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有關 大雁塔


組詩選

楊春光

 

造大雁塔

 

那一年那一天的深夜

我突然來到大雁塔下

趁四處無人我一手將大雁塔推翻

然後我站在那

我就是大雁塔

等太陽出來

人們開始不斷地朝這堥蚋丰

誰都不發現我就是大雁塔的複製品

他們都不時望著我的頭頂─—大雁塔的塔尖

表示了對我的崇敬和高不可攀的神奇感

我也把頭昂得高高、胸挺得筆直

儘量不讓我的頭晃動─—不讓我的塔尖歪斜

而把原版的大雁塔徹底地踩在腳下

踩成金色的陽光

連一點廢墟的痕跡都不留

讓它的影子成為我的影子

成為我的一條被我徹底馴服的風景線

就這樣

我並不能站得很久

但我仍然成了人們心中不可動搖的大雁塔

在西安我是大雁塔

我離開西安我把我的影子留下一半

我那影子的一半至今還是那堛漱j雁塔

而且我從西安回到盤錦

我又是盤錦的大雁塔

甚至我走到全國的每一處

全國的每一處都把我看成大雁塔

大雁塔在全國隨著我的足跡到處出現

人們都認為西安那個是真的

可有時西安的那個會一夜之間突然不見

有人親眼看見西安的那個已飛到了盤錦

可一夜之間盤錦的那個又座落在南寧

在南寧的那個又來到了成都

如此大雁塔的真偽之案風靡全國

這不僅驚動了國家文物保護局

而且驚動了中央政治局

總設計師和總書記都分別親自下令

 

一定要限期四小時破案並在即刻下達命令之日起

四十八小時內徹底查處這樁全國最大的首例假冒偽劣案件

 

如此紅頭文件下發

全國驚駭、世界震驚

電傳、衛星通訊、新聞媒介迅速追蹤報導

質量萬里行─—大眾話題評說、熱點透視

焦點訪談、各大報刊頭條新聞、街頭巷尾

全國上下唏噓、偵破運動波瀾壯闊、席捲全國城鄉各個角落

從一九六六年發動文化大革命到一九九七年的北京時間現在時

這個案件尚未偵破、一直懸而未決

我幾次投案自首,向當局有關部門說明

這件案子是我一手製造出來的

我對這件案子負責

但中央不相信

地方也不相信

老百姓一部分親眼見到的相信

大多數都無法相信我楊春光會有這樣的本領

 

而作為國家公安部門他們則以懷疑為主

以「就怕萬一」的安全為需要

他們三十一年來一直跟蹤我不放

但卻一直不做結案

 

我成了如此大雁塔

沒想到麻煩也如此之多

而且生活處境越來越艱難

想說明自己真假也不行

想擺脫這種糾纏也擺脫不了

如今市場經濟了

我想我乾脆弄假成真

就像有人可以把長江備用大橋私自變賣那樣

我還不如就這樣把自己變賣而獲得暴利

有了一筆鉅資也好徹底結束我的窮日子

也好把自己寫的十多本詩集及編好的叢書全出版了

這樣也好當一個富翁詩人

 

我的這個想法剛一形成

還未來得及去找合適的文物商交易

郭沫若就從八寶山跑來了

他請我找他做中間人把大雁塔賣給日本

其好處費是30%提成

其好處費是50%提成

緊接著是毛澤東從紀念堂、楊虎城從渣子洞、魯迅從魯迅墓、林語堂從林家墳地等

一干人也跑來了

他們推舉楊虎城為總代表嚴正警告我大雁塔賣是可以賣但不能賣給外國……

 

正在楊虎城措辭強硬、話音未落之時

我的原本大雁塔電流般迅速而及時地趕到

它站在我和眾人面前高興地說

要想變賣就變賣它好了

它說它才是正牌

它說它以前之所以被我推翻而替代之

那是因為它覺得自己站在那堣茖S價值

所以它才找了我這個替身而自動下野的

現在它有價值了它要重新站在那堥疆V世人公開拍賣……

 

一件大雁塔的真偽之案就這樣有了終結

我仍然很窮

我畢竟不是大雁塔

我的想像只歸是想像

想像中的我也可以依然存在

正如真正的大雁塔依舊站在那

 

真正的大雁塔是不可變賣的─—

我想像創造的大雁塔也不能變賣

一旦你想變賣時

它就不復存在

它就會在眾人面前徒然倒塌

 

凡詩人創造的大雁塔就絕不可以變賣

詩人創造大雁塔就是創造不可以有交換價值的大雁塔─—

這也就是我造的大雁塔!

 

觀大雁塔有感

 

大雁塔

我站在你的腳下

瞻仰你

試圖在你的塔頂找到我的感覺

找到一種爬上去又下來的感覺

找到有好事者執意往上爬去─—

可爬不到一半就被釘死在上面的歷史悲劇

找到從遠方匆匆趕來又匆匆離去的旅愁

找到勇敢地爬上去又高喊著跳下來的

自殺者的快慰

找到你從塔腳到塔的最佳仰角

這些都不是我親自走上去又飛下來的情景

因為我至今沒能爬上去

我的角度也只能是一種仰視

我的感覺也就只能是局外人的獵奇

或是一種只緣身在此塔下的近距離觀賞

一種走進了反倒不如遠一點的好─—

而離遠了反倒不如走近一點的好奇

 

現在我是離你遠了

看不見你了

但我的思想卻想真正地爬到了你的頂上去

在你的塔尖上重新俯瞰你的英雄

重新審視我們的歷史和文化

這時的英雄只不過是我的一場夢

歷史文化嚴重點說只不過是我的一次夢遺

夢醒了

英雄不復存在

抑或是歷史上的楊貴妃那肥奶子─—

也只是給了我床單上的一灘死精子

那大雁塔在我掀開被子扒掉褲衩時─—

它已經陽萎

這事後怎樣讓我勾起對夢中楊貴妃的回憶

甚至專門為她進行手淫─—

也無法調動或再勃起我這英雄的快感

和挺舉

 

所以自從這次觀了大雁塔之後

給我最深刻的一點體會就是─—

真正的英雄和歷史是靠自己的夢來塑的

英雄和歷史一旦離開夢的支配與創造

英雄和歷史就會自己疲軟

低下頭來─—

你拿真實越加仔細看它

它越加蒼白無力

 

它完全失去了以往的任何說服力

觀大雁塔有感

實際上是觀自己第二生命的有感。

 

有關大雁塔

 

有關大雁塔

我以為它就是沒有大雁的塔

大雁自從用肉體和靈魂建造了它

它就一直成為埋葬大雁的墳墓

曾經一批一批大雁落上去

就立刻都死了

(它們被塔上的殘風剝去了羽毛和皮

 

殘風把它們的心臟和骨頭埋在塔頂上

而把它們的羽毛、皮肉全埋在塔的腳下

這樣來一批就被埋葬一批

一批又一批大雁的血液為大雁塔

刷上一層又一層鮮紅的新漆……)

 

自此以後

新的大雁不再來了

因此我們的大雁塔沒有了新的血液的餵養

─—它開始逐漸陳舊和剝落

塔尖在夕陽中越發傾斜了

它不再像從前那樣年輕而健康

 

可有關大雁塔

人們總是說還能看見偶有大雁來過

但它們來了只是盤旋一圈就趕快飛走了

也有的人說看見大雁還落了上去

說在塔頂仍有大雁做巢

此類目擊者確有不少

我也是這種目擊者之中的一個:

你想像大雁塔就是大雁的塔

你想像大雁仍然飛來

你就能看見大雁飛來

反過來你再仔細想一想

如果真的有大雁飛來

那大雁塔怎麼會衰老褪色呢?

大雁如今不再來了

大雁在全國也越來越少

大雁在趨於滅絕

大雁如今不會再為一個下葬的玄奘而去

自殺自己的種族了

大雁越來越離開公開場所

大雁要重新回到它們的大自然

大雁正在加緊教育自己的孩子們將如何

徹底地把大雁塔的影子從心中抹掉─—

所以目前的大雁塔是孤獨的沒有大雁的塔

 

有關大雁塔

我要說的就只能這樣

 

也就只有這樣

沒有別的

所謂大雁塔也就只好成為沒有大雁的塔了

甚至根本沒有大雁塔本身

所有的只是它自己把自己親手推倒的故事。

 

後記:我寫完這組詩之前還沒有去過西安,更沒有見到所謂的大雁塔,這就是我寫這組詩的原因─—作者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