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神化毛澤東

撒下多少謊言


長文「國傷與國殤」節選之一

 朱執中

 

  神化領袖,或說搞個人崇拜,是世界各國共產黨一個通病。既為了奪取政權,也為了鞏固政權。中共也不例外。大約從1940年代初開始,黨內有些人基於各種原因,便一步步去神化毛澤東,對他的才力、人格作出超乎實際的溢美,甚至誇張與說謊。如此做法雖有眼前或短期功效,但後患無窮。毛澤東大半生的實踐可作見證。《東方紅》這支歌先在延安地區普遍唱起來:「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他是人民的大救星……」。「大救星」,就是利用民俗語言去神化毛澤東。明眼人想一想就明瞭它隱含著中共當時的政治企圖和目的。先前介紹《東方紅》出處,都說它是陝北有的農民「熱愛」毛主席,自動編出歌詞,有的民歌手再以當地民歌歌調唱出來。這些說詞無非想告訴讀者,陝北農民、廣而大之是中國廣大農民都是自覺自發地去信任、崇拜、擁護毛主席的。改革開放後,廣東《羊城晚報》登了一篇短文,揭露《東方紅》的真作者,原來是延安時代一個中共藝術幹部在學習「文藝為政治服務」宗旨後創造出來。那麼這之前公開的文字不都是謊言了嗎?這不過是封建時代野心家謀皇位打江山所造童謠、簽語的拙劣翻版。但中共卻讓它唱遍大陸!

  「毛主席萬歲!」據說也是從延安喊起。後來神州大地響遍了「毛主席萬歲!」的呼號聲。人活到一百歲,至今還屬「古稀」,何況萬歲。而且兩千多年來,它都是朝君主皇帝的專用歡呼,人民領袖毛澤東竟然千萬次地親耳去聽,至死還未自覺到要明令將它禁止?!自甘讓此神話與謊言存世。

  「毛澤東思想」這句話,同上兩句謊話不同,帶點實,是實實在在地把毛澤東向神壇推進一步,也可以說對把他推向紅色皇座起了關鍵作用。此話首創者劉少奇可真始料不及。它的要害是:一、把它列入中共黨章作為全黨指導思想,等於承認它已經成熟、正確且系統化,定為「一尊」地位,每個黨員都得服膺;二、把它吹成是馬列主義的發展,這就更加強了毛控製黨內黨外思想之權。因他自個就把馬列主義定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那麼作為這一思想體系的繼承與發展的「毛澤東思想」,不也變成了「真理」嗎?中共82年實踐的檢驗證明所謂毛澤東善於結合中國國情去運用幾大方面的馬列主義理論,根本不是真理,而是謬論。諸如階級鬥爭是歷史發展的動力;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消滅私有制;統治階級的思想就是時代思想等……56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不是弊大於利,禍大於福嗎?不但害苦害死了廣大民眾,連這句話首倡者、時為國家主席理應受到「憲法」保護的劉少奇,不也是被毛澤東活活整死了嗎?把這個思想桂冠加給毛澤東、連帶相關的鋪天蓋地而來的頌詞,今天,如果站在中國人民和民族國家立場去評論,可以說都是一派謊言。如果至今還有人堅持說,毛澤東思想是光輝的思想,立過大功啦!要這樣說未嘗不可,言論自由嘛。但在他立過甚麼功、為誰立的功這點上要分清。毛澤東運用他的思想、才智、魄力以及陰險、狠毒、狡猾等特性,以及善用打進國軍核心的共諜,指揮中共及其一百多萬武裝力量,打敗了國民黨、蔣介石,終於奪得了政權。這的確是他立的大功,但這僅僅是對共產黨、以及既得利益集團和少數人立功。對大多數民眾來說,正如上述。

  神化毛澤東,在文革期間登峰造極。甚麼「大樹特樹毛主席權威」,甚麼「四個偉大」: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導師、偉大舵手。依中共語系,偉大常與正確、光榮相連在一起。

  毛澤東真的這麼偉大、正確嗎?約略從他加入共產黨後的主要作為和社會後果去看,也可知它是大謊話。毛澤東善於用撰寫高論、甚至詩詞掩飾他自少漸成的成皇成相的政治野心以及一黨利益,鼓動輿論,精心捉摸因歷史與時代的種種因素導致貧困、不均而引發的民心,特別是那些無產者、流氓的動向和要求,並適時加以組織利用,以他們的生命與暴力為革命基礎,向中華民國政權挑戰,大喊「一切權力歸農會」,實質歸他這個1920年代中期已在湖南被稱為「農民大王」的共產黨員擁有。他一旦探明了中國革命──農民戰爭這條路子,便信心倍增,野心更大。自此,他便無限量誘引、利用農民廉(無)價的生命去為共產革命、為他實現開拓新皇朝的妄想鋪路。農村包圍城市之戰打勝了,眾吹鼓手大讚毛澤東在戰略上發展了馬列主義。其實,中國歷史上多個農民起義領袖,為謀皇位而打江山,大都先占農村,後打城市和王都。毛澤東主導農民革命,不過是新時代新翻版,其中只有一些新招數而已。這「四個偉大、正確」,是中共嘩眾取寵之輩又一次的誇張與謊言。

  20世紀世界民主潮流滾滾向前。中國「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老定理應修正了。因過去的「王」多靠暴力上位,而不是走憲政與民主選舉之路。毛澤東第一次晉見紅色沙皇時曾投訴自己在黨內所受「委屈」、「壓制」,史達林安撫他說:「勝利者不應受譴責」。這與中國「為王」的老話很近似。但對此不譴責可不行!因為現代這類各式各樣的「王」,對他運用暴力、謊言、毒辣手段上臺,絕大多數不但不反省,公開坦承自己的罪過,反而與時俱進地用更巧妙的方法掩蓋罪惡歷史,更精心地包裝偽造的真相。有時他們不慎地間接承認己罪的一點史實,但思想感情上還是沒半點反省。坐穩王位的毛澤東,1964年接見日本社會黨訪華代表團團長、黨主席佐佐木更三時,權大氣粗的他,不經意露便出了醜事的底子道:「不用作甚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段話恰好是毛澤東自曝國騙的罪行,既得意忘形回想起他們在抗戰中以奸詐掩蓋消極抗日的劣跡,廉價贏來內戰勝利的本錢,又掉不了說謊的本色,奪取來的政權並不屬於人民,而是屬於他和中共的。在這意氣風發中他怎會為抗日時背離人民與國家的利益而悔過。

  大陸那些喜歡鼓吹個人崇拜的大人物與追隨者,還曾在生活層面上,不斷向毛澤東大獻頌詞。直到江核心時代,此類國騙風還沒有停刮。寫文章、出書、辦電影、照片展、生活實錄等等。這半個多世紀,不知出籠了多少?看的人不知看膩了沒有。這些生活上絮絮套話,亦少不了誇張、虛飾與謊言,也屬國騙的另一支。

  鼓吹者常突出毛澤東同工農兵見面、談話的鏡頭,宣揚「偉大領袖」多麼親民、愛民。看過照片、錄影的人,多數都曾認為這是「真的」。可一旦得知毛生活的另一面,就會恍然有悟了。1958年底,由於大樹「三面紅旗」,工業、農業許多事搞過頭,搞錯了。這時好些農村已出現糧食不夠吃,農民開始餓肚子,但毛澤東還是偏信「糧食放衛星,畝產萬斤」的假數位,在一次中央會議上,他竟然說,1959年糧食多了,吃不完,農民就可以休息了,就可以放假一年(見丁抒著《人禍》288頁)。結果1959年起好些省農民因無糧餓死的越來越多。難道毛澤東真的瞭解農民、關愛農民嗎?

  再看看他怎樣對待年輕的男、女兵。延安時代,當毛澤東還是四十多歲的壯年,他便常常要年輕的勤務兵為他扣皮褲帶,綁鞋帶了。這豈不是開始當影子皇帝的派頭。住進皇帝宮殿的中南海,下屬為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導,先後設了兩個舞廳。每處都為他修了一間專用休息室。邀來舞伴多是各兵種總部文工團年輕姣好的女演員。毛澤東自然喜歡摟著她們跳,被選中的也以此為榮為樂,願為「偉大領袖」服務。毛澤東看透了她們的心。共舞中發現哪個年青女兵合心意,便領她進入專用休息室,「說情況」,兼有「肢體傾談」,一待一、二個小時。彭德懷元帥看不順眼,罵了句:「老毛想搞後宮」。這話對毛的生活帝皇化真是畫龍點睛,入木三分。京夫子著的《中南海恩仇錄》中記敘,設在春藕齋內的這個舞廳及毛的「秘戲處」,從1960年開始用,或一周兩三次舞會,或晚晚開,毛常常到場,他的「秘戲」演過多少?外人誰也說不清,知情的近衛們又為君者諱。直到1972年,毛因林彪事件氣得中風後行走不便,這舞廳才停止使用。毛的生活側面,對那些「偉大」謊言不是最大的諷刺嗎?毛帶頭生活腐化,與今天許多共黨領導幹部的同類腐化,是不是起了上樑不正下樑歪的影響呢?

  毛澤東也曾被塑造儉樸、清廉的形象。可實際上,從「新中國」初立時大量印刷、發行毛澤東著作,即使相當部分由公家購買,他都一直照收稿費與加印數稿酬。而且著作中的大部分文章,如《矛盾論》、《實踐論》、《論聯合政府》、《論人民民主專政》、《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等等,都是中共中央組織的寫作小組撰寫,修改完成,再用毛澤東個人名字發表,這部分文章稿費他也全部照領不誤。他主政27年,毛著約引發五、六十億冊,到1980年代,他的稿費積存了一兩千萬元(由鄧小平批示,予以凍結)。大陸知道這內情的人,都說毛澤東是「新中國」第一個首富。文革發狂般地濫印,花的卻是國家資金,成本總計起來恐怕是多少個億元。1976年,毛澤東去世前還領取加印部分的新稿費,並設專人為他管賬。因此有不少人說這是變相貪汙,應依法起訴。毛澤東從參加共產黨起,便不斷大呼「打倒封建地主階級!」1950年代,在中共中央會議上,他發指示:「要消滅資產階級,要消滅小生產者!」文革又狂喊「鬥私批修!」這系列言行,使大陸人在印象中是毛澤東最恨私有制,最恨剝削,最恨金錢!不愧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領袖」。誰能料到,他口頭、態度是這樣,隱秘行為卻是愛錢如命,而且貪的是被他胡弄得國窮民困這樣一個國家的錢!何況他雙手還染滿人民鮮血!共以幾十年光陰、無數資源、無數謊言去塑造這麼一個「萬歲」、「萬萬歲」、「四個偉大」的政治大偶像,令民眾一律向他頂禮膜拜,服服貼貼,難道這不是又一個大國騙嗎?

  大陸有人說,毛澤東已走下神壇,此話不完全對。過去至今,因中共某些領導認為這個偶像仍有政治影響與瞞蔽人民的作用,只讓他從神壇的高高臺階上走下幾步,便急忙請他駐足,讓天下臣民繼續頂禮膜拜,特大油畫天安門城樓高掛,乾涸的皮囊仰躺在精美的高堂中,它的「偉大思想」依然入黨章進憲法……這個幽靈比大陸活著的十幾億蕓蕓眾生還要豪華、神氣!本來歷經八十年暴力革命與社會主義改造的慘痛實踐、已檢驗出塑造毛澤東這尊神只是一個悠長陰暗的國騙,可改革開放以來仍有人半明半暗地大加利用,欺世保己,導致許多民眾至今視線迷糊,識別不出它的恐怖真面目!這是怎樣的悲哀?怎樣的絆腳石?

  毛澤東是「新中國」金口定案及其賴以施霸的獨裁政體首創者,主政27年,發展到登峰造極。他自誇「我比秦始皇更秦始皇」,是狂妄自招的最佳寫照。他之後的歷屆繼任人,不論職稱是主席、總書記,或「垂簾聽政」,基本上都是蕭規曹隨,只有施政方式與程度的變化,但其中亦有兩位令人懷念的熱心政改者,如果當時他們得伸其志,大陸今天的政治局面,想已成大改觀了。

  所謂「金口定案」,就是過去封建皇帝御口一開,可定國事是非曲直,也可以定臣民一生榮辱與生死的現代翻版。這是政體落後、法制不張,不受任何約束、監督的極權。金口定案,有時還能切合實際,定的合理、正確,但也因高高在上,常常臆想、假設、主觀、武斷地去獨裁獨斷,由此它就必以謊言、假政為基礎,顛倒黑白,錯置是非,枉殺善良,冤判無辜,遺患遺怨無窮!想不到不甘在野死拚濫打地去奪權、一而再高呼反對國民黨、蔣介石一黨專政、領袖獨裁、要為人民爭民主爭自由的毛澤東,一旦坐上北京金鑾殿,迅即把昔日他的反對口號,變成自己施行惡政的準則,人性的虛偽、奸滑、無恥、貪權莫過於此。拿他的「為王」及其社會惡果,同撤到臺灣的中華民國、蔣介石及其繼承者的執政與後果比,後者雖也有某些專製錶現,但其憲政、民主、經濟的發展,比同期大陸的表現,不是優良太多嗎?比如說,毛澤東能「為王」就證明他過去領導的暴力革命是正確的。十多年來,大陸不少富正義感的學者,依據史料對這個中國現代史懸案進行多方面的探索,得出一些新的結論。辛灝年教授所著《誰是新中國》,是其中代表作之一。這雖然無補於已過去的既定歷史,但如能廣為傳播,引導他們在認識上把這一段被顛倒的歷史顛倒過來,端正史觀,提高民主意識,從而成為促進中共政治改革的一份力量,還是有其意義。他們說「為了要建立民主『新中國』,才打倒中華民國」,我們再看看領導「新中國」的歷屆中共黨魁是怎樣仿效毛澤東「金口定案」,如何堅持獨裁政體,繼續常以謊話治國定案的事實,就可知道當年這句漂亮話也是謊言。

  毛澤東主政27年,親自發動和領導「鎮反」、「土改」、「三反」、「五反」、「肅反」、「反右」、「文革」等政治運動。每次都為開展運動撰寫一套「理論」,其實都是莫須有的捏造、詆毀被鬥對象的謊言,也即國騙。比如文革,他心中的焦點本來是要打倒被認為是反對他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以及一大批重要幹部。而他卻把文革謊言說成是為防止黨內走資派復辟資本主義而要保衛社會主義的鬥爭,是共產黨與國民黨鬥爭的繼續等等,真是滿紙謊言。給劉少奇戴上「叛徒、內奸、工賊」的假罪名,就殘酷地把他整死。他金口一開,「地主是反動剝削分子」,即使他們沒有毆打、殺害農民,不少人也被槍斃。國民黨軍政人員和黨、團員,僅是歷史問題,並無罪狀,金口一開定他個「歷史反革命分子」,便可以肆意殺害,有的人讀中學時因參加三民主義青年團,也被綁赴刑場槍斃。這種以謊言定罪殺人,據說有五千多萬人。可見「新中國」金口定案害人不淺,並且讓冤死者幾千萬遺屬留下深深的心靈創傷!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