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期首頁

 

重大新聞追蹤

 

中共中央通知

以革命的兩手

爭取臺灣緩獨勢力

掌握反霸鬥爭的主動權

 

送交者:heping 於 June 30,2005 12:09:25:

轉自2005年5月24日《博訊網》

 

供稿者註:按照中共的慣例,每當採取重大舉措時,必定事先在黨內發出《通知》之類的文件,以求得共識。但關於連宋訪問大陸,直到至今,公開媒體網站上也沒有見到中共在這方面的黨內通知文件,可見其保密性之高。不過一位大陸朋友最近發來了上述材料。現將其上貼網上,僅供參考。

  

中央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區,解放軍各軍區、各大兵種:

  做為新世紀軍事鬥爭準備的一部分,為了分化瓦解敵人營壘,為了在戰爭之前盡可能多地爭取世界和平力量的支持,中央決定近期邀請以連戰為首的臺灣國民黨和以宋楚俞為首的臺灣親民黨組團來大陸境內訪問,並增加與臺灣各政黨的聯繫。為防止黨內「左」傾思想特別是右傾思想的干擾,防止思想混亂,現將有關事項闡述如下。

 

一、臺灣問題的實質

  臺灣是中國歷史的一個悲慘的傷口。兩岸的分裂及其延續,其主導因素是近百年來中日、中美勢力在太平洋西岸的較量。臺灣問題,無論是它的歷史淵源,還是目前危機的根本原因,都在於美國霸權主義的插手干涉。美國政府從五十年代起一手製造「臺灣地位未定論」、簽署《美台共同防禦條約》,到後來推出的《與臺灣關係法》,將臺灣納入其軍事防禦線之內,如果沒有美國干預,臺灣早就在我們的管轄之內了。解決臺灣問題,實際上是一個反對美國霸權的問題,無論是和平解決,還是戰爭解決,終歸都繞不開直接和美國對抗。

  美國為什麼要插手我們的臺灣問題?這不是由美國人的善意或者惡意決定的,也不是由於美國人的冷戰意識或者後冷戰意識決定的,而是由美國的國家利益 — 它想在較長的時間內獨霸世界 — 決定的。誰也改變不了。美國霸權,是新式霸權。它不需要殺人滅國,不需要佔領和兼並別國土地。它需要的是服從和裹挾,把你納入它所主導的全球安全秩序和全球貿易秩序。

  毋庸諱言,中美兩國亞太安全戰略有著許多利益重疊之處。首先是維護和穩定亞太地區的和平和秩序,消除潛在的地區威脅。其次,功能性問題方面合作,即大規摸殺傷性武器、反跨國犯罪、反恐怖主義和環境保護等方面合作。最後,美國需要中國這個新興大市場,中國需要美國的技術、資金和市場。應該說中美雙方相互間有著重大的經濟共同利益,美國對中國實現現代化建設的第三步戰略目標至關重要,而中國潛在市場前景也為美國提供了無限商機和有利於美經濟上繁榮。

  然而,中美兩國亞太戰略利益之間存在著結構性衝突。美國在亞太地區追求的是由其主導的地區秩序,是美國治下的地區和平,中國要求在亞太地區形成一種多元格局,中國要求制訂地區的規則。其次,美國試圖推行其價值觀、生活方式和社會制度,而中國主張各國有權選擇符合本國國情的社會制度。如果說美國希望並推動中國走向民主自由是出於理念上的善意的話,那麼,在現實層面,在事關美國的全球霸業這一國家利益上,它 — 在希望中國實現民主自由的同時 — 希望並強有力地努力為中國套上枷鎖。中美兩國在亞太結構安排上的不同規劃,必將引發中美兩國之間的結構性衝突,這是不可避免的。

  從根本上說,這種衝突是不可調和的。

  美國的全球戰略與其說是單邊主義,毋寧說是一種新的大陸均衡戰略,在歐亞大陸東西兩端扶植橋頭堡,進行新形式的「勢力均衡」,以此控制傳統地緣政治學中強調的「歐亞核心區」。美國主要決策者認為,「中國取代俄羅斯成為美國未來最主要的潛在敵人」,中國實力的發展態勢,將使她成為2015年後美國霸權的主要挑戰者。美國的軍事部署重心,已開始從歐洲向亞洲進行具有歷史意義的轉移。美軍演習的假想敵,已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美國的國家軍事戰略,業已樹中國為首敵。2001年底美國極有影響的思想庫蘭德公司在發表的一份報告中說:「只要中國有變成敵對國家的可能,臺灣與中國大陸的統一就不符合美國的利益。」這是把臺灣當作籌碼,給「台獨」留下空間,以便在美國的戰略利益需要時「接受」臺灣獨立的「事實」。美國在世界上推行西方式的「民主化」,臺灣用「民主」的方式搞「國家化」,在美國深獲同情和支持。美國力圖在它的霸權下維護亞太地區和臺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用對臺灣出售高性能武器的方式保障臺灣的安全,使臺灣的分裂主義者有恃無恐,越走越遠。

 

二、解決臺灣問題的偉大意義

  臺灣問題,我們要從全局一盤棋來著眼,因為臺灣不僅僅是一個臺灣的問題,不僅是一個島嶼的領土主權問題,它和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未來緊密相關。

  縱觀歷史,一個新興強國的崛起,幾乎必然伴隨著戰爭,而戰爭往往決定了之後一段時間堻o個民族的命運。

  人類歷史上每一次重大轉折,都是按照國家實力強弱進行重新排列組合、重新洗牌的關鍵時刻,也是造就或淘汰一個國家和民族的關鍵時刻。從古至今,強國的崛起都必須經過戰火的洗禮。能夠打敗或打平某個世界一流強國的新興國家,就被公認為新的強國。與大自然優勝劣汰的原理一樣,對大國成長的歷程而言,有些戰爭可能是想迴避也迴避不掉的。

  五百年前,中國曾經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更早,當許多歐洲人還住在草棚堙B處於刀耕火種時期的時候,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經濟和軍事強國。世界歷史上有過四大文明古國:中國、古印度、古埃及、古羅馬。隨著歲月的流失,除了中國以外,其他三個都滅亡了,只有中國,經過五千年歷史,發展到今天。由今上溯到百多年,中華民族歷盡苦難,飽經滄桑,今天終於要有出頭之日。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改革開放、韜光養晦,中國現代化的歷史進程走到非強力則不能實現飛躍的「關節點」。這就是圍繞臺灣問題同美國霸權的決戰。

  解決臺灣問題,是歷史賦予中國爭奪天下的千載難逢機遇。如果我們勝利了,中華民族將在世界上有出頭之日,我們將開創中國人的世紀,實現偉大的民族復興;如果我們失敗了,中國將被肢解,成為美國霸權主義的附庸。

 

三、現在的整個時局類似於解放戰爭前夕的「過渡階段」

  從上一世紀五十年代以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壟斷資本,就妄圖以「和平演變」和軍事圍堵的兩手,來搞垮國際共產主義。他們成功搞垮蘇聯和東歐以後,就把我們視為主要的潛在敵人和挑戰者,妄圖奪取我們黨的領導權,肢解我們這個民族國家。正如胡錦濤所說:「西方國家加緊向全世界傳播它們的價值觀念。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我們將長期面對西方敵對勢力西化、分化的政治圖謀。」現在美國總統更是公開發誓,把「鏟除專制」做為既定方針,逼迫我們走西方民主道路。針對美國的公開挑釁和既定方針,我們沈默以對,這不是由於我們軟弱。我們不是在稀婼k塗地等待坐以待斃,我們早就有我們的既定方針。

  早在1956年毛澤東同志就說:「只有帝國主義被消滅了,才會有太平。總有一天,紙老虎會被消滅的。但是它不會自己消滅掉,需要風吹雨打。」「它有爪有牙。要解決它,就要一個一個地來。比如它有十個牙齒,第一次敲掉一個,它還有九個,再敲掉一個,它還有八個。牙齒敲完了,它還有爪子。一步一步地認真做,最後總能成功。」1966年,毛澤東同志在致阿爾巴尼亞電中指出:「美帝國主義和其他一切害人蟲已經準備好了自己的掘墓人,他們被埋葬的日子不會太長久了。」所以從根本來說,消滅美國霸權這個紙老虎,就是我們黨的既定方針。美國當權者和我們都相信,這兩個截然相反的國家是不可能永遠共存在一個世界上的,不是我們被他們同化,就是他們被我們埋葬。

  為了執行黨的這項既定方針,我們實施了二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政策,就是要韜光養晦,積蓄力量,臥薪嘗膽。

  從實質來看,我們這段韜光養晦時期,就相當於我們在抗戰時期的臥薪嘗膽歲月。在那期間,共產黨和國民黨這兩個心照不宣、妄圖有朝一日能把對方鏟除的敵對政黨,居然能夠暫時把旨在消滅對方的既定方針擱置一邊,結成「抗日統一戰線」長達八年時間!

  我們改革開放以來與西方陣營的關係,要比當年的國共統一戰線關係要密切得多。尤其是九一一事件,使美國不得不與我們結成「反恐」統一戰線的合作關係,從而中斷了對我們的圍堵計劃,為我們搶時間發展,爭得了寶貴時間。其效果,就同日本侵華戰爭及西安事變中斷了蔣介石對我們黨的圍堵一樣。所以說,中東第三世界人民,以反抗美國霸權的鬥爭支援了我們,就像張學良、楊虎成等愛國將領支援了我們一樣。他們是我們的天然同盟軍。

  我們這些年來一直強調要再爭取二十年和平發展時間,繼續臥薪嘗膽二十年。但是我們不能沒有準備,歷史給我們的韜光養晦時間隨時都可能會突然結束。

  隨著中國力量的增強,西方國家日益感受到中國對他們的「威脅」。隨著朝鮮和伊朗的核力量發展,美國越來越可能會狗急跳牆。隨著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逐步站穩腳跟,美國會有更多餘力被部署到遠東地區。

  這一切都集中到一個問題:歷史還會給我們多長的和平發展時間?這一問題正是抗戰結束後當年毛澤東同志準備同蔣介石翻臉時要考慮的問題。(見附件:《抗日戰爭勝利後的時局和我們的方針》)毛澤東同志把大戰前夕的準備階段稱為「過渡階段」,他說,「中國的時局發展到了一個新的時期。新時期和抗日戰爭時期之間有一個過渡階段。過渡階段的鬥爭,就是反對蔣介石篡奪抗戰勝利果實的鬥爭。蔣介石要發動全國規模的內戰,他的方針已經定了,我們對此要有準備。」

  在這個「過渡階段」,我們應該怎樣準備?我們黨重慶談判的寶貴歷史經驗是,以革命的兩手對付敵人的反革命兩手。一方面,要通過與對手的談判,爭取盡可能長的「和平發展的新階段」,使我們取得政治上的主動地位,取得國際輿論和國內外中間派的同情;另方面,搶時間做好與對手翻臉決鬥的準備,以便審時度勢掌握時機主動出擊,一舉把對手打翻在地,建立起我們黨在人類歷史上的豐功偉業。(見附件:《中共中央關於同國民黨進行和平談判的通知》)

 

四、幾年之內「台海必有一戰」,實質上是中美必有一戰

  近年來我們在各種場合用不同方式打過招呼:「台海必有一戰」。這當然不是虛張聲勢,也不是由於我們好戰,而是建立在科學認識的基礎上。毛澤東同志說「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這也和掃地一樣,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他又說:「整個世界只有用槍桿子才能改造過來。」

  臺灣國民黨敗將不會自動投降,台獨份子不會自己跑掉。儘管歷史上也有不戰而勝的先例,但是無一不是在強大的軍事壓力下的「城下之盟」。回顧解放軍在國共內戰中以和平方式解決的戰役,如北平、長春、新疆、湖南和綏遠等,都是在國民黨軍隊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得以解決的。

  美國霸權也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臺,美國霸權在滅亡之前要垂死掙扎。據報告,在美國舊金山於一九九五年舉行過一個集合全球五百名經濟界、政治界精英的會議,討論要用「乾淨」的基因武器消滅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人口。中國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就是這種陰謀最大算計的對象。我們該怎麼辦?

  在解放戰爭前夕的過渡階段,當蔣介石「左手拿著刀,右手也拿著刀」準備向我們殺來時,毛澤東同志說,我們要「按照他的辦法,也拿起刀來。」「我們也要磨刀。」「沒有刀可以打一把。」靠著蘇聯的支持,我們自衛反擊的刀比蔣介石的刀厲害,我們才能把蔣介石趕到臺灣。今天我們打的刀要比美國的刀厲害,才能消滅美國霸權,從而保存我們自己。

  針對美國的磨刀,其實我們早在準備,早就在磨刀,打造我們的殺手鐧。早在十幾年前,楊尚昆同志就代表小平同志在黨內打過招呼:如果美國出兵臺灣,美國的國土就會受到毀滅性打擊。這些年來我們更是針對高技術之敵怕「散」、怕不正規、怕死人、怕國內輿論、怕近戰等弱點,在太空武器,信息網絡戰及基因武器方面搶時間抓緊磨刀,正在取得突破性進展,建立可靠的防禦能力和威懾能力。我們要用這種自衛反擊能力,給霸權主義以毀滅性打擊。生物武器是窮人的得力殺手鐧,它製造方便,成本低廉,殺傷力大,又不破壞和污染當地的環境。生物武器的隱蔽性能好而被叫做「沈默的殺手」,如果襲擊者藏而不露,被襲擊者直到亡國那一天,可能還是難以找到戰爭的發動者。

 

五、爭取盡可能多的臺灣民眾支持我們的對美鬥爭

  在即將來臨的對美鬥爭中,臺灣連、宋勢力是我們應該爭取的力量。他們做為當年老國民黨的繼承勢力,一方面不甘心向我們共產黨投降,另方面又對我們的日益強大不得不欽佩;他們一方面害怕我們的社會主義,另方面又心懷對中華民族的感情,不甘心對美國人俯首帖耳。把他們拉近我們,有利於我們爭取臺灣的「國軍」,為我們下一步的對美戰爭創造有利條件。但前提是,我們必須對連、宋的台獨本質有清醒的認識。

 

六、連、宋台獨本質和臺灣政治生態

  中國自宋朝以後就再也沒有分裂過。深遠、濃厚的中華文明對中國有非常大的凝聚力。所以老國民黨在臺灣的勢力,一般都嚮往一個大一統的中國。但是他們又害怕我們共產黨,害怕我們的社會主義,抗拒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一,所以他們歸根結底屬於台獨勢力,只不過是緩獨而已。

  臺灣儘管有「統派團體」,但國、親、新三黨與民進黨的爭鬥,其實只不過是為了各自黨派的私利而已。他們的本質都是堅持臺灣獨立,所不同的只是有的明顯一些,有的隱晦一些罷了。從臺灣島內的民情和主要政治力量的政策主張來看,無論誰執政,都不大可能心悅誠服地接受我方和平統一的主張,最多是爭取保持現狀。連戰主張實行聯邦制,這與李登輝的「兩國論」並無本質區別;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是一個「總想當第一」(李登輝語)的人,他在2000年競選期間聲稱:「中華民國自1912年創建以來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始終是個不爭事實,根本毋須爭辯。兩岸關係事實上絕對不是國內關係,……而應屬於一種『准國際關係』」他聲稱,兩岸要放下統獨觀念,仿效歐洲方式先發展經濟與社會文化交流,由此來促進政治共識。即便是力主國家統一的新黨,也不接受「將臺灣從中央政府降為地方政府」的「一國兩制」方案。

  臺灣當局根本沒有統一的誠意,整天做反統一的文章。在政策上做去中國化的小動作,在軍事上做以武拒統的準備,媒體上誤導大陸的形象。在臺灣大多數人尤其是年輕學生的心目中,大陸政治獨裁,沒有自由,既窮又髒,臺灣自由民主,生活富足,大陸統一是覬覦臺灣的財富等等,就是其唯一的認知。李登輝執政12年,在意識形態方面的最大成果,就是把「統一」變成了瘟疫,把維護「一個中國」變成了「賣台」,在今天的臺灣,「台獨」民粹當道,「台獨」言論在傳媒上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重複,乃成為可怕的全社會「洗腦」。

  臺灣政治生態演化至今,政治和社會多元化局面已經形成,臺灣和臺灣人利益至上的理念與政黨政治已形成彼此互動加強之勢,這是任何臺灣政治人物都無法迴避的現實。更重要的是,海峽兩岸缺乏共同的民族精神的基礎,這是與朝韓和兩德最大的區別。今天的臺灣政治人物都被籠罩在「雞頭情結」中,即人人要爭老大,「寧為雞頭,不做牛尾」。

  由此可見,我們千萬不能對臺灣的和平回歸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我們不能幻想,邀請連、宋來訪,甚至邀請陳水扁來訪,就能打開和平統一的大門。我們只能希望,利用臺灣政治人物的「雞頭情結」,擴大在臺灣,尤其是在軍隊中的影響。

 

七、在《2004年國防白皮書》和《反分裂國家法》背景上邀請臺灣在野黨負責人來訪

  為防止對連、宋的和平幻想,有必要提醒全黨,我們是以《2004年國防白皮書》和《反分裂國家法》為背景來邀請他們來訪的。與以往的白皮書相比,2004年的白皮書將『維護祖國統一』的傳統表述具體到『制止分裂,促進統一』,明確指出「制止『台獨』勢力分裂國家是中國武裝力量的神聖職責」,「如果臺灣當局鋌而走險,膽敢製造重大『台獨』事變,中國人民和武裝力量將不惜一切代價,堅決徹底地粉碎『台獨』分裂圖謀。」而《反分裂國家法》,則是針對「台獨時間表」,並為反「台獨」可能發生的戰爭建立法源。我們必須清醒認識,我們只有加強軍事鬥爭準備,才能迫使臺灣的緩獨勢力向我們靠攏,才能迫使急獨勢力中盡可能多的人,在中美鬥爭中站到我們這邊來。

 

八、防止臺灣「民主」「光復」大陸

  為邀請連、宋來訪,我們必須做一定的讓步,給他們特殊待遇,就是把當年我們手下敗將的這些接班人,做為我們的貴客和座上賓,與我們這個六千萬黨員的大黨對談,並准許他們把中山陵和北大、清華做為講壇,向全中國人民講話。

  但為避免造成「反攻大陸」的錯覺,為防止他們來與我們爭取群眾,必須嚴格控制他們的公開言論。嚴格控制他們在大陸的活動。既不能允許他們宣傳臺灣的的「中華民國」和「民主自由」,也不能允許他們宣傳聯邦制,只准他們宣傳中華民族的大一統,宣傳中國人的世紀。

 

第十四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