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首頁

 

新聞追蹤

 

鄧尼金在莫斯科重被安葬

和 俄羅斯共和國的護國戰爭


 

一、「白匪」鄧尼金在莫斯科被軍禮安葬

 

鄧尼金是俄羅斯南部白衛軍的領導人

  【BBC報導】在俄羅斯內戰時期同紅軍對抗的沙俄將軍被重新安葬在莫斯科,俄羅斯此舉是全國和解的一部分。

  安東•鄧尼金將軍率領白衛軍反擊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領袖。

  他的遺骨同哲學家伊萬•伊利奇,及他們的妻子分別埋葬在美國和瑞士。

  現在在莫斯科舉行軍禮儀式,將他們重新埋葬在莫斯科Donskoi修道院的公墓。

  俄羅斯正教領袖阿里克謝二世大主教讚揚說,重新安葬表明1917年(共產)革命在俄羅斯社會引起的分裂最終被彌合。

  大主教說,「今天的儀式證明了俄羅斯人的團結,上個世紀的悲劇歷史造成了人民分裂。」俄羅斯文化基金的負責人,電影導演尼基塔•米哈伊科夫說,重新安葬儀式標誌著「俄羅斯恐怖的內戰開始告一段落"

 

受蘇共譴責的白俄將軍的安葬伴隨軍禮進行

  鄧尼金將軍曾經在沙皇尼古拉二世時期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

  在十月革命後俄羅斯的血腥內戰中,鄧尼金將軍是白俄部隊的一個領袖,那些反共的勢力受到英國、法國和美國的支持。

  他們對托洛茨基領導的紅軍發動攻擊,但是被打退,被分別趕到黑海、波羅的海和太平洋沿岸地區,他們的失敗導致白俄軍人和平民大規模向外遷徙。

  鄧尼金將軍逃亡到了歐洲,1947年死於在美國流亡期間。

  據報導,鄧尼金將軍的女兒瑪麗娜•鄧尼金娜說:「我父親在美國醫院彌留之際最後的話是:『我不會活著看到俄羅斯自由了』。」鄧尼金娜參加了週一的安葬儀式。

  反共的哲學家伊萬•伊利奇也在十月革命後逃亡。

 

二、鄧尼金將軍護國反共資料

 

共和國護國戰爭的失敗和列寧建立殘酷的黨主專制

  由於俄羅斯共和國人民對列寧共產黨的抗暴鬥爭,說到底,就是志在維護俄羅斯共和國國統和法統的抗爭,所以,共和國軍人在1918-1921年間所發動的歷次反對列寧共產黨獨裁政權的戰爭,才擁有著護國戰爭的本質。

  1918年6-8月,共和國軍隊先後從東、南、北三個方向佔領了薩馬拉、辛比爾斯克,喀山、鄂爾木斯克和葉卡特林堡等地,推翻了當地的蘇維埃政權,成立了「共和國西伯利亞政府、共和國烏拉爾州政府」等,全國有四分之三的地區曾短暫被護國軍隊佔領。

  1919年春,在東線,共和國將軍高爾察克、鄧尼金、尤登尼奇,共率軍130萬人,向列寧的共產黨獨裁政權發動了聯合進攻。

  1919年夏,在南線,鄧尼金的軍隊曾一度先後佔領庫班、哈爾科夫、察里津、基輔、庫爾斯克等地,十月進佔奧莫爾、圖拉一線,距莫斯科僅200公里。這次進攻一直堅持到了1920年3月,才遭遇失敗。

  1921年5-6月間,共和國將軍佛蘭格爾在波蘭的支持下,從南方向烏克蘭出擊,曾佔領烏克蘭大部分地區。

  然而,上述歷次護國戰爭均慘遭失敗。其原因:一是俄羅斯共和國原來就立足未穩,又太短暫,難以形成一個有威權和有力量的政治軍事領導核心,因此,在列寧發動了成功的十月背叛之後,雖然共和國的將軍們為捍衛共和國而紛紛揭竿而起,但是一個缺少威信和核心軍事領袖的大規模軍事行為,因其分散性和獨立性,而難以取得成功。

  二是協約國國家雖然承認和支持過俄羅斯共和國,但是,在列寧的十月背叛成功之後,他們也只是對立即與德國簽訂了「和約」的列寧共產黨政權,表示了象徵性的干涉;對俄羅斯人民起而反抗共產黨復辟,表現了象徵性的支持。而後,協約國國家為一己之國家利益,而對俄國共產黨政權採取綏靖政策,卻對俄國人民的護國戰爭停止援助,甚至是叛賣,志在護國護法的俄國人民遂處於「敵有人援、我無人助」的淒涼境地。

  三是列寧如同殘酷鎮壓俄國人民的護法運動和抗暴鬥爭一樣,對共和國軍人所發動的護國戰爭,採取了創造性的、史無前例的血腥手段,包括赤裸裸的賣國行為,才最終地推翻了俄羅斯共和國。

  (資料摘自辛灝年「從英法俄德護國護法的歷史看大中華民國護國護法的艱辛歷程」,黃花崗雜誌第十期)

 

第十五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