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中共無法抗拒顏色革命


(香港) 張三一言

 

一、甚麼是「顏色革命」?

 

  「顏色革命」是由民眾直接迫使現專制或阻止進一步民主化的政權下臺,令制度演變為民主或更民主的革命。它是直接民主在新世界政治格局下的創造性運用;是目前對各式專制政權的致命威脅。它首先發生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把現代社會特種極權獨裁的共產政權和制度變為與人類文明接軌的自由民主政權和制度;其後也發生在其他專制制度、政權或阻止進一步民主化的政權的地方。現在主要的專制大國的政權及其御用學者正「總結經驗教訓」,並因應提出「顏色革命」、和平演變的預防工程。

 

二、顏色革命發生過程

 

  顏色革命分為前後兩個階段。專制鐵腕統治,實行血腥、高壓和恐怖手段進行統治,在這個期間和地方大多數(不是絕對)不會出現顏色革命。這一階段是顏色革命潛伏期。例如前塔理班、薩達姆,現金正日等統治的國家是這一階段的穩定期;但是,大多數都處於鬆懈和失控過程中;中共近20年來對大陸統治很能體現這一失控階段的特點。中共現在力圖挽救已經鬆散和失控的頹勢,這一表現的標誌性符號是「政治學朝鮮」。本文也是因應這一政治現實而寫。顏色革命多數發生在如下情況:當統治權力鬆懈和失控到了某一程度,相應的社會民眾力量也發展到某一程度時,一遇上統治者違反民意或行惡事件,很可能會成為顏色革命的觸發點;民眾奮起直接顯示力量,逼迫現專制統治政權迅速垮臺、結束專制,社會演變為民主或更民主階段。

  失控,主要表現在解除統治者利用一手控制的傳媒;把長期製造的謊言、顛倒了的歷史再顛倒過來;由謬誤回歸真理,還事實本來面目。這一失控表現在顏色革命的最初跡象就是思想和輿論興起:原被密封的專制權力罪行、惡行、醜事不斷被揭發曝光,之前被壓抑的民眾積怨得到發洩。由之,激發對專制政灌的不滿,加強了民眾變革政權和制度的意願。與之同步的是,人們權力意識高漲,自由民主法治思潮興起,給人們變革權力和社會提供思想和理由條件。統治者失控和顏色革命興起是互為因果。

  另一方面,與這一階段同步或跟進的是民眾有形力量的形成、壯大、強化。專制政權,特別是一黨專政的共產極權,對不受政權控制、獨立於體制外民間組織特別警惕。任何民間組織都必然遭到絕不手軟的鎮壓,被消滅於萌芽狀態中。但是,問題不是你統治者要不要鎮壓,而是你能不能鎮壓!任何民間組織都不是因為專制統治者不鎮壓才產生和成長的,而是因為統治者無法鎮壓才出現和成長壯大的。由能鎮壓到不能鎮壓過程中,民眾付出了重大的代價和犧牲。只是,在人類史上(除了歐洲奴隸社會有一個相對長時間外)從來沒有出現過民眾因鎮壓而徹底屈服的事實;有的也只不過是在高壓和恐怖期間暫時潛伏而已。但是,最後的事實是不屈服的民眾起而變天。要不是如此,人類史也只能是第一開國皇帝到今天第N代皇帝的歷史了。民眾領袖成員存在與民眾組織出現發展和壯大過程,就是民主的過渡進程。這個過程是以漸進方式和平演變,還是以顏色革命或其他形式過度完成,就由每一個國家具體條件決定了。

  統觀現今已經出現的各種顏色革命,其發生的條件大體是這樣的──待罪之身的統治者毫無悔意,戀權不放,憑持其手中權力,以暴力與民對抗。一旦遇上激起民怨的事件,民眾上街顯示實力;民眾一方得道多助,獲得國內和世界各國民眾支持,相反一方失道無助孤立無援。結局是專制當權者逃亡,政權更替,向民主或更民主演進。當然其間出現回潮反覆也是可能的。

 

三、顏色革命之敵對雙方形勢

 

  因為專制統治者及其御用文人把民眾當成是愚不可及的蠢豬,蠢豬當然沒有自己權利觀念,也不會為為自己爭取利益。他們就是以這個虛妄為前提,然後推導出全世界民眾為爭取自己權益的思想和行為顛倒成為「都是美國操縱的,貫徹了美國的利益」!

 

顏色革命和反顏色革命對壘雙方

  顏色革命和反顏色革命敵對實質就是民主與專制敵對。民主是甚麼?

  民主就是以個人為核心價值的一種思想、價值觀、和以這種思想為指導所建立的並藉以體現這種思想價值的制度,以及與之相適應的一種文化的綜合。專制則是一種以集體(實質上是以某一特權階級,尤其是這一階級的掌權集團或個人)為核心價值的思想體系。爭取民主的實質就是爭取自己獨有的權益;今天,民主在全球擴張明顯加快,其實質就是世界民眾自我權利意識覺醒和爭權益行動普遍化。把爭取自己權益誤導成為被別人操縱、貫徹別人利益,在邏輯上是錯誤,在事實上是虛假。把世界民眾爭取自己利益的民主運動栽贓成為「都是美國操縱的,貫徹了美國的利益」是專制統治者及其文人的顛倒是非黑白之作。因為民主運動實質是基於每一個人的,不是基於集體的,所以民主運動本身就必然是多元運動。即使是全世界都民主化了,這個世界還是多元的而不是單元的;理由是因為它是民主。誣陷今天的民主運動「都是美國操縱的,貫徹了美國的利益」目的是建立一個美國霸權的單極世界,是用謬誤的邏輯建立一個虛假的「現實」。

  今天的顏色革命和反顏色革命較量,是新的自由民主與舊的獨裁專制及其意識型態和制度的總決戰。決戰形勢呈現舊勢力在總體和普遍性方面,趨於守勢和弱化,而且在敗退中;但是舊勢力的中心卻呈現增強之勢。要留意的是,增強的不是舊勢力本身的道義、固有意識型態等方面的軟力量,只是其所劫持的國家的總體國力有所增強而己。還要留意,國力增強並不意味著其專制統治能力增強,相反,總跡象表明,國力增強導致其操控能力衰退。舊勢力核心國力增強對專制舊世界並沒有實質的助益,對延長其本身壽命亦無助益在另一面,民主勢力的核心因為在推展自由民主時也同時利用自由民主謀取其一國之利,在國際間既作出有效的民主推展工作,也做了種種與民主精神相悖的事,給舊勢力逮個正著。遂把其反民主的專制獨裁意識得以偽裝成維護民族國家利益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實際上是給苟延殘存的專制舊制度輸送意識型態軟力量,也增加了專制國家人民爭取外援的阻力。但因為顏色革命的外援軟力量強不可摧,硬力量更是沒有敵手,所以專制統治者反顏色革命的一個著力點,就是極力逼迫民眾畏懼和拒絕接受一切外援。其一貫慣用的做法是把民主運動妖魔化為違背自己國家和民族、為美國利益服務的勢力;以此期以民主力量因此陷孤立無援而失敗。可見,一切拒絕外援的思想和行為都是中了專制宣傳之毒的愚行;是自斷手足(編者按:那也要看「外援」是否來自真正的民主力量,或「外援者」是否把「支持」變成了僅僅是對自己有利的操控,甚至不惜搞亂直至破壞被支持者的奮鬥追求。如果是這樣,那還是不要此類外援的好。孫文接受「俄援」的慘痛歷史教訓,當代中國海外民主運動在接受外援上已經一再出現的問題,和因此而被製造的混亂與困境,對此就是最好的說明)。當然,我們也要防止另一極端,把希望全寄託於外力;一切全靠外力的思想和行為都是畫餅。不過,民主興起主要並不是一種外加運動而是發自內需的運動;外加替代的作用遠遜於內部自發演變力量。外來助力減弱,只可能對其運動有所阻滯、延長其進程,而不能根本改變運動的實質和方向。從顏色革命相繼出現觀之,民主世界核心的某些異化行為所起的副作用,已逐漸被民主運動本身消化了。

 

反顏色革命極端匱乏道義

  專制政權反顏色革命的實力遠強於顏色革命,但為什麼又敵不過對手呢?其一是它沒有外援,其二,更重要的是它沒有「內援」。

  在過去的四、五十年前後,以蘇中為首的極權集團公開輸出革命,當時中蘇的理論是「解放全人類」、「工人無祖國」、「主權有限」論。即使在中國餓死三千萬人(編按:1962年秋北京全國省委書記踫頭會上所「踫」出來的則是1959-1961年間「非正常死亡」數字是四千三百萬。僅供參考。)之際,毛澤東還能無償地大量援助亞非拉的同志兼兄弟獨裁政權;尤其是中共向全世界輸出毛派革命做得最出色。毛派共產黨和毛派遊擊隊遍佈亞非拉第三世界;連資本主義國家也包養了希爾主席同志的澳大利亞共產黨(馬列主義),維克托喬治威爾科克斯總書記的紐西蘭共產黨。在國內,內援資源極其豐富,只要黨需要,每分鐘都可以發動億千萬人上街遊行顯示實力,支援外國人推翻顛覆本國政府是當時中共治下的政治生活常態。

  這些東西,在文革後的八十年代都消聲匿跡了;為甚麼?

  理由是,當時共產黨的道德資源來自其自稱代表全人類中被剝奪權利和受壓迫的中下層(特別是工農)向壓迫剝削者奪回權利;因之,在理論上它站於政治和道德的至高位置。由是,共產極權集團國家擁有極其豐實的內外援資源。當掌權的共產黨對國內人民空前殘酷的政治高壓和迫害,對人民自由權利、經濟上殘酷剝奪的事實大白於天下時,道德外衣被剝,政治意識型態徹底破產,在政治上完全沒有合理性、正當性和合法性,在人心、道義甚至是政治法律上已經成為待審判的嫌疑罪犯,這個時間的統治者內援外援道德資源盡失,失去了任何支持力量。相反,民主因為其符合人類天性、宜於人類的道德訴求、政治正確、權力合法,又因之而給經濟文化科技發展提供了一個良好空間,於是民主世界硬力量空前強大,民主第三波一浪比一浪高。民主世界的執政者從來不擔心被人民推翻其政府和制度,與專制世界的當權者惶惶不可終日,沒時沒刻不擔驚害怕被人民推翻其權力和制度,形成顯明而強烈的對比。這一對比讓人們確認,人民選擇民主已經成為公理

 

四、中國顏色革命的形勢

 

  今天所講的顏色革命和反顏色革命,就是人類道德、良心、權利和政治合法性訴求的平民百姓,與道德敗壞、視權如命的非法暴力政權的較量。沒有道理、沒有道義、沒有合法性、沒有內援外助、處於沒有還擊能力地位的極權統治者及其御用文人,想要保住這個道德敗壞和非法且犯罪的政權,用甚麼辦法來與人民的顏色革命較量呢?

  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認識極權主義入手。

  極權制度是專制制度現代化品種。凡極權主義都有如下特徵概:1、絕對性的官方意識形態;2、以這個理念為合法性依據的集團(通常政黨的一個或數個頭目)控制權力,這個權力壟斷大眾傳播、軍隊、全部的組織(包括經濟組織);3、實行特務統治。維持極權統治的三件法寶是:鎮壓工具、恐怖威脅、欺騙。極權制度現化化表現有三個主要方面。一是用現代化通訊、交通手段對付從現代化大都會到山高皇帝遠的獨家村人民,無時不在洗腦。人們無法避開聆聽統治者每天貌似公正的訓示、接受精心偽造、閹割具導向性的各種資訊、觀點。長此以往,於潛移默化中消磨掉反抗意識,成為奴隸而不自覺,還以為是正義凜然愛國呢!希等勒的黨衛軍、中共的「憤青」就是極權洗腦的特產,成為統治者的賣力走狗,稍能舞文弄墨者就充當御用文人。二是實力差距絕對化,是沒有組織的民眾對絕對擁有大眾傳播、軍隊、全部的權力組織武裝到了牙齒的極權統治者,幾近斷絕了被統治者組織武力反抗的可能。可見,極權制度是用現代化武裝起來的「超級暴君」(某一集團,或個人)對全民的徹底奴役。

  對照中國現極權制度我們發現兩個特點。一是它失去了極權主義的第一個特徵──官方意識形態。雖然口頭上仍堅持,但實際上早已經放棄,因而導致失去了合法性(第二個特徵),在心理上很虛弱;由之,又導致統治者完全依賴暴力統治,在恐怖威脅和欺騙方面更下功夫。取代官方原有意識型態以維護「全黨團結一致」的是純權力和利益輸送,具體表現是現在的制度性、網絡化的貪汙腐敗;即以貪汙腐敗把全黨權力者捆綁起來。二是,現極權操控能力弱化。對民眾思想訊息和言論失控,表現在網絡對一統天下的官傳媒的突破,這帶有科技特殊性。一般性的突破是民間口頭言論已經無法控制。這是其一,其二是,自由民主共和憲政人權法治等現代人類文明理念,經過包括流血犧牲的反覆較量後取得了生存空間,甚至成了民間意識型態的主流,也在方方面面影響和抗衡官方。其三是,官方對自家擁有的媒體也失控。在市場、民間主流意識型態、民意逼迫和誘惑下不斷出現不官方、離官方、叛官方的言論火頭;官方撲不盡,民意煽又生。本來是官方全部控制的組織也出現了變化,掛官方組織狗頭,賣民間羊肉的大有人在……只是,人們尚未見到統治者對軍隊失控跡象,這也許要到顏色革命真的到來那一天才可見真章。

  中國現政權的特徵說明中共進入了極權的後期,現階段會不會發生顏色革命,那是說不準的事。以最近情況觀之,顏色革命多發生在統治者控制力弱的地方;但也不是絕對的,十多年前的蘇東共產主義集團國控制能力並不遜於現在的中共,其社會矛盾也遠沒有今天中國大陸嚴重,但還是出現了並且成功了。所以認為中國不會出現顏色革命,與認定必然會,同樣是武斷。我們或者可以這樣說,即使現階段不會即時暴發顏色革命,起碼可以說,現在的中國已經進入了顏色革命的準備階段。

  顏色革命能否取得成功,因素當然很多,但起關鍵因素是現掌權者敢不敢和能不能調動軍隊鎮壓。

 

 

中共反顏色革命的豆腐渣工程


張三一言

 

  中共反顏色革命當然離不開鎮壓、恐怖威脅、欺騙三件法寶。

 

一、以欺騙手段建造反顏色革命工程

 

  鎮壓和恐怖威脅從未停用過,尤今為烈;且旨在徹底到把有礙專政的勢力消滅在萌芽狀態中。統治者全力加強暴力統治,但是民間反抗並不因之弱化,相反是強化了;結果是突破控制多於增加控制,所以總的趨勢是統治範圍縮小、統治強度減弱,社會自由度、人民權利、民間活動空間增加。也就是說和平演變在漸進性地進行中,顏色革命含量增加。前面提到顏色革命成功關鍵因素是統治者不敢或不能用軍隊暴力鎮壓,所以統治者及其御用文人也總結了這一經驗教訓;除了裝出堅定無比會絕不手軟地利用暴力鎮壓的姿態作恐怖威脅外,特別加強欺騙性宣傳,以阻止或延遲可能出現的不能使用暴力狀況。這欺騙主要是用扭曲捏造事實、顛倒是非黑白、偷換概念、栽贓和詭辯等方法達至。目前,中共主要欺騙工作是把民眾為自己權益而進行的顏色革命運動扭曲和捏造為:「目標是建立親美政權。」舉要如下。

  把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扭曲和捏造為「美化美國式的民主、自由…美國的政治經濟制度」。還進一步妖魔化民主概念,妖魔化民主制度,指鹿為馬,誣指民主就是混亂、就是分裂。把人民遵從憲法維權、追求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行為誣蔑為「反對派進行各種非法活動」,加之以反政府顛覆等罪名,即用專政工具強化其扭曲、捏造、顛倒是非黑白的效果。

  把世界人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為自己權益而奮鬥的主動行為扭曲和捏造為在美帝國主義驅使下,為美帝國主義服務的賣國行為。他們是這樣說的:「灌輸美國的價值觀,美化美國式的民主、自由,讓廣大人民群眾潛移默化地認同美國的政治經濟制度,為有朝一日建立親美政權奠定思想基礎。在資本主義國家堙A則是組織親美派,以便帶領不明真相的群眾進行政治活動,伺機奪權。」

  美國「灌輸美國的價值觀」,你們近百年來不也是極盡全力宣傳你們的共產主義、特別是前幾十年拼命灌輸宣傳鼓吹你們的毛澤東思想和培植你們的毛派暴力組織嗎?人家在自由空間,「灌輸美國的價值觀,美化美國式的民主、自由」,你們和你們的同志加兄弟的政權也可以利用這自由空間做與之相反的一黨專政宣傳灌輸(你們何時停止過作反宣傳?)。為甚麼別人可以收到「讓廣大人民群眾潛移默化地認同美國的政治經濟制度」的效果?在你們的絕對封閉的空間,「人民群眾」從娘胎起就接受你們的唯一且是單導向的思想觀點「胎教」,一生只聽到你們宣傳的一把聲音和灌輸的一鍋漿糊。這些「人民群眾」不但是由你們教育成長起來的,還是被你們組織和控制起來的,這樣的「人民群眾」怎麼會「不明真相」──讓人家一「灌輸美國的價值觀」、一「美化美國式的民主、自由」,就眼白白地給人「潛移默化」掉了!為甚麼你們在與自由民主作較量時表現得這樣窩囊?

  他們說:「美國十分注意從政治上培植能起領導作用的「骨幹分子」。波蘭的瓦文薩、南斯拉夫的科什圖尼察、格魯吉亞的薩卡什維利、烏克蘭的尤先科都是美國相中的「領袖人物」,他們都是受過美國明媟t堛犒岸O相助,有的還直接在美國接受過「民主教育」。」

  有請你們不要忘記歷史,背叛你們的祖宗,你們何嘗不「十分注意從政治上培植能起領導作用的「骨幹分子」」?你們不是也培植過歐洲明燈阿爾巴尼亞的霍查同志、澳大利亞共產黨(馬列主義)的希爾主席同志,紐西蘭共產黨的維克托喬治威爾科克斯總書記、紅色高棉屠夫波爾布特等等「「領袖人物」」嗎?你們不是曾經在全世界尤其是亞非拉第三世界遍植毛黨同志加兄弟嗎?他們不都明裡暗裡(諸如馬共陳平的廣播電台)受過你們的「鼎力相助」,接受過你們的「毛澤東思想教育」嗎?為甚麼「美國相中的」「波蘭的瓦文薩、南斯拉夫的科什圖尼察、格魯吉亞的薩卡什維利、烏克蘭的尤先科」能掌握政權,你們相中的同志加兄弟「「領袖人物」」全都灰飛煙滅、均以徹底失敗為告終?還得進一步問的是,你們現在敢用核訛詐、敢狂言死掉中國十億人與美國「死過」,為甚麼就是不能、不敢與民主世界對著幹,也到美國歐盟日本韓國等國本土,或在他們要明裡暗裡相助的國家,展開針鋒相對的物色和培養建立一黨專政的「「骨幹分子」」、「「領袖人物」」的鬥爭?你們為甚麼不「灌輸你們的一黨專政價值觀,醜化美國式的民主、自由,讓廣大人民群眾潛移默化地認同你們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一黨專政的政治經濟制度,為有朝一日建立親中共政權奠定思想基礎?」為甚麼不在自由民主國家堙A組織親中共派,以便帶領『明真相』的群眾進行政治活動,伺機奪權」?請你勿以阿Q式的「不干涉別國內政」搪塞。請不要忘了,你們在這方面有極其豐富的實際經驗和完整的理論指導的呀。何況你們自己就是被前蘇俄在中國一手培養起來和直接指揮的呀!你們曾是心甘情願地承認「前蘇聯才是你們的祖國」的嘛!

  他們說:「美國發動侵略伊拉克的戰爭,至今己花了2000多億美元,人死了1500多,得罪了許多盟國,仍沒有完全達到目的,反而留下了許多後遺症;而在烏克蘭,前前後後只投入2億美元左右,人未傷亡一個,就大見成效,並得到盟國的一致支持。兩相比較,當然後一種方式合算了。」

  這話目的當然是極言美帝霸權的可惡和必須極度提高對其顏色革命的警愓。按反顏色革命理論,顏色革命是當地人民受蒙騙去為美帝國主義利益賣命的勾當,反顏色革命是維護本國人民權益的正義事業。請朋友們想想,霸權美帝只用了二億元就把烏克蘭的4710萬人搞定為它賣命,外匯儲備多到流油的中共為甚麼不能為正義的反顏色革命花上二億或者加十倍用二十億美元,把美國的邪惡勾當壓下去,還烏克蘭人民權益?把「顏色革命消滅於外國地區」,把所有遙遠外圍的顏色革命打掉了,這不就是預防中共的中國大陸發生顏色革命的最好辦法嗎?為甚麼不這樣做,反而在國內被動懦弱地預防?再就是,中共國家外匯儲備餘額為七千一百一十億美元;世界人口60億,就算它民主國家人口佔一半的30億吧,按照反顏色革命論者的理論,理應用外匯儲備中的零頭128億就可以,加倍計也只是256億,加十倍計也只是1280,只佔外匯儲備的18%;花外匯儲備的18%就能消滅美國霸權於無形,把中共的意識形態和一黨專政制度推向全世界,「解放」全世界自由民主國家的人民了,保中共政權世無匹敵,榮任光榮正確偉大的世界人民領袖,為甚麼不這麼去做?

  上面提了很多質疑反顏色革命者的問題,其實回答也很簡單。物色到你要的骨幹分子和領袖人物,明裡暗裡鼎力相助,出錢,開「反民主訓練班」教育他們……你們都有針鋒相對地做的「硬本錢」;但是,你們有甚麼政治和道德「軟本錢」和人家對抗?你的意識型態是為了一黨專政必須穩定壓倒一切、必須把民主消滅於萌芽狀態中,必須剝奪民眾的自由和人權。你們有膽量做到:為了永保一黨專政可以任意殺人,屠殺1/7國人(紅色高棉波爾布特集團屠殺了一百萬人,而當時的柬埔寨總人口僅七百萬左右)保柬埔寨毛澤東化,鄧小平屠殺二十萬保政權穩定二十年,死掉10/13(中共軍頭朱成虎主張讓西安以東10億人口提供給外國原子彈炸死)保中共為世界霸王……你們有膽量提出你們這些意識型態嗎?世界上有多少人會聽你們的話接受你們的訓練?可人家民主世界推動的顏色革命的訴求,在政治和道德方面都符合天理人性、符合人的利益。其自由平等和友愛精神對民眾具有一呼百應之效,對獨裁政權制度具有摧枯拉朽之力量。

  反顏色革命者的諸多指責,不但不能貶損、抹黑、否定,相反,強有力地彰顯顏色革命應天道、合事理、得民心、適地利。同時在客觀上暴露了他們逆天道、悖事理、違民心、背地利和無能窩囊。

 

二、反顏色革命的豆腐渣工程

 

  反顏色革命正在研究和總結顏色革命,他們正在進行「預防『天鵝絨革命』系統工程」,但其工程基本是自我埋葬工程:

  這個工程的第一道預防板斧是「首先,在思想上要加強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做好意識形態工作。」這是一種見到棺材還不流淚的心態。他們認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著重反對了對馬克思主義作教條化理解這一錯誤傾向,解放思想,取得了巨大成績」,用幻想自我安慰行將死亡的靈魂。無須多評論,現在還想用馬列教條對抗人類文明的民主,是走死路,故專制失敗的終局已定。這道板斧,只是那些盲塞且低能的御用文人才有膽量提出來,稍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現政權中人也不信,且恥於提及。

  第二道板斧是「最根本的是要鞏固和加強黨的階級基礎。」他們認為:「有人反對並不可怕,怕只怕沒有人堅定地支持,也就是說執政黨沒有可靠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極權統治者致命的就是沒有民眾基礎,這也是他們怕顏色革命的最根本原因。現政權支持者是上層,特別是「權錢同盟」加上依附的「知識精英」;中下層工農民眾都是邊緣弱勢群體,不但不支持現統治集團,而且是反對主力。今天共產黨還作五十年前美夢:依靠工農,真是世紀大謊言,也是世紀大笑話。他們還幻想「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幹部不問政治,不分姓『社』姓『資』,就會自發地倒向資本主義,這是不依人們意志為轉移的。」請問,今天非富則貴的新興壟斷權錢統治集團到底是姓資還是姓社?請你們清醒一些,政治護照寫著你們姓氏是:「權資」。

  以上兩道板斧屬於軟力量,基本上是鏡花水月。如下兩道板斧是硬力量,倒是有實效的。

  第三道板斧是「在組織上必須使各級領導權牢牢掌握在馬克思主義者手堙C」甚麼是「馬克思主義者」?掌控最高權力者=馬克思主義者;極左毛江五人幫、邀請資本家入黨江澤民、向朝鮮金家王朝學習的胡錦濤全都是馬克思主義者。悲劇在於,這些馬克思主義獨裁掌權者,每下愈況,控權能力一代不如一代,今天已經到了顏色革命迫到眼前而無力反抗的險境;與毛澤東無人敢挑戰的絕對控權實力不可同日而語。

  第四道板斧是「我們必須加強國家的專政工具。」他們說:「美國加緊對我國推行西化、分化的戰略,力圖在中國也搞一場「天鵝絨革命」,而我國的資產階級自由化分子在美國的支持下也蠢蠢欲動。2003年搞的那場「民間修憲」鬧劇,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因此,我們對已經發生的「天鵝絨革命」必須認真總結,未雨綢緞。」他們提出對應辦法是「堅持社會主義就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我們叫人民民主專政。」「運用人民民主專政的力量,鞏固人民的政權,是正義的事情,沒有什麼輸理的地方。」」這是他們反顏色革命的最實在也許還是唯一有效的一板斧。這一板斧從它出世第一天起就使用,既用於對付敵方也用來對付自己內部同志。問題只在於共產黨是不是永遠有膽量用軍隊屠殺民眾,更重要的是,共產黨是不是永遠能指揮得動軍隊去屠殺民眾!現在可能在中國出現的頻色革命,實際上就是共產黨為了其獨霸權力,用赤裸裸的野蠻暴力對付正義維權民眾的鬥爭。非正義的野蠻暴力,終有一天必然會失去還保存正義感軍人的支持!

  (兩文均參照文章為周新城《必須警惕「天鵝絨革命」──觀察與思考》http://yqdht.blogchina.com/1963243.htmlhttp://peacehall.com/forum/boxun2005a/233878.shtml

  周新城教授,江蘇常州人。1984年經國務院特批聘為教授,1986-2000年任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院副院長、院長,現為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