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期首頁

大中華民國

十個抗日英雄的故事

  

 

謝晉元  率領八百壯士堅守上海四行倉庫

  謝晉元團長帶領八百名英勇孤軍死守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掩護五十萬名中國軍隊撤退,上海保衛戰一役,徹底粉碎了日本「三月亡華」迷夢。

  繼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蘆溝橋戰起,八月十三日即展開了中日首場大型會戰——「淞滬會戰」。當時的上海是東亞最大港埠,又是我國經濟文化交通第一要地,租界林立,華洋雜處,因此,中國最高統帥蔣介石委員長決定在上海向國際顯示中國抗戰的決心。

  淞滬會戰的主戰場方圓不過幾十公里,日軍先後增援三十萬兵力,雙方三個月的血戰,死傷超過五十萬人,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慘烈程度,被國際媒體形容為「血肉磨坊」。由於中國部隊戰志高昂,見死不退,著實出乎日軍意料之外。僅此一役,就已經打破了日本"三月亡華"的迷夢。

  戰爭相持至十月底,日軍登陸杭州灣,大上海全部陷於敵火包圍之中,中國統帥部以拖延時間之戰略目的已達,為從長遠計,決作戰略上之轉移。二十六日下命五十萬國軍退出上海戰場。謝晉元團長奉命守閘北繼續作戰,負起掩護大軍撤退的艱巨任務。

  謝晉元,廣東蕉嶺縣人,黃埔軍校四期學生,他臨危受命,率兵轉守蘇州河北岸,並選定四行倉庫為據點,單線作戰,帶領八百名官兵誓死奮守,孤軍為了表明決心,大家都預立遺囑,交人帶出,以明心志。四行倉庫實際是金城、鹽業、中南、大陸等四個銀行的聯合棧庫,位於蘇州河北岸,倉庫樓高六層,建築堅固,為閘北一帶最高、最大的一座建築物。

  十月二十七日清晨,日軍發覺我軍全線撤退,立即跟蹤追擊。日軍在閘北正向前搜索之際,不料忽被四行倉庫屋頂之彈雨掃射,日軍一時人仰馬翻,亂成一片,此時日軍尚不知彈雨從何而來。之後發現四行倉庫內留有國軍,於是對倉庫實行三面夾攻,雙方衝鋒肉搏,戰況激烈。謝晉元團長親率下屬於四行倉庫外布陣迎戰,痛殲日軍,殺敵無數。

  一時全閘北各地之敵軍,分路向四行倉庫集中圍攻,其中有敵軍二十餘人,在蘇州河畔夾攻,這時有一位在六樓守望的壯士看見,立即全身縛滿手榴彈,突由六樓平臺對準敵人躍下,一個大炸彈自天而降轟然爆炸,煙硝飛揚中,二十餘敵兵化為泥灰肉醬,而我壯士亦血肉橫飛,忠勇殉國。隔岸民眾看到這一幕,一方面固然鼓掌稱快,但也為這個英勇壯士痛哭流涕。

  上海女童子軍楊惠敏在蘇州河畔眼見對岸日旗遍佈,獨四行倉庫屋頂未豎國旗,便決心要將青天白日旗送進四行倉庫去。二十九日天未破曉,謝晉元團長率領所屬肅立天臺升旗,上海市民於一片煙塵火海中,爭睹巨幅青天白日國旗,迎風招展,無不喜極而泣,感奮萬狀。當天全世界各大都市之午晚報,都報道四行孤軍奮鬥和女童子軍楊惠敏代表全體市民,冒險潛入倉庫向孤軍獻旗種種細節。

  自四行倉庫屋頂懸挂國旗後,全國人心振奮,並且轟動世界。日軍當局見全球輿論贊揚國軍,痛憤之極,所以向公共租界當局提出嚴重威哧,要求迫令孤軍投降,或撤入租界繳械。一方面向孤軍發動猛攻,自早到晚,連續四次進攻,但均遭孤軍擊退,敵人傷亡甚重。

  十月三十日,敵軍又大舉進攻,用小鋼炮及機關槍向四行倉庫密集射擊。並有敵機數架在上空助戰。孤軍沈著應戰,逐一殲滅。上海公共租界英軍司令少將,因見我軍英勇作戰,深受感動,除了購贈糧食送給八百壯士充饑外,他更親自進入四行倉庫拜會謝晉元,建議孤軍自租界撤出,英國駐上海領事願給予最大協助,但謝團長答道:「我們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即使撤走,也得要有我們蔣委員長的命令,否則我們寧願戰死。」

  後來,各國使節團透過外交關係,正式提出照會,要求我政府下令撤離孤軍,以免日軍重炮射入公共租界,危及各國僑民。中國最高當局再三考慮,以八百壯士已完成掩護國軍主力撤退的任務,決定電令倉庫守軍撤出並轉進租界,四行倉庫守軍只得服從命令,揮淚撤離。

  三十一日淩晨,謝晉元率部冒死突圍,日軍水陸射擊,八百壯士且戰且走,英軍司令在橋頭接應,數萬市民隔岸聲援,情緒沸騰,幸而謝團長沈著應變,於密集炮火中迅速搶越橋頭,雖有傷亡,但安抵英租界者尚有三百七十多人。孤軍們成功奮守四行倉庫,完成了掩護五十萬國軍撤退的任務。

  一九四一年四月二十四日,謝晉元在上海租界軍營內,突遭四名漢奸持刀刺殺,當場倒地殉國。一代民族英雄與世長辭,但他與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的光榮戰績,震驚中外,名垂不朽。

 

楊惠敏  女童子軍冒死送國旗振奮全國人心

  一位十七歲中國女童子軍泅水遊過蘇州河,勇敢護送國旗獻給八百壯士的壯舉,振奮了整個上海戰區和租界民氣軍心。

  中日淞滬大戰中,上海四行倉庫八百壯士的英勇事跡,震驚中外,為我全國軍民豎起一座不屈不撓的精神堡壘。

  原來,當時八百壯士為了掩護數十萬國軍撤退,在四行倉庫獨立對抗日軍,除了租界外,上海基本上都被日軍占領。這時候,女童子軍楊惠敏,正在租界難民收容所服務,眼見對岸日軍旗幟遍佈,獨四行倉庫屋頂未豎國旗,於是她立下決心,為英勇孤軍作出獻旗的壯舉。

  她隨即奔赴上海總商會,接過國旗,激動地說:「我……太興奮了,我有榮幸來做這一件事!我願意盡我的力量達成這個任務,即使犧牲!」授旗者接著說:「好!去吧,萬一你有什麼……我們會轉告你的家堙A我們將永遠紀念你。」說完,楊惠敏將外衣脫去,把國旗緊緊的纏在腰間,再穿童子軍裝束。入夜以後,到茶葉大樓的俱樂部,這時,英國衛兵與俱樂部的人大部分都認識她,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夜半以後,便趁機溜出大樓。

  夜空是黝黑的,遠處有英軍走動的影子,馬路對面,她感覺四行倉庫大樓像個巨人,凜然的俯視著她,為了不讓英軍發現,只有沿著樓下鐵絲網,爬到另一缺口,從窗子爬進去。爬過馬路,她急劇跳動的心剛穩定下來,忽然聽到槍聲,她以為被敵軍或英軍發現,連忙倒在戰壕堣ㄣ掠吽A紅綠的火舌在她頭上飛舞,原來是白天的廣播引起敵人的妒意,向四行倉庫發動進攻。

  不久,槍聲沈寂下去,她又開始慢慢爬,終於爬到倉庫東側的樓下,一根繩子自樓上垂下,由於早已通知守軍,楊惠敏知道這根繩子是迎接她,她拉動繩子,樓上的人迅速吊進窗子。謝晉元團長和幾位高級軍官早已在窗口迎接, 楊惠敏脫下外衣,將浸透了汗水的國旗呈獻在他們面前時,朦朧的燈光雨下,這一群捍衛祖國的英雄,都激動得流下淚來了!謝團長緊擁著楊惠敏,大顆大顆的熱淚滴在她的臉上。這位百戰英雄,在敵人的炮火下沒有哼過半聲,這時卻泣不成聲地說:「勇敢的孩子,你送來給我們的豈僅僅是一面崇高的國旗,而是我中華民族誓死不屈的堅毅精神!」

  清晨,謝團長立刻吩咐部下準備升旗,因為屋頂沒有旗杆,臨時用兩根竹杆紮成旗杆。這時,東方已現魚肚白,曙色曦微中,平臺上稀落的站了一、二十個人,都莊嚴地舉手向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敬禮。沒有音樂,沒有排場,但是,那神聖而肅穆的氣氛,單調而悲壯的感人場面,叫人永遠也忘記不了。

  四行倉庫的軍心大振,弟兄們臉上掠過幾個月來沒有過的笑容。當謝團長帶領楊惠敏參觀倉庫時,許多弟兄們躺在血泊中呻吟,楊惠敏問他們:「你們打算守到什麼時候?」「死守!」簡短有力的語調,令她感動地哭了,她接著說:「我求求你們,把你們的名字抄給我,萬一以後,全國的老百姓也好知道你們的名字!」

  將士們抄了一張名單給她,這時槍聲又起了,謝團長立即送她走,此時,楊惠敏不肯離開,說:「讓我留下為你們服務!」謝團長堅持地說:「為了你的安全,為了你更可以為國家服務……」這時空中槍炮聲四起,謝團長立即開了近蘇州河的邊門把她推了出去,說:「我們永遠記得你,感激你,去吧!衝過去,跳下河!」

  她一個猛衝,躍下蘇州河,頭上的槍炮聲便響個不停,她知道自己已被日軍發現,幸好懂游泳技術的她可以深潛入水,遊至對河公共租界登岸,抬頭看時,蘇州河畔已站滿了人,紛紛向四行倉庫屋頂迎著朝陽招展的美麗國旗歡呼招手!有人高呼:「中華民國萬歲,國軍勝利萬歲!」四周人群一齊歡呼高叫起來,響徹雲霄,個個淚眼模糊。日本軍機在四行倉庫屋頂盤旋,企圖將國旗擊倒,可是始終失敗,兩岸的市民高聲歡呼。

  英國路透社記者先後將八百壯士和女童子軍的英勇事跡,傳遍海內外。當八百壯士完成堅守四行倉庫的使命後,中央同意撤軍到租界去,沒有多久,楊惠敏也走到租界去為八百壯士服務。

  楊惠敏不僅是中國女童軍的光榮,也是中國女青年的榜樣。保家衛國不是一定要持刀持槍,一面小小國旗,足以振奮戰場上的軍心民氣,而童子軍精神,就是不居功、不怕死,完全是服務人群的仁愛犧牲精神。

 

高志航  首創八一四空戰大捷的空軍戰神

  高志航大隊長首戰擊落日本轟炸機六架,創下中日空戰全勝紀錄,打破了「皇軍無敵」的神話。

  蘆溝橋事變後,日本立即以海陸空三軍,展開對上海大規模攻擊作戰,日軍在開戰之初,就企圖以優勢的航空兵力,殲滅剛剛培訓成立的中國空軍。事實上,日本空軍當時根本不認為「年幼的」中國空軍有任何的戰鬥力。

  因為就兩國兵力比較,日本擁有自行生產的先進戰機三千二百架,而中國只有購買拼裝二手各國雜牌戰機三百架,訓練與後勤均落後於日本許多。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四日清晨,中國空軍主動對黃埔江上的日本海軍艦艇發動攻擊,日軍盛怒下立刻調動從臺灣飛來的木更津聯隊與鹿屋聯隊戰鬥機,企圖一舉消滅南京、上海地區之所有中國空軍基地。不料當天入侵的日本機動群,遭到中國空軍第四大隊長高志航率領的戰機反擊,結果,中國空軍以六比零擊落日機,首開中日空戰全勝紀錄,打破了「皇軍無敵」的神話。

  全國百姓從廣播堛器D這一消息後,欣喜若狂,一泄屈辱之氣。國民政府宣佈八月十四日為「中國空軍節」,高志航大隊長被譽為「空中戰神」。

  高志航,一九0八年出生於東北一個農戶家庭,十七歲獲東北陸軍軍官學校選派赴法國航校學習飛行,雖然是異國學員中年齡最小的一位,但他精力充沛,好學不倦,基本飛行技術掌握很快,繼而專修驅逐機專科。學成歸國後,任張學良部東北航空處飛鷹隊少校隊員,再擔任東北航空教育班少校教官。

  九一八事變後,高志航不願在東北當順民,登上了滿載流亡難民的列車,入關南下投效中央,定下了抗日復仇的決心。一九三三年,高志航進入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高級班學習,畢業後以上尉階任中央航空學校教官;一九三六年底,高志航調任第四大隊隊長,他一貫嚴於律己律人,號召平時如戰時,吃飯限時五分鐘,加油自己動手,不假手於他人,生活上亦與部屬同甘共苦。在他的訓導下,第四大隊訓練精進,成績特優,成了一支赫赫有名的隊伍,他本人也於次年五月晉級中校。

  一九三七年上海保衛戰爆發當日,第四大隊由河南周家口奉命立即遷到南京,擔任戰場制空任務。八月十四日,高志航在杭州筧橋機場接到警報,駐在臺灣的日本海軍木更津航空隊十八架轟炸機越海來襲,他立即命令第二十一中隊「飛機不要停飛,一半起飛警戒,一半加油待機出擊」,並以信號指示正好趕來的二十二、二十三中隊留在空中,他自己架機霍克三式戰機升空,率隊迎戰來犯敵機。當他在空中發現敵機時,便作了一個動作,提醒跟在身後的機群,自己架機直撲過去,瞄準一架敵機,一陣炮火,首創紀錄,僚屬見狀士氣大振,紛紛加入戰鬥,四處開花。短短的空戰,高志航擊落日機兩架,全大隊擊落日機六架,我方毫無損失。

  當晚,日本廣播稱「十八架飛機中,有十三架失去聯絡」。

  八一四筧橋空戰,開創了中國歷史上首次重創強敵於空中的紀錄,是中國空軍史上最光榮的一頁。日本則為討回軍威,在第二天即對中國空軍作全面報復性攻擊,結果,在連續三天的中日密集空戰中,日機再被擊落四十六架之多,木更津與鹿屋聯隊可以說出乎意料地被中國空軍打得潰不成軍。

  高志航不久便升任空軍驅逐司令,同年十一月,他奉命至蘭州接收蘇聯E-15驅逐機,率機十三架飛抵河北張家口機場,二十一日清晨,遭長城方向飛來日本飛機九架襲擊機場,他一面命令飛行員迅速起飛參戰,自己不顧日機機槍炸射,飛奔強行登上座機,命機械師開動引擎失敗,此刻,一顆炸彈落在他機艙前頭,高志航與座機一同被炸得粉碎,機場同胞見狀紛紛落淚,烈士時年二十九歲。

  高志航殉國後,國民政府明令褒揚,並追贈他為空軍少將。

 

閻海文  寧死不屈的「支那空軍勇士」

  一個駕機作戰被擊落跳傘的中國空軍,用配槍的最後一顆子彈拒絕俘降,用自己的熱血和正氣,征服了他的敵人。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七日,睛空萬里。淞滬會戰硝煙彌漫,激戰正酣。

  天上,戰機穿梭往來,煞是忙亂,一朵朵彈花像盛開的的木棉,布滿天空。突然,一架中國戰機被密集的地面高炮擊中,拖著黑煙,向西墜去。這時,一個黑點彈出了燃燒的機身,轉眼,化作一朵潔白的傘花。

  降落傘輕柔地飄落空中,閻海文拔出手槍,警惕地四下搜索著。幾分鐘前,當他把成噸的炸彈準確地投向地面上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時,日軍虹橋一帶密集的高炮擊中了他的座機。對此,他早有準備,本來他就是強行闖入敵火網的,當他看到地面上日軍目標處升起的煙塵火海時,他覺得夠本了,只是在心埵麻I兒為他的座機惋惜。

  傘花還在飄蕩著,突然,一陣逆風吹過,吹得他睜不開眼。不好,他心堣@驚,這麼飄下去不落到海堙A也得落向敵陣地。他心堳瘜t地考慮著,手中的左輪槍抓得更緊了。與此同時,一隊隊的身軀粗壯的日軍從工事、掩體堙A從村落、樹林堣]向他撲來。幾天來,他們已嘗到了中國空軍的苦頭,中外輿論對中國空軍的贊譽,也使他們有一股武士精神受到玷污的感覺。他們急著想看到中國空軍是什麼樣,粗野的日本大兵邊飛跑邊喊罵著:「活捉支那飛行士」、「讓這傢伙償償皇軍戰刀的滋味」、「不,讓他投降,讓他跪著求饒。」

  土色的大兵聚攏過來,把閻海文團團圍在一塊墳地堙C他們也許急著看看中國飛行員急著求饒的樣子,也許是為了立個首功,不顧官佐們的吆喝、阻止,直挺挺地向前撲來。

  砰!砰!砰!

  三聲清脆的槍聲,三個衝前的日軍撲通倒在地上,兩腳急蹬急蹬便僵硬了。「捉活的,不許開槍!」一個精瘦的陸軍少佐衝上來,狠狠地命令道。

  捉活的談何容易,空軍的絕活就是百發百中。在天上,你要是一次敲不下對手,很可能反而成了對方的槍下鬼。為了這百發百中,閻海文不知脫了幾層皮,灑了多少汗;就是在地面上,他手中的那把槍也是指哪兒打哪兒,絕不會錯。

  幾個日兵探出頭來,未待前衝,閻海文「叭!叭!」兩槍又射倒兩個,日兵忙又趴下,雙方一時僵住了。

  時間在一分一妙地流淌著。一會兒,少佐身旁的一個漢奸探出頭來,對臥在墳頭上的閻海文喊起話來。「空軍朋友,你已經被包圍了,你走不掉了,再抵抗是無謂的,如果你放下手槍,皇軍一定會寬大,會好好的對待你……」

  砰!閻海文憤怒地咬著牙,把漢奸撂倒地。

  少佐再也忍不住了。他率領的部隊,自踏上中國的土地,還從未挫過銳氣,可眼前這麼一個年輕人,卻成了他無法逾越的一座山。他揚起槍,先扣動了板機,立時,一片槍彈在閻海文藏身的墳頭掀起一片塵土。

  「砰!砰!砰!砰!」閻海文躲在墳後舉槍射擊,又有幾個日兵應聲倒地。這時,他檢查了一下槍膛,見只有兩顆子彈了,他抬手又打死一個鬼子。

  敵人在一步步逼近,死亡也一步步向他走來。閻海文擦了擦槍上的塵土,緩緩地站起了身。頭上,天空還是那樣蔚藍,腳下,祖國的泥土那樣芳香。他最後輕蔑地掃了一眼圍上來的日軍,高聲吼道:「中國無被俘空軍!」舉起了槍。

  「砰!」槍響了,一股殷紅的鮮血,伴著英雄灑落在腳下深情的土地上……當天下午,日本兵列隊脫帽,向剛樹立的一座新墳,上書「支那空軍勇士之墓」致敬,為敵人的勇士舉行葬禮,這是他們的第一次。一個多月後,在東京新宿繁華的鬧市區,「支那空軍勇士閻海文」公展竟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日本人,參觀的東京市民絡繹不絕。

  閻海文,遼寧省北鎮縣人,殉國時年僅22歲。他用自己的熱血和正氣,征服了他的對手日本人,更為一個民族立起了一座不朽的豐碑,可這豐碑上,又何止凝聚著一個閻海文,而是一支軍隊、一個民族的不屈精神的化身。

 

張自忠  英烈千秋的中國陸軍戰神 

  他是帶領大刀隊夜襲長城喜峰口的英雄,也為「臨沂大捷」、「鄂北大捷」立下戰功,最後在日軍的圍殲下,戰死南瓜店,找到了自己戰死報國的地方。

  九一八事變後,中、日兩國實際已處於戰爭狀態之中,先有東北義勇軍馬占山奮起抗日,再有「一二八」淞滬之戰,復有長城各口之戰,都是七七全面抗日前的序幕戰。

  在這幾場序幕戰中,戰果最突出、最輝煌的,首推長城喜峰口大捷。這是自九一八以來,日軍所遭遇到最嚴重的打擊,敵人自己也承認,是侵華以來所遭遇到的最大失敗和恥辱。當時二十九軍第三十三師,在師長張自忠率領的千人大刀敢死隊,以急行軍兼程趕赴前線,用大刀、手榴彈為武器,於月黑風高之夜,乘敵不備,殲滅日軍步兵兩個聯隊,騎兵一個大隊,血染喜峰口,造成空前大捷,震驚中外。張自忠獲中央頒授青天白日勛章,於是抗日英雄的威名,傳遍全國,婦孺皆知。

  張自忠將軍山東臨清人,生於一八九一年,喜峰口一役後,中日塘沽停戰協定簽字,先後出任察哈爾省主席和天津市長。

  一直以來,日本人都想拉攏張自忠,七七事變後,他奉中央之命留守北平與敵周旋,目的是希望拖到中央軍前來增援。後來北平、天津急速失守,張自忠眼見大事已去,繼續留在北平已無必要,乃設計脫險。他騎自行車出走到天津,再乘英國輪船經青島轉赴濟南。張自忠到了青島,再改乘火車去濟南。一路上,他身陷險境,更承受著千夫所指的屈辱,因為從北平淪陷起,全國輿論集中火力攻擊他,認為他是華北頭號漢奸,報紙上都稱他為「張逆自忠」。

  張自忠後來抵達南京,獲中央還以清白。蔣委員長接見他時,說:「等你身體康復,我命令你重回部隊,讓你再有機會報效國家,回到前方看看你的長官、同僚及部下。」張自忠深受感動。

  一九三八年春,中央任命張自忠為五十九軍軍長,返回部隊那天,他對部眾宣示:「今天回軍,除共同殺敵報國外,是和大家一同尋找戰死的地方。」全體官民激昂效命,泣不成聲。

  五十九軍組成不久,戰事延至徐州外圍,日軍側面進攻臨沂,張自忠受命揮兵前進增援,轉眼間將敵軍精銳部隊擊退,日軍倉惶後撤時,張自忠繼續追迫,殲滅殘敵,造成抗戰史上有名的「臨沂大捷」。經此一役,張自忠名震中外,再也沒有人說他是漢奸了。當時中央明令嘉獎,同年十月就升為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

  一九三九年三月,日軍進攻鄂西,進犯隨縣、棗陽,張自忠再次親自率領兩軍團渡海迎戰,大破日軍,擊斃擊傷敵軍超過一萬三千人,再為抗戰史上寫下了「鄂北大捷」。

  次年五月,日軍又集結重兵再犯襄樊。張自忠指揮部隊渡河迎戰,當時敵眾我寡,但張自忠不顧一切冒險出擊,立下遺囑後即揮軍渡河,雙方無論在兵力和武器上都十分懸殊,但他毫不畏縮,指揮部隊奮勇進攻。兩軍晝夜激戰九天,敵人傷亡慘重,不明白這支中國部隊何以這樣難打。後來知道我方的領軍是張自忠,立即增援反撲,誓要追剿張自忠以復前仇。

  最後張自忠率部被圍於南瓜店的十里長山,敵人以飛機大炮配合轟擊,彈如雨下。五月十六日,張自忠衛士傷亡殆盡,自己身中六彈,屢次爬起衝殺,左右部屬請他突圍逃生,張自忠堅持不允,到了彌留時向左右衛士說道:「我今天戰死,自問對國家對領袖可告無愧,你們應當努力殺敵,不能辜負我的志向。」一代陸軍戰神終於戰死南瓜店。

  日本人十分敬佩張自忠的英雄氣魄,在他戰死後,把遺體裝殮好埋葬起來,墳上還插著木牌,上面寫著:「華軍第三十三集團軍司令官張自忠被皇軍擊斃之墓」。遺體下葬時,日本官兵集合起來向張自忠行致敬禮。不久,中國援軍趕到,重新開棺以上將禮服重殮。

  當靈柩經過宜昌時,全市下半旗,民眾前往吊祭者超過十萬人。靈柩運抵重慶時,蔣委員長特親臨迎靈致祭,並手書「英烈千秋」挽匾,以資褒獎。

  張自忠殉國時,年僅五十歲,他的夫人李敏慧聞耗悲痛絕食七日而死,夫妻二人合葬於重慶梅花山麓。

 

薩師俊  中山艦長與艦偕亡血染長江

  中日海軍敵強我弱戰力懸殊,長江決戰中多艘中國軍艦採取自沈淺江方式阻敵前進,極其悲壯;中山艦長不圖偷生,力戰不退抱艦長埋江底。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首都南京陷落,日軍恃其裝備精良、兵種齊全、閃電戰術的優勢,企圖以長驅之勢,直取長江中游,次年即爆發武漢保衛戰。

  當時日本海軍總噸位120萬噸,中國海軍總噸位不到6萬噸,中日海軍實力之比為1:20。國民政府根據中日實力對比狀況,決定中國海軍不與日艦在外海作戰,海軍主要戰略任務為防守內河。

  薩師俊出生於福州望族,年少時期即捨棄優裕的生活,寧赴國難,考入煙臺海軍學校,畢業後加入海軍實習任初級軍官。薩師俊治軍恩威並用,加上修長的個子、良好的風度氣質,深得部下擁戴和長官賞識,加上他海軍知識豐富、技術精湛,先後歷任公勝、青天、順勢、威勝等艦艦長。

  一九三五年時年四十歲的薩師俊調任中山艦艦長,中山艦原名永豐艦,國父孫中山蒙難時曾登上此艦脫險,具有光榮的歷史。中日開戰後,中國海軍艦隻上的主炮都卸到岸上的要塞和炮臺上,中山艦也是如此,主炮已上了岸,只剩下艦首艦尾各高射炮一門,另有機關炮二門。這些殘缺的裝備本已老化,殺傷能力很有限,難以出海應戰,活動受到限制,因此,艦上官兵常激憤放言「為什麼不讓我們駛出吳淞口,找日本鬼子拼一拼,縱使不敵也光榮戰死,轟轟烈烈總勝於在封鎖線上捱炸。」

  一九三八年十月下旬,日軍迫近武漢,國民政府遷往陪都重慶,海軍總司令部命令薩師俊率中山艦擔負運輸任務。由於實力懸殊,中國軍艦無法與日本海軍進行正面作戰,大多是在日機的攻擊下被動應戰,薩師俊也很清楚,中山艦在這樣的形勢下作戰,人艦都很難倖免於難,因此,他也作好了與艦共存亡的準備。

  十月二十四日,中山艦停泊於距武漢二十六公里之金口,清晨就已出現一架日機在中山艦上空盤旋偵察,中午時九架日機分作兩個小分隊,呼嘯著飛抵中山艦上空,但只高飛盤旋了五分鐘,又一溜煙地飛去。中山艦官兵預感到一場惡戰的來臨,薩師俊隨即進行了作戰布署。

  不可避免的戰鬥來臨了。下午三點,六架敵機飛臨中山艦上空,隨即變為一字魚貫式,呈轟炸隊形,輪番在較高空域對中山山艦水平飛行,投彈轟炸,長江上升起了一個個的水柱,浪花四濺。薩師俊在駕駛台指揮作戰,艦上火炮一齊動作,向敵機反擊,中山艦為躲避轟炸,在浪波、水柱間穿行,進退周旋。

  敵機久攻不果,乃改變戰術,開始輪環急速俯衝,低空投擲炸彈。此時艦首高射炮和機關炮,在發射後不久發生故障,日機趁機從艦首前方空隙處,急速俯衝投彈,第一顆炸彈落於艦尾左舷水下爆炸,致船殼破裂進水,緊接第二、三、四、五顆炸彈命中艦體,進水急劇,軍艦動力操縱已失靈,艦體開始左傾,日機此刻更無顧忌地來回俯衝,向中山艦瘋狂地投彈掃射。

  第五顆命中艦首駕駛台的炸彈,給艦上指揮系統破壞極大,人員傷亡也十分慘重,官兵血肉橫飛,死傷枕藉,血淋淋的肉塊和斷肢在艙內飛濺,薩艦長右腿被炸斷,左腿遭巨創,左臂亦受重傷,全身血肉模糊,但他仍忍著巨痛,奮不顧身地敦囑官兵努力殺敵。副艦長迅速補位,並要求艦長撤離,薩師俊執意不肯離艦,卻要受傷官兵儘快離艦,他本人誓與艦共存亡。

  當官兵發現艦長血流不止,準備以舢舨將他載往岸上搶救,薩師俊說:「各人盡可離艦就醫,唯我身任艦長,職資所在,應與艦共存亡,絕不離此一步。」

  下午四時三十分,艦體逐漸向左傾斜至40度,隨即轟然一聲巨響,水柱沖天,一代英雄名艦……中山艦,終因負傷過重,長埋江底。

  中山艦沈沒後的第二天,日軍占領漢口,武昌、漢陽均相繼淪陷。然而,中山艦孤軍迎敵,薩師俊等官兵殉難於金口水域,表現出中國海軍忠勇不屈的軍風,永遠在史頁上熠熠生輝。

 

黃八妹  帶領抗日遊擊隊的雙槍女英豪

  有「雙槍黃八妹」雅號的她,在江浙一帶組成抗日遊擊隊,多番重創日本部隊及擊沈敵艇,日軍雖千方百計但始終無法將這各響噹噹的傳奇女子打敗。

  黃八妹原名黃翠雲,原籍浙江平湖,一九0四年出生於江蘇金山縣黃家埭,父母共有子女十三人,她排行第八,故稱「八妹」。她是家堸艉@的女兒,從小就得父母兄長的寵愛,可是家境不好,因而幼年失學,父親後因生計而從事私鹽買賣。

  金山與平湖是沿海縣份,盛產魚鹽,該處也是江湖好漢出沒之區,所以販運私鹽的都得有一手看家本領,黃八妹為應付生活環境練得一手好槍法。有一次,遭另一幫私鹽販子搶航道,黃八妹被迫火拼,在寡眾懸殊下,幸賴她一輪左右兼施的快槍才反敗為勝。「雙槍黃八妹」的雅號因此在江湖上崛起,在太湖一帶成為響噹噹的人物。

  日軍於一九三七年底席捲江浙邊境一帶,黃八妹的家鄉亦告淪陷。那時,黃八妹在地方上經已頗具勢力,眼見日軍及漢奸在家鄉姦淫擄掠,胡作非為,激於愛國義憤,隨即帶了一部分人槍下鄉打遊擊戰。後來,她羅致了部分失散官兵和地方自衛武裝分子,實力逐漸強大,並藉著她的幫會關係,得到部分武器供應和掩護,活動範圍也越來越大,經常襲擊下鄉來騷擾的小股日軍,常有斬獲,使盤踞浦南海北一帶的日軍深感頭痛,於是屢次下鄉對她發動「清剿」。

  這時黃八妹已於謝友勝結婚,並接受浙江省政府浙西行署和忠義救國軍的正式番號。他們夫婦雖然沒有受過什麼教育,但頭腦靈活,深明事理,另有一套帶部隊打遊擊的方法。在地方基層方面,謝友勝廣收門徒,黃八妹廣收乾女兒,部屬中大部分都是他們的門生子女,此時的「黃八妹」三個字,老百姓視為傳奇女英雄,日本人卻對她恨之入骨。

  一九四三年,黃八妹部隊在平湖乍浦海口擊沈一艘日本炮艦,日軍大舉「掃蕩」謝友勝的家鄉渡船橋,把他們的長子謝其昌和老少村民數百人(大多為黃謝兩家親友)逮捕,要脅黃八妹謝友勝投降。日軍派人往返談判,結果黃八妹拒絕投降,只答應如果日軍釋放全村人質,她的部隊不再襲擊當地日軍。

  然而,不顧人道和信譽的日本獸軍,第二天就把三百多人質在渡船橋村頭機槍屠殺清光,噩耗傳到山區基地,黃八妹痛心欲絕,這一份血海深仇更加深了她對日軍的切齒痛恨。於是,指揮部隊對日軍各地據點大舉進攻。自一九四三年夏天起的一年中,她把海北地區日軍四十八個鄉鎮據點,攻克了三十六個,並在友軍的支援下,攻進海北重鎮乍浦。

  不久,她的部隊又因搶救國軍飛行員程百祥,得到上級嘉獎,委任為江浙護航縱隊司令,以配合日漸接近的盟軍反攻行動,日本軍閥自此更視黃八妹為心腹大患,三番兩次調動大軍對她進行「圍剿」。

  一九四五年六月,在平湖的一次戰役中,日軍沒有出動戰車重炮,只派遣兩百多名騎兵包抄突襲,等到黃八妹的警戒線發現情況不對時,已來不及向她通報。黃八妹於危急關頭機警地越牆逃出,跳進一條傍村的河中。她遊得精疲力盡,幾乎葬身河底,幸得一位正在河畔採菱的李老太太搭救,又把她藏在木桶之下,才避過日軍搜查而脫險逃生。

  日軍無條件投降,八年抗戰終獲最後勝利。黃八妹的「護航縱隊」番號結束了,部隊改編為平湖縣保安總隊。黃八妹則以地方士紳身分被選為平湖縣參議員,參加地方復興重建工作。由於她自己未受教育,深知失學的痛苦,於是,出資在地方創辦了兩所小學,造福家鄉。

  戰後,黃八妹因經營業務仍往來於平湖、乍浦、金山之間,常在激戰過的地方憑吊,不時探望她的戰時袍澤和陣亡將士遺屬,加以慰問和救濟,尤其是對救過她的李老太太,更以「乾娘」名義侍奉,足見黃八妹義膽仁心,忠孝兩全,是遊擊隊伍中的巾幗典範。

 

馬占山  鏖戰於白山黑水間的東北義勇軍

  九一八以後,馬占山組成東北義勇軍,掀起了風起雲湧的民間抗日怒潮。江橋一役,首次力挫日本關東軍的兵鋒。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軍自毀瀋陽附近鐵路一段,誣指為中國軍隊破壞,立即展開軍事活動,攻佔東北,是為九一八事變。

  事變發生後,東北各地的忠貞軍人及愛國青年,紛紛組織義勇軍起而抗日,其中尤以馬占山等人的英勇奮戰最為壯烈。

  馬占山是吉林省懷德縣人,一八八五年出生。他七、八歲時,去為蒙族放牧,雖沒有條件讀書,卻有機會騎馬比賽,練就了精幹騎術的好功夫。十二歲那年,母親去世後,馬占山另尋謀生出路,他到了蒙漢交界地方為蒙族有錢人家放牧,練就一身躍馬打天下的本事。幾年工夫,不管什麼特性的烈馬,只要給他抓住馬鬃翻身躍馬,任由馬兒掙扎奔跑,最後還得乖乖地聽他驅驅使。從此,他開始了草莽英雄的生活。

  由於馬占山精明強悍,又有一身善於騎射的好功夫,加上他為人豪爽仗義,不久便被推為首領。一九0四年初,日俄兩國庶爭奪東北利益發生了戰爭,帝國主義之間的互相殘殺,受害仍然是中國百姓。綠林英雄馬占山心懷愛國思想,因而天天在琢磨,這是中國人的土地,外國人為什麼敢橫行霸道,魚肉鄉堙H

  日俄占爭結束後,戰敗的俄國撤出懷德一帶,清政府為恢復對地方的統治,致力收編各地民團以及願意歸順的綠林好漢,充當維持地方秩序的武裝。馬占山聽到這個消息,認為時機已到,把弟兄們聚在一起,十分莊重地說:「洋鬼子火把點著了咱們的房子,咱們卻不敢紮刺哼一聲,咱們是中國人,不能讓他們這樣蹂躪中國人。」

  馬占山隊伍接受了清政府收編為騎兵旅長,民國成立後先後成為中央騎兵旅長、黑河警備司令。九一八事變後,張學良任命他為代理黑龍江省政府主席兼駐黑龍江省軍隊總指揮。

  日軍開始進犯嫩江江橋,馬占山率部防,同年十一月,馬占山拒絕日軍的最後通碟,次日敵軍向江橋守軍陣地發起了猛攻,馬占山親臨前線指揮抗擊,以一萬多孤軍獨擋大敵,日本關東軍多門師團三萬之眾多次進攻均被馬部挫敗,死傷慘重。

  馬部隊血戰江橋,給全國人民以極大振奮,馬占山的名字,迅速傳遍全國,東北人民家中紛紛挂上馬占山的英勇肖像。

  但由於日軍不斷增援,而馬部卻是孤軍奮戰,至十一月十八日,在消滅日偽軍一千餘人後,本身已傷亡逾半,不得不經齊齊哈爾退入俄國國境,再輾轉返國。

  十二月,國民政府任命他為黑龍江省主席。後來,在日本侵略者和漢奸的威逼利誘下,馬占山被迫妥協求存,在一九三二年二月出任偽黑龍江省省長。三月中旬,張學良派人潛回齊齊哈爾與馬占山取得聯絡,馬占山立即秘密出走黑河,通電反正,重舉抗日大旗,並向國際聯盟調查團揭露日本扶植傀儡、製造偽滿洲國的內幕。隨即他集合舊部組成東北救國抗日聯合軍,在中國東北這塊白山黑水的大地上,進行長期的遊擊作戰。

  江橋一役,馬占山率領的東北義勇軍,不僅力挫日本關東軍的兵鋒,取得自九一八屈辱以來第一次戰場上的勝利,其自發性的抗敵英勇行動,更是打響了中國民族主義復興的鐘聲。雖然東北義勇軍風起雲湧的各種抗日作戰,最後還是暫時的失敗了,但是,卻已經顯示出中華民族的力量開始蘇醒,不再像清朝末年那樣,東北人民任由俄國與日本軍隊的鐵蹄,在祖國的土地上,予取予求了。

 

戴安瀾 遠征軍入緬將軍戰死異域

  戴安瀾帶領中國遠征軍主力第二百師征戰緬甸,協助盟軍作戰,解救受圍英軍,將軍英勇作戰,不幸在緬北中伏,浴血殉國。

  一九四二年初,中、美兩國政府協議,成立了包括中國大陸、印度支那、泰國和緬甸在內的中國戰區,以蔣介石委員長為戰區最高統帥。同時,為配合緬甸、印度地區的英、印軍作戰,中國應英方要求,派出十萬中國遠征軍開赴緬甸,給日軍以沈重打擊。

  中國遠征軍成員以響應政府「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的熱血青年為主幹,官兵們征戰一千五百餘公里,歷時半年,艱苦奮戰,流血犧牲,受到了盟國的高度評價。一九四二年春夏,日軍進攻並占領緬甸北部,盟軍在緬甸戰役中遭受挫折。遠征軍主力二百師師長戴安瀾將軍一部在東瓜中伏,激戰一夜壯烈殉國。

  戴安瀾一九0四年出生於安徽省無為縣,二十歲當年,他考進黃埔軍校第三期,抗戰爆發時擔任第二十五師七十三旅旅長,在昆侖關戰役立下彪炳戰功。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日本偷襲珍珠港,迅速相繼入侵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積極準備占領緬甸。國民政府為了確保中國最後一條國際交通線滇緬公路的安全,履行《中英共同防禦滇路協定》,組建了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

  戴安瀾奉命率領主力二百師率軍入緬,開至東瓜占領陣地,次年三月,日軍進犯東瓜之南的優皮, 戴安瀾派第五軍摩托化騎兵團有自己之一部迎頭痛擊,掩護英軍撤退。

  不久,日軍主力迫進東瓜,在大炮、戰車和飛機的掩護下恢復攻城,戴安瀾親自領導在各交通要道修好堅固的堡壘,輕重武器械成交叉火力網,打退日軍進攻。他和參謀、後勤官佐也拔出手槍,英勇地參加了戰鬥,他深知第二百師與軍部聯繫已被切斷,必須做好在敵重兵集團包圍下獨立作戰的準備,為此定下破釜沈舟的決心。

  五月上旬,於棠吉爭奪戰中,日軍長驅直入,以百餘輛裝甲車,汽車組成的快速縱隊攻入中國境內,戴部奉命向國境撤退,而原定沿八漠、密支那一線突圍回國的計劃又遭破壞,只得穿越渺茫人煙,不見天日的熱帶雨林,陷入極其悲壯和境地。時值緬甸雨季,終日大雨滂沱,螞蟥蚊蟲肆虐,瘟疫煙瘴蔓延,日軍又欲置第二百師於死地,他們廣播說:「要奠定東亞和平,非消滅第五軍,尤其第二百師不可。」

  戴安瀾為了全師而退,率領全師官兵衝過日軍設置的一道道封鎖線,躲過敵人飛機的盤旋搜索,擺脫敵人的沿途伏擊,在沒有道路,沒有糧食,沒有水喝的艱苦環境中掙扎著前進,連日軍也認為是一個奇跡。

  五月十八日夜,戴部在通過郎科地區細摩公路時,與埋伏的日第五十六師團兩個大隊相遇。戴安瀾指揮倉促應戰,激戰一夜,總算擺脫了埋伏的敵人,但在這次戰鬥中,傷亡慘重,戴安瀾也胸、腹各中一彈,倒在草叢中,流血不止。

  五月二十六日,第二百師行緬甸北部茅邦村,這媔Z離祖國只有三五日行程,全師生還的願望眼看就要實現。可是,戴安瀾卻因為缺乏藥物醫治,傷口發炎潰爛而不治殉國,時年三十八歲,全師官兵聞訊,痛哭失聲。

  同年十月十六日,國民政府追贈戴安瀾為陸軍中將。一九四三年四月,國民政府在廣西隆重舉行追悼大會,由蔣介石委員長親自主持,遺孀王荷馨夫人代表戴將軍獲得美國總統羅斯福頒授「國會勛章」,表揚指揮所屬二百師據守緬甸東瓜要地十餘日,掩護英美盟軍撤退之英勇功跡。

 

陳策  率領香港英軍魚雷快艇衝出重圍

  香港淪陷,陳策帶領七十二名駐港英軍分乘五艘快艇,突破日軍封鎖線,重返內地防區,此役陳策英勇負傷,「獨腳將軍」稱號由此而來。

  一九四一年日本不宣而戰,偷襲了珍珠港,發動太平洋戰爭,香港是日本侵略軍攻擊的目標之一。

  日本派了三師最精銳的部隊,配合著絕對的空中優勢,去對付六營缺乏訓練、裝備不全和被困於一個無法防禦的陷阱下雜的雜牌軍。香港在英方苦戰十八天即告淪陷,而香港居民亦隨即開始歷經三年零八個月之苦難歲月。

  十二月八日。日軍十二架戰機轟炸啟德機場,機場和英軍高射炮隊措手不及,還未回擊一彈,便與機場停著的五架皇家空軍飛機和八架民航機一起被日本空軍摧毀。警報響完又響,大多數市民還以為是防空演習。在一連串炸彈轟炸和高射炮擊發聲中,直至認清掠過上空的飛機的太陽旗標志,於是大家變為驚駭,慌亂得不知所措,滿街人聲嘈雜,人群亂竄,狂呼大難臨頭。

  日軍自羅湖橋南下,十二月十四日完全占領九龍半島,十八日在港島北角登陸,至二十五日英軍抵抗力逐漸衰弱,港督楊慕琦在水電俱毀、全城於絕望情況下,向日軍投降。

  當時擔任中國政府駐港軍事代表的陳策將軍,在戰爭爆發後,隨即發動港九同胞供給人力,維持治安,協助英軍抗戰。

  陳策,海南島文昌人,此時已年近半百。他是民國初期海軍界的一位傳奇人物,個子不高,卻具結實身軀。早年追隨國父孫中山先生革命,在陳烔明叛變炮擊總統府一役中,他英勇地參加保衛國父的戰鬥,率永豐艦駛進廣州市政府附近策應,親自迎護國父下永豐艦,駛往黃埔,後隨侍至上海。三十年代任海軍第四艦隊司令,主辦黃埔海軍軍官學校。

  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午,日軍便衣隊進迫花園道英軍總部及港督府一帶,距離中國指揮總部所在的亞細亞行僅數百米,這時英軍總部來電向陳策報告英軍準備投降,陳策以堅定的口吻,通知英方說:「我是中國人,絕不會向日本鬼子投降!本人決計突圍,貴方如有人願意相從,請即到亞細亞來!」在場的英方將領幾乎都願意接受指揮一同突圍,而英軍尚有六艘魚雷快艇,可全數交陳使用。於是,陳策方面三人連同港方軍政人員共七十人,驅車抵達香港仔,沿途尚見英軍哨兵陣地,備戰不懈,似乎並不知道港督已往九龍投降。

  陳策率眾人在鎮海樓登上等候的一艘魚雷快艇,立即啟航向鴨梨洲衝出,以最快速度駛往大鵬灣。船駛離香港仔不及半里,便被日軍發現,立刻開火,先用機槍密集掃射,彈如雨下,英軍舵手不幸中彈身亡,艇長及兩名英國水兵亦受傷倒在船艙,剎那間,陳策頭部亦中彈,幸戴有鋼盔防護,未致受傷。艇上輪機中彈損壞,只能在海面不停旋轉,成為岸上日軍槍炮的死靶。

  在千均一發九死一生之際,陳策臨危不亂,大聲喝令「棄船!」正欲登梯出艙下水之際,一個身材肥胖的英軍官突搶步登梯,一陣機槍子彈掃來,那英軍官即倒地身亡。陳策亦同時被子彈射穿左手腕,鮮血涔涔滲出。

  這時正值隆冬十二月,海水凜冽寒風刺骨,陳策數人相繼下水,對岸日軍發覺後,立即在周圍構成嚴密的火網,力求追殺海面泅水的人群,僅存一手一腳的陳策,只能浮水求生。

  陳策被摻扶上岸後,命令其餘四人,要設法找到先行出發的五艘快艇,趕快離開鴨梨洲,對他個人安危倒不必介意。陳策低聲向身伴的軍官徐亨交代他向中央報告的內容,指定徐作為他的代表,顯然已作出為國捐軀的打算,接著脫下手指上的結婚戒指,交給徐亨,以平靜的口吻叮囑:「假如我有不測,請把它交給策嬸!」徐亨黯然應諾,表示一旦接到快艇,就會立刻回來接他,一定要等他回來。陳策微微點頭表示應允,叫徐亨把手槍留下,萬一敵人登陸搜索,也可準備拼掉他們幾個。

  在黑沈沈的夜色中,徐亨等四人終於找到一艘等待他們的魚雷快艇,十多個英軍官兵自告奮勇參加,折返鴨梨洲原處搜救陳策,驚險地在一座小山巔上發現了他的身軀,大家合力把陳策抬下山。回到快艇後,這支突圍的中英聯軍,齊聲向陳策歡呼,更擁戴他為此次突圍行動的司令。

  晚上九時許,五艘魚雷艇向大鵬灣的坪洲啟航,航行到達大鵬灣附近時,突然發現一艘日軍驅逐艦迎面駛來,氣氛立呈緊張,陳策處變不驚地下令五艘魚雷快艇一字排開,加速前進,直向日本驅逐艦衝去。這艘日艦以探照燈掃射,發現來勢洶洶的魚雷艇戰陣,日艦不知虛實,大概仍未知香港英軍已投降,懷疑五艘魚雷快艇來襲,竟然熄滅全部燈火,掉頭急急遁去,突圍行動再度化險為夷。

  他們一行在遊擊隊護送下,安全到達廣東惠陽防區,中國海軍軍官陳策將軍率領七十二名中英官兵,自香港浴血衝出重圍的消息,也傳遍全世界,後來陳策應電召返重慶述職,更備受陪都各界人士熱烈歡迎,國民政府授頒一等干城勛章。抵達重慶後,英國各報章均用頭條標題,報道及表揚陳策領導突圍的英勇事跡,並大書特書指為中英友誼並肩作戰,寫下記不磨滅的光輝一頁。

 

第十四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