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期首頁

 

大中華民國空軍


殲敵在祖國的萬里藍空

 

 

八一四筧橋空戰

民國二十六年八月十四日下午四時,杭州筧橋

 

  八一三淞滬之戰爆發,我空軍司令部發出第一號作戰命令,調遣第四大隊飛赴杭州保衛筧橋,四大隊出動二十七架霍克III型飛機。八一四當天下午一時,第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隊分別由李桂丹,黃光漢,毛瀛初率領,每隊九架為一批,每隔五分鐘起飛一批。第二十一,二十三隊安抵筧橋,二十二隊偏離航線飛至廣德。

  日方由新竹起飛的鹿屋航空隊十九架九六轟炸機,分兩個編隊,第一編隊新田少佐率九架於十二時五十五分起飛,第二編隊由淺野少佐率九架於十三時零五分起飛。新田隊至永康後直飛筧橋,淺野隊則飛往廣德機場轟炸。此前防空監視哨早把消息傳至筧橋,高志航乘小比機DC – 2抵筧橋,正當四大隊飛機降落時總站人員急切通知敵機來擊趕快起飛,高志航乘上霍克機至上空搜索,其他隊員亦紛紛起飛。此時一架日機入場炸中油罐起火燃燒,暴露形蹤被高志航與譚文合力擊落,墜毀於半山。二十一隊李桂丹與柳哲生、王文驊共同擊中一架日機,使之起火墜毀於錢塘江口。高大隊長再攻擊大串機,該機中彈七十餘發,左引擎熄火,勉強飛抵臺北迫降,此機現於日本海軍館展示。

  在廣德的二十二隊加油後再起飛,分隊長鄭少愚至翁家埠發現一架日機(在廣德附近投彈後折回的淺野隊),追擊至曹娥江,經連續攻擊六、七次,該機受重創,迫降於基隆社寮島(今和平島)附近,重傷報廢。

  戰果:日方記錄稱八一四當晚三架飛機未返新竹基地。經查證日方損失為:擊落二架,重傷二架,輕傷二架。此役我大中華民國空軍創下六:O輝煌紀錄。

 

 

八一五杭州空戰

民國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上午七時,杭州

 

  我空軍第四大隊於八月十四日戰鬥之後加強警戒。翌晨拂曉,防空情報知敵機三十四架由錢塘江口外向杭州飛來,晨七時起日機更分批而來,高志航率四大隊二十一架飛機迎戰。高志航率先攻擊日機,並擊落一架,墜於半山附近,高志航因臂部受傷回場降落。李桂丹率二十一隊迎戰,李在曹娥江口上空擊落第二分隊敵機一架,隨即,又與鄭少愚協同擊落一架。王遠波在翁家埠上空擊落日機一架。譚文在喬司上空擊落一架,隊員王文驊追擊從南方飛來之兩敵機,在筧橋南擊焚其中一架。苑金涵駕機追擊一分隊,至筧橋東南方擊焚其長機。柳哲生在翁家埠上空擊落一架,座機油箱被擊漏,降落喬司機場,又遭日機來炸,所幸人安。樂以琴個人擊落日機四架。賴名湯與梁添成落地加油後再起飛迎戰,擊落日機一架。第二十三隊毛瀛初隊長率七架迎戰,毛隊長、楊毓青、王蔭華各擊落一架。

  第五大隊之第二十五隊副隊長董明德於前一日轟炸黃埔江日艦。因天氣不佳,在喬司機場降落加油。突聞日機來襲,因機械人士少,乃自行開車起飛迎擊,見日轟炸機即展開攻擊,擊中一架,敵機冒煙墜下。

  戰果:我大中華民國空軍此役戰果豐碩,計擊落日軍八九式轟炸機十六架。

 

 

八一五南京空戰

民國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十三時三十分,南京

 

  南京防空司令部獲得情報,日機十六架由蘇州向南京方向飛來,當即發出警報,我空軍各隊起飛迎戰。

  駐句容第三大隊第十七隊黃O揚與秦家柱分率波音機第八隊,陳有維率費亞特機五架則自南京起飛。遇日機展開空戰,黃新瑞擊中敵機燃燒。秦家柱亦擊中敵機一架起火墜於南京東南方,敵機乃分頭逃遁。陳有維於黃居穀見狀,跟蹤追擊,至句容之南天王寺附近共同擊毀日機一架,劉熾微與岑澤鎏則合力擊落一架於溧水之西。

  同時三十四隊隊長周庭芳率霍機六架,自嘉興起飛,發現日機八架,經尾隨至南京,於方山之上空追上,擊落日機一架。

  第四大隊於同日中午奉令:「除二十三隊外,其餘各隊飛南京警衛」。李桂丹率機抵南京上空即日與日機遭遇,乃與另三架友機合擊,在方山附近共同擊毀敵機一架。譚文、苑金函亦合擊日機,於方山東南方擊毀一架。二十二隊黃光漢隊長率副隊長賴名湯等八架飛機抵南京,即與日機遭遇,黃光漢與南京溧水間擊落敵轟炸機一架,鄭少愚,巴清正,吳鼎臣各擊落一架,吳鼎臣座機亦受創迫降。

  戰果:是役因雲厚,我機分散隊形各自為戰,擊落日機十三架,我機五架被擊傷。


 

二一八武漢空戰

民國二十七年二月十八日

 

  日本軍閥侵略目標指向武漢,我空軍駐守漢口的第四大隊嚴陣以待。二月十八日,當我防空情報知日軍驅逐機二十六架掩護轟炸機十二架向武漢方向進犯。李桂丹大隊長據報,立即令全隊所屬三個編隊陸續起飛迎戰。

  第一編隊:由李大隊長率E-15機十一架,成人型,高度三千英尺,在漢口西南方迎敵,二十二隊隊長劉志漢擊落敵驅逐機一架,而座機發動機爆炸,安全跳傘。副隊長鄭少愚,座機受創,安全迫降。張光明座機亦被擊中安全返場,馮汝和擊落敵機二架,張明生擊落敵輕轟炸機一架,吳鼎臣擊落敵驅逐機一架之後與另一機相撞跳傘機毀人安。

  第二編隊:由董明德率E-16機十架,高度三千五百英尺,在機場西北迎戰日機,柳哲生、董明德,楊孤帆,王特謙,韓參共同擊落一架。王遠波,龔業弟,王特謙,韓參共同擊落一架。第三編隊由呂基淳自孝感率E-15機八架趕回支援,高度三千英尺,在漢口機場北方見我方二十二隊數機與敵機正酐戰中,當時趕去迎擊,劉宗武,信壽O各擊落敵機一架。王玉琨擊落二架,座機受傷迫降,右腿受傷。

  戰果:我大中華民國空軍共擊落日機十二架。我軍陣亡飛行員:李桂丹,呂基淳,巴清正,王怡,李鵬。

 

 

四二九武漢空戰

民國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武漢

 

  我空軍判斷敵機將於四月二十九日其天長節當天進擾武漢。乃決定集中兵力備戰。兵力步署:於漢口機場有第四大隊E-15機X9,E-16機X7,與二十四隊E-16機X2;俄志願隊:E-15機X23,E-16機X16,在孝感機場由第三大隊抽調E-15機X4及第十七隊E-15機X6準備支援。

  第四大隊長毛瀛初率E-15機九架,令劉志漢與劉宗武率部先行起飛迎戰,遇日機二十餘架來犯,乃展開以寡擊眾之戰鬥。劉志漢,楊慎賢,劉宗武各擊落一架。劉宗武另擊毀一架,其座機亦受創。董明德率部與二十四隊及四大隊E-16機巡弋機場,俄志願隊偏離後迴轉在梁子湖上空加入空戰。武昌高炮向漢陽上空射擊,敵機被其擊落兩架。志願隊在武漢上空戰鬥擊落日轟炸機六架,驅逐機七架。

  第三大隊E-15機四架與十七隊機六架編隊前來支援,以六千五百英尺高度與四大隊編隊之後上方,跟隨巡邏。至武漢之南,隊長岑澤鎏,發現敵轟炸機,當即射擊,敵機冒煙,其餘隊員加入殲敵。副隊長李嘉勳、隊員莫大彥各擊落轟炸機一架。

  戰果:此役計擊落日機二十一架,含驅逐機11架。我方損失12架,陳懷民烈士座機受創後,隨即加足油門,撞擊日機同歸於盡,壯烈犧牲。

 

 

二十二蘭州空戰

民國二十八年二月二十日十四時 蘭州

 

  我防空司令部通知第一軍區司令:有日機三十架於二月二十日十三時五十分向蘭州方向進擊。

  第一批:九架,十四時五十分由西北方向進犯我機場。

  第二批:十二架,十五時零五分由西進犯我機場。

  第三批:九架,十五時十五分由西進犯我機場。

  我方亦分批起飛迎戰:

  第一批於十四時零五分,俄志願隊起飛E-15機七架,E-16機一架;

  第二批於兩分鐘後命十七隊所屬E-15機九架起飛;

  第三批於十四時十二分命志願隊起飛E-15機七架。

  另一批十五隊在西古城於十四時十分起飛E-15機四架,E-16機一架,霍克機一架。

  俄志願隊隊升空不久即遭遇日機展開猛烈攻擊,十七隊與日機九架遭遇,岑澤鎏隊長立即擊落敵領隊機,馬國廉副隊長亦擊落其二分隊三號機,隊員郭耀南亦擊落一架。其餘各機展開攻擊。志願隊在蘭州西北發現日機,全部出擊。十五隊李德標、陳崇文、張唐天各駕E-15機,對敵機攻擊一次。我機與第一批日機酣戰之際,其第二批飛過無法顧及,第三批敵機入場,十七隊及俄員隊立即攻擊,第十七隊岑隊長攻擊敵機,見其冒煙。

  戰果:據西安防空司令部通知:東向日機只剩二十一架,被我殲滅九架。

 

 

十一四成都空戰

民國二十八年十一月四日 成都

 

  因日人對我大中華民國堅強抗戰無計可施,乃圖以戰略轟炸之策震懾我民心士氣,共出動重轟炸機五十四架,過綿陽分兩批空襲成都。我駐軍第五大隊起飛進擊:第一批由第十七隊隊長岑澤鎏,率地瓦丁機七架,二十七隊隊長謝全和率E-15機七架。第二批由第二十九隊隊長馬國廉率E-15機九架。第二十六隊E-16機六架,由副大隊長王漢勳率領。

  我第一批飛機十四架對付第一批日機二十七架,戰鬥極為激烈,日機一架遭岑澤鎏擊落。尚有多架被我機擊中冒煙遁去,其餘倉皇在鳳凰山機場投彈百餘枚後逃走。

  第二批十五架攻擊另一批日機二十七架,日機在溫州投彈二百枚,炸毀我方地面飛機一架,炸傷教練機二架,空戰中我機多架受創。

  戰果:此役,敵機被擊落三架,其中一架為日本領隊奧田大佐之座機,遭鄧從凱擊斃,鄧亦於空戰中陣亡。二十六隊飛行員段文鬱陣亡。

 

 

三一四雙流空戰

民國三十年三月十四日 雙流――成都上空

 

  敵機十二架於是日九時十五分來犯。為防範來擊,我空軍第三路司令令第三,第五兩大隊E-15III式驅逐機三十一架完成戰鬥準備。並作戰步署:

  一、以第五大隊大隊長E-15III式黃新瑞為總領隊,並親率E-15III式機九架,高度七千五百尺,居高層警戒。

  二、第五大隊副大隊長岑澤鎏率E-15III機十一架,高度七千尺,在第二層警戒。

  三、第三大隊由第二十八中隊中隊長周靈虛率領E-15III機十一架,高度六千五百尺,在低層巡邏。

  十二架日機零式機分兩層:上曾五架,下層七架,經三鬥坪西飛,其七架在雙流太平寺兩機場上低空掃射,五架在重慶高空掩護,我軍立即對敵攻擊,遂即展開空戰。第一編隊由黃大隊長自率九機在空域巡邏,隨即在雙流上空迎敵,時有四架飛機先後因故未能跟隨,黃大隊長其實只領五架飛機與敵機搏鬥。大隊長頭部中彈,任賢亦中彈,兩人皆壯烈成仁。

  第二編隊副大隊長岑澤鎏率部急駛與敵機在雙流附近纏鬥,岑副大隊長與隊員林垣同時陣亡,楊種德機毀人安,鄧偉殷人機皆輕傷。何德祥機損人傷,江東勝機毀人亡。

  第三編隊周靈虛向成都方向攻擊,編隊失敗,各自為戰,周靈虛、袁芳炳、陳鵬揚等陣亡。

  戰果:此役日軍以新式戰機來犯,我方士氣高昂,奮戰不懈,空戰犧牲慘重,計被毀十架,傷七架,八員陣亡。

 

 

五三一荊宜空戰

民國三十二年五月三十一日 荊門――宜昌上空

 

  第四大隊李向陽大隊長率領該隊P-40E八架,及美軍P-40E機二架,於當天十一時二十五分由梁山機場起飛,掩護我轟炸隊轟炸宜昌之日軍陣地。在山上空時,李向陽座機故障返航,乃由周志開領隊前往。即將到達宜昌之際,忽見荊宜間敵零式驅逐機約十余架向我轟炸機群攻擊。我機來得正巧,乃向敵機猛烈攻擊,為我轟炸隊解危。雙方驅逐機相互糾鬥之際,有一架美國駕駛員安德生擊落日機一架,而自己忽被一架日機自背後追擊。正在危急之時,我隊員錫蘭追逐該敵機,並將之擊落,美籍飛行員獲救。我方李繼成、李志遠、高紹傑三人共同擊落日機一架,空戰十餘分鐘,日機逃逸。我機則於空戰後,仍繼續掩護轟炸機返航,惟因油量不足,降落恩施加油後返梁山。

  戰果:此役計擊落日零式機三架,另可能擊落三架。

 

第十四期首頁