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期首頁

 

連戰已成中共的特使


                 巍  

(轉自《觀察》雜誌《東西南北》論壇7月23日)

 

  拙作《一個危險的信號:評第三次國共合作的政治基礎》發表後,有網友表示「聳人聽聞了點吧!」現在連戰自己對這些天真的網友作出了回答。

  連戰7月16日啟程前往華盛頓參加國際民主聯盟政黨領袖會議,18日下午他做了一個發言,並在次日東道主布什總統的早餐會上做了補充。

  國際民主聯盟是由英國保守黨、美國共和黨、日本自民黨及德國基督民主黨發起,40多個民主政黨參加的黨際論壇。它的宗旨是聯合世界民主力量,推展自由民主和平價值觀,反對和抵制獨裁專制,促進人類社會繁榮進步,保衛世界和平。它每年輪流在成員所在國舉行一次年會。今年的年會在美國的華盛頓舉行,出席會議的42個政黨領袖會後簽署了「華盛頓宣言」,宣示推展民主,反恐和保衛和平的決心。

  據報道,在連戰發言以前,已有多國政黨領袖發言,大都圍繞會議主題論述冷戰結束後世界範圍內民主力量的增長,反恐戰爭的勝利,以及反恐帶來專制主義的空前危機等等。但是輪到連戰發言的時候,他卻不顧聯盟的主旨,撇開年會的主題,大談起國共合作,連胡會談,以及「九二共識」,並要求與會者都去「勸說」他的國家的政府不要向中共「挑釁」等等。一時讓與會的各國政要完全不得要領。據說有的領導人會後向隨行的幕僚詢問什麼是「九二共識」,他們的幕僚未知所以,不得不私下埵V國民黨代表討教。

  讓與會各國領袖尤其無法理解的是,這位民主政黨的領袖,對在他認為的「一國」之內的專制獨裁,軍事擴張,國家恐怖,鼓吹核大戰等等隻字不提,卻大肆攻擊一個民選的合法政府。

  他們還記得,1998年11月國際民主聯盟在臺灣舉行年會的時候,這位當時的國民黨副主席曾自豪地向各國領袖介紹臺灣的民主。他說:「回顧一九五○年代初期,我們在中共武力威脅下首次舉辦地方選舉,今天能有這樣成績實在不容易。近半世紀以來,臺灣的選舉雖有很多可議之處,但是我們的社會深信選舉才是權力轉移的合法機制。」他當時還「建議來台參加國際民主聯盟暨太平洋民主聯盟執委會議的各國政黨領袖,拜訪國內不同黨派候選人及競選總部並到處走走,瞭解民主政治在臺灣社會是如何根深柢固。」

  言猶在耳,「中共的武力威脅」,忽然變成了「大陸領導人相當務實」,「表現出願意面對和解決的誠意」;而臺灣的民主,「能有這樣成績實在不容易」也變成了「兩顆子彈改變了選舉結果」;「在臺灣社會是如何根深柢固」的民主現在卻只有一個「臺灣的深喉嚨」出面才能挽救了。

  那麼從1998年到現在,究竟中國發生了什麼,臺灣又發生了什麼,使連戰的說辭這樣地迥然不同。

  能讓世界民主同盟的領袖們看到的一個重要變化是,當初連戰批評大陸「武力威脅」的時候,那種威脅還只是存在於中國領導人的談話,某些政府機構聲明,或權威的報紙社論當中,而如今它卻存在於一部法律當中。在連戰用1000張光盤向各國領袖們炫耀的他的「和平之旅」之前,中國剛剛完成了那部法律的批准程序。那部法律授權中國的軍隊使用「非和平手段」占領臺灣——就是連戰坐席前面插著的那面青天白日旗所代表的國家。而出席這次民主聯盟政黨領袖會議的許多人,包括東道主布什總統,都強烈地譴責了那部歷史上少有的明目張膽地把戰爭以立法的形式予以合法化的法律。可是這個變化為什麼卻讓連戰先生感覺到「相當務實」,這使世界領袖們大惑不解。

  另一個重要的變化是在連戰講話後美國國防部公佈的中國軍力報告中描述的。據這份報告說,中國在臺灣的對面部署了9個集團軍,9個步兵師,11個步兵旅,4個裝甲師,4個裝甲旅,3個機械化師,1個機械化旅,3個炮兵師,5個炮兵旅,2個海軍陸戰旅,2500輛坦克,5500門大炮,425架戰鬥機,280架轟炸機,13艘驅逐艦,34艘巡洋艦,20艘坦克登陸艦,15艘中型登陸艦,29艘柴油潛水艇,34艘海岸飛彈巡邏艦,射程在300到8400公里的各種飛彈700多枚•••。不僅如此,報告還說,中國正對臺灣使用勸誘與遏阻的兩手策略,利用經濟誘因,吸引台商前往中國大陸投資,然後加以政治控制;同時遊走核子武器邊緣,使用高空電磁脈衝癱瘓臺灣,還要結合外交、經濟、法律、心理和軍事各種手段,全面搞垮臺灣。報告中還提到諸如有限攻擊,資訊作戰,特種作戰,高空核爆,精准轟炸,斬首戰術,兩棲登陸等等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戰爭手段。大兵壓境,虎視眈眈,為什麼連戰不再覺得臺灣有「中共的武力威脅」了?為什麼飛機,大炮,巡洋艦,潛水艇,飛彈,核爆能「表現出願意面對和解決的誠意」,這又是讓這些高智商的各國政要費解的一個難題。他們本以為作為一個來自臺灣的政黨領袖會請求與會各國勸說中共不要對弱小的臺灣動武。出乎意料的是,他們竟被要求去勸說臺灣不要刺激「武裝到牙齒」的中共,一時讓這些民主政黨的領袖們搞不清這位連戰先生究竟是哪一個政黨的代表。
其實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變化。1998年前武力威脅就一直存在,不在有法沒有法。大兵也早已壓境,不在飛彈多少。最重要的變化是連戰自己。1998年他在臺上,當著副總統,而且總統寶座就在眼前,所以他「深信選舉才是權力轉移的合法機制」;現在他在台下,兩次競選失敗,政治生命事實上已完結,於是「在臺灣社會是如何根深柢固」的民主就忽然「死了」。

  為了奪回政權,這位當年「期許民主政治能在中國大陸發展、茁壯,太平洋民主聯盟的範圍才得以擴大」的國民黨副主席,今天以國民黨主席身份出席國際民主聯盟的會議時,已經對談論大陸的民主化不感興趣。因為他的角色已經有了重大轉變。

  中國大陸流傳著一個故事,說一輛擁擠的公交車停在車站,當一個人的腳還沒踏上車門下面的那塊腳踏板的時候,他心媟Q的是「車別開」,「再往媕膜@擠」;當他的腳一踏上這塊踏板,他心媟|馬上想「快開車吧」,「別往上擠了」。所以公交車門下面那個腳踏板就被稱為「變心板」。那一個踏板的魔力是非常神奇有效的。

  北京機場的紅地毯其實就是一個「變心板」,連戰從踏上那張紅地毯的一刻起,他就不再是原來的連戰。他現在依然頂著民主政黨領袖的頭銜,口堣ㄝ仱蛣菪薔D,自由,和平的高調,實際上他已完全變成了共產專制的代言人。在這次民主聯盟政黨領袖會議上,他的說辭幾乎就和念共黨秘書起草的講稿毫無二致。與其說他是國民黨的代表,不如說是共產黨的特使更恰如其分。他在會上的表現證明他是共產黨的一個說客。

  連戰回到臺灣,「國共論壇」將粉墨登場。他將第一次公開把中國共產黨的代表正式引進臺灣。他們要幹什麼,讓我們拭目以待。

 

第十四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