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中共三位「抗日」將軍戰死之迷


 

  編者按中共要「紀念」抗日,就必須繼續撒謊。但中共於抗戰時期,確實又「戰死」了幾位將軍,所以,這幾個將軍就成了中共用來證明他領導抗戰的證據。好在歷史的真實只有一個,而且遲早要大白於天下。所以,這幾位將軍究竟是怎麼死的,也就陸續地隨著中共的紀念而「浮出了水面」。這媯o表的都是從大陸報刊、雜誌、網站上轉載的文章,這三篇文章,對於中共幾位將軍的為「抗日」之死,或是發表見解,或是放聲歌頌,我們原文照錄,只在關鍵的地方加上幾筆評點,以與作者和讀者一起來辨析真偽。也算是對歷史盡一點責任吧。

 

左權之死的另類迷惑評點

 

原文:中國憤青

評點:若

 

  對CCTV的惡俗節目一向不感冒。昨晚(91日)因在同事家小聚,看到一個題目似乎是「家書」的節目。左權之女拿著左權生前寫給妻子劉志蘭的家書,訴說左權的情感世界。因左權生前是八路軍副總參謀長,為「我黨」引號為本刊所加在抗日戰爭中犧牲最高將領,便留了點意。據節目中左權之女左太北介紹,左權生前極愛其妻及左太北。極愛其妻我是相信的,有多封家書為證;極愛其女則稍有疑惑。左權家書寫到:「如逆流萬一不幸來到(請注意,左權是說「逆流萬一不幸來到」,不是說「萬一我為抗日犧牲」。可見他並無要為抗日捐軀的思想準備,而只是有恐遭不測的預感。他的預感究竟是什麼,讀者可讀下文。),你盡可不必顧及我,大膽地按情處理太北的問題……

  1942522日(犧牲前三天),他再次寫信強調:「我雖如此愛太北,但如時局有變(仍然是說「如指時局有變」,不是說「如我為抗日而有不測」),你可大膽地按情處理太北的問題,不必顧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給你受累、不再多妨礙你的學習及妨礙必要時之行動為原則。」從信的內容看,只要不妨礙劉志蘭的生活、學習及安全,對左太北是可以「按情處理」的,為此還特意強調讓劉志蘭不必顧忌左權本人的感情。「按情處理」,說白了就是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左太北本人的解釋是,左權之意為可以將嬰兒託付給老鄉。如果真如此,信中直接寫明「可託付老鄉」就行,何必要說「按情處理」呢?按情處理就包括了託付他人之外的其他選擇,比如在情況緊急時,拋棄路邊。這種事,在中國歷史上就曾經發生過。劉邦逃命之時,為了馬車能跑得快點,就曾把妻子與親生子女推下車去。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命是自己的,老婆是可以再討的,孩子也是可以再生的。

  但我更關注的不是這些,我更關注左權是如何犧牲的。於是便查了查資料,在河北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主辦的《長城線上》網站上發現了一篇詳細記述左權將軍的文章《太行豪氣傳千古──憶左權將軍》,發現左權將軍生前竟然是「托派份子」左將軍有關不測的預感終於有了下落,也就是說,因他是托派,而且共產黨在黨內處死過相當數量的托派分子,所以,左將軍才有了不測之感。顯然,這一不測與抗日犧牲一類的念頭,全然無關,或曰,他全然就沒有要為抗日而犧牲的念頭和想法,所以他所作的任何對身後的交待都與為抗日犧牲無關。,並且直到「1982年,劉志蘭又親自給當時的總書記胡耀邦寫信,再次要求中央發文為左權平反,取消對他的『留黨察看』處分。考慮到劉志蘭的心情,中央有關部門終於寫出書面檔,對早年左權同志受王明路線打擊迫害一事予以平反,取消對左權同志的『留黨察看』處分,並將該檔放入了左權的檔案,但沒有對外公佈。」該文沒有解釋中央不公佈左權「平反」消息的原因。(中共為左將軍平反不對外公佈,左將軍「為抗日犧牲」倒是對外公佈了;中共不公佈為左權平反的消息,卻公佈左將軍是共產黨的「抗日烈士」;讀者可以思考其中的原委甚至是奧妙究竟何在。)

  還是據上文記述,左權是在指揮八路軍總部「撤退」的過程中被日本侵略者炮彈擊中犧牲的。這與我找到的其他關於左權將軍犧牲經過的文章所述相同,可以互相印證,應該是可信的(左權之死有種種說法,但其共同點,都說不是在一場與日寇面對面的頑強戰鬥中壯烈犧牲的。因為,如果連八路軍的副總參謀長都戰死在對日戰爭的戰場上,則這一戰役該有多大?中共的抗日史,至今只說他「領導」了平行關大戰,發動了「百團大戰」。但事實上,前者只是在國民黨已經消滅了敵阪垣師團二萬二千主力之時,林彪才懷著「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心情,不顧毛澤東五道不準打的命令,襲擊了日軍的一支輜重部隊;後者則是彭德懷違背毛的命令,擅自發動了一系列扒鐵路、炸碉堡的「百排小仗」,結果,非但被中共批判是暴露了八路軍的實力,彭德懷最後竟因此而在文革中被枉送了性命。我們說遠了,但無論如何,是不存在另一個連八路軍副總參謀長也戰死其中的中共抗日大戰役的。而本文所說的「指揮八路軍總部撤退」,倒是有些真實,因為,「鬼子來掃蕩了,八路軍進山了」的台詞,特別是毛澤東的一道又一道不準打日寇的命令──請學習毛澤東選集第三卷,倒是能夠使我們對八路軍副總參謀長「指揮部隊撤退的原因」有所瞭解……)文中強調,左權將軍曾有多次機會可以先行撤退,但他都放棄了,甚至斷然拒絕了彭德懷將軍讓他撤退的命令。猶為令人不解的是,文章中有這麼一段話:「一顆炮彈在他身旁爆炸,飛濺的泥土劈頭蓋臉揚了他一身。作為一名老兵,他應知道緊接著會有第二顆炮彈射來,他應先臥倒,然後一個側滾翻,就可避開第二顆炮彈,這個動作下意識就能做到。然而他沒有這樣做,而是連腰都沒彎一下,站在高地上一直大聲喊著指揮突圍,完全將自身的安危置之度外。果然第二顆炮彈又向他射來,他的喊聲戛然而止,硝煙過後,他的身影也從山口處消失了!」依該文所述,左權之死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待避開炮彈後再接著指揮耽誤不了幾分鐘時間。而且據央視現場左太北與某導演的介紹,炮彈打來,大家都臥倒。可見左權當時如果稍微採取一點保護措施,可能就不會犧牲。但身經百戰的左將軍,卻在炮火下「連腰都沒彎一下,站在高地上」。這是為什麼呢?難道僅僅是為了指揮撤退那麼簡單?我從來不認為,最高指揮官必須身先士卒暴露在敵方的炮火下才算盡職。(顯然,作者要告訴我們的是,左權不撤退、甚至要「壯烈犧牲」的原因,絕不是為了打日寇,而是他身為托派分子,不僅前途暗淡,還有不測之命,此念常襲在心,其內心的壓力可以想見。所以,在左權深心之中,他應該想的是,倒不如為日寇炸死,倒是死得其所。但是,必須明白的是,這絕非是為抗日而死,更不是為國犧牲,而只是一個懦夫逃避生命的行為,是自殺。所以,如果作者所述,確為真實,大約這就是中共遲至1982年,才在其妻的一再要求下,為「考慮到其妻的心情」,才為他平反卻又絕不公佈的原因。由此看來,左權之死,又怎能談得上「為抗日而壯烈犧牲」?這與206位國民黨將軍面對面地戰死在抗日疆場之上,又何能相提並論?)

  左權犧牲後,眾人只顧逃命,只是「三名北方局黨校的青年學生......將遺體抬至一處荊棘叢中,拿一床軍被蓋好,又遮蓋一些樹枝。」後來才由總部警衛連「找到了將軍的遺體並就地掩埋」,說明了戰爭是如此殘酷,為了逃命,最高首長的遺體可以拋棄不管。

  此後,日本侵略者「截獲到我方『左權失蹤』的電報,在十字嶺到處挖、找,終於挖出了左權的棺木,打開後給遺體照了像,登在了敵偽報紙上。敵人的暴行一時間讓山河失色,大地舉哀,復仇的呼聲響徹華北。這一情況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是知道的,但一直沒有公開。」在中國,掘人墳墓是不可容忍的侮辱行為。日本人大概出於炫耀戰功的目的掘墳拍照,這絕對是人神共憤,此暴行必將激發我軍將士的對侵略者的仇恨,但黨中央出於什麼目的而不公開日本人的暴行呢?(因為中共知道左將軍是自殺,而不是犧牲。

  眾所周知,前蘇聯托洛茨基曾與史達林進行了一場「兩條路線」的殊死鬥爭。最後以史達林派大獲全勝告終,「托派」份子被殺被流放不計其數,僥倖逃得性命者政治生命也難以恢復。以托洛茨基本人為例,在亡命天涯墨西哥之後,依然無法避免追殺,被人用冰鎬砸死。政治鬥爭演變成血淋淋的對肉體的殺戮。

  文章將左權的「托派」說成是王明的迫害,但為什麼在王明失勢之後,左將軍的冤屈不能得到平反呢?為什麼直到1982年中央已經為左將軍平反,卻不對外公佈消息呢?

  想起每4年一次的美國大選,競選人為了不同的理念,兩條路線甚至三條路線激烈鬥爭。勝利者沒有洋洋得意,失敗者更無性命之憂。失敗者不僅不會有性命之憂,還可以繼續宣傳其理念,以求得更多的支持者。總之,愛什麼派就什麼派,都不能成為消滅生命的理由。這樣看來,路線鬥爭的結果並非一定要以某一方肉體或自由的喪失來結束。

  想到歷史上眾多「站錯隊」的人,生不如死的事例,左權將軍堅決放棄生還機會,並故意暴露在敵方炮火下,難道是「以死明志」麼?(如果左將軍當真是「以死明志」,明其「絕非托派」之志,則與抗日何關?與為抗日犧牲何關?)

 

中共「抗日」將軍彭雪楓是戰死在不打日寇卻大打國民黨的戰場上

 ──中共彭雪楓傳評點

 

  彭雪楓將軍,原名彭修道,乳名興隆,1907年9月9日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七里莊,4歲即跟祖父念書習字,稍長,先後在本村私塾和縣倉房及察院高等小學就學,1921年小學畢業,14歲隻身投奔在天津教書的伯父,考進天津南開中學,第二年,經馮玉祥將軍部下擔任書記的五叔推薦,進入西北軍11師軍官子弟學校就讀,「追求革命真理,接受馬列主義」。1925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第二年10月在北京匯文中學轉黨,成為中國共產黨正式黨員,並擔任支部書記。

    1930年5月經上海黨組織介紹被派往湘鄂贛蘇區工作,任駐湖北的紅5軍5縱隊5大隊政治委員,6月,紅5軍在平江擴編,成立紅3軍團,彭雪楓任紅3軍團8軍1縱隊3大隊政治委員,以後,歷任紅8軍第8師、第2師及第4師政委、中央軍委第一局局長、江西軍區政治委員、紅3軍團第5師師長、政委、紅3軍13團團長、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支隊第2縱隊司令員、紅1軍第4師政委、八路軍總部參謀處少將處長兼八路軍駐晉辦事處主任、河南省委軍事部長、新四軍遊擊隊司令員兼政委、新四軍遊擊支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支隊隨營學校校長、新四軍第六支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八路軍4縱隊司令員、新四軍第四師師長兼政委、淮北軍區司令員、淮北蘇皖邊區黨委委員等職。

  彭雪楓同志作戰英勇,身先士卒,經常戰鬥在前線,參加過第三次反圍剿、第四次反圍剿、第五次反圍剿,參加了二萬五千里長征,1936年強渡黃河,縱橫山西西部廣大地區(都與中國人民長達十四年的抗日戰爭沒有關係。如果一定要說有關係,那就是在「九一八」之後,國難當頭之下,接受前蘇共和中共的命令和指揮,參與了種種製造動亂、混亂和叛亂的武裝賣國行徑,並且功勛卓著。);1938年2月奉命由山西臨汾轉武漢,接受中共中央賦予的新任務:在河南確山縣積蓄力量,領導發動魯、豫、皖、蘇廣大敵後遊擊戰爭(假抗日之名義,在敵後建立共產黨的武裝和政權,繼續分裂正在正在艱苦抗戰的中華民國。),1938年9月在竹溝成立新四軍遊擊隊,彭雪楓任司令員兼政委,張震任參謀長,彭雪楓親自在河南竹溝創辦了著名的《拂曉報》(目的是為宣傳共產革命而非衛國抗日,抗日不過是幌子。),深受廣大幹部和軍民喜愛,受到黨中央的讚揚。

  1938年9月30日,根據毛澤東、周恩來、葉劍英電令,率兩個新兵連373人,進軍豫東敵後,1939年1月率部向徐州方向挺進,以永城為中心,在永城、亳州、渦陽一帶建立抗日民主政權,同年為擴大根據地,又率部向淮上進軍,直指蚌埠、鳳台、懷遠、宿南、蒙北地區,開展遊擊戰爭(這就是毛澤東說的,「要讓日本人多佔地」的目的。共產黨就是這樣在八年抗戰之中,藉口抗日,而佔據了敵後的廣大地區,卻從來也不用「農村包圍城市」的偉大遊擊戰術,來解放任何一個為日軍所佔領的城鎮,甚至與日軍做生意、賣鴉片、互通有無。請讀者參看2005年北京巧妙出版的黑皮書《延安日記》──前共產國際駐中共中央代表、前蘇聯塔斯社駐延安記者佛拉基米諾夫著)

  1940年,根據新四軍軍部命令,率新四軍第六支隊活動於運河線、黃泛區,1941年5月奉命轉移到津浦路東,進入皖東北地區,與淮北路東地區活動的部隊會合,7月組建騎兵團,從此,淮北抗日民主根據地開始有了一支機動性大、戰鬥力強的騎兵部隊(這是在執行毛澤東於19405月為中共中央起草的給東南局的指示信。該信命令新四軍必須迅速向皖東北等地區進行擴張,並且為了擴張,絕不要對正在抗日的國民黨軍隊手軟。請讀者參見毛澤東選集第三卷)。

  1942年-1943年,彭雪楓與鄧子恢、張震、吳芝圃等在山子頭戰役中,一舉全殲來犯頑軍請注意,是頑軍,不是日軍。也就是毛澤東在1939年之後所一再命令打擊的主要敵人──「國民黨頑固派」。用毛澤東的話來說,「國民黨頑固派,雖然今天還在抗日,但明天一定會投降」,所以,要堅決打擊、絕不手軟。而當時新四軍主要打擊的國民黨頑固派,就是我台兒莊大戰中的國民革命軍主力──韓德勤部。以上引文,請參閱毛選第三卷),當場擊斃國民黨保安第3縱隊司令、淮泗專員、地頭蛇王光夏、獨立第六旅旅長李仲寰,並活捉國民黨江蘇省政府主席、蘇魯戰區副司令員韓德勤(中共史家自己交待了!只是交待得遠不夠徹底)。

  1944年,日寇攻陷鄭州、洛陽、許昌、郾城等38座城池,中共中央、毛主席決定向河南敵後進軍(只要日本人「多佔了地」,毛主席就要立即命令向敵後進軍「也多佔地」,卻絕不迎戰於「敵前」。),彭雪楓奉命西征,8月越過津浦鐵路,行至小朱莊,首戰頑軍王傳授,取得殲敵千餘的勝利,為部隊西進打開了勝利之門(請注意,彭雪楓一直是在打國民黨,而不是在打日寇)。9月11日,在河南夏邑東八里莊圍殲土頑李光明的戰鬥中,彭雪楓將軍親自指揮戰鬥,正當戰鬥勝利結束時,不幸流彈擊中,英勇殉國,時年37歲(中共史家明確招認:彭雪楓將軍是在中國人民的艱苦抗戰之中,一打再大只打大打正在抗日的國民黨頑固派,並在「打頑」勝利結束時,不幸被流彈擊中而死,絕不是為抗日而死,更不是為國捐軀;而是為共產黨而死,為出賣中國人民的偉大抗日戰爭而死。或許,他在打頑的勝利聲中不幸中流彈而死,正是蒼天的應有報應吧!)。

 (本文摘自蔣中健、林文善、唐培遠著作《楓陵流丹》)

 

中共抗日將軍高敬亭是被中共所處決

     ──中共高敬亭小傳評點

 

  高敬亭,原名高志員,1907年8月出生於新縣新集鎮董店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0歲喪母。因家庭貧困,唯讀過六年私塾就輟學在家幫父親種田。

  在大革命時期(中共的所謂大革命時期,是指1924-1927年共產黨參加國民黨後、藉中國國民革命以發動中國共產革命的時期),湖北省黃安縣(今紅安縣)的共產黨員方進賢、梅光榮等人以走親訪友為名在鄂豫邊區開展革命活動。高敬亭受到了革命的啟蒙教育,隨之開始了革命活動(應該準確地說是受到了共產革命的啟蒙教育並參加了共產革命)。

  1927年11月著名的黃麻起義爆發(實際是前蘇共命令中共發動的「八一」南昌暴動等一系列武裝叛亂之一),高敬亭參加了工農革命軍(共產革命軍)。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4年重新組建紅28軍,並任政治委員,他以超人的膽略,領導和堅持了三年的遊擊戰爭,經歷了無數的艱難困苦,奇跡般地戰勝了百倍於己的強敵,在多次反圍剿中,他無比忠貞地捍衛了大別山的革命紅旗。(這一時期中共武裝革命的性質,請參見彭雪楓一文評點 高敬亭領導的紅二十八軍自成立之日起,儘管在強大的敵人面前也曾遭到過損失和傷亡,但在根據地人民群眾的支持下,始終保持一千多人的主力部隊,英勇地打擊了敵人,成為根據地人民心目中一面堅持戰鬥的旗幟。1937年紅28軍改編為新四軍第四支隊,高敬亭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1938年3月8日,高敬亭奉中共中央命令(姑且不論是否中央命令見下文)率軍抗日。7月在高敬亭的指揮下,先後在皖中連續取得了13次戰鬥勝利。(戰績大小,姑且不論,但高敬亭抗日卻是真的)

  在高敬亭率四支隊與日軍浴血奮戰之時,由於受錯誤路線影響,將他秘密逮捕,並押在安徽省肥東縣青龍場儲家圍子。6月24日上午8時,將高敬亭槍殺在青龍場。時年,高敬亭年僅32歲(為何要槍斃高敬亭,中共於今不敢面對,更不敢公開內情。但僅從此文所述事實,就可以知道,他不是戰死在抗日的戰場上;但卻如前文所述,他是在立下了抗日的戰功之後,被中共下令秘密逮捕槍決的。理由是受「錯誤路線」影響。誠所謂「燭影斧聲」,天機不可泄漏。但是,安徽民間卻有傳說,認為他正是因為不聽上面不準打日本的命令,才遭遇殺身之禍。八十年代中期,更有皖人劇作家要為高敬亭寫傳,特別是寫他抗日的功績,卻無處敢於發表。不過,中共雖然至今不說是什麼錯誤路線害死了高敬亭,現在卻說高敬亭是共產黨戰死的抗日將軍,這謊也撒得太大了些!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