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主席,您此言差矣!


中國國民黨黨員、泛藍大聯盟理事 賴可正

 

  九月上旬參加了郁慕明主席在灣區主持的泛藍講演會,有數位泛藍的立委及新黨的公職人員也都與會。其中,李勝峰、費鴻泰、賴士葆、吳成典等委員們對民進黨執政下的亂來以及產生的亂相有生動的批評、深刻的描述。同時夾雜著無耐的詼諧和努力不懈的鼓勵,獲得台下群眾熱烈的掌聲和許久才能等到發洩機會的叫好聲;郁主席更是風度翩翩,像一位大家長般的介紹諸位委員給所有的來賓,不疾不徐,又非常風趣,也贏得許多的掌聲。

  在演講即將結束之際,郁主席因有人提問,把話題轉到兩岸關係上來,當時筆者覺得這應是郁主席想要表達重要訊息的關鍵時刻吧!因為好酒沈甕底啊!

  當我聽完郁主席的高論之後,我驚訝得不敢相信,這些媚共的論點是來自我多年一向敬佩的郁主席?沒有錯,世界在變,我們也跟著在變,但總有些立場與原則是不應該變的吧!

  郁主席貴為新黨的主席,他的立場與高論,筆者認為應該可以代表新黨及其支持者,筆者非常欽佩郁主席在臺灣用以小博大的智慧與民進黨及台獨勢力相抗衡,但是在兩岸關係的大是大非上,實應謹守分寸,保持立場,否則,在最後關頭──黎明即將來到之前,失身於歷史的洪流之中,為億萬人所唾棄,實非明智之舉。下列三點,即是郁主席在臺上及台下所發表的大致內容:

  第一點:郁主席感慨自從臺灣開放政黨政治,民主化之後,亂相不斷,政經失調,為了避免大陸步向臺灣的後塵,他當面向中共主席胡錦濤建言,以臺灣政壇的亂相為鑒,提醒胡錦濤減緩大陸政治民主化的腳步!

  第二點:郁主席認為海外的六四民運組織與法輪功應有美國CIA的介入,而中國人的問題由中國人自己來處理,不容外力干涉,造成中國的再分裂。所以他不會支持!

  第三點:希望中國共產黨能夠穩定執政,共產黨是大陸安定的力量,如果共產黨垮了,中國會出大亂子。

  郁主席,您此言差矣!放眼天下,包括英國、荷蘭、法國、西班牙、德國、葡萄牙,甚至最近的俄國等西方國家政治發展史,可以總結的是,這些國家都是在民主革命與專制復辟的反復較量中,經歷少則五十年、多則近百年的波折,才在驚濤駭浪中建立起屹立不移的民主制度,各國人民對民主自由的信心,也就是在這種長期痛苦的試練中鐵打出來的,那媟|有一個一蹴而就的民主成績單?中國百年來的政治歷程,不也是在反映整個歷史潮流的趨勢嗎?因此,中國也必須經過民主與專政反復較量的普遍歷史進程。並且,只有經歷了這一艱難、甚至是痛苦的歷史進程,民主和民主制度才能夠最終地戰勝專制和專制制度。

  郁主席,您應該記得,你與趙少康等幾位國民黨內的菁英,因為堅持民主化的改革路線而與李登輝專權下的國民黨分道揚鑣,因此而獲得大批群眾的支持。因為黨內民主是中華民國實行民主法治的基石,而臺灣自由民主的成果也成為大陸民主自由的願望。但十數年後,已在野的中國國民黨才以選票完成世代交替,實踐了您當年曾大聲疾呼的理想,雖已為時晚矣!

  您說「世界在變,我們的作法也要改變!」但是立場和原則要怎麼變呢?民主自由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民主自由」並無所謂的「中國社會」的,「西方社會」的不同,若有的話,那只是獨裁者的遁詞罷了!

  國民黨在一步一步的辛苦向前邁進,而您卻帶領新黨「快跑式的進入了社會主義祖國的圈套」。

  您與胡錦濤有這樣精彩的對話,一定讓胡錦濤半夜樂得睡不著吧!專制與獨裁是共產黨的專長與特色,經濟上的改革開放是不得不為也,否則共產黨能生存到今天?這也證明共產黨有一定程度自省的能力,但若認真研究改革開放的思維及作為,會發現共產黨自省的範疇就還是要退縮到以該黨的生存與安全為主軸,凡是有利於該黨發展的就開綠燈,凡是有害於該黨生存或發展的就禁止杜絕。在這樣沒有民主自由做牽制,任由專制極權來統治的畸形經濟發展,其弊端就在所難免──腐敗貪汙,浪費造假,城鄉分治,一國兩策,貧富懸殊,投訴無門……這樣子的新聞在大陸已經不是新聞了,而郁主席,您難到真能無動於衷、視若無睹嗎?更有甚者,您還要替共產黨出主意,堵住因經濟發展而帶來的民主自由「缺口」?平心而論,共產黨不會因為有了您的薦言就變得更加專制,但千千萬萬的中國人卻會因自由民主的不能落實而記您一筆!這種重責,您擔得起嗎?

  郁主席,您在大陸的表態,的確符合胡錦濤與共產黨的期望,但同時也延伸了許多想像的空間。數位原是新黨的菁英,現在成為國民黨的中央委員,筆者仿佛看到中共中央的紅手正要伸進國民黨的口袋堣@樣。這個場景,神似一九二四年,國民黨通過「聯俄容共」的政策,允許中共黨員「個人」加入國民黨的那一段歷史。其結果如何?眾所周知,毋庸再言。現在,看到快速向共產黨靠攏的新黨,而他的菁英又在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且進入了國民黨的核心,怎能不讓人憂心?

  郁主席,您說此次美國行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親赴華府拜訪涉台的美國官員,把現今民進黨執政後違法亂紀、胡作非為的惡行、表達給美方知道,以節制美國政府對陳水扁與民進黨的支持──您自嘲說是「來告洋狀的」。此事原無可厚非,筆者也樂觀其成。但同時筆者想請教郁主席:您剛剛才表示不與「六四」民運為伍,懷疑他們與CIA有牽連,而您自己卻要來美國「告洋狀」,是否「請外力介入,以製造中國臺灣的分裂」?而且,你是否能夠確定「沒有CIA的人士涉入?」

  筆者認為,您這種「責人以嚴,律己以寬」的行為,說明了一個問題,可能是郁主席在美麗的憧憬下已經拋棄了中華民國之政黨和政治人物應該堅持的原則。

  另外,值得省思的是:臺上的諸委員在賣力的批評臺灣亂相,呼簽泛藍一定要團結,才能在二零零八年勝選,否則絕無機會;但筆者環視臺上台下,卻沒有見著一位灣區泛藍大聯盟的理事受邀參加的,其中蹊蹺,也值得深思!

  對大部分的中國人(包括臺灣人)而言,中國國民黨,他不僅僅是臺灣的在野黨,也更是大陸人默認的在野黨;換言之,既然中共認為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他就必須承認中國國民黨為中國的在野黨,否則,怎麼會有所謂的「黨對黨的談判」。眾所周知,在野黨的天賦就是要以全民的福祉為依歸,以自身的經驗、能力、視野為依據,規劃國家未來的大方向;以人民的利益為前提,宣揚本黨的主張;反對執政黨的錯誤與缺失,爭取執政,取而代之,進而執行允諾的政治支票。姑不論共產黨表現如何,身為中國的在野黨,反對共產黨的專政,準備取而代之,這是中國國民黨天經地義地該替中國人背負的責任。更何況,共產黨在大陸執政五十多年中,倒行逆施,天怒人怨,荒誕銳於千載。反對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已成為中國國民黨無可回避的天職。

  幾年來,臺灣年年向聯合國叩關,也年年壯烈,屢敗屢戰,勇氣可嘉,究其失敗原因,大部分的會員或都投了反對票,為什麼多數投反對票?誰願意得罪作為常任理事國的中國及執政的共產黨?臺灣的民進黨政府,每年利用金圓外交,勞師動眾,浩浩蕩蕩,遠赴半個地球以外去拼搏一場豪無勝算的戰爭,其經果,每次都是「決戰境外」。還未登場就「壯烈犧牲」了。然而,決定戰爭勝負的操盤手,卻只在臺灣一百海浬之外,捨近求遠,豈不怪哉?

  所以環顧臺灣的政治環境,中國近代的歷史軌跡,可以精准的預測,中國國民黨的將來已經是「退此一步,即無死所;過此一關,海闊天空」。為了中國儘快步上民主法治的正途,為了臺灣二零零八年最後的聖戰,站在泛藍的立場,筆者向支持泛藍的所有人士提出呼簽,共同樹立「為中國的將來而反共,為臺灣的前途而反獨」的兩面大旗,或者「內拒台獨,外抗共毒」的宣傳主軸,如此以來,定可贏得大選中的臺灣民心,兼得大陸人民的一致推崇。(舊金山世界日報)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