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期首頁

 

新聞發佈會之二

 

王炳章博士被恐怖綁架入獄三週年紀念文選

 

接過炳章火矩 —

      迎接「中國之春」

徐 沛

 

  王炳章是海外民運的第一人。當他82年在北美獲得醫學博士後,棄醫反共時,我還是生活在「黨天下」的高中生。不過我雖看不到王炳章的《中國之春》,但我這代人畢竟不像王炳章一樣在青少年時代必須用毛澤東和魯迅思想武裝自己,以與天地人鬥為樂。再說我對中共說教、魯迅作品本能地排斥,即使鄧小平逼著我們為了考試死記硬背「四項基本原則」,但如此「假大空」的東西還是無法為我所吸收。好在我正好趕上中共被迫給人民鬆綁的所謂「改革開放」,可以不聽鄧小平的話,而聽鄧麗君的歌。

  簡言之,王炳章和我分別屬於因文革而覺醒的一代和因六四而反共的一代。文革一代是受中共毒害最深的一代,這就是導致海外民運內鬥不斷的一大原因。圍繞《中國之春》也曾發生過各種鬥爭,王炳章在內鬥中多是失敗者,而這在我看來正是他的可貴之處。二十三年來他寧可被共特包圍,也不詆毀他人,為的是重建中華民國,堪稱黃花崗精神的體現!我為他獲得《黃花崗雜誌》頒發的首屆黃花崗精神獎而高興。

  王炳章在82年為《中國之春》寫下的發刊詞現在讀來還不過時,雖然他還沿用了中共術語,比如「封建專制」。而這正是我願意接過他點燃的火炬的動力。

  王炳章願意「為在神州大地實現真正的民主與法治,自由與人權鳴鑼吶喊」,願意「在通向民主自由的大道上,起到鋪路架橋的作用」,我還願意進一步把被魯迅和中共抹黑的傳統文化(儒釋道)介紹給讀者,這是五四後出生的中國人尤其是大陸人多未接觸的民族命脈和精神源泉。要重建中華民國必須復興中華文化,以獲得民主與法治的道德基礎。

  與此同時,我還會努力讓發表《六四新文化宣言》的張林和其中提到的清水君等各方仁人志士的思想在《中國之春》中開花結果。

  百花已在海外齊放,中國之春必然來臨!

           2005年7月於萊茵河畔

 

第十四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