨在和平時期要了8000萬大陸人的命,而國民黨在面對中共威脅和共特破壞的情況下才鎮壓了5000臺灣人的事實,就可以證明李敖心眼不正,是非不分。不過他自己到達北京時也承認他有「毛」病,所以,我非常贊成唐子在評論《李敖不是個東西,是個玩藝》堜珨﹛G「魯迅就是市井毛澤東,毛澤東就是山寨魯迅。」李敖就是臺灣的紅衛兵,只不過紅衛兵是被強行灌輸毛魯讀(毒)物的狼孩兒,而李敖則是個性使然。他在北京的同學表示,三歲看老,李敖小時候就愛打架。所以,我說,李敖天生有狼的「性」格,而沒有人格!

  當一位大陸記者詢問李敖如何看待《與李敖打官司》(一本揭露他真相的專著)時,李敖表示這是小人物的作品,不值得注意,但多謝「小人物」如胡茵夢的正直善良,李敖才能被繩之以法。簡言之,李敖在臺灣的牢獄之災是罪有應得,因為國民黨當年為了保衛中華民國反共反台獨,李敖卻既幫台獨,又「為共匪宣傳」,就是說,李敖像魯迅一樣狼性使然,甘當不是共特的共特。

  好在89年後的大陸畢竟不是49年後的大陸,李敖無法像魯迅那樣因中共的吹捧而變成「思想家」來欺騙和毒害世人。同胞們對李敖的評價十有八、九都是負面,可惜還有人借魯迅批李敖,不知李敖就是魯迅的好學生,是他把魯迅總結的二醜藝術落實到了行動上。李敖也像魯迅一樣說了不少動聽的謊言,比如:「我認為對邪惡、對黑暗,你表示沈默、表現出閃躲、與世無爭,你就是共犯,是罪惡和黑暗的共犯。壞人做壞事,你看著他做(而不阻攔),你就是共犯。所以我才力竭聲嘶,要出來講話。」面對李敖在名為鳳凰實為烏鴉的電視台和這次在大陸和香港的拙劣表演,誰相信這段話出自李敖?

  可喜的是李敖的這段謊言正被越來越多的中華兒女當成真話在身體力行,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李敖和他穿的魯迅、胡適兩隻鞋都會和中共一起被歷史淘汰! 

2005年10月於德國萊茵和河畔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