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中日決戰


 蔣介石領導浴血抗戰記實

大陸  

 

 

選載之二

 

第三章  初期反攻

 

1

  19381125日。

  蔣介石趕回南嶽衡山,主持召開軍事會議。

  軍事會議的主要議題是總結第一期作戰的經驗教訓,確定第二期抗戰的戰略方針。

  蔣介石說,抗日戰爭劃分為兩個時期,從蘆溝橋事變到武漢失守為第一期,此後到第中日戰爭結束為第二期。在第一時期,我們雖然失掉了許多土地,就一時的進退而言,表面上我們敗了,但從整個長期的戰局上講,我們不但沒有敗,而且是完全成功的。因為,我們在祖國遼闊的疆土上與敵周旋,使敵人多次欲與和決戰,消滅我軍主力,以求速戰速決,徹底打敗中國的企圖,徹底落空和失敗。

  蔣介石說,在第一期作戰中,我們雖然付出了很大代價,但是我們也使日軍付出了史無前例的慘重代價。據統計,在這期間日軍共傷亡四十四萬七千多人。在第一期作戰中,我國軍隊廣大官兵以國家民族的利益為最高利益,出現了像佟麟閣、王銘章、郝夢齡等以身殉國的動人事蹟。使一貫經視中華民族和中國軍隊的日本侵略軍,不得不為我國軍人的犧牲精神懾服驚訝。也使世界友邦和世界人民對中國軍人的犧牲精神發出讚嘆……

  在軍事會議上,蔣介石和將領們分析了敵我雙方的軍力情況。認為:日軍佔領武漢以後,因兵力不足,補充困難,已無力發動大規模的進攻。但是,敵陸海空軍種和兵種齊備,訓練有素,兵器配備較充足,火力強大,戰鬥力仍很強。

  鑒於以上情況,第二期作戰,將是敵我相持時期,也就是說在這個時期,日軍不可能再深入到國民政府的後方;中國軍隊也不可能一下打敗日本人,將其趕出中國去。這無疑是明智的判斷。

  蔣介石基於以上對形勢的判斷和綜合全體到會將領們的意見,提出了中國軍隊第二期作戰的指導方針和謀略:

  連續發動有限度這攻勢與反擊,以牽制消耗敵人;策敵後之遊擊部隊,加強敵後之控制與擾襲,化敵人後方為前方,迫敵局促於點線,阻止其全面統治與物資掠奪,粉碎其以華制華、以戰養戰之企圖;同時,抽出部隊輪流整訓,強化戰鬥力,準備總反攻。

  為扶持和培養敵後遊擊力量的民展壯大,蔣介石在這次軍事會議上的決定,正面第一線戰場上,要不斷地主動地出擊日軍,將日軍主力和註意力都吸引到前來,以此減輕敵後遊擊部隊的壓力。

  為了便於指揮作戰,蔣介石對軍隊體制進行了改革。廢除了兵團、軍團兩個層次,以軍以為作戰的基本單位;取消西安、廣西、重慶等行營,另設天水、桂林兩個行營。以程潛、白崇禧分任行營主任。在最高統帥部之下,由程、白二將軍分別負責指揮南北兩大戰場。

  會上,蔣介石重新劃分了全國戰區,調整了兵力部署: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衛立煌。

  兵力:第2、第3集團軍。共12個部兵師,一個步兵旅、一個騎兵師,一個騎兵旅和其他特種部隊。

  負責防守河南及安徽一部。

  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

  兵力:第4、第5、第6、第7、第14、第18六個集團軍。共32個步兵師,14個步兵旅,五個騎兵師,三個騎兵旅和其他特種部隊。

  負責防守山西及陝西一部。

  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

  兵力:第10、第23、第25、第32四個集團軍和新編第4軍。共32個步兵師,2個步兵旅,以及其他物種部隊。

  負責在蘇南、皖南和浙閩兩省開展遊擊戰。

  第四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

  兵力:第9、第12、第16三個集團軍。共18個步兵師,2個獨立步兵旅和其他特種部隊。

  防地:廣東、廣西。

  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

  兵力:第2、第22、第29、第33四個集團軍,豫鄂皖邊區遊擊總隊。共26個步兵師,一個騎兵師、一個騎兵旅和其他特種部隊。

  防地:甘寧青及綏遠地區。

  第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薛岳代理)。

  兵力:第1、第20、第19、第27、第30、第31六個集團軍,湘鄂贛邊區遊擊總隊。共52個步兵師和特種部隊、遊擊隊。

  防地:湖南、鄂南、贛省一部。

  第十戰區司令長官:蔣鼎文。

  兵力:第34集團軍等。共9個步兵師,一個步兵旅,一個騎兵師,一個騎兵旅和其他特種部隊、保安部隊。

  防地:陝西。

  蘇魯戰區部司令:於學忠。

  兵力:7個步兵師和特種保安部隊,遊擊部隊。

  防地:蘇北、山東遊擊區。

  冀察戰區總司令:鹿鍾麟。

  兵力:5個步兵師,一個騎兵師和遊擊部隊。

  防地:冀察方面。

  全國兵力總計:250個步兵師,29個獨立步兵旅;13個騎兵師,10個獨立騎兵旅;其他特種部隊和遊擊部隊若干。

  僅步兵師來看,經過一年多的抗戰,不但沒被日軍消滅,反比19381月的210個步兵師,多出40個師。中國軍隊在對日作戰中,得到提高和加強。

  蔣介石命令:長江方面各戰區部隊,從1939年初開始,分期分批整頓輪訓,補充兵員裝備,到1939年底,應全部整訓結束,準備反攻。

 

2

  193811月上旬。

  當蔣介石在南嶽召開軍事會議的同一時間,在東京,天皇正召開大本營軍事會議。中心議題是分析中國在武漢、廣州失守以後的形勢,制定日軍對中國作戰的方針策略。

  天皇對形勢的判斷如下:

  帝國於1938年秋季,以獲取結束戰局的時機為目的,實施攻佔廣州及武漢的積極作戰,開取得了顯赫戰果。但判斷蔣政權依然迷夢未醒,殘存於西邊數省,力圖恢復其戰力,建設新的補給路線,且在法屬印度支那尋求補給港口,繼續堅持抗戰以挽回頹勢。

  然而,在已喪失中原逃往內地,以及失去主要水陸交通線、豐富資源和大半人口的情況下,我方如採取適當的施策,即使不能加深其內部崩潰,但至少也可使之淪為地方政權。因此,從戰略角度可能認為帝國已經粉碎了抗日的中國政權,今後已進入實施政略進攻、取得美滿結果的階段。因此,為即將誕生的新中國中央政權創造良好條件,支援其成長,是我軍為達到戰爭目的的重要作業。

  對華戰爭的本質屬於持久戰,對淪為地方政權的蔣政權,與其一味以武力深入窮追,莫如保持必要的戰力,向建設新中國邁進……

  天皇和大本營對形勢的估計確實太樂觀了些。在他們看來,蔣介石及其國民政府已經降格為地方小政權。同時,他們尚有力量一直進攻下去,只是覺得一味深入窮追沒意思,才停下來不追不打,而專心建設「新中國」。

  實際上,當時日本陸軍在國內的兵力,僅有一個近衛師團,完全唱空城計。而在中國已經配置了24個師團。(1939年底,在華日軍已達25個師團,和20個獨立混成旅團,合計換算為35個師團,總人數為922390人。)完全喪失了繼續進攻的能力。日本某些戰略家也不得不承認,對華作戰未能殲滅中國軍隊之主力即已達到攻擊的極限。

  根據天皇和大本營對形勢的判斷,日本陸軍省於1118日起草了攻佔武漢以後,中日戰爭的戰略指導方針。其核心之點為:

  第一、日軍從戰略進攻階段轉變為長期持久戰階段。

  第二、日軍應採取局部作戰,以確保佔領區。今後的主要任務是「自主指導新中國建設。」

  日本方面用主要精力在佔領區扶持新的中央政權,其目的正如蔣介石所估計的那樣,是為了達到以華制華,以戰養戰。

  日軍要重建立一個全國性的中央政權,必然要物色一個合適的人選。他們看中了國民黨副總裁、國民參政會議長、大親日派汪精衛。

  在日本方面看來,汪精衛自清末以來一直追隨孫中山革命,很有些德高望重的份量,現在又在執行的國民黨中身居要職,對中國中上層人士有號召力。只要他一出馬收拾中國這殘局,中國上下必然熱烈擁護。待一個以汪精衛為首的「新中國」一建立,就把蔣介石的抗日政府孤立起來,日本征服中國的大業,也就圓滿完成。

  一貫反對以武力與日本相對抗的汪精衛,在武漢、廣州失陷之後,其反對抗戰的意圖更加露骨。他認為中國再打下去,用不了多久必然全部變成日軍的佔領地。不如在尚未徹底失敗之前,與日媾和,尚能保持一些力量,爭取一些「自立」的條件。待講和了,日軍撤走了,中國在親日的幌子下奮發圖強,再行建設,再爭取完全的獨立自主,再與外強爭個高低。但是,在國人積極主張抗日到底,在世界上許多國家對抗戰鼓勁加油的一片喝彩聲中,汪精衛自感無法說服蔣介石,更沒有力量左右執政的國民黨的抗戰路線。因此,決心孤註一擲,挺身而出「收拾殘局」,走「保種保民」這一條「和平救國」的道路。

  193810月下旬。

  汪精衛暗中派親信高宗武、梅思平去上海與日本特務影佐禎昭、今井武夫等到人密商罷戰媾和之事。1020日,雙方達成一致意見,即清精衛由重慶出走,然後,汪、日雙方相互發表和談聲明。

  1130日。

  天皇批准了「調整日華新關係方針」。基本內容為「新中國」承認「滿洲國」;華北、蒙古為日華軍事合作特區;長江中下游地域和華南沿海為日華經濟合作特區;規定「新中國」之政權形式為分治合作。在附屬條款中,還有「中國應賠償事變爆發以來日本國民在中國所蒙受之權利利益的損失。」

  1218日。

  汪精衛和夫人陳璧君以及陳公博、周佛海、林柏生、陶希聖、曾仲鳴等人,趁蔣介石到陝西武功召開軍事會議之機,從重慶乘飛機,經成都到達昆明,在雲南省主席龍雲的幫助下,包租一架飛機逃往越南河內。

  1221日,陝西武功。

  蔣介石正在主持軍事會議,向西北將領們傳達南嶽軍事會議精神,突然接到行政院副院長張群從重慶打來的民報,說汪已去河內與日方商談和平。

  蔣介石見電十分吃驚,因汪精衛此舉,弄得不好會使國民政府分化瓦解,使抗日陣線精神崩潰。他急電雲南省主席龍雲,詢問詳情。並讓龍雲轉交他給汪精衛的電報,勸汪回國,勿搞和談之事。蔣介石又急電正在河內進行國事活動的外交部長王寵惠面會汪,力促汪醒悟回國,不要被敵人的「和平」所利用。

  汪精衛拒絕回國,決意尋求「和平救國」之路。

  蔣介石害怕因汪出走與日和談之事,引起人心浮動,也害怕家醜外揚,命令有關方面,嚴密封鎖消息。

  1222日。東京。

  日本方面得知汪精衛已順利出走河內,頓時大喜過望。內閣首相近衛文磨發表聲明,尊汪精衛為中國的有卓見之士,把漢奸勢力稱作復興氣勢。近衛聲明說:

  日本政府,本年曾一再聲明,始終一貫地以武力掃蕩抗日之國民政府,同時與中國同感憂慮井與有卓見之士合作,為建設東亞新秩序而邁進。

  現在感到中國各地復興氣勢蓬勃而起,建設趨勢日盛一日,當此之時,政府向國內外闡明與新生中國調整關係之總方針,以期徹底瞭解帝國之真意。

  日滿華三國應以建設東亞新秩序為共同目標而聯合起來,共謀實現睦鄰友好,共同防共及經濟合作。

  ……

  1224日。重慶。

  蔣介石鑒於日本方面已公開向汪精衛伸出和談橄欖枝,汪精衛潛去河內的消息又不脛而走,世界輿論嘩然,而且各執己見,眾說紛紜。特別是德國廣播的消息說,汪某是代表國民政府和軍事委員會前去與日本談判和平問題的。蔣介石不得不在一定場合,在某些方面表明自己的立場觀點,以澄清事實真相。

  是日,蔣介石召見美、英大使,正式通知兩國政府,汪精衛無權與任何人談判和平之事,請美、英相信,中國政府絕不會向日本投降。

  1226日,蔣介石借國民黨紀念週會之機,向黨、政、軍高級人員發表演講。在長達八千字的長文中,對近衛聲明進行強烈譴責和批駁,指出:近衛聲明是妄圖滅亡中國的毒計,是擾亂中國內部的陰謀,中國各界不要受其迷惑,而應抗戰到底。

  在這堙A蔣介石已微妙地透露汪精衛叛逃之事。但他仍未公開譴責汪,以不致激化矛盾而使汪公開主和。他把汪精衛劃為「內部」一方,而給其留有後退的餘地。

  為了「和平」處理汪精衛事件的危機,蔣介石又叫駐英大使郭泰祺「迅向汪先生懇勸」,阻止其與日本進一步靠攏。1227日,郭大使打電報給汪精衛,力勸其「勿公開主和,表示與中央異志,免於敵人以可乘之機,並早日來歐,暫事休養。」

  1231日上午。香港。

  《南華日報》發表汪精衛對日通和的《豔電》。該電以汪精衛及其團體的名義,向國民黨中央黨部、總裁蔣介石及中央執監委員會建議,中國與日本罷戰言和,與日本攜手防共。

  1231日下午。重慶。

  蔣介石主持召開國民黨中央執監委員會臨時緊急會議,討論對汪精衛的處理問題。會議一直開到深夜,於翌日作出決議:鑒於汪精衛值抗戰緊急之際,擅離職守,匿跡異地,散佈違背國策之主張。處處為敵人要求,曲意文飾,顛倒是非,為敵張目。違反紀律,危害國家。決定:將汪精衛永遠開除出黨,並撤銷一切職務。

  汪精衛被開除了黨籍,撤了職,仍然還是公民。蔣介石又派谷正鼎前往河內,帶去給汪精衛、陳璧君、曾仲鳴三人的出國護照和旅費,力勸這三位「公民」赴歐。但汪精衛不買蔣介石的賬,破口大罵蔣介石,聲稱不上他的當。

  19391月初。

  蔣介石命令軍統局長戴笠立即派人暗殺汪精衛。

  320日午夜,河內高朗街。

  陳恭澍等七名軍統高手,縱身跳進汪精衛等人住所小院,制住看樓門衛,衝上二樓,用斧頭劈開汪精衛房間門板,見床下有人趴著,黑糊糊的,也分辨不出是誰,料定是汪精衛夫婦,便舉槍掃射。

  軍統特務們以為大功告成,哪知,打死的卻是曾仲鳴夫婦。原來,汪精衛命不該絕,恰好在那天夜堙A他把自己的房間讓給了剛從香港趕來的曾仲鳴夫婦。

  暗殺事件後,汪精衛等人在河內呆不下去了。日本方面也深恐失去這一重要人物。派影佐、犬養等人把汪秘密接出來,從海防港乘船去上海。

  汪精衛潛出重慶後,為什麼不直接去日本或日軍佔領區,而要去法國的殖民地越南河內坐等懲罰?原

來,他打算以國民政府要員身份,住到第三國土地上,策動雲南的龍雲和西南實力派將領跟著他揭杆而起,在雲南或兩廣建立「新中國」。然後代表中國與日本謀和。但是,他在那媥慞憡怕,歷經險情,等了幾個月,西南地區毫無揭杆而起的跡象,這才打消了原來的念頭。

  汪精衛乘坐著影佐提供的日本「北光丸」號船,離開越南,航行在無邊無際的南海上。現在,他不得不採用另一種辦法,走另一條路去建設「新中國」了。他深知,這一條路是國人所不恥的辦法:到日軍佔領區的上海、南京去,在日本侵略者的刺刀保護下,建立他的「新中國」。

 

3

  攻佔武漢以後,岡村寧茨的第11軍面臨著嚴重的局面。

  如果把岡村寧茨的第11軍30多萬人馬駐紮的武漢這個點比作一個人的腦袋,那麼,合肥至蕪湖以下就如同這個人的身子,而從蕪湖至武漢這漫長的水路,就正好是這個人的脖子,一個被拉扯得特長特長的「脖子」。

  這就是日軍佔領武漢以後的兵力態勢。

  在岡村大軍的「脖子」上卡著一把「鋼刀」。這就是第九戰區陳誠、薛岳的50多個師的大軍。他們配置在江南鄱陽湖西面,以九宮山、幕阜山為依託,一直在積極整訓,準備反攻,隨時可能揮刀斬斷岡村大軍的「脖子」(長江水路交通線),使武漢日軍陷入重圍死地。

台兒莊大戰主將左起﹕孫連仲、田鎮南、池峰

  武漢西、北方,更有李宗仁第五戰區的30多個師,在靠近日這第一線的隨縣一帶地區構築陣地,窺視近在眼前的武漢城。這支大軍恰如一把高舉著的鐵錘,隨時可能砸向岡村寧茨大軍的「腦袋」。

  岡村寧茨將軍很快就感到被這一「刀」一「錘」壓迫得喘不過氣來,伸不出腿去。遂竭力向中央統帥部請求補充兵員彈藥,增加戰力,發動大的進攻,向外擴伸,驅除這一「刀」一錘「的威脅,以確保武漢佔領區的安全。

  19392月中旬,東京。

  日軍大本營陸軍部閑院宮參謀總長和陸相杉山元等人認為,岡村寧茨中將的意見不無道理,因為在未取得自給自足、以戰養戰之前,長江水路交通就武漢幾十萬日軍的生命線,必須確保。而在「刀」和「錘」的威脅中,以「刀」的威脅為重。於是,決定發動南昌會戰。

  天皇批准了此次進攻作戰,並派教育總監西尾壽造大將和陸軍大臣板垣征四郎中將來華主持協調這次作戰。

  岡村寧茨得到大本營進攻南昌的命令,立即著手調動集結部隊,抓緊進行戰前準備。

  228日。重慶。

  蔣介石和統帥部的將領們,已從武漢日軍集結的種種跡象中,正確判斷出:日軍第11軍將進攻南昌。當即電令第九戰區代理司令長官薛岳將軍:

  速將武長路上可移動之兵力增進永修、武寧一帶,而主力出擊部隊應用於武寧方面。

  38日。蔣介石、陳誠等人根據日軍的動向,判斷敵將於4月份發動進攻,於是決定先敵下手,發動四月攻勢。制定了「四月上旬先期制敵,禦敵於修河以北,潦河以西」的進攻作戰計劃。並於當日下達作戰方案:

  (一)、第九戰區為確保南昌及其後方聯絡線,決定先發制敵,轉取攻勢以摧毀敵之企圖攻擊之準備,應於310日前完畢預定攻擊,開始日期為315……

  但是,當時第九戰區部隊正在整訓之中,又無車船運兵,部隊機動性極差,調動頗感困難;又加上南昌地區為第九戰區和第三戰區的結合部,涉及兩個部隊的協同作戰。日軍發動南昌會戰的另一個目的,就是企圖佔領南昌,割斷三、九戰區的聯繫。

  由於以上原因,貽誤了蔣介石和陳誠關於在310日前完成集結部隊,並進入攻擊態勢,於315日發動進攻的命令。

  戰機轉瞬即失,教訓慘痛。

  日軍卻憑藉其大量的汽車、艦船和優良的裝備,迅速調動集結了第101、第106、第116、第6等四個主力師團的兵力,以及重炮兵四個半聯隊,戰車一個半聯隊和海軍、空軍一部,共十幾萬人,另有偽軍一萬人。於316日全部進入攻擊狀態。

  317日。拂曉。

  岡村寧茨一聲令下,日軍分三路向鄱陽湖西面中國軍隊各部全線發動進攻。

  由於日軍贏得了時間,中國軍隊原計劃的四月攻勢成泡影!各部隊措手不及,倉促應戰,陷入了全線被動的狀態。

  左路日軍。

  第116師團、海軍陸戰隊一部,配上大、小軍艦三十餘艘、汽艇五十多艘、飛機多架,從鄱陽湖北面撲來,對吳城守軍施以立體包圍。守軍預5師和第32師一個團拼死抵抗,所有預備隊都拉到第一線作戰,仍無法阻擊優勢日軍的猛烈攻擊,全城被日軍炮火的飛機炸成一片廢墟。戰至323日,吳城失守。

  右路日軍。

  第6師團和軍直轄炮兵、戰車、騎兵各一部,在飛機的掩護下,由箬溪向武寧東北守軍第73、第8兩軍進攻。激戰九晝夜,雙方死傷慘重,日軍第6師團之47聯隊被全殲。在棺材山的大規模肉搏戰中,中國軍隊之第89團生還者僅五人,餘皆壯烈犧牲!

  中路日軍。

  第101、第106師團數萬人,在兩百多門大炮的狂吼聲中,強渡修水河,突破守軍防線,鋪天蓋地朝南昌掩殺過來。326日,日軍迂迴包圍了南昌城,並在南昌城和市郊與中國第32軍一部、南昌市警備隊展開激烈巷戰和爭奪戰。全城火光沖天,狼煙四起,喊殺聲震天。大街小巷,無處不在展開慘烈的肉搏戰。

  327日夜。

  南昌城停止了槍聲,日軍完全佔領了市區。

  在三路日軍會攻南昌之時,第九戰區第31集團軍總司令周磊將軍指揮本部十一個師,和關麟徵第37軍,對湘東北和鄂東南岳陽、臨湖、崇陽、通山地區之敵,主動出擊,意在牽制日軍兵力。雖斃傷日軍約三千人,但終因此舉純屬「遠水」,無法救南昌之「近渴」。

  1939416日。

  蔣介石命令第九戰區反攻,限令薛岳奪回南昌。蔣介石的戰略計劃是「先以有力部隊進出南潯鐵路,遮斷日軍後方聯絡線,再攻取南昌。」

  薛岳根據蔣介石的命令和反攻方案,立即調集部隊,組織實施反攻。

  蔣介石任命第19集團軍總司令羅卓英將軍為反攻總指揮。反攻部隊分為左、中、右三路。

  左路由第1集團軍人總司令高蔭槐指揮第58、第60兩軍,向靖安、安義、奉新之敵進攻。並負責切斷日軍後方交通線。

  中路以宋肯堂第32軍等部,沿贛江西岸北上,直取南昌。並以一部在西山牽制虯嶺、生米街、牛行之敵,切斷西山周圍日軍的交通線。

  右路由俞濟時第74軍東渡贛江,從東面進攻南昌。

  421日。

  三路大軍開始反攻。

  第49、第74軍等部自南昌南方開始進攻,激戰十餘日,未能接近市郊;第74軍亦未能渡過贛江。

  高蔭槐第1集團軍所部向南昌西北方進攻,惡戰十多天,也未能接近南潯鐵路線。

  423日。

  蔣介石命令第三戰區上官雲相第32集團軍參加反攻南昌。

  上官雲相將軍以第16師和預10師一部由贛江與撫河中間,從南昌正南方進攻,該部攻勢十分勇猛,很快攻抵南昌市郊。

  日軍調動大批飛機助戰,敵機群對市郊反攻部隊進行瘋狂掃射轟炸。

  此時,由於南潯鐵路未及時切斷,日軍從上海抽調的海軍陸戰隊數千人,乘坐列車,風馳電掣般趕到南昌。海軍陸戰隊接捨近求遠南昌城防,使第101師團主力得以騰出手來,對市郊進行猛烈反擊。

  上官雲相的部隊是一支十分膘悍的勁旅,雖勢單力薄,卻在南昌周圍與優勢之敵反復爭奪拼殺,鏖戰一週餘,雙方成膠著狀態。

  53日。

  上官雲相集團軍所部第29軍軍長陳安寶中將,接到反攻南昌的命令,立即指揮預5師、第26師和第79師,火速向南昌開進。部隊在荏港渡過撫河,投入戰鬥。

  55日深夜,陳軍長率領軍警衛部隊和第26師兩個直屬營向南昌疾進,在高坊附近遭日軍包圍,激戰半夜,數次突圍未能成功。天亮以後,日軍增援部隊趕到,集中炮火猛烈轟擊,並出動六架飛機大肆轟炸掃射。陳部官兵傷亡慘重,數度突圍不成。戰鬥到56日下午五時十分,陳軍長在指揮部隊作戰時,突遭敵機俯衝掃射,身中數彈,壯烈殉國。

  陳寶安將軍自蘆溝橋事變以來,從華北戰場到上海會戰,轉戰於大江南北。繼後,率部在江浙水鄉展開轟轟烈烈的敵後遊擊戰,指揮所部抗日健兒出沒於河湖港叉,予敵以致命打擊。他身經百戰,屢建奇功,因功勛卓著,於19387月,由師長擢升為第29軍這支在國內外享有殊榮的抗日英雄部隊的中將軍長。

  57日。

  正在策劃組織反攻南昌的薛岳將軍,驚聞陳寶安軍長以身殉國的噩耗,悲痛欲絕,淚如雨下。

  反攻南昌的戰鬥已進行了半個多月。薛岳將軍面對曠野之上屍山血海,深知已無法爭奪戰場主動權,無法克復南昌。遂決心主動承擔南昌失守責任期望統帥部下令停止反攻,以減少謂犧牲。當日,向蔣介石去電:

  寶安南潯苦戰,疊挫凶鋒。今寶安壯烈殉國,傷悼已深,敬請重恤。

  岳指揮無方,南昌未克,而喪我忠良,敬請重罰,以慰英烈。

  蔣介石於接到薛岳電報當天,向薛岳和第三戰區顧祝同上將回電:

  國軍對南昌之攻擊兼旬,師久無功,屯兵堅城之下,敵已有備,難以奏效。令第三、第九兩戰區停止對南昌之攻擊。

  59日。中國軍隊已完全停止攻城,南昌會戰結束。此次會戰,日軍傷亡共計:二萬四千餘人;中國軍隊傷亡總計:五萬一千三百七十八人。

  岡村寧茨在發動對南昌進攻的同時,於430日,又集結第3、第13、第16三個師團和騎兵第4旅團,共十餘萬人兵力,配以輕重炮二百餘門,戰車百餘輛,發動了對五戰區的進攻,他仍然採取先發制人的突襲手段,一舉突破第五戰區防線。佔領了隨縣、棗陽地區。

  李宗仁命令湯恩伯和孫連仲等集團軍,於515日奮起反攻,同日軍激戰數日,於519日和23日,先後克復棗陽、隨縣等地。

  是役,殲敵四萬餘名。第五戰區將士亦有重大傷亡。

 

4

  岡村寧茨大軍雖然攻佔並保住了南昌,但中國第九、第五兩戰區對武漢的夾擊包圍態勢並未消除。看來僅以武力在戰場上硬拼,岡村大軍是無法解脫被包圍夾擊的被動局面的。於是,岡村寧茨這位日軍的武將,潛心研究了以武漢為中心的華中地區的地理特點和中日兩軍兵力態勢,以及中國軍隊的心理狀況等問題。

  1939年夏季。

  岡村寧茨完成了他的研究成果,制定了對中國第五、第九兩戰區施以政、戰謀略的主案和指導大綱。其核心思想是:以政治、軍事和派遣特務等各種手段,策反雜牌軍,孤立以黃埔軍校少壯系為主的中央軍,然後殲滅中央軍。

  其計劃要領是:

  一、結第五戰區的敵軍(指中國軍隊),置重點於策動廣西、四川、軍隊反叛,藉此使全戰區走向崩潰;其次,對該戰區的中央軍及其旁系軍加以影響,也要不失良機進行工作。

  二、對第九戰區之敵(指中國軍隊),可對四川軍及遊擊旁系軍施以懷柔工作,對其他軍隊(直系軍以外)進行積極的謀略宣傳,引導其喪失戰爭意志和走向投降、逃亡……

  三、任務分擔:第6師團對楊森軍策反工作;第33師團對王陵基軍策反工作;軍特務部擔任對五戰區的四川軍的策反謀略宣傳,為此應接受有關師團長的援助。

  在大力開展策反工作的同時,岡村寧茨又制定了《江南作戰指導大綱》,將第九戰區的中央軍列為武漢日軍的打擊重點。大綱的中心意圖是:以奇襲手段,儘量在短期內殲滅中央軍。

  1939年入秋以後。岡村寧茨集中了第6、第33、第101、第3、第13等師團,及長江艦艇三百餘艘,海軍陸戰隊一個聯隊,飛機百餘架,化學兵隊若干,約十八萬之眾,準備從贛北、鄂南、湘北三個方向同時進攻,圍殲第九戰區中央軍精銳,並計劃於930日以前佔領長沙城。

  第九戰區薛岳將軍,新近被蔣介石任命為戰區司令長官。他曾因失守南昌受到蔣介石的嚴厲訓斥。對於失守南昌一事,薛岳覺得臉上無光,有失自己作為主將的面子和自尊心,一直耿耿於懷,決心在長沙地區與敵人好好較量,以雪丟失南昌之恥。

  在岡村寧茨潛心研究第五、第九戰區情況時,薛岳也組織了一幫參謀人員,在長沙於潛心研究本地區的地理環境特點,日軍企圖,敵我雙方兵力、戰力、武器、裝備等等情況。1939年夏季,薛岳和助手們對日軍將進攻長沙和進攻時的兵力部署作出了判斷,後來證明,他們的判斷基本上是正確的。他們的判斷要點有二:

  第一、日軍將以主力從岳陽、通城方向南進,直取長沙城。

  第二、日軍將以有力之一部,從南昌方向西進,以策應湘北主戰場。

  薛岳基於以上判斷,確定第九戰區的作戰指導方針為:爭取外翼,後退決戰。

  原來湘北地形十分特別。長沙城至岳陽間一百多公里的地段,右有幕阜山、九嶺山,自北而南側峙而立;左有八百里洞庭湖水作屏障;中間開成一狹窄的通道,卻有新牆河、汨羅河、撈刀河和瀏陽河四條水系,橫臥擋道。

  薛岳將軍的爭取外翼,後退決戰方針,就是針對這一特殊地形確定的。他認為,在第一線的新新牆河與敵人決戰,則敵強我弱;在汨羅河與敵決戰,敵軍銳氣已減,敵我雙方將勢均力敵;若在撈刀河與敵決戰,敵已被拖得疲憊不支,就變成了敵弱我強。因此,他的作戰指導方針具體是:在新牆河、汨羅河地區,均採取節節抵抗,遲滯、疲勞敵人;將敵人誘至撈刀河、瀏陽河地區進行決戰。同時,第九戰區主力,應避免被敵人包圍,力爭在動動中跳到側翼,相機出擊。

  914日。

  南昌西面靖安、奉新、高安等地,日軍第106、第101師團各一部,在飛機的配合下,向西進攻,拉開了第一次長沙會戰的序幕。

  羅卓英指揮第1集團軍和王陵基第30集團軍在贛江以西,沿新喻、高安、秦新、靖安南北線從側面攻擊敵人。同時,另派部隊在渣津、修水等地阻敵西進。高安地區的戰鬥尤為激烈。

  同時,通城方向。日軍第33師師團全部,向南猛攻。企圖突破幕阜山脈守軍,向南直插,配合岳陽方向敵之主力,圍殲守軍第一線新牆河地區中央軍第15集團軍。

  第27集團軍楊森總司令指揮部隊,迎住敵人予以痛擊。敵第33師團猛攻數日,未能撞開楊森防線,遂改變主攻主向,於920日,以兩個聯隊的兵力,向東南移動,企圖尋找新的突破口。

  923日。

  岳陽方面。日軍主力第6、第13師團。從新牆河正面發動進攻。同時,以第3師團一部和海軍陸戰隊,在敵艦隊炮火掩護下,分乘汽艇若干,從洞庭湖水路迂迴,在新牆河及汨羅江口附近登陸,企圖從左翼迂迴包圍第一線守軍。此時,通城方向之敵已插入長壽街地區,對第一線守軍形成了三面攻擊態勢。

  第15集團軍所部第52、第37、第77軍和一個遊擊縱隊,在關麟徵將軍指揮下,英勇奮戰,節節阻擊日軍的南進。

  9月中旬。重慶。

  陳誠和白崇禧已根據湘北戰情,擬定了死守長沙和主動放棄長沙兩個作戰方案,送呈蔣介石決擇。蔣介石聯想到日軍第11軍進攻南昌時的情況,那次,重慶統帥部作的是死守南昌和拼死奪回南昌的方案,結果,南昌沒守住,失了之後也沒奪回來,前線部隊卻為了一城一池,損兵折將,付出五、六萬人的慘痛代價。有鑒於此,蔣介石牙幫一咬,定下決心:「取不守長沙方案。第九戰區避免與敵硬打硬拼,保存主力,相機殲敵。」

宜昌光復,軍民歡呼

  蔣介石派陳誠和白崇禧前往湘北,傳達統帥部不守長沙城的作戰方案,協助薛岳指揮作戰。

  陳、白二位「欽差大臣」趕到湘北淥口,正值日軍主力大舉進攻,守軍第15集團軍正與日軍在新牆河、汨羅江一帶節節抵抗,節節後退,陳線仿佛成不支狀態。

  兩位大員馬上向薛長官出示蔣介石給他的「綠牌」,令其放棄長沙。以為這下可是救人於危難之時,定會使薛岳大大鬆口氣了,哪知,薛岳聽說蔣介石要他放棄長沙,竟頓然作色,質問二位大員:「我九戰區幾十萬大軍駐在湘北,竟然不守長沙,這軍人的職責哪去啦?」

  陳誠和白崇禧都被薛岳的愛國之心所打動,但一來日軍進攻瘋狂,戰況險惡,二來蔣委員長有令,不敢不執行。所以,竭力相勸其執行統帥部命令。

  薛岳已是將軍在外,「軍(君)」令有所不授,無論怎麼勸,他就是不執行那個不守長沙的命令。

  日軍繼續傾全力向長沙方向猛攻。第九戰區各路大軍,按著薛岳的作戰計劃,繼續節節阻敵,節節後退。長沙仿佛已危在旦夕。

  陳誠和白崇禧十分著急,一方面擔心九戰區精銳被敵包圍殲滅,或在長沙城下與敵拼光打完;另一方面也為薛岳本人捏著一把汗,公開違抗統帥命令,稍有閃失,這小子的腦袋準掉無疑。那天夜堙A陳誠、白崇禧連續給薛岳打了九次電話,嚴令他立即執行蔣委員長的命令,馬上把長沙的守軍撤出,其他部隊也儘快作轉移。

  薛岳在電話媞B慨陳詞:「湖南所處戰略地位,關係國家民族的生死存亡巨大,作為軍人,我們應該發抒良心血性,誓與長沙共存亡!」

  白崇禧副總參謀長耐心相勸:「正因為湘省戰略地位重要,才配置九戰區長期持久守衛,如果因一座長沙失去主力,還怎麼長期堅持,現在已處於相持階段,相持階段的主旨在於保持實力,與敵相持,以圖總的反攻。來日方長,應儘量避免與敵死拼,與敵同歸於盡。要知道,日軍一直求之不得的是速戰速決。南昌會戰的教訓就該吸取。」

  一提起南昌那一戰,薛岳就覺得心頭被猛地戳了一刀。衝口喊道:「這媯握ㄛO南昌,長沙城我是守定了!」

  白崇禧大為光火,也對著話筒喊了起來:「不要感情用事嘛!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薛岳聲稱就是砍他腦袋,這長沙城也絕不放棄。

  兩人在電話上大吵起來。

  陳誠覺得這樣吵下去,更有礙軍機。他與薛岳共過事,瞭解這人堅毅的軍人性格,不輕易下決心,但當他一拿定主意,就是掉腦袋也斷難改變。再說,第九戰區部隊和作戰情況,人家作為司令長官比中央大員要熟悉得多,統帥部的決定只是根據理論得出的。現在也應該聽聽他的意見。

  陳誠從吵得面紅耳赤的白副總長手上搶過電話筒,問薛岳,「守長沙你有把握嗎?」

  薛岳的回答相當乾脆、肯定。

  陳誠又問目前九戰區部隊的情況如何。

  薛岳報告說:「除少數部隊失去聯繫外,絕大多數都在英勇作戰或有計劃的調動轉進。全軍殺敵熱情非常高。」

  陳誠擱下電話,與白崇禧商量,先尊重薛岳的意見,讓其守長沙,但要馬上把這堛滷〞p向蔣介石報告,請他重新裁決。

  白崇禧表示同意。

  日軍主力在水網地帶受到守軍步步攔擊,付出了重大代價,好容易衝破汨羅江防線,又受到守軍節節攔擊。進入撈刀河畔,全軍已疲憊不堪,時間也已過去十多天,所帶糧秣彈藥多已耗光,只能「靠天吃飯」,伸長脖子等飛機空投接濟。

  其他兩路日軍的情況也十分不妙。

  通城那一路助攻部隊(第33師團),現在已深深地陷進楊森部隊和大批遊擊部隊的包圍之中,不但不能協助主力圍殲中央軍精銳,「助攻」長沙城,連第33師團本身,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啦!

  這是因為:第27集團軍第134師的一個團,在白沙嶺一線阻敵時,打死一個不小的日軍軍官。日軍突然像發了瘋似地前來搶奪那個被擊斃了的軍官屍體。這邊一看,那屍體竟如此貴重,必有原因,便也發了瘋似地用猛烈的火力打退搶屍的日軍。於是,雙方展開了一場搶奪屍體的惡戰。結果,那屍體還是被中國軍隊搶了過來,從那寶貝死鬼身上的圖囊堙A搜出了第33師團的作戰任務區分和標圖,以及其他極為重要的文件。得知,敵第33師團圖將從南嶺攻白沙嶺,再攻龍門鎮,直下長沙,助攻長沙城。

  當時,楊森集團軍是由西北向東佈防,重點放在準備阻擊南昌方向來敵。楊森獲得了這個情報後,果斷地變更了部署,把主力都調來圍攻由北而來的第33師團。結果,在長壽街地區,將敵圍住,經一晝夜的激戰,把第33師團主力殲滅大部,殘敵遺棄輜重、馬匹逃回通城去了。

  南昌那一路(第106、第101師團各一部),本應突破九嶺山區守軍防線,進入湘省,從瀏陽地區包圍夾擊長沙城的,結果是足不出戶,被羅卓英和王陵基兩部堵在「門口」,連高安城都沒出得來。

  對岡村寧茨將軍來說,在他潛心研究對第五、第九戰區政、戰謀略時,所未及考慮到的是,中國數以百萬計的老百姓,在當地政府和軍隊的組織下,把敵後新牆河至撈刀河之間的大公路、細馬路挖成了新土,將這一地區的鐵橋、木橋、石頭橋也給炸、撤了個精光。

  日軍主攻部隊的後勤補給線幾乎全給卡斷了。

  按照岡村寧茨的計劃,川軍應該被策反過來幫日軍打央軍,至少也應使其中立或逃亡。現在,第九戰區的川軍王陵基的第30集團軍和楊森第27集團軍,士氣高昂,殺敵立功的鬥志反而更加旺盛。

  還有,按照岡村寧茨的計劃,日軍在進入長沙之前,就應把第九戰區主力殲滅掉,日軍將高奏凱歌,邁著正步入長沙城。現在,他的第11軍團面臨著的情況是:他的主力部隊已快到長沙城下了,但是,第九戰區的主力,在對日軍進行了毫不客氣地、逐次打擊之後,按照計劃迅速閃向兩側有利地區。那幕阜山、九嶺山中,「貓」著的大軍,真使岡村大軍望而卻步,膽顫心寒。他現在才猛省過來,薛岳將軍並不是抵敵不住而是敗退,而是以長沙城為中心,擺開個使人毛骨悚然的「大口袋」,正張著恐怖的大口等著敵人去鑽呢。

  乖乖!好險!

  風村寧茨立馬撈刀河畔,看著那座可愛的長沙城,又望望四周那恐怖的山川河流,再看看自己那被拖垮的部隊,唯恐被部下看出自己悵然若失的心情,一本正經地宣佈:「本次作戰目的已經達到,本軍無意佔領長沙城,全軍撤退!」

  10月初旬。

  日軍全線敗退。

  薛岳指揮各路大軍猛追猛打。

  10月中旬。

  陳誠將軍電告蔣介石:

  ……我79軍於壽市陣地突破後,即協同增援之20軍沿途夾擊南犯之敵,於排樹港、毛家嶺、朱矣廠、漿市街、龍門廠等處疊予重創。乃至長壽街,獻鍾市一帶,敵已饑疲,不甚一擊,分途鼠竄。湘北之敵經我第3、第192215、第6、第77、第95、第107、第195等師於新牆、汨羅兩線逐次抵抗,消耗極重,迨進至長沙、金井、福臨鋪、橋頭驛之線,已氣挫力竭,費克再進。是時奉新西犯之敵被我74軍側擊,斷其歸路後,其一部經甘坊擬竄銅陵,遭我第1集團軍堵擊;一部經九仙陽擬竄修水及西犯山口,遭我20集團軍堵擊,被圍於陽郭城市之區域,拼力薛岳,仍無以解決其圍厄。贛北、鄂南西方之敵既不克策應湘北之主作戰,乃被我各個擊破,於十月十日進至新牆河,恢復九月十四日前之原來之態勢。

  白崇禧將軍向蔣介石報告:由薛岳將軍獨斷決定並指揮的此次湘北會戰,取得了戰略和戰鬥的全勝。殲敵四萬多人,其中少佐以上日軍軍官四十餘名,繳獲槍炮輜重無數。

  重慶,軍委會。

  蔣介石得到電報,一時興奮不已,竟將薛岳膽大包天,對抗他命令的事忘到九霄雲外。當即致電嘉勉薛岳和第九戰區全體參戰將士:

  此次湘北戰役,殲敵過半,舉國振奮,具見指揮有方,將士用命,無任嘉慰。

 

5

  1939年隆冬。

  北風呼號,寒凝大地,萬里破碎的河山,一派痛苦不堪的淒涼景象。但是,中華民族心靈中的屈辱已達極限,中華民族心中復仇的怒火卻像火山一樣爆發了,其勢銳不可擋。

  長江兩岸,大江南北,萬里疆場,到處都響著蔣介石對參加冬季反攻的將士的訓示的聲音:

  日軍的進攻能力已經被我國軍大大消耗,其進攻的銳氣已遭我頓挫,只有招架之勢,窮途末日,與此相反,我強大的國軍已經完成重建和整訓,戰力倍增,轉守為攻的時機已經到來了!我全軍抗日將士,要發揚決戰決勝精神,奮勇殺敵,收復失地!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蔣鼎文將軍,指揮大軍向太行山南麓,黃河以北的日軍發動猛攻。

  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岳將軍向所屬部將們聲稱:我九戰區五十萬大軍,要直下武漢,飲馬長江,光復中原!薛岳一聲令下,九戰區幾十萬精銳之師,從江南直向江北之敵掩殺過去。

  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將軍,在大軍反攻之前,已派遣一個加強團的兵力,東渡襄河,插入敵後,破襲漢口至宜昌和京山至鍾祥間的公路、橋梁、通訊線路,開展敵後遊擊戰,正面配合張自忠第33軍集團軍、李品仙第2集團軍、孫震第22集團軍和王瓚緒第29集團軍等大軍總反攻。

  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將軍,正指揮本戰區各集團軍對皖南、贛北和江浙地區日軍大力反攻,突然又收到蔣介石電令:

  日寇兵艦、軍船隨時遊弋於長江中,威脅我兩岸城市,並進而侵犯我湖北地區,防礙我軍對各省的收復。著該戰區直屬防區內,選擇臨長江之制高點,構成堅固的要塞式工事,截斷日寇兵艦、兵船在長江中的往來。

  顧祝同立即抽調上官雲相集團軍之王敬久第25軍,和唐式遵集團軍之郭勛琪第50軍,強攻貴池縣境內的官股煤炭山,以實現蔣介石電令上的戰略目的。

  長江兩岸的冬季大反攻作戰,於193912月上旬開始,至1940220日前停止。中國方面投入第一線直接對日進攻作戰的兵力在五十萬人以上,前後歷時兩個多月,大小戰鬥一千三百四十次。攻取了若干城鎮、據點、陣地。後來又被日軍奪回去了一部分。

  反攻作戰期間,宋慶齡、宋美齡、宋靄齡三人曾前往第五戰區前線慰問傷病員。宋美齡檢查和佈置了她所負責的軍委會戰地服務團在該戰區的戰地救護工作,並和十餘個傷員握過手,掖過被子,餵過幾勺子湯藥什麼的,以示親切關懷。

  日軍大本營陸軍部對冬季反攻的反映和評價:

  ─—這次大反攻,打得武漢第11軍東奔西走;

  ─—中國軍攻勢規模之大,鬥志之旺盛,行動之積極頑強均屬罕見。

  ─—我軍損失不少。

  ─—在中國事變八年間,彼我主力正式激戰並呈現決戰狀態,當以此為最。

  ─—這一年來(1939年),未按所期望的進展,作戰的主動權均未掌握,以此面臨中國軍隊頑強勇敢的冬季攻勢。

  ─—我方損失及消耗繼續增大,而對中國軍隊的打擊顯著減弱,明顯暴露其守勢。

  ─—這一年(1939年),歷經南寧苦戰及冬季攻勢的防禦戰等,這在整個中國事變中成為陸軍最暗淡的時代……

 

6

  1939124日。

  日軍第5師團今村中將,命令該師團所屬號稱「鋼軍」的第21旅團,在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指揮下,攻佔了廣西戰略要地崑崙關。於是,又把中國軍隊冬季反攻的怒火,燒到了華南─—崑崙關。

  蔣介石決心在崑崙關打個樣兒給日本人瞧瞧。親自選調了一批精銳部隊參戰,其中包括全國唯一的一個機械化軍(第5軍)。

  反攻崑崙關的總指揮為白崇禧。

中國遠征軍

  參戰部隊序列如下:

  第38集團軍司令徐庭瑤所部,第5、第6、第99、第36等五個軍,共約十三個師。

  第16集團軍總司令夏威所部,第31、第46兩軍,共約六個師。

  蔡延鍇部,四個步兵團。

  鄧龍光第64軍二個師。

  葉肇第66軍二個師。

  第43軍一個師和教導總隊。

  空軍飛機一百架。

  總計:十五萬四千六百四十二人。

  參戰各部隊根據蔣介石、白崇禧的命令,秘密地從湖南、廣東、四川等地向南寧運動。

  白崇禧將反攻部隊分成東、西、北三路軍。

  西路軍由第16集團軍五個師組成。攻擊大高峰以西地區。

  東路軍由蔡延鍇等部四個師組成(另有約六個師的預備部隊),反攻崑崙關一帶。

  127日以後,今村中將不斷得到報告,說南寧以北約四十公里的地方,將有十萬中央軍開,反攻崑崙關。狂妄的今村中將對此付之一笑,斷言在南寧以北的山地間,絕不可能有十萬大軍通過。

  12月中旬。就在今村中將趾高氣揚之際,中國軍隊已按總指揮白崇禧將軍的命令,不聲不響地進入了攻擊地區。十多萬大軍分別埋在南寧以北的山地堙A只等一聲令下,便可全線出擊。

  1216日。

  機械化第5軍軍長杜聿明將軍在譚蓮村召開團長以上軍官會議,宣佈本軍作戰任務和計劃。該軍擔任主攻崑崙關的任務。其三個師的戰鬥部屬為:鄭洞國的第1師擔任崑崙關正面進攻;戴安瀾第200師為總預備隊;邱清泉第22師迂迴敵後,插入崑崙關與南寧之間,向六塘守敵進攻,切斷南寧與崑崙關的交通聯絡,斷崑崙關之敵的退路。

  會議正在進行,陳誠和白崇禧兩位上將一同到前線視察各部隊準備情況,特地到第5軍集結地,檢查和巡視了這支王牌軍。兩人來到會場,陳誠板著面孔,威嚴地命令杜軍長必須如期拿下崑崙關,否則,要杜軍長提著腦袋去見蔣介石。

  杜聿明筆挺地立在陳誠面前,神情嚴峻地大聲回答:「是!」

  軍官們見之,無不肅然。

  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行動,保密工作和大軍的調動,如同一個月前日軍頂著狂風巨浪出擊一樣出人意料。十多萬大軍就在今村認為完全不可能通過的地方,順利通過,在今村認為不可能集結的地方集結起來。杜軍長的機械化重炮兵旅,開到崑崙關附近丘陵地帶的密林中,在距敵前沿陣地僅三四華里的地方,迅速構築起陣地,一排排炮口悄悄對準了敵人的陣地。邱清泉的第22師戰車部隊,已從崑崙關以北的思隴越過重重大山,經太平村向崑崙關南面的五塘地區穿插。

  1217日。

  今村中將仍在慶幸自己的聰明正確的判斷,認為南寧北面無戰事。上午八時,他放心大膽地命令及川支隊向龍州和鎮南關進攻,去奪取中越邊境上的兩個戰略要地。

  及川少將率領本支隊乘坐數百輛大卡車,浩浩蕩蕩地從南寧出發。

  當天晚上八時。埋伏在山地堛漱什磠x隊,在坦克的導引、掩護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崑崙關動動了全線反攻。

  排炮怒吼,地動山搖,崑崙關被火光和濃煙吞沒。

  中國軍隊喊著復仇的口號,海潮般地撲向敵軍陣地。

  丘清泉的機械化戰鬥部隊,突然出現在崑崙關側後敵軍眼前,一舉攻佔了五塘、六塘地區,切斷了崑崙關守敵的退路。

  杜聿明和其他各路反攻部隊指揮官都在第一線指揮督戰。杜軍長胸前挂著望遠鏡,冒著敵軍猛烈炮火和敵機的俯衝轟炸,從容鎮定地指揮部隊,一步一步地縮小包圍圈,一口一口地吃掉崑崙關守敵。

  反應遲鈍的今村中將到1218日才得知中國軍隊大舉反攻崑崙關的消息。他不顧攻、防雙方的優劣狀況,當即決定圍殲反攻的中國軍隊。令第21聯隊首先向崑崙關急進增援。

  1218日。

  下午五時,第21聯隊從南寧出發,八時許到達九塘,立即被埋伏在公路兩側的丘清泉坦部隊切斷了後路。坦克炮火將六塘到七塘的橋梁全部轟塌。整個聯隊被優勢的中國軍隊分割包圍,陷入了完全孤立被殲的境地。

  丘清泉指揮戰車部隊向被圍之敵發動攻擊,坦克車隊衝出樹林,在中央公路上向敵人衝撞掃射。敵潰不成軍,爭先恐後向兩旁山地抱頭鼠竄。

  公路上丟下累累敵屍和各式車輛二百多台,各種輕、重武器無數。

  同日,中國東、西兩路部隊也分別在南寧附近發動反攻。

  1220日。

  今村中將又令中村支隊從南寧出發,增援崑崙關。該支隊剛行至五塘地區,又被丘清泉等部包圍在二十五公里長的狹長山溝堙A陷入絕境。

  今村這才感到情況不妙,急令正在向龍州和鎮南關前進的及川支隊主力回援崑崙關。

  1221日,清晨。

  及川支隊的伊藤大隊,分乘一百零五輛大卡車,火速回返南寧救援。但是,當浩浩蕩蕩的卡車大隊開到南寧以西附近時,突遭優勢中國軍隊的伏擊,車隊陷入大軍重圍之中。敵伊藤大隊多次突圍,皆告失敗。

  1022日。

  中國空軍連日頻繁出動飛機,對崑崙關守敵和六塘到九塘地區被圍之敵,實施猛烈轟炸。

  日軍已頻臨彈盡糧絕狀態,是日起,敵飛機對被圍各處之日軍空投彈藥和食物。但是,天上「飛來之物」大多被中國軍隊給搶了過來,日軍的飛機成了中國反攻部隊的運輸大隊。

  是日夜間,由於雙方短兵相接,許多地方處於混戰狀態。中國軍在九塘以北互相發生誤戰,雙方用手榴彈對炸了一整夜。

  1223日。

  上午十一時許,支隊長中村少將正高舉戰刀嚎叫著指揮部隊突圍,一顆開花子彈從他左頰處貫穿,把他那滿臉橫肉扯去一大塊,頓時血湧如註。經緊急包紮處理後,這位已不能吱聲了的「鋼軍」將軍,又揮舞著戰刀,指揮殘部拼死突圍。

  1224日。

  中村支隊主力從七塘拼死朝崑崙關突進。早晨八時,中村少將在九塘以西督戰,受到丘清泉部隊近距離機槍掃射,當即斃命。

  中村支隊主力四千多人被殲滅。

  中國軍隊打掃戰場時,在旅團長中村正雄屍身上搜出一個日記本,該旅團長在戰死前夕寫道:

  帝國皇軍第5師團第21旅團,之所以在日俄戰爭中獲得了「鋼軍」的稱號,那是因為我的頑強戰勝俄國人的頑強。但是,在崑崙關,我應該承認,我遇到了一支比俄軍更強的軍隊……

  1228日至30日。

  中國軍隊連續對崑崙關發動攻擊,戰鬥異常慘烈,山山嶺嶺躺滿了中、日兩軍的屍體。

  崑崙關之敵彈盡糧絕,他們只得挖野菜落穗充饑。一個個蓬頭垢面,在饑寒交迫中作垂死薛岳。

  他們的炮彈打光了,就把槍炮砸毀或埋藏起來,燒掉軍旗,削成竹槍竹刀同中國軍隊作最後拼殺。

  1231日。

  在1939年的最後一天堙A中國軍隊以重大代價,全殲了崑崙關守敵,奪回了崑崙關。

  今村中將向統帥部報告:「在此地帶上(指崑崙關),蔣軍比任何方面空前英勇,值得我軍表示敬意。」

  19401月初旬。

  日軍第21軍安藤吉將軍決定對崑崙關的中國軍隊來一次意想不到的奇襲,以奪回崑崙關。遂由廣東境內調兵西進。

  1月中旬,日軍大本營為支援第21軍的南寧奇襲作戰,下令從關東軍調來兩個飛行中隊,配置於華南。

  122日,近衛混成旅團和第18師團等部,分別在七塘和南寧以南集結完畢。

  此時,白崇禧、陳誠、張發奎等人已擬好崑崙關防守作戰方案。

  但是,日軍在中國軍隊尚未部屬就緒,後續部隊亦正在向崑崙關開進之時,突然發動反攻。日軍機群連續出動,對崑崙關及其附近中國守軍進行突擊轟炸,又對向崑崙關運動的中國軍隊進行阻擊。

  由於中國軍隊後續部隊未及時趕到,崑崙關地區守軍倉促應戰,左右兩翼薄弱點很快暴露於敵前。日軍主力在一週內,如狂風掃落葉似地連續攻陷了崑崙關西邊的武鳴、思隴;北面的賓陽、鄒圩、上林等地,切斷了崑崙關後路,在清水河流域一帶,與守軍對峙,震撼了整個黔桂後方。

  此時,柳州、亙山一帶兵力空虛。若敵人渡江北進,不需大的兵力,就可使中國軍隊難於抵抗。柳州方面一片驚慌,民眾多作逃難準備。凡可使用的後方部隊,甚至尚在訓練中的軍校學生,都已準備開赴前線禦敵。

  23日。

  崑崙關失守。中國守軍受到沈重打擊。

  陳誠、白崇禧等人馬上更變兵力部署,加強兩翼,側擊敵後。以一部兵力佔領左側要點,企圖阻敵北進,以主力由貴賓路方向迂迴出擊,企圖切斷北進之敵的後方交通線。

  但是,日軍此次行動,旨在奇襲反攻,誓報「鋼軍」被殲滅之仇。他們以突然的行動發動閃擊戰,達到重創崑崙關中國軍隊之目的後,在中國軍隊大舉反攻之前,於210日,突然掉頭南下。除第5師團等部仍留守南寧和附近主要據點外,主力則於欽州灣安全登船遠去。

  真是一次遠距離漂亮的奇襲作戰。

  224日。

  中國軍隊第二次佔領五塘和崑崙關在內的戰略要地。

  第5軍軍長杜聿明中將在巍峨的崑崙關上,建立了一座「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以永遠悼念和呼喚,為中華民族的獨立自由流盡了最後一滴血,而長眠在崑崙關上的二萬七千零四十一名將士的亡靈。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